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EBC之行5:-5℃~-15℃ Dingboche←→Lobuche

發表於2012/06/24
3,89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如果這一天有所謂的健行天氣預報,-5℃~-15℃就會是很準確的高低溫預測,吃完早餐在宿屋前集合準備,山奈的溫度報告是攝氏零下五度,心裡想著或許稍晚一些會可以越過冰點,畢竟老天爺習慣給我們大藍天,今天也沒少了,只是這Dingboche所在的谷地都給灑上了一層的薄霜,景致又與前幾天不太相同了……

這段路的植物更少也更矮,僅剩下零落的低矮針狀葉植物,或許是某一種柏樹吧,記得問了山奈,他也做了解釋,不過全都忘了還真是對不起他,除了植物,就是這山徑其實應該不能稱做是『徑』了,又寬又平,要說是大道都沒人會反對的,右邊覆著白霜的緩丘平易近人,似乎不費力就可以攀上,不過在這超過4500公尺的地方還是別做這浪費體力的事,左邊隔著深谷望向對面6千多公尺的大山群似乎也不再那麼遙不可及,遙遠的左前方是通往Gokyo的捷徑Cho La Pass,伙伴中要再向那兒邁進的2位醫生,在天氣許可且Pass有開放的情況下才能從那兒走。

路上每隔一段就會出現用石塊圍成的方形區域,似乎是夏天放牧時用的,但實在過於低矮而讓人懷疑真能圈住任何牲口就是,前方不遠處望見Bikul卸下了肩上的重裝備等在那兒,原來是這兒有一條已結凍覆雪的小溪,沒有小心提醒貿然走過去,就等著要滑倒摔大跟斗,過了這一段,像是魔法一般突然從四面八方襲來的冷空氣逐漸包圍起我們,氣溫怕是瞬間已經降到了零下10度,霧茫茫的四周能見度也剩沒多少,在大伙休息喝保溫瓶裡熱水時,索性把相機也交了出去。

今天不到正午我們就到了用午餐的Thukla,然而下午天氣仍不見好轉,氣溫持續降低連帶飄了小雪,落後隊伍的我們,為了抵抗山谷襲來的凜冽寒風,最後一百公尺幾乎要把體力都用盡,直到進入宿屋烤火喝熱可可後,才迅速的恢復。

從Gorak Shep 直下Dingboche的隔天,我們待在這兒恢復一下元氣,原本也安排去Chhukung(4730)雪巴村,但大家疲累的身體像是有共識般的,直到10點半過去才緩緩上路,而且就這樣在Dingboche村中小徑繞圈圈享受陽光,最後坐下來聽Ramesh闡述他對國家未來政局的想法,我不知聽有進去多少,但眼神一直停留在矮石版屋和休耕的馬鈴薯田裡,腦海則不斷重演這些天來的影像。

午後,大伙兒就在大廳裡做各種想做的事,用乾洗頭粉止頭癢,在筆記本上記載簡單的行程,或是打盹曬太陽,Binod把他的手繪名片拿出來,成了大家愛不釋手的紀念品,還幫伙伴現場素描,門外一頭老犛牛來碰運氣看有沒食物,Wolf還跟他玩了起來,還有辛苦的Bikul下到Pangboche提瓦斯上來,讓廚房能有火煮我們的晚餐,等到天色漸暗,氣溫漸低,我們自動在烤爐旁又圍成一圈,Ramesh繼續早上未竟的演說,這次我很用心的聽著,聽他說尼泊爾位於中國與印度兩大強權間的生存之道,說如果興築公路或鐵路對尼國山區環境與生活方式的影響衝擊,說這次民主選舉對這個國家的意義與人民的期待,在那當下,我還蠻羨慕他能對『國家』這個名詞所抱的遠大理想,而相對的,這個詞語對我們這一群台灣客來說卻已經越來越模糊也越來越不可期待。

這樣的雰圍在上了酒與下酒菜犛牛乾端上來時,搭配著那首已經唱了10天的Resham Firiri,馬上變成了超級歡樂時光,不知為何後來演變成了拼歌大會,尼國山歌和台灣情歌相互競出,記得我們這邊端出了望春風,Wind還擔任現場口譯,歡樂氣氛就這樣一直延伸到晚餐過後,直到已經過了將近2年的現在,我還常常想起那一整天的好時光。

【尼泊爾】EBC之行系列文章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