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腳南山西稜走南稜

發表於2018/03/07
24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2017年11月25日三腳南山西稜走南稜

三腳南山又稱三角南山,,海拔1186公尺,位於台灣嘉義縣大埔鄉與台南南化區交界,地處大埔溪與後堀溪的分水嶺上,西側即為曾文水庫。山頂有二等三角點No.1087及曾文溪水源保護區界22號水泥椿,名列台灣小百岳No.065。
此次的三腳南山行,其實是社大課程"郊山與高自由行"的期末考驗,預告期末還有另一考驗在12月份,也是很值得期待。課程的重點在於登山過程中較為困難的部分---路徑的判別。據統計分析,迷路是造成山難的主因之一,50%的山難,來自於因迷途所造成。能夠具有路徑判別的能力,大大地增加了登山的安全性。之所以選擇三腳南山主要的原因來自於,屬於較冷門的小百岳,路徑雖在但走的人不多,路徑的識別程度低,可考驗學員是否能運用在課堂所學 "定位、確認方向、查明路標與找布條等"。

由跳跳農場停車場出發,原本有三條路徑可以上三腳南山,包含北稜、西稜及南稜。北稜年久失修且路途遙遠,已不可考。西稜是目前普遍的路線。南稜在行前幾乎查不到資料,查到的資料都是警告山友切勿走南稜,因大範圍的坍方,已不適合行走。既然是期末"考驗",就不會是太容易的路線。老師小星星給的題目是要從西稜上,南稜下來。西稜上比較沒問題,雖然多段陡升攀爬,但路徑清楚。由三角點為南稜的路徑,較少人走,有些隊伍會從三腳南山走到梅嶺或竹子尖山多少還是會有路徑的痕跡與布條。行前的圖資整理後最擔心的是由三腳南山南峰(清峰)叉路前往西稜南稜叉路口的這一段路。近年的訊息都沒有人走過,只知道原本是水泥產業道路,坡度較西稜緩,但大規模的坍方。有老師小星星隨行,到時也只能見招拆招。

11月25日一早,我們一行3+1人,0806由跳跳農場出發,僅遇到一對男女從台中來要登三腳南山的。相對較熱門的山,一到假日人馬雜沓,有很明顯的差異。西稜這條路行前圖資以模擬數次,並沒有太大困難。而且一路上布條清楚,路徑明顯,自主當領隊,小星星隨後觀察。0900來到西稜與南稜的叉路口,取左是我們上山要走的路,不僅有標示牌,並掛滿各登山隊的布條。一旁路徑不清甚至看不出是有路的地方,竟是我們下山的出口。0957我們就來到展望良好的"大師椅",原本這個大岩壁上,有人以白色油漆寫了太師椅三個字,但因岩壁剝落,已不見這三字。今天氣甚好,感謝老天爺給個大好天氣,坐在太師椅上可一覽曾文水庫全景,遠觀大凍山連脈,碧水、青山、藍天白雲,山清水秀,風景如畫。已知三角點無展望,索性就在此停留久一點,在此休息拍照二十多分鐘,才一路拉繩攀爬往三角點方向。

約莫攀爬二十分鐘,1042登上了三角點,三角點腹地不大,林木包圍。登山就為此事,小星星拿出爐具開始煮水泡茶,大伙也紛紛拿出零食分享。就在茶泡好的時候,另一個隊伍也來到。相談之下他們是為了"玩登"小百岳,特地從台中一早驅車而來。不僅如此,La Vender小百岳已玩登一輪,第一輪僅用9個月完成,三角南山是第二輪的第92座,下個月就可完百第二輪。好驚人的毅力,小百岳不僅遍布全台,還包含金門、馬祖、澎湖及綠島都有小百岳。看著他們在三角點擺出完登小百岳冊子,個人吉祥物等等,宛如是一場神聖的儀式,對每座山神的敬意。

在三角點靡爛到1218,竟在三角點上休息了一個半小時。重新背上背包,拿出預先轉備的雞絲柴刀與掃刀! 拿出定位工具,地圖,指北針等等。確定了南稜往南的方向,大考驗正式開始,往南的方向也正是往三腳南山南峰、梅嶺的方向。有幾支隊伍走過,依稀都留下布條,但是少人走路徑並不清楚,有些布條看得出是經過多年的痕跡。循著正確的方向,看見布條宛如一大驚喜,確認了我們行進的方向仍在正確的路上,這路上並不是輕鬆走過就好,一路上黃藤、刺藤及咬人貓伴隨,倒木、枯木擋道。開路先鋒照堂兄拿著柴刀披荊斬棘,我尾隨在後,刀起刀落。行進的過程一度判斷錯誤,偏離了稜線,小星星適度的提醒,修正偏離的道路,回到稜線路徑上。一路找路披荊斬棘,行進速度相當緩慢。布條! 一度是相當爭議的話題,在倡導無痕山林的活動下,布條也被視為不屬於山林的一部分,但是對於喜歡親近山林的而言,布條卻宛如指引方向的明燈,有其必要性。

我們花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才一路南下約一公里的距離,到達接近清峰與南稜叉路口。至此也才完成下山路途不到三分之一的距離。來到這裡,布條完全消失,因為沒有人走,眼前所見是人等高雜草一片,茫茫雜草中完全沒有路徑也難以分出落差,雜草中隱藏著黃藤、刺藤及咬人貓。路徑多處被大落石覆蓋。我們唯一有的資訊是原本是產業道路水泥地,只能先以登山杖探索路徑所在。一路上刀起刀落數千下,還要越過崩落的大石,腳下水泥地的部分,已長滿青苔,要注意不要滑倒,還是不免滑倒,多虧有個好天氣,否則更濕滑。已記不清到底越過幾個大石崩落覆蓋路面的地形,也暫時忘記了被刺藤、黃藤留下的傷口及咬人貓咬過後酥麻的感覺,最困難的是完全不知道路的轉折在哪裡,為唯一能憑藉的就是上課所學,定位、確認方向。藉此並加上不斷低身探索路面一步一步地的往下山回家的路前進。

曾文水庫偶而會在空缺處 露出她美麗的身影,但我們無暇欣賞,眼見著太陽即將西沉,我們得加緊腳步,刀起刀落闢出一條回家路。1630我們遇到一路以來最大的困難,眼前約莫20公尺寬的落石坡,將原本路徑完全沖刷掉,並覆蓋上比人還高的芒草,完全不知如何通過,暫時卸下背包與夥伴商討如何通過,是要下切,高繞還是要回頭。正在一籌莫展之際,小星星跳了出來,直接橫渡這大崩壁,我們也隨腳星星的腳步小心翼翼地度過這困難地形。過了這困難地形後,路徑稍加好轉,不需再劈荊斬棘,雖然仍是落石塊芒草不斷,僅需鑽過其中空隙就可通過,終於好不容易來到西稜南稜的交叉口,原本不可置信的南稜口,我們真的從此下來。

天色已暗了,我們加快腳步往停車場方向大步邁進,經過跳跳農場的烤肉區,烤肉區滿滿遊樂人潮,我們四人儘管身上體無完膚,仍昂首闊步,手持番刀宛如戰場上打勝仗的勇士,接受人群的注目禮。到達停車場已約莫五點半,換下一身沾滿鬼針草,被刺藤勾破的衣服,稍作梳洗,不管已經飢腸轆轆,直接趨車返回家。原本在毫無資訊的情況下,想說這段南稜下山的路程頂多花三個半小時,沒想到足足花了五個半小時。

經過此次的考驗,深覺在登山的能力上又Level up了一級,也為自己的登山安全加上一層保障。並且可以驗證小星星在課堂上的教學,這一路上真的就是應用所學,找出路來,甚至闢出路來。對於路徑也有更深一層體認,目前還不能百分百的判別,但隨著不斷的實作及經驗的累積,可將此能力深化。稍作休息後,要為下個月的高山考驗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