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舞秋光下-閂山

發表於2015/10/28
1,87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駛入730林道3K之前,民宅轉彎處的卡車調整角度讓我通過之後,我隨即換上馬友友的CD~『PiazzollaSoul of the Tango』,灌錄的曲目選自有新探戈教父之稱的~Piazzolla皮亞佐拉的創作。音響震動起伏,流洩出滿溢車室的~Libertango自由探戈。

 



路面許多地方充滿泥濘坑洞以及大小不一的碎石塊,在車子的顛跛之中,在劇烈搖晃之下,馬友友的大提琴音把我拉扯入舞池中心。石塊泥沙親吻著底盤,路邊樹枝輕撫著窗戶,方向盤彷彿如舞伴細緻的雙掌手指,我溫柔的摩挲著捨不得放手,我和車子合為一體,帶著它搖擺輪旋而去。

 

閂山登山口,我問他們,你們確定要上嗎?擔心夜歸,可以掉頭撤退,我再來一次小事一樁。但若要上攻,就無可避免下山時要夜行,我請他們再考慮一下。他們沒有絲毫猶豫直接說走吧。看著對面雲霧中陽光乍現的北二段稜線,我耳畔又響起自由探戈,腳步情不自禁的輕盈了起來,沿著箭竹叢中的山徑躍足而上。

 

漫步在稜線的箭竹草原上,雲霧時而瀰漫,時而被陽光射破驅離。在趕路的緊繃以及心神的陶醉交換之際,『山頂到了嗎?』背後的她問。

 

『準備好一瓶不甜也不酸的香檳或氣泡酒了嗎?』我回答道。

 

搭配新鮮的草莓,也可以把草莓放入香檳杯中,在沾粘依戀著草莓而冉冉上升的氣泡中,閂山女孩就在舞池邊的角落等著我,等音樂響起,我們將會共舞在世界的中心,由周遭高聳連綿的山脈見證我們之間堅毅的愛情。

 

『砰!』香檳的軟木塞已經飛過天際,一口飲盡那沉釀已久的情緒,帶著優雅的自信走到她面前,我伸出邀舞的手,想像著和我的百分百女孩共舞一曲,在腳步的迴旋之中、在轉身的髮香之外,共舞著那名為人生的探戈,腳步不會停歇,當音樂仍然響著的時候。

 

然後我們在那一方小小的山巔迴旋著,撩撥出她身上洋溢著的蘋果香迴旋著,誘惑出她濃烈的情慾騷動迴旋著,直到屬於我倆的末日來臨。


2015年9月26日,天氣晴

 

在思源埡口附近某處把早餐咖啡喝光之後,把東西都收拾整齊,隨即驅車前往清泉橋的730林道入口,要說熟悉也還真是熟悉,5年前來了2次,第一次因為一位學弟感染急性腸胃炎所以在16K附近撤退。第二次則是該年底,下班後獨自出動,隔天在20K時決定撤退,因為登頂後摸黑回家會太晚,和留守資料的時間差距太大怕家人擔心,故當下決定賞楓尋幽,晚餐時間到家皆大歡喜,至於登頂這件事嘛……我今天就來解決當年許下的這一個小小的心願。

 

活動原本預定有5人參加,行前Sando和楊老師有事無法成行,所以只剩下愛爬山的我、愛要求我開活動的Adam以及愛哭又愛跟的雅晴。

 

星期五夜宿有勝溪上游,睡袋攤開時正要開口說哇星星好亮好美呀,不解風情的Adam打呼聲早已開始迴盪在小小的帳篷裡,我只好默默地把拉鍊拉上,躺平後閉上雙眼,那明亮閃耀的星光,浮現在我漆黑的意識之海中,綻放著深邃神祕的光芒,閃閃動人。

 

天微亮,我先出帳篷燒熱水弄早餐,然後把熱水分送給睡車內的雅晴以及帳篷內打混的Adam,活脫脫像個隨隊的嚮導兼廚子,也許待會兒進山後就要身兼挑夫了,現在做這些事情還算輕鬆呢,我一邊吃著速食粥一邊搖頭。

 

車子開在台7甲線公路上,太陽已經從太平洋升起,晨光降落在右側雪山山脈迤邐的稜線頂端之上,在冷冽凍藍的溪谷中抬頭仰望,宛如一條金黃的金龍在天際線作勢欲騰雲翻飛而起。

 

清早新鮮的空氣裡總是充滿著躁動不安的因子,盡情的呼吸著那空氣,人也在不知不覺之中洋溢著興奮與期待。窗戶打開比手畫腳的指出周遭圍繞的山脈稜線和河川溪谷,大自然的一切,怎麼看都看不膩啊。

 

有勝溪上游風貌已經和我年少在此流連時變異甚大,與其擔心什麼向源侵蝕、河川襲奪,不如看看人類把這裡搞成什麼鬼樣子。每次經過,映在眼簾的畫面總是把如疥瘡爛疤般的一塊塊菜田自動打馬賽克,最清晰的焦平面就是可愛蜿蜒的有勝溪,彼時夏日陽光而山風清幽,年少的我曾經在此掬一壺清洌的溪水煮茶,山路漫漫終有回家時。我駝負著美麗的回憶而歸,把相思寄語南湖大山頂上的朵朵白雲。

 

啊,在登山的世界裡,我那顆初戀的心從來沒有離開過,也永遠不想離開。

 

昨日(五)中午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有來電知會杜鵑颱風消息,我把行程和對方報告討論之後,達成了隨時互聯的共識。沿路Adam隨時更新颱風資訊,現今科技發達,資訊隨手可得,但如何利用資訊來輔助戶外活動,端視個人手段。

 

我預料颱風即使加快,也無法影響我們的行程,今日行程直攻閂山,紮營點規劃為林道12K15K左右,皆有水源。先下裝備輕裝單攻,再回營地宿營,隔日清晨早餐完畢就下山,預計颱風中午後接觸並影響宜蘭地區。所以我們的行程按照原先規劃的不變。(結束攀登行程後,有回報太管處以及警政署)

 

車行林道,3K後幾處崎嶇稍微難行,小心即可通過。遇一登山隊4人,彼此閒聊幾句繼續前行。至6.5K處停車整裝,之前鐵皮屋有標示『登山車停此』,今鐵皮屋仍在,惟外觀傾頹許多,噴漆字跡部分已消失。低底盤轎車勉強可開至這裡,之後的路況有兩處大樹倒木,似乎無意整理,故6.5K處是最合理選擇,空間也較寬敞,若有此地居民的用車經過,也較不會有所阻擋。

 

0906林道6.5K處出發。林道蜿蜒上行,光暈在林間穿射而下,漫步其中,令人覺得神清氣爽,除了雙肩沈重的背包有點破壞氣氛以外。

 

最要命的還不是這件事,而是我匆忙出門竟把登山鞋留在鞋櫃裡,想必它正氣呼呼的埋怨我沒帶它出門透氣,而此刻我的慢跑鞋正在低頭啜泣。我的腳底像是陷入婆媳問題的小男人,只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走在宛如八卦肥皂劇的林道上,身處兩邊不討好的風暴中,哭笑不得之餘,也絲毫不能大意。

 

  

 

行至一處轉彎開闊地,澄清的天空湛藍晶亮,沿著山脈諸峰肌理上溯,雪山主峰娉婷婀娜的佇立在眼前。上次登臨時分雲霧繚繞,未能看清真實景象,遙想著也許下次找時間再次揭開薄紗,一定要用雙眼領略,那站在頂峰上看出去的風景是何等的遼遠壯闊呢?

 

 

 

1035抵達林道11.5K,水源無虞,決定卸除露營裝備輕裝出發。下此決定後Adam鬆了一口氣,看來他終於體驗到多日行程的重裝是何等景況,不過今天只走了1小時多一點,對於習慣多天數的登山者來說,這行程簡直連一塊蛋糕都比不上的程度嘛。

 

看他一副欠缺磨練的樣子,我故意使用迷你的攻頂包而把許多裝備放在他的中型背包裡。我和Adam因為馬拉松賽季開始的關係,體能已經調整到某種水準了,所以沿路就不讓雅晴背負太重,此刻也沒讓她揹任何東西,希望她留存體力完成今日的行程,整裝後20分鐘出發。

 

 

 

1113抵達730林道柵欄。進入柵欄之後,大抵上林道相當平緩,走起來非常舒服。行路山野,每條林道都有獨特專屬的味道。上次來時恰逢秋末,山容因綠葉蕭瑟而顯得憔悴,但沿途楓紅點點,又彷彿補綴上淡然的彩妝,呈現出雅緻的幽美。秋之國度景色迷人處表露無遺。

 

  

 

時間來到1256,大約在15.5K處,我在這裡再次調整背包,打算用更精簡的裝備攜行,而且在平坦的路段加點越野跑,能否攻頂,也許這個決定將會是關鍵。衝鋒的號角雖然吹響,但時間已晚,若要強勢登頂,摸黑夜行將是不可或缺的大餐。我在心裡不斷的算計著行程計畫,隨時因應整體態勢,該調整、該變更、該下決定我從未遲疑。也許,這就是隊友始終信賴我,心甘情願的任我折磨、任我蹂躪的原因吧。




1433抵達林道23.2K~閂山登山口。停步等候隊員到齊,並召開小隊會議……說是會議,其實只是簡單的討論最後決定。若不想面對夜行,現在掉頭撤退還來得及,閂山可以下次再來。若要上攻,我可以保證登頂沒問題,我也可以帶領你們安全的返回營地,但這過程中的辛酸疲累,就真的是點滴在心頭。眼前這杯複雜度高的純釀,若決定伸手舉杯飲盡,每個人都可以品嚐出那些獨到的滋味,在各自的登山履歷裡。

 

說這些話的同一時間我撕咬著肉乾、再張大口喝著運動飲料,不知道從兩位隊友的眼中看著我的時候,那形象活脫脫是一副痞子樣?還是逃竄山林的江洋大盜?

 

沿路重要節點我都有詢問,每一個決策彼此都有參與,所以此刻既沒有裝填彈藥準備打怪物的壯烈肅殺氣氛,也不需要拯救世界只靠我們的英雄氣概。他們的表情稱不上堅毅,他們的語氣只比淡定多一點熱切,『走吧!』他們這樣說。

 

1440,調整好呼吸與步頻,踏上一開始陡升的山徑,20分鐘後經過茶岩山附近設置的雨量計。上到稜線上,平緩的草原時而陽光乍現,周遭的空氣瞬間洋溢著溫暖的氛圍,彼此相視時臉上的笑顏,在燦爛秋光的湖面上飄蕩著瀲灩的波光,我們擺動著負載靈魂的小舟,在時光的水流中暫時結伴同行。

 

時而雲霧如大浪撲襲而來,寒風宛如暗流般強勢湧現,對面中央山脈北二段的主稜若隱若現,絹白般的山溪在穿梭在寬闊的山谷之中,彷彿充滿誘惑的挑逗,而同時下降的溫度也提醒我們切勿輕忽大自然隨時存在的威脅。

 

 

 

在夢幻般的撲天蓋地迷濛中,三人各懷心事的走在稜線之上。即使腦海裡的時鐘正滴答滴答的倒數計時,卻不忍心催促他們。我把等一下將要準備夜行林道的嚴肅與謹慎先行打包收藏起來,換上慵懶的思緒,享受這片草原覆蓋上的綺麗與浪漫。

 

沿路偶遇散行的其他登山者,相遇時互相鼓勵打氣,別離時互道祝福。身後的雅晴問我到了嗎?話語未盡,轉過彎撥開樹枝之後,於1550抵達閂山頂。山頂狹小,當時白茫茫一片展望不佳。已有一隊人馬登頂,閒談幾句後旋即撤離。

 

  

 

下行速度普通,沒有特別趕路。雖然回程要面對夜行林道,但路況平坦舒緩,隊員體力仍在水平之上。所以乾脆放慢腳步,沿路以輕鬆心情拍照閒聊。於1712回到閂山登山口,在此把燈具備妥以及補充飲食熱量,順便吃點柚子聊表中秋佳節應景之意。

 

 

 

歷經上次8月活動放手拆隊讓他們夜行,這次兩位隊員的心理素質提昇很多,沿路對於我的任何詢問與決策沒有任何疑懼。遠行登山就是要帶點冒險的因子,嘗試領會大自然的無限奧祕、體驗挑戰自己極限的樂趣。

 

其實人生不也是這樣?生活裡總是有許多事情值得我們投注熱情去追求、去探索。

 

大約在625分天光終於完全收攏,夜晚的漆黑已然降臨大地。腳步如剪刀般平穩俐落的剪去一吋吋漫長的距離,而平和的心緒一如此刻周遭的靜謐。

 

林道繞行閂山主稜下切至面對雪山山脈這一側,在某個髮夾彎之處忽然聞到一縷熟悉的篝火煙味,Adam說我太累了有幻覺,更說我幻想烤肉已達瘋狂狀態。幸好漆黑一片沒人看見,不然我一貫機車的臉上出現了更機車的翻白眼。

 

行行復行行,忽然遠方閃爍著橘紅色的光暈,幾束頭燈的光影在黑夜中交錯掃射,1850左右於林道18K遇上了在林道邊紮營的登山隊,這4人正是早上相遇的隊伍,他們熱情的招呼我們,大方的和我們共享營地的所有食物飲料。而飄渺的輕煙也解釋了我之前山徑上聞出的味道。

 

行路匆匆,也不好意思叨擾太多,接過一碗湯半強迫半命令雅晴先享用,而我便就著營火和他們閒聊幾句。難得相談甚歡,他們幾乎快要把酒拿出來同歡共飲,可惜我們還有行程待續,故10分鐘後帶點不捨的心情告別。

 

黑夜的疾行,雙足踏出輕快的節奏,林間的黃嘴角鴞也飛落枝椏準備幫我們合音,更遠方山谷間的其他貓頭鷹,也已經開始鳴唱著夜之歌聲。

 

不論黑夜或白天,山林之於我,依然是永恆不變的嚮往之境。腳底踏實的貼近土面,碰觸地面的起伏凹凸;側耳傾聽時,可以察覺許多未曾聽聞的各式各樣的聲音;未被衣物掩蓋的皮膚,可以感受涼風和藹的撫摸。

 

山林所呈現的美,除了感動或是驚嘆,對於我也有鎮定或是療癒的一面。每次需要的時候,我會用堅定而虔誠的腳步一步一步靠近它的身邊,靜靜地走入沈默寡言的山林世界之中。山林無條件的接受傷痕累累的我,什麼都不多說只是安靜溫柔的把我心裡的骯髒汙穢清除洗淨。

 

當我帶著療癒的心靈與虔誠的腳步離開,它也只是沈默的什麼都不說,沒有慰留也沒有祝福。但我明白它會永遠無私無償的接納我,而我所能回報的,只有一份純淨的真愛。

 

我的感性沿路捕捉著屬於夜晚那深不可測的溫柔,我的理性則告訴我:營地到了。於2030抵達位於林道11.5K的營地。搭好帳棚我煮開熱水弄晚餐,霎時盈滿的月光穿透頭上密布的枝椏撒落我們所處的地面,我們籠罩在那一小片銀白的光暈裡,我看著雅晴和Adam,然後彼此不約而同的說出:

 

『中秋節快樂!』

 

---------------------------------------------------------------------

 

隔日清晨,其餘兩人皆在寤寐之中輾轉,我獨自離開帳蓬走向林道水源處取水。雙手捧住山泉潑洗倦容,冷冽的刺激讓我精神抖擻。梳洗整齊之後索性沿著林道散步,沐浴在正新鮮而芬芳的晨光下。

 

鞋子踩破落了一地積了厚厚一層的枯葉,才剛轉過山徑小彎,卻見閂山姑娘迎面走來。

 

『為什麼你昨夜一聲不響的離開?』她問。昨日熱切的舞步讓我疲累,但今日她臉龐上的淚痕仍猶未乾。

 

閉上雙眼,昨日相擁共舞的激情仍然震撼著我的思緒,我沒有回答但伸出了邀舞的手。『如果明知道我會離開,妳還願意與我共舞嗎?』我說。

 

她咬了咬牙,『我願意!』她說,然後拉起了我的手並俐落的開腿滑步直到我的胸前。幾個轉身捲起了地上千片萬的落葉,在漫天飛舞的葉片下落之間,她伸出手輕輕的觸摸著我的臉龐,雙眼閃動著異樣媚惑的神采,在漫天飛舞的落葉中,我緊緊的擁抱著她,迴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