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戀戀松蘿湖

發表於2012/09/14
9,24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山與湖的愛戀

松蘿湖位在群山的環抱裡,山擁抱著她,也呵護著她。傍晚,我們來到了湖邊,雲氣似山鬼般時來攪擾;向晚,水雲突然盡去,只在山間留下絲絲墨韻;彷彿不勝夜來清冷,山悄悄地把身影伸向湖中,在夜裡,山與湖,似乎要依偎在一塊兒相互取暖。

晨起,山已在湖中洗了把臉,將山容洗得十分水綠,一點水氣,好像還遺漏在山腰上。

清晨的松蘿還帶點嫩寒,山好意將些許陽光氣息帶了下來,帶朝陽的山色,映在清寒的水面上,湖,也彷彿有了朝氣。

湖水將山青、天藍,都滌洗得十分乾淨,洗完了,還調皮地在山頭上點了個漣漪,好像摸了一下山的頭:好了,洗好了,你們儘可野去。

但山和天卻依然十分眷戀著湖,他們像兩個調皮孩子依舊滿滿地巴占著她,反而讓在湖畔的我們,看不清松蘿的本來面目了。

 

林與湖的愛戀

山林也愛戀著松蘿。清晨,許多蒼綠也都趨到湖中洗臉,湖水輕盪時,你可以見到綠樹們彷彿也輕鬆地抖動了一下身體、、、足見暢快了。

特別愛看被湖水滌淨的山林倒影,那浮泛在水中的綠影子,似都在無聲地歡呼著,好像一起早,所有山林都在湖中雀躍著、、、而湖面上閃著亮彩的眩目綠光,就像是他們在晨光中展現的曼妙舞姿。

 

雲與湖的愛戀

雲似乎也熱愛著松蘿。無論你何時來,松蘿的上頭總不乏雲影,而且這些瞬來瞬去的調皮山雲,似乎也特別喜歡來松蘿照鏡子,好像都想藉山中這面寶鏡,看看自己的身影有多幻變,色樣兒又有多幻彩、、、

清晨靜靜,雲和湖喁喁地私語著,聽不到任何話語,喜怒,只形於淺淡的天光水色中。

 

雲和林的愛戀

也很喜歡看松蘿四周的山林,綠的十分水秀,彷彿輕輕一掐,就可以擰滿一池的清亮,特別是午後輕雲掩上林間時,那林和雲的許多躚踡,更是令人觀之不盡。

我想,這裡的山雲大約都是禪宗北派的信眾吧。他們總是滿懷關愛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為山林拂拭去葉梢上的輕塵,而山林,則提供一處舒適所在,讓他們有了歇歇依傍的地方、、、在松蘿,雲和林,總是那麼地彼此愛戀,總歇靠消融在一塊兒。

 

小生物與湖的愛戀

九月的深夜,松蘿成了腹斑蛙的天堂。數十成百的腹斑在池畔「給~給~給~~~」的噪個不停,一起在星光下唱著動人的情歌!而這許多情歌,除了獻給在水一方的美嬌「蛙」外,或許也有幾聲是獻給松蘿的吧。因為小腹斑真的要感謝松蘿這處甜美的家園,讓他們得以在千餘公尺的山中,盡情地歡唱著、、、

那夜,腹斑很吵,松蘿很靜,而遠處又不時傳來山羌、貓頭鷹的叫聲,使得松蘿又顯得更加靜了、、、

極少在山中失眠的我失眠了,我在湖畔邊坐了很久、、、我這個小生物,因這夜靜,也更加愛戀松蘿了。

 

人與湖的愛戀

除了我,也還有許多同樣愛戀松蘿的人。松蘿是個離人間不遠的高山湖泊,所以親近她並不難,每到假日,湖畔常搭滿各色的帳篷。除了那一汪清亮的湖水,湖畔邊上的寬廣草原、翠綠的水生植物,在在都令人眼睛一亮,更別說四野、以及途中那濃厚的原始山林氣息、、、來此,可以睡覺、可以發呆、可以翻滾、也可以沈思,但不會,也不可以,再憶起城市中的瑣瑣碎碎、、、

松蘿,是處能讓人放鬆身心的神祕地方。她有一種難言的魔力,讓人會不自覺地深深愛戀。

 

從此 流浪到淡水

在松蘿,還有一處祕境,那便是她附近的水源地。在松蘿的一角,有條順著山溝走的取水小徑,小徑有些長,單趟約需半個鐘頭(來回約40~60分鐘),但小徑上綁有不少做為指標的塑膠路條,所以也不用擔心會迷路,或找不著水源。



水源,是一條清淺的小溪,這條溪是南勢溪的上游,順著流水向下,就可以一路經烏來、新店、台北,最終一路流浪到淡水。

小溪的溪水甚為清冽甘美,小溪的環境也甚為清幽闃靜,走一截子滿是青苔的幽深小徑,乍然來到小溪旁,很有那麼幾分豁然開朗的暢快感,尤其在假日時,比起松蘿湖畔的眾聲喧嘩,這裡有著更為難得的清靜,絕對值得到此一遊。

 

瘦松蘿 胖松蘿

九月這時的松蘿水量甚少,松蘿湖的湖水只局限在一條蜿蜒如帶的低窪處,因形狀似「河」,所以有山友戲稱為「松蘿河」,而我自己則戲稱為「瘦松蘿」。

有「瘦松蘿」,自然就有「胖松蘿」。去年11月松蘿滿水我曾來過,那時的松蘿就是我所謂的「胖松蘿」。以下是我在不同時間,在同一地方取的胖、瘦松蘿照片。若非親眼所見,我也很難相信松蘿的胖瘦之間,差異竟是如此之大,好像湖底真有一個塞子,而這趟所見的瘦松蘿是水塞子被拔掉了,水漏得少得不能再少的模樣。

近中午,山雲又復做態,我們才依依不捨的離開「愛戀」,告別松蘿。

兩次來,天氣陰晴異類,松蘿也胖瘦不同,給人全然不同的感受。而下次來,松蘿,這個多變的戀人,妳又要給我什麼「好看」呢!?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