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阿恰行PART3-險墜裂隙(20150718-19)

發表於2015/08/07
4,336次點閱
  • 相關路線
    阿拉阿恰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這一步就安全了!」他才一說完,他腳下的兩顆石頭在瞬間幾乎同時崩落。
我大叫一聲,小廣整個人往裂隙掉下去...

--

 2015/07/18

    不意外的,又是自然(被熱)醒。打開手機一看,依然是早上八點多,但是溫度確比昨日又高了點,36度。這到底是怎麼樣的氣候啊,看著白雪覆蓋的山頭,在這相距不遠的營地竟然可以這麼高溫?

    經過昨夜的討論,我們比較有興趣的路線,大多靠近Korona hut(korona山屋),位在我們這一條大冰河(Ak-say冰河)的上游右側支流,我們必須移動根據地,才不會將每一天的時間和體力都花在大冰河上的行徑。

(有沒有看到山羊呀?)

    把裝備攤出來曬曬太陽,並且一件件的打包收好。挑選了四天的糧食,留了一些多餘的裝備請山屋的正妹管理員讓我們放置,稍微"輕量化"我們的背包。我明顯感覺到背包輕多了,我想大概只剩下25公斤左右,但是小廣的背包怎麼拿都應該依然超過30公斤。

    從Ratsek hut到Korona hut標準的路程時間大約四小時,而我們是預估大約五個小時能抵達,畢竟咱背負著莫名重的重量。

    離開翠綠的營地,接下來的路程幾乎只剩下三種顏色。藍,藍天;白,白雪和白雲;灰棕,裸露的山岩。要翻上這座大冰河的冰坎,是極為陡的碎石坡,大中小碎石或是沙土都有,走一步滑兩步,讓我回憶起中央尖山的碎石坡,原來是如此和善(當然也或許是重裝,也或許是路程較長,讓我有這種不親切的錯覺)。



    翻上冰坎後看到坡面變得平緩,原本還開心地以為難關已過,算算時間,或許我們四個多小時就能夠走到山屋。沒想到沒有真正走過冰河的我們,判斷路線上一連出錯,耽誤了許多時間。

    原本我們一直沿著左邊山坡所堆砌的亂石堆向上爬,右邊冰河裂隙又大又整齊,沿途不斷看到山崩和雪崩,規模從大到小。打雷般的巨響搭配陣陣冰裂的聲音,走在它的身邊,有種說不出的詭譎。下意識的避開冰河,我們一直沿著左側而上,埋頭走,走到盡頭,一抬頭卻卻赫然發現眼前是一面垂直的冰面+瀑布,冰河在此又有了一段極大的高度落差,要上去,只有往回走到冰河中間,坡度才足以讓人行徑。



    小廣用他的登山杖戳著雪面,確定下方不是空的,一步步的走到冰河中間,冰河上裂隙一道接著一道,左側小,右側較大。這個季節大多都是明裂隙,看得見延伸,但是也有部分是被雪覆蓋,我們沒有結繩隊,由看的見的裂隙延伸,還能判斷裂隙的走向。而大多數裂隙都還跨的過去。



    冰河中間也有著一縱列亂石堆,我們又直覺的想沿著石頭走,那比走冰面和雪面給我們比較大的安全感。但是山屋在冰河的左側,也就是繞過了那面大落差的冰壁之後,我們應該要走回左側,左側的冰裂隙也比較小,但是我們埋頭走,不知不覺就沿著石堆越偏越多,裂隙也越來越大。

    一個T型的裂隙讓我們停了下來,這個裂隙的距離很明顯的比之前都寬,我抬頭看整個冰河,發現我們距離左側越來越遠。我不知道該不該跨過這一個裂隙再考慮向左切,但是小廣已經起步了。



    他踩著卡在裂隙正中央的一顆石頭,我很緊張,膽小的我是絕對不會敢踩那一步。我才問小廣「你怎麼走這裡?」,他就跨了下一步過去,石頭沒有絲毫震動,似乎穩了「這一步就安全了!」他說。

    才一說完,他腳下的兩顆石頭在瞬間幾乎同時崩落。我大叫一聲,小廣整個人往裂隙掉下去,他瞬間用腳頂住了裂隙的邊緣,撐在了裂隙口。我們沒有繩隊,如果小廣沒有頂住,那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就會掉下去,而且繩索在小廣身上,也會一起掉下深不見底的裂隙。那他可能就沒有機會再爬上來了。



    我把背包脫開一丟,向下伸手拉住小廣的背包,因為我知道我不可能同時徒手拉著小廣和他的背包那一百公斤的重量。

    「小廣!我拉住你的背包了!你要不要先把背包解開再爬上來?」我自己認為這是當時最好的辦法了,小廣背著重裝要把自己撐起來應該會太吃力,但是去掉沈重的背包,爬起來不是難事。

    當小廣正要解背包,「等等小廣!」,我突然才發現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我...發現我拉不住你的背包,我最多只能維持這個姿勢,背包拉不起來。」,其實我沒有說的是我搞不好自己會被背包扯下去...小廣瞬間無言了幾秒,他還是把背包解開,但是他撐在裂隙口,用一隻手幫助我將背包先翻上地面。

    雖然我登山難免背"重"裝,但是重裝備我一向只"背的動","拿不動"那時要把小廣的背包提起來根本就做不到。當下我真的覺得自己這隊友好沒用啊,還是只能靠小廣自己的力量爬上來,他幫我一起把背包推到了一邊,然後爬出裂隙。



    我們當下馬上把乖乖的把繩子拿出來結成繩隊,Dr.Komissarov所強調的"微乎極微"掉進冰裂隙的機率就在我們身上發生了。雖然我們的確是走偏了,但是如果我們後面幾天想攀登冰河右側的山峰,依然會經過這驚人的裂隙區。當然最後右側的路線我們全部刪除在計劃內,因為山崩雪崩每天看的見,滾滾落石幾乎都是堆積在右側的山腳,大概是這季節太溫暖,冰雪都不夠穩定,融冰放開了原先緊黏的石頭,亦或是結冰時撐開了石頭裂縫,一融冰石頭就跟著下。總之我們也不想冒險去不穩定的路線攀爬。

    我問小廣有沒有嚇出尿來,小廣很冷靜的說,他當下馬上只想到自救,所以趕緊伸腳頂住,如果他不自救,後果中還會有什麼運氣,不是我們該去賭的。
        結成繩隊之後,由我先走,畢竟我如果墜落,小廣還拉的住我。但是我一點都不想嘗試掉進裂隙的感覺,小心翼翼的向左偏移,跨過一個又一個裂隙,還有一條項是八仙樂園的滑水道一般,有時伏流有時見光的冰河。

    回到左側(應該說冰河的右岸),終於有種腳踏實地的感覺,想當然的已經超出了原本預期行徑的時間,接下來的碎石堆,雖然累但至少不令我恐慌,我只有一直向前衝,直到我看見那個黃色小小如紙盒般被"放'再石堆上的Korona hut。



2015/07/19  休息日

    黃色小盒子裡面非常舒適,一張張美女裸照讓小廣心曠神怡。 外頭天氣不是很好,灰矇矇的,山崩跟冰裂的聲音一陣陣傳來,已經習慣到就像是森林裡的鳥叫一般。

    我們的食物是由吉爾吉斯山協提供,他提供的罐頭沒有拉環,只能用開罐器,但是偏偏我們這次都沒有帶瑞士刀來!(因為帶了割繩刀就沒帶瑞士刀)


    於是"冰釜的多項用途",就多了"開罐器"這一項了。在小盒子裏還放著許多讓人看了就溫暖的蠟燭,為了節省瓦斯的我們,甚至還直接用燭火加熱食物,反正休息日最不缺的就是時間了!

    休息雖然悠哉,但我們也沒忘了我們到這山屋的目的,一邊觀察四周哪些路線容易落石,一邊祈禱隔天能給我們一個好一點的天氣。

PART3--END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