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靜靜的山》-我還回得去嗎?

發表於2016/03/14
3,44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本文摘錄「靜靜的山

「通過登山,我也領悟到珠峰的高度終究可以丈量,
而生命所能創造的高度永遠超乎想像,實踐人生價值的方式有很多種,
只要努力攀登,步步超越自己,人人都能達到自己的人生之巔。」――王靜


我還回得去嗎?……

通往Gorakshep 方向的山脊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出幽冷的光澤……今天是我們登頂珠峰前的最後一次拉練,也是我唯一沒有完成訓練任務的一天。在布滿冰雪和墳堆的山脊上,我上升到一半就脫離了隊伍,一個人橫切到半山腰的墳堆前……

我呆呆地坐在那裡,遠方在我漸漸模糊的淚眼裡突然失去了方向。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的腦子裡一片空白。那些長眠在雪山之中登山者的靈魂,是否棲息在我身邊的這些瑪尼堆裡? 他們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是否也會想到了「回家」?

我為什麼要登山?

我一遍又一遍地問自己—

我還回得去嗎?

回家吧?

此時我已經遠離了北京,遠離了那個有丈夫有女兒有爸媽有香噴噴飯菜溫暖的家,遠離了那間溫馨明亮可以看見西山風景的頂層辦公室,來到這個寂靜而讓我一直嚮往的雪山世界。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地在遍布死亡陷阱的冰天雪地裡穿行,為的是觸摸夢中的雪域之巔—

這裡有我的夢。

在卓奧友大本營,空中飄落著大片雪花,像是與大家一起共舞。左起:柏昆、李斌、華仔、王靜、楊春風。

4 月初,我進駐了珠峰南坡大本營。登頂之前,一直是適應性訓練和休整。

登山者的眼中,除了山,就是登山的那些人。山在上面, 人在身邊。所以,平日在大本營,我們關注最多的就是身邊的登山者。

攀登後山的一位攀登者受了傷。我從望遠鏡裡看到,他被裝進橘紅色的急救袋裡,被捆在了擔架上面。他的傷勢應不輕。後來聽說,他是多處骨折,不能行走了。

即將攻頂前,傳來了一個噩耗。

5 月14 日一大早,我還沒從帳篷裡爬起來,就接到一個短信—攀登海拔8167 公尺的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峰的中國隊員發生了山難,曾經和我一起攀登過卓奧友峰的隊友機長李斌確定遇難。後來又得知,探路者公司的一位七年多的代理商韓昕和另外一位山友也在遇難名單中,此外還有數人受傷。這個消息一直揪痛著我的心,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隊友鮮活的面孔還一直在我眼前晃動。

攀登珠峰前,我和李斌通過一次電話,囑咐對方要注意安全,一定要好好活著回來。李斌是飛機機長,家在深圳。那一次我去深圳聯繫他時,他當班正飛杭州,沒有機會見面。他在電話裡還埋怨我:「你兩次來深圳都不提前告訴我。」

「時間太短,下次來我一定提前告訴你,我還沒有見過飛機機艙是什麼樣?等著坐你開的飛機呢。」

「只要你提前告訴我,坐我開的飛機,我親自帶你到機艙去看看。」

他的話不斷在耳邊迴響,在卓奧友大本營並肩跳舞的情景也浮現在了腦海裡。那天,空中飄落著大片雪花,像似與大家一起共舞。機長伸出手讓我接唱的場面就在眼前,那張面帶笑容的臉一直在眼前揮之不去。我們好像剛剛擦肩而過,可是, 今天他卻永遠留在了雪山上。我整天眼睛哭得紅腫,無法面對這個事實、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我無法接受發生了這樣的意外。

下午,我們一起為遇難的山友堆了一個九層瑪尼堆,正對著遠方他們攀登道拉吉里山峰的方向。

不停地接到家人、朋友的短信和電話,知道我正在珠峰登山的朋友都關心我的安全,家裡人更是坐立不安。我叮囑發強, 千萬不要讓爸媽知道這件事。他勸我:「要不就別登了,回家吧!」

一句「回家吧」,讓我的心驟然一縮,愈發傷感,眼睛裡一直淌著眼淚……

面對一座接一座的瑪尼堆,一個又一個獻祭給雪山的靈魂, 想不出自己為什麼要來登山。

內心一遍又一遍地問自己—

我還回得去嗎?……


作者簡介

王靜

她是被譽為高山雪蓮的奇女子,9次登頂8000公尺級雪山,足跡到達地球南北級與最高峰。在山上,她遭遇過雪崩,經歷過12級風,多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她出生在四川資陽的小山村,是中國上市公司戶外品牌探路者的聯合創始人。登山、創業之外,她更注重企業的社會責任,熱衷於環保並從事公益事業,她是王靜,飛雪靜靜。


書籍相關資料


 書名:靜靜的山

 作者:王靜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6年0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