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山小史】南迦帕巴峰 Part III

發表於2018/07/14
3,01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前情提要:
2018年7月7日,台灣登山家呂忠翰(阿果)順利登頂世界第九高峰-南迦帕巴峰Nanga Parbat(海拔8,126公尺)!地球上一共有14座八千米(超過海拔8,000公尺)的山,這是阿果個人登頂的第4座八千米巨峰,而且是以無人工氧氣補給的方式。
建議先看完前兩篇
【世界名山小史】南迦帕巴峰 Part I
【世界名山小史】南迦帕巴峰 Part II


四. 女人的力量

2009年春天,韓國女性登山家高美順在尼泊爾喜馬拉雅上演帽子戲法,六週內,她與夥伴金在秀連續登頂了馬卡魯、干城章加、道拉吉里三座八千米巨峰。這種神速是登山史上第一次。

正在登山界瞠目結舌之際,是年夏季,她前往南迦帕巴,準備在成為第一名完攀十四座八千米的女性路上再進一步。

然而,或許是命運吧,在登頂後的下撤途中,高美順在6400公尺的第二營上方不遠發生墜落,香消玉殞。她有如彗星般的生命與攀登在此嘎然而止,只留下惋惜。

南迦帕巴峰Nanga Parbat(圖/阿果)

五. 寒冬烈愛

冬季的八千米是正常攀登者不理解的另一境界。在正常的夏天攀登季節,峰頂高度的氣溫就常在-20度C以下,常人還能忍受。但來到冬季,-40度C只是基本,天氣不好時驟降到-50度C以下也是有。這還沒算上北移的季風西風帶,剛好籠罩在巴基斯坦上空,於是每到冬季,南迦帕巴的峰頂就是不斷吹襲的100km/h以上強風。可以說,這就是個寒冰地獄吧。

說到冬攀,就不能不提到強悍的波蘭人。目前喜馬拉雅八千米的冬季首登,大多是波蘭的天下。冬攀是他們的驕傲。這傳統的榮光在近年卻被義大利的Simone Moro後來居上。從2005年至今,Simone已取得四座八千巨峰的冬季首登,包括2016年的南迦帕巴。名副其實的冬攀之王。

義大利登山家Simone Moro(圖/維基百科)

但在這耀眼的光芒底下,卻有一個默默努力的身影:來自波蘭的Tomek Mackiewicz。在七年前的2011,他第一次在冬天來到南迦帕巴。接下來,這裡成為他年年駐足的魂牽夢縈之山。不知如何,他迷上了冬季南迦的倩影,拜倒石榴裙下就這麼七年。

一年又一年,他與夥伴在南迦帕巴週遭不同的路線上不斷嘗試,嘗試著在冬季登頂的各種可能。在嘗試的過程中,也將十幾年來南迦帕巴的冬攀高度不斷推高,曾於2015年到達7800公尺的位置,離峰頂只剩300多公尺。

然而2016年,Simone的到來讓這場首攀之夢提早終結。Simone與夥伴們在那年冬天成功登上南迦帕巴,Tomek卻只攀抵7500公尺。原本以為他會黯然離開的,可2017/18的冬季,他又默默的來到南迦的腳下,繼續努力接近著這嚴峻的心上人。

七年了,心一如初衷。

波蘭登山家Tomek Mackiewicz(圖/youtube)

於是他成功了,Tomek終於一窺深冬山巔的芳容,但卻再也離不開了。在海拔7200公尺的營地,他因嚴重衰竭與高山症,再也無法活著下山,向世人訴說這七年的追求。

歷史會記上英雄之名,但Tomek堅毅的身影與對南迦帕巴的痴狂,卻更讓我動容。你能說,這不是愛嗎?


看到這,各位看官應該比較瞭解,阿果攀登的,是怎樣的一座山了。那世界名山小史我們下回………不一定再見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