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騎武嶺記行

發表於2018/06/16
70次點閱
  • 相關路線
    武嶺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單騎武嶺記行

今年第二度完成台灣高山百岳之行後,沒有言溢於表的滔滔之情,反而愴然若失,頓失所依,一位爬了40年台灣高山的山行者,把山都爬完了,不再是選項,真是情何以堪,該何去何從呢?登山,既然有百岳的圭臬,那單車,也該有最經典的路線吧!於是釋懷而笑,把腦筋動到從南投埔里,騎到台灣省公路最高點海拔3275公尺武嶺這地方來,吾既是山行者,對這條路線,當然再熟悉不過了,但通常都是開車,一溜煙匆匆呼嘯而過,永遠都是過客。真正想騎單車去,仍是有忌憚的

一、要騎超過50公里的漫長山路

二、要爬升海拔約2700公尺的恨天高

三、單人單騎沒有人接應照顧

四,上下氣候溫差大,難以逆料

五、登山與單車使用的腿部核心肌群,不全然相同,不能等同而語

六、吾早已過耳順之年,能否負荷如此高強度運動,長途奔騎,未免躊躇再三

剛好萬里學弟妹要辦守城大山五路會師,下山後慶功宴選在埔里,天賜如此良緣,萬法既因緣生,那我就隨緣而喜吧!不試看看怎知道斤兩。

打定主意後,仍要謀定而後動,我開始重拾單車,揮汗騎乘於家鄉附近的大漢山林道及往北大武山的舊泰武產業道路,分別用公路車及登山車試試自己的能耐,以公路車騎舊泰武道路為例,公路18公里,山路13公里,爬升海拔約600公尺高,雖然能一鼓作氣騎乘上去,但自己心知肚明,那是不靠譜的,上坡時公路車18檔跟登山車27檔的齒輪比是天壤之別,大腿受力程度不等,而高速下坡時的衝擊速度與煞車避震系統,那更是天差地別,且公路車輕盈,登山車笨重,各有優缺點,為此我思量再三,舉棋不定,後來透過單車專家山社李哲及車隊友人的建議後,終於決定採用登山車,因為上坡時間速度快慢非吾本意,能順利騎到武嶺並平安下山,方是暢吾本懷,話雖輕鬆,但這比登山任何一天行程都要艱鉅得多,現在人,哪個一天能輕裝爬升2700公尺高的?更遑論重裝!於是開始反覆沙盤推演,考量所該帶的精簡裝備,包括萬一破胎的修補工具,人不豫則不立,謀定而後動,不是嗎?

山社學弟妹會師後下山並慶功宴,那當然是晚餐,我是山口組的,或者說吃飯湊熱鬧的,又是住在國境之南最遠的屏東,意態有點闌珊,出發前查了氣象局資料,顯示合歡山午後會有陣雨,心中為之一凜,登山時的風風雨雨,那是家常便飯司空見慣,但這回可不一樣,我即是車,車即是我,在高山騎單車若遇寒風苦雨,我畢竟是生手,凡事都要做最壞的打算。

車行到埔里餐廳,滿屋子萬里的夥伴,人聲鼎沸,歡笑聲此起彼落,倍感親切,加上會師圓滿成功,所以嗨翻天,也欣見在校生後起之秀的幹部群,各個英雄才俊,我拿著從家裡帶去的鶴岡紅茶加上自家新鮮的茉莉花所浸泡的冷泡茶,一一逐桌敬茶,感恩萬里大家庭40年來的栽培與照顧,感恩萬里夥伴的陪伴與幫助,沒有萬里,哪來慚愧如我者?見到最年長59級的林忠柚學長,老當益壯且生龍活虎般的不輸年輕人,相較之下自形慚穢,果真一山還比一山高,那就見賢思齊吧!

終於曲終人散,相約兩年後的雪山會師見,珍重再見!一一送別所有親愛的夥伴,頓時形影孤單的我開車沿台14公路,停放在附近7-11的加油站諾大停車場,天色已暗,整理舖設好休旅車車廂內要睡覺的地方,採買明天要吃的簡易早餐,才晚上8點多,管他的倒頭就睡,既來之則安之,明天再做明天的打算,晚安!祝福所有的親友都夜夢吉祥!我也需要一夜好眠,以應付明天嚴苛的挑戰。

半夢半醒之間似乎睡得不安穩,異鄉人啊!怎才離開家就開始想家了?半夜兩點,我索性爬起來漱洗整裝,吃完早餐後便把登山車組裝完成,把車子開離停車場到附近的公路邊停放,三點鐘,獨孤騎士,吁了一口氣,點了不算明亮的車前燈,就這樣踩踏出發了,闖進闇黑大地之中,單人單騎展開了茫然不可測的旅途。

一開始公路的坡降不大,起起伏伏,也許它在安撫我忐忑的心,也算是熱身吧!三更半夜,偶爾還是有車子從後方駛來,我不是怕被車子撞到了,是擔心嚇到車子裡面的人,哪個神經病的,像鬼魅般的在黑夜的山區出現?人嚇人,是很恐怖的!終於到了腰繞人止關前面的明隧道,黑暗中看著兩旁高聳的岩壁危樹,記憶中這是賽德克族人狙擊日軍的地方,那慓悍英勇壯烈的靈魂,流淌的慷慨激昂的熱血,前仆後繼的奮勇殺敵,我非但沒有毛骨悚然的恐懼,反而感染了凜然正氣的氛圍,國恨家仇,驅逐外虜,拋頭顱灑熱血,誰曰不宜?

思緒跟景物一樣,飛快的向後方散退,逝者如斯,過河的卒子,只能奮力的踩踏,去追逐去完成每個心中的夢。生命,不要求我們做最好的,只要求我們盡最大的努力,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則無憾矣!終於來到省公路要往霧社連續髮夾彎的底下,真正的考驗才剛要開始,從這裡,就要一路陡上到武嶺,昏暗蒼穹下,遠方山巒散落著零亂燈光,那是清境農場的方向,正頭頂上方則是霧社,於是心跳開始像戰鼓般頻催,激勵起戰魂鬥志,大腿的肌肉緊繃著,奮力引領著自己及車子緩慢的向上向前挺進。還好,省公路的設計縱斷坡度是有限制的,比起自己訓練騎乘的林道是輕鬆多了,所以騎轉幾個髮夾彎後,放心了許多,只是豆大的汗珠,開始潤濕了車手衣,開始從安全盔下頭巾凝聚並滴落。當開始見到路邊的房舍,霧社就已近在眼前,在往奧萬大的叉路,沿著主線左轉,飛快的進入仁愛鄉,微曦中我先在一處地標點停了車,用手機拍了此行第一張照片,經過仁愛鄉公所後,終於在7-11停了車,汗濕透衫的我趕快點了一杯熱咖啡暖身,回過神來打手機回家,給尚在呼呼大睡的老婆大人morning call,其實是報平安。

時間是清晨五點多,兩位跟我年齡相若的男性顧客,跟我一搭一檔的閒聊起來,他們是開車路過,大清早看到獨孤老車手,故有此問。喝完熱咖啡後身跟心都暖和些,我才騎三分之一路程不到,嚴峻的挑戰還在後頭咧!離去7-11時原住民的女店員送給我旅途平安的祝福話,足感心A,我回了一句排灣族的問候語,也是感謝的話-瑪沙露。再度騎上鐵馬,沒多久來到廬山溫泉分岔點,天色早已大放光明,向下是往溫泉台14主路,向上是台14甲0K+000起點,我趕緊又擺好車子,拍了此行第二張照片,反正人即是車,車即是人,平時開車呼嘯而過,不哂一眼,如今正經八百的到此一遊。

山路開始迂迴前進,我焦急的望著中央山脈方向,但雲靉靆,迷濛中不見能高主峰使人愁。騎著騎著,突然內急起來,真是糟糕,還好山路已經轉到峰巒左邊,我邊騎邊瞄左下方樹林哪兒有平坦處,終於相中一塊地方,逆向到公路左邊放倒了車子,走進林內一看,天哪!有咬人貓,真是冤家路窄,我只好小心翼翼躡手躡腳的閃躲,埋了地雷後再原路退回,托天大幸沒被貓吻。繼續上路,意外的追到一位車友,但她是位女士,已經下來牽車走路了,我知道路途只前進了一半,突然發覺我的車子後輪九檔,但不知何故打不進最寬鬆省力的第九檔,原來這一路只剩前三後八二十四檔推進,管他的!仍信誓旦旦的前進。車過很多的記憶點,那都是登山路過的回憶,但無暇多顧,要努力,再努力騎!天可憐,終於來到清境農場,但實在是太早了,清境,真是清靜,諾大山巒大草原坡及道路,空空蕩蕩渺無人蹤,我又拍了第三次照片,當然主角仍是車子,連找個人都不可得,能不清靜乎?我回報到line群組,有學弟即時問曰,不能拍張人車的照片嗎?答案,已告訴你了。

我知道上面有兩家7-11,但我要去到台灣最高的7-11,那兒才是我休息進餐的地方,但從半夜3點騎到現在,人已油盡燈枯,體力耗盡,但死心眼的仍要向前,再向前。終於在體能衰竭之前趕到了,才早上9點但要吃午餐了,又飢又渴,買了便當也買了一大碗關東煮,天哪!從海拔約500騎到2075,已然筋疲力竭,那往後的3275怎麼辦?不敢想像也無法想像,終於有穿卡鞋的年輕帥哥美女車手走進來,我趕緊請他們幫我人車拍張照片,原來他們是直接開車上來再騎去武嶺來回,人比人氣死人,我不氣,心甘情願自找的。

從公門退休下來,忽焉六年倏然已過,這期間,完成二度百岳的信念一直支撐著我,人,不能有傲氣,但不能沒有骨氣,千山萬水百折不撓的走了多少歲月,渡過多少險峻的地形,山行者啊!雖然永遠翻越不了(萬里)這座大山,但仍勇於追夢,如今達標了,我又找了這件事來磨難自己。一個人如果連死都不怕,都置之度外了,那唯一還沒戰勝的,就是自己了,佛門的「大雄」寶殿,真有深意啊!真能降伏自我的煩惱習氣,才配得上大雄二字,肉體的折磨,意志力可以克服忍受,這無始劫來的妄想分別執著,卻要從明師受教,進而信解行證,轉煩惱為菩提,身為凡夫俗子的我,只能繼續淬鍊意志像寶劍般的鋒利,繼續努力修學。我邊吃著午餐,邊再把此次單車朝聖的心路歷程再咀嚼一遍,算是自我砥礪吧!

從7-11大幅落地窗向西望去,天晴時,是可以遠眺到能高越嶺的光被八表的,那一年我跟山社學弟妹去雪山西稜路過此地稍事休息時,乍見此景,幾乎手舞足蹈起來,有如乍見老友般的歡欣雀躍,但此時天色昏晦,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便當吃完了,熱湯喝飽了,疲憊的肉體似乎追上的翻攪起伏的思緒,離開這裡後,除了自己身上簡單的行動糧,就再也沒有補給了,走吧!行百里路半九十呢!再度激昂鼓舞鬥魂,跳上鐵馬,忍受著不舒服屁股的抗議,想完成夢想,是要付出相對代價的,歡喜做甘願受,把吃苦當作吃補,繼續這踩踏的一天。

漸漸離去人們居住的地方,開始投向我所熟悉的高山環境,路過台大實驗林所後,我擔心的事發生了,泫然欲泣的天色,開始飄落寒雨,迎面飛撲而來。這一路上我早已汗流浹背,全身濕透,猶豫了一陣子才決定停下來,穿上小飛俠雨衣,因為不能失溫。還好沒多久雨就停了,似乎給我開開玩笑,又停下來脫雨衣,因為太悶了。後面常有年輕穿卡鞋騎公路車的車手追上來,也開始有飛馳而下的車友,彼此互相打氣加油!在枯燥艱辛的踩踏過程中,我常追憶起登山的往事,民國69年雪山會師我帶領的雪劍隊,拜推論水池意外乾涸這美麗的錯誤之賜,我重裝往上奔忙於山頂與水池間,男夥伴往下,去登山口取水再回到油婆蘭山頂,這一場慘烈的攀登從清晨五點一直到晚上十一點才結束,總計我重裝爬了2800公尺,取水的夥伴爬了3000公尺,年輕有的是豪情壯志,總不知道「怕」字怎麼寫,在埔里慶功宴上,我看到這一批在校生身上,依稀流淌著萬里一脈相傳的血液,祝福他們,快樂的謙卑的向山嶽學習。如今早已過耳順之年的我還要用單車挑戰同樣高度時,已是老態畢露,力不從心!可以明顯感覺燃燒的體能無限的掏空耗去。登山累時可以走慢,但騎車上山,沒騎慢這回事!要嘛就騎上去,要嘛就牽車走人,這次我真的體悟到老了!累了!但登山那麼多年來養成的超級無比頑強意志力,仍支持嬴弱的身體,奮力的踩著踏板,一公尺一公尺緩慢的上上推進。

轉個彎,一看到鳶峰停車場,我歡呼著停下車來,安心的再去上廁所,然後在廣場的木製座椅坐好,慢斯調理吃著從家裡帶來老婆大人做的手工可可餅乾,瞄了下告示牌的海拔高度,還有最後的六百公尺等著去克服。此時來了輛中巴,下來一堆遊客,七嘴八舌的在我鄰桌吃起他們所帶來豐盛的午餐,相較之下這八塊行動糧是寒酸許多,但二度百岳,這些厚重紮實的餅乾也支撐我走過無數荒山漫野,餅乾裡有家人期盼我平安歸來的愛心。吃完第六塊時遊客真的太聒噪了,不得不落荒而逃圖個耳根清靜,所以又投身漫漫長途當中,只是來往行駛的車輛越來越多了,他們是慕名合歡山嬌豔的杜鵑花而來的,為了規避車潮人潮,我刻意選了星期一上山,今天天候也不佳,怎人車還是那麼多,不禁皺了眉頭,越往上山路越崎嶇窄小,更要小心那囂張目中無人的載菜大卡車了。見到了箭竹林草原坡,離目標是越來越近了,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千百年來顛撲不破的真理,唯有力行,方能驗證。

見到了最後的髮夾彎,我咬牙切齒使出全身所有力氣,如同登山時對自己的吶喊,上去!再上去!只是路都在頭頂上方,是很傷感情的,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這寒徹骨,就是最後這幾個大彎了,不理會大腿虛弱無力的抗議,仍倔強的迂迴再迂迴。又轉個彎,乍見寬廣的昆陽停車場,我沒停下車來休憩,但內心會心一笑,這兒有太多登山時跟各路萬里好漢住紮的美好回憶。我不是歸人,只是過客!李哲公司的精良登山鐵馬,也跑不出噠噠馬蹄聲,這裡才是真正行百里路半九十的地方,最後兩公里,折煞人,斯人獨憔悴!捷安特老闆有良行前已警告過我了,這兩公里是天堂路,我望著車流不絕一直往上看,最前頭的車子突然被雲霧吞噬了失去蹤影,心中為之一驚,天!武嶺是鞍部也是最風強寒冷的地方,而我從出發就只穿短衣短褲,不僅渾身濕透,個人瘦巴巴的非常怕冷,戒慎恐懼心馬上提起來,身早已處在超過三千公尺高山曠野區,非率爾平地凡夫所能臆度的地方。

繼續緩慢向前方挺進,來到合歡主峰登山口,又把車子推去當主角拍了張相片,心中電閃個念頭,也許可以騎到三角點處拍照,但不願亦不為耳!再往上,見到從武嶺徒步而下要去主峰的登山客,目標已近在咫尺,有些近鄉情怯的欲拒還迎,騎車飛進迷濛雲霧中,終於到了,雖疲累不堪,但信念是如同山嶽般不可撼動,從半夜三點騎到中午十二點半,千辛萬苦地到達,不是興高采烈的慶祝,而是趕快脫掉溼透的車手衣,換上另一套SCOTT衣服,讓衣跟車同為一體,然後把車子扛上階梯,到了武嶺地標,仍是短衣短褲,颯颯風寒中氣溫該是十度以內吧!我哆嗦的顫抖,拿出社旗請遊客幫我拍照(照片背景中有老外穿厚重大衣的,可憐皮包骨的我如何抵擋風寒),不知這算不算萬里守城會師的花絮插曲?唯一慚愧的是沒穿上代表枋寮結乎走的隊服,因為我只有一件長袖的,不方便如此長途騎乘,再拾階而下,趕快加上輕薄溫暖的風衣,已停留了十幾分鐘,再不走就要失溫了,失溫從來就是高山殺手。

飛快奔騰而下,啊哈!騰雲駕霧般,千辛萬苦騎上來的公路車終於派用上場了,寬大的輪胎,前後輪碟煞,龍頭把手可以升降,碳纖維車體,可調式吸震器,沉重的車子雖然讓我吃禁苦頭,落魄到只能以六公里龜速前進,可也能支撐我以超過五十八公里的高速飛奔而下,不用踩,只要注意煞車時間及技巧即可。於是追逐風,追逐車,開始有了雅致去回味每個地方辛苦踩踏上來的地點,或是死命的追逐在下山的車子後面,有別於上山如煉獄般的艱辛苦痛,如今則是天堂般的雀躍歡欣,破風的滋味,果真飄飄欲仙,但煞不住人車,下場會很慘的,有一次我有車友曾在下坡時,因為涼風徐來說是太舒服因而睡著了,結果一頭撞上牆壁(還好沒摔向山谷),頭上也沒戴安全盔,腦震盪,算是小小給你警告而已。

一再追逐結果,下到車水馬龍的清境農場,人車喧囂,繁雜無比,跟清晨的靜謐大逕其趣,像極了紅男綠女庸俗的妝點,卡在人間的天堂,更沒心思在這裡停靠,繼續在車陣中飛奔,追到了左手邊底下的碧湖,似乎堰塞了滿滿人類的貪婪,承載著千古的哀愁,不忍遂睹,幾個大迂迴後,回到了霧社,還是人車擁擠,走吧,一路像逃難似的馬不停蹄,唯一的感覺,就是空氣又悶熱起來,幾個大彎,把人止關拋在腦後,終於下到平地,回去滾滾紅塵,找了家路邊的全家,才停下車,可能是偏鄉,沒啥好吃的,勉強我又找了關東煮的玉米跟熱湯,也買了罐啤酒,看了看不到四點,打手機回家報平安,並附囑老婆去幫我買生魚片,吃喝完後把啤酒塞在車手衣後面,重點是找到我的車子先。

約兩公里後,找到了路邊的車子,利用車門阻擋脫光衣服換穿,再把車子卸下塞進車裡,一派輕鬆的我終於邊開車邊喝啤酒歸去,而且成功在天黑前回到溫暖的家,大啖生魚片喝啤酒也算另類慶功,結束這場驚奇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