【宜蘭】國境之湖。加羅湖~仙女打碎鏡子而成的湖泊

發表於2017/09/21
3,96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0701JLL089.jpg

加羅湖~ 散落的明鏡之湖
傳說中 天上有位仙女在攬鏡時 不慎打破明鏡
鏡片就灑落在宜蘭山區裡 形成一個個夢幻湖泊 也就是加羅湖群

0701JLL1204.jpg

說了好幾年的加羅湖 在十年前也曾經來探過路
那一天天氣熱 不太想走的熊 慢慢踢著林道 心裡興起的是不如歸去這幾個字
突然間 是誰 誰拿石頭打我 一抬頭 樹上那吱吱叫的猴子正囂張的在驅逐路~熊~
就這麼的順應時勢 立馬回頭 下山吃冰去了
而加羅湖 還是遠在四季山裡的夢幻湖泊
偶爾想起時 就爬爬文 看別人的照片幻想一下

0701JLL1095.jpg

人生近半百 再不振作 難道老了才後悔 啊 那仙女打破的鏡子還沒去看
就這麼一個念頭 2017年7月1日 大隻熊振作了 加羅湖 哇來啊

0701JLL001.JPG

車行經四季部落後 開始往上爬 如果順利 會停在一個紅色的柵欄口
而那個柵欄口 今天車子停的亂七八糟 大家被搞的一團亂 也沒幫它留下身影
過了柵欄 是緩上升的水泥路 硬硬的石頭路 不似山徑的柔軟和善
為了夢想 就忍忍拼了吧
林道途中有一開闊處 大家在此拍照 俯瞰蘭陽溪
雖然每次前往武陵 總是有感高麗菜田愈來愈多
但一直到這個角度 看到滿目瘡痍的山林 才覺得問題真的很嚴重
山頭被白雲籠罩著 不然由此角度 可以看到雪山 北稜角 還有武陵四秀

0701JLL002.jpg

擺脫水泥路後 林蔭夾道 海拔1300公尺左右的山林 涼風徐徐
雖然是暑假 但林間習習的微風 讓行走變成一件幸福的事

0701JLL003.JPG

前往加羅湖 沿途有一些像圖中的設施 打電話去自來水公司詢問 這應該是減壓池
自來水公司四季站 水源由加納富溪接管而來
當山上的水往下流時 因落差大 水管承受的壓力也大 水到這池子 會放掉壓力
而且若夾帶泥沙 也有沈沙淨水的作用 但主要是減壓 讓水可以順暢運送

0701JLL004.JPG

由紅柵欄到神木登山口 近5公里的路程上升500公尺 算是散步路線
但是 太久沒背裝備 被背包壓得氣喘如牛 體力真的掉很多

0701JLL005.JPG

林務局~四季護管所
伐木時期留下的護管所 人去樓空 少有人利用
隨著林道的崩塌 荒煙蔓草的淹沒 山林正在用自己的方式 慢慢的療癒著
往昔伐木的熱鬧光景 只存在古老的照片裡 
這裡也是機車的最後停靠點 再過去 就得用步行了

0701JLL006.jpg

崩塌地及倒木~
去程還算好過的倒木區 回程卻有點不順 卡卡的不太好爬
我們這群有歲的大嬸們 靠著一隊年輕力壯的小鮮肉們協助 才順利通過

0701JLL007.JPG

加納富溪~
曾在網誌上看到民國99年時 加納富溪的照片
青山綠樹為底色 白色涓流層層疊落其間 令人難忘
今日一見 落石雜亂 林道沖毀 所幸溪的源流仍然乾淨 
有些人會在此取水背上加羅湖 大多數的人 會在此停下腳步 煮水小憩

0701JLL008.jpg

林務局設置的太加縱走地圖 現在看一看 突然覺得應該來走一趟太加縱走
這算是慾望無止境 還是人生無極限

0701JLL010.JPG

神木登山口~海拔1750M
由紅柵爛登山口 踢了4。6公里的林道 終於來到傳說中的神木登山口
由此開始2公里要爬升500公尺 相當於排雲到玉山主峰的陡度
只不過 排雲到主峰是輕裝 這段路是有點半重裝的 看著樹開始抖抖抖

0701JLL009.JPG

雖然抖抖抖 還是要拍張紀念照 多巨大的檜木啊 漂亮

0701JLL012.JPG

經過樹下 再仰望一眼 這優雅的樹形 這滿滿的綠意 令人流連不捨離去哇

0701JLL011.jpg

回頭再看一眼 果然高度不同 視野不同

0701JLL013.JPG

過了神木登山口 一路開始爬升 山徑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樹根
在光影的照射下 山林彷彿活絡了起來 讓人忘卻爬坡的痛苦

0701JLL014.jpg

1914年 台灣總督府理番告一段落 營林局派遺 中里正 與 矢田英輔 展開調查
兩人的報告書寫著「宜蘭濁水溪兩岸堪稱本島森林資源的精華所在,極富開採價值,
為增加國力,該流域之開發是刻不容緩的急務」

隨著這報告書而來的 是這片山林隨處可見上千歲的大樹 被砍伐到只剩樹頭
人來了 樹倒了 山林的悲歌至今仍一路唱著 無法止歇

0701JLL015.JPG

看 還笑得出來 上坡路雖然辛苦 但離夢想又近一步了

0701JLL016.JPG

遇到一大片休息平台 一截倒木橫陳在平台旁 大伙排排坐 喝水小憩喘口氣
往林間深處走去 似乎接上廢棄的林道 

0701JLL017.jpg

我覺得這段木頭 有點像魔法公主裡的乙事主 你覺得呢

0701JLL018.JPG

在拍過這張照片不久後 開始下起雨
一連串的上坡 加上下雨 相機被收進溯溪袋中 專心走路

~泥沼路。悲催的開端
濕滑的上坡路後 出現了傳說中的泥濘路段
雖然出發前心裡早有準備 但沒想到泥濘路一遇到雨水 變成可怕的泥沼 
看著伙伴的小腿一個個沈入泥沼 再費力的拔出來
腦中突然飄起了拔蘿蔔的歌詞~拔蘿蔔 拔蘿蔔 嘿唷嘿唷拔不動...~
看來 是大雨澆壞了頭殼 才會在這種時刻 還笑的出來
伙伴說 雖然雨鞋是王道 但拔蘿蔔時 不 拔鞋子時 雨鞋比登山鞋難拔多了

~芒草家暴迷宮段
出了稜線 迎面而來是一叢叢比人高的芒草海 而芒草的下方 仍是泥沼地
割人的芒草家暴段 需穿長袖來對抗
而看不到盡頭的芒草海 則有善心人士設置拉繩 跟著繩子走 就沒有迷途的危險

~超大雷陣雨
天空打起大雷雨 閃電雷聲交織而來 閃亮亮的轟隆隆的 一波接一波發動攻擊
雷雨~嚇壞大隻熊 這時候 多希望湖邊迎接我們的是山莊 而不是帳篷

~大水來 帳篷撤 晚餐漂走了 難熬的夜晚
這場大雷雨超乎想像 當我們走到湖邊時 看到的是 一堆帳篷泡在水裡
找到協作 確認帳篷後 我跟靜宜先把湖景第一排 看似快泡在水裡的帳篷往後撤
平坦地幾乎都沒了 我們辛苦的在雨中把帳篷週整好

全身濕答答 我不想先進帳篷再爬出來 所以決定先用餐 再回帳篷把自己弄乾
炊事帳 也一直撤 終於無地可撤時 辛苦的協作 只好泡在水裡煮晚餐
雨持續下 當我們低頭拿出鋼杯 卻看到一鍋鍋煮好的晚餐 漂走了
我再次覺得頭殼被大雨淋呆了 這麼悲催的事 我們居然邊笑邊追鍋 救回晚餐 

草草用過晚餐 卻發現我的帳篷 有一半泡在水裡 而這湖邊 再也沒有平坦之處
凹凸不平 總比泡在水裡好 於是我們的窩 被搬到水源地旁
一切就緒後 才發現我底下這一塊是個W型的坡地 無法躺平
但我們再也沒有勇氣走出帳篷 只能在輾轉反側及嘆氣中渡過一晚

0701JLL020.jpg

天才矇矇亮 就有一堆人走來走去
撐起我那快散掉的骨頭 拉開帳篷 看到傳說中的氤氳之氣 如夢似幻 仙氣飄飄
我的帳前可能是風水寶地 站了五六個人 像趕不走的蒼蠅
東吔幾張 西跳幾張 擾人清夢不打緊 還擋住我全部的湖景
等了二十分 人終於走了 湖畔邊仙境般的白霧 也隨之去了 哎~

0701JLL021.jpg

拿塊毛巾 擦乾帳篷上的露水 把一堆急需曬乾的衣物 全往上丟
希望太陽公公努力發功 把衣物曬乾一點 下山才不用背太重

0701JLL022.jpg

想曬的東西太多了 登山杖就成了另一種曬衣架

0701JLL019.jpg

看看圖中的炊事帳~
原本離湖邊有段距離的炊事帳 在水淹加羅湖的雨勢中 融入水裡
而小巧的加羅湖 就在雨水加持下 變大變胖變美了

0701JLL023.jpg

果然是仙女的鏡子 即使是碎片 也如此清透明亮

0701JLL024.jpg

暖暖的陽光 一掃昨日的陰霾及鬱悶 拍完照片 要去逛逛

0701JLL025.jpg

清澈的倒影 是老天爺給我們的安慰獎 安慰著我們不遠千里 背著重裝而來探望

0701JLL026.jpg

回頭望去 我們的六頂橘色帳 在青翠的綠光中 格外顯目

0701JLL027.jpg

不知道這是什麼植物 但閃亮亮的露珠 吸引著我為她佇足

0701JLL028.jpg

這家帳篷 遺世獨立在最遙遠的湖畔 那片平坦的坡 讓一夜無眠的熊 看的好羨慕
主人攜帶有空拍機一台 我也好想看看空拍機拍回的加羅湖哇

0701JLL029.jpg

比起湖畔團體熱鬧滾滾的擠在一起 我還是比較喜歡這種孤獨安靜的景
紅配綠 果然無敵的吸睛哇

0701JLL030.jpg

傾倒的木 依舊美麗 鏡頭隨便轉 到處都有景

0701JLL031.jpg 

夏天太陽起得早 有些隊伍很快就下山了
我們盡量拖 想讓太陽將濕淋淋的裝備曬乾一點再來行動

0701JLL032.jpg

高壯的樹 即使已成白木 依舊挺立著 守護著這明鏡般的湖

0701JLL033.jpg

再怎麼不捨 還是得下山 雖然昨天的午後雷陣雨 讓我們吃了不少苦
但感謝老天爺 今天賜與我們一路閃耀的陽光

0701JLL034.jpg

雖然傾倒 雖然慢慢腐朽 但這巨大的倒木 像是忠心的勇士 不願離開心愛的湖泊
橫跨過倒木的黃繩 就是昨天助我們平安通過芒草海的指引 

0701JLL035.jpg

冬天 東北季風為宜蘭帶來大量雨水 這一區原屬於潮濕氣候帶
卻在1999年4月 由於登山客的疏失 引發森林大火

0701JLL037.jpg

加羅湖周邊的森林被燃燒約50公頃
林務局後來將火災發生地 設定森林火災後的演替觀察區

0701JLL036.jpg

看著白木林 突然覺得這片樹木的命運 真的很坎坷
原本蒼鬱森林 在伐木時期被砍伐殆盡 好不容易休養生息 卻又遭遇大火燒光

0701JLL051.jpg

左/來囉 通過芒草海 記得一定要穿長袖 否則雙手會被芒草割得像被家暴一樣
右/昨天通過的小溪流 在雨水退散後 露出真面目 是一不小心就會陷落的泥沼段

0701JLL052.jpg

泥炭沼澤~
火災後 讓這區的泥沼外露 因此有人說台灣也遺留冰河時期的泥炭沼澤
加羅湖群有超過30公分的泥炭 優勢的泥炭蘚 同時被酸性土壤覆蓋的特性
但尚未發現食蟲植物 是否為冰河撤退後形成的泥岸沼澤 仍待進一步的研究

0701JLL038.jpg

偉蛋池~一個略成圓形的偉蛋池 名字很特別

0701JLL039.jpg

這是因為當年台大首勘團五名隊員有兩位是女性
一位叫偉寧 一位綽號叫蛋頭 所以各取一字 稱偉蛋池
沒想到 當年首勘團隨便取的名字 會被山岳界延用至今 哈哈

0701JLL1204.jpg

就在路旁的偉蛋池 很容易親近
向來以可拍到清澈倒影為主打的偉蛋池 今天的池水很混濁 但仍不影響其清麗

0701JLL044.jpg

豪邁池~
池名的由來是當年池畔有許多隱藏在草叢中的倒木 想通過必須要很豪邁的大跨步

0701JLL040.jpg

果然腳步要夠豪邁 在下去湖邊時 腳步不夠大步 屁股不慎跨坐在懸鉤子上
懸鉤子的刺把屁股跟大腿弄了許多洞 情況慘烈 不輸當年不小心跌在一堆咬人貓上

0701JLL043.jpg

不似加羅湖的人聲鼎沸 這個寧靜的池子 是江江的最愛
我們開玩笑說 下次要來這邊紮營 再去加羅湖水源地取水過來用就好

0701JLL048.JPG

太平山 是昔日台灣三大林場之首 範圍之大 伐木之多 超乎想像
這一路上 一截截的斷木 似乎在控訴著伐木阻斷了他們的生機

0701JLL042.jpg

而這片山林的白木林與焦黑的殘木 是1999年森林大火造成的

0701JLL041.jpg

綠意突顯出殘枝斷的白與黑 大自然雖然在慢慢復甦著生機
但一個用火不小心 就會造成多少生態被毀滅 上山的人 不可不慎

0701JLL045.JPG

就這麼靜靜的坐在倒木上 曬著太陽 也很舒服
雖然想起昨天下午的一路雷雨 昨夜的W型地面 讓人害怕得不想再經歷
但這張照片 又讓熊覺得    這麼美的地方 不應該只來一次

0701JLL049.JPG

再看一眼豪邁池 終究是要說再見

經查 加羅湖群附近共有
撤退池、豪邁池、偉蛋池、太極池、日池、月池、閃電池、兄池、弟池(綠池)、
姊池(墨池)、妹池(斜池)、檜木池(加羅西池)、給給池、嘉蘭池、情人池(有2池)、
多望池(山中池)、加羅北池(亞特蘭提斯湖)、太平池、神代池等共21個湖泊
單單那麼多沒走到的湖 我想 我們與加羅湖的緣分 應該不只短短的一次

0701JLL050.jpg

撤退池~
奇怪 這麼大的湖泊 我們居然沒有下去湖邊拍照 只有高舉相機留下一張照片
下次有機會來 一定要好好看看這個撤退池

0701JLL053.jpg

回程再一次的泥沼洗禮 這張重點在大家的褲腳~
濃稠的泥漿滲透過褲子 附著在皮膚上 回家用刷子刷好久,才把小腿泥巴給刷乾淨
而這件慘烈的褲子 在刷洗十幾次仍有泥水滲出時 被狠心的主人抛棄了 泣~

0701JLL054.JPG

回程才發現神木登山口的神木 有一個大樹洞 大到可以藏人

0701JLL055.jpg

首次探訪 總有許多遺漏之處 而文章未終結 加羅湖又在內心聲聲呼喚著
是否該順心而行 再度相約加羅湖畔呢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