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同行-那1/2的北二段

發表於2018/05/31
25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身為一位專業的嫩咖登山大叔,身旁有著神隊友總是讓大叔犯恐慌。

神隊友的輕功水上漂,那種少了心臟與地吸引力的速度,每每都讓大叔要吐。

人家是一個山頭三天,他卻一天三個山頭,完虐老人家我無誤。


這次的二分之一的北二段是走比較簡單的閂山與鈴鳴山,整體是很輕鬆的行程,不僅可以享受那沐浴在730林道的陽光,還能走在稜線上感受中央尖、南湖、合歡與鋸齒連鋒的懷抱,是一個既不辛苦又有好風景的路線。

不過如同前面大叔提到的,神隊友就是能把踏青行程變成極限障礙賽,讓登山健行搞成核心肌訓練大會。

這次有幸與不幸跟到神隊友的團,讓大叔順利的在帶著微笑與全身肌肉發出痛苦哀嚎下完成了這二分之一的北二段。


【水源狀況】

因近期老天不賞臉,各地水源奇缺,北二段的狀況也一樣,大叔先將這次有水的地方告知一下。

15K處水源


24.4K處水管,但水量很小


27.4K溪澗


紅磚水源:無水,上方溪溝也是。

其他山壁都無水


【D1行程】

原定行程

11.7K柵欄-->閂山-->25K工寮


神人選定更改行程(至閂山登山口才更換)

11.7K柵欄-->25K工寮-->人待山-->鈴鳴山-->27.4K取水-->25K工寮


前日我們再度在環清宮歇息,這邊可真是登山者的好夥伴。


在大叔覺得眼睛才剛閉上時就到了痛苦的起床時間,AM3:30就得與那溫暖的床鋪say good bye。

誰說爬山很健康的,每次都睡這麼少大叔不折壽都難。


坐上接駁車前往那登山口的730林道,這林道比起郡大林道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段1小時左右的車程想要補眠除非你先把自己先撞暈。


捱著不斷用自己頭殼與車頂測試碰撞係數的震動,總算是到了11.7K柵欄處的北二段登山口。


『大家就一起慢慢走吧。』

神人領隊如是說著。


在大叔尚未意識到此隊人馬頭頂那散發出的耀眼光芒,眼神帶著開掛3分速的殺氣,疑似傳說中的健腳神人組時,那神人3人組已經消失在轉角處,而且是那很遠很遠很遠的轉角處。


『或許我們該定義一下彼此對慢慢走的看法』

人類隊友這麼說著。


『或許我們下次組隊時該將”你是人類與否”這樣的問題作為首要考量』

大叔是這樣想的。


730林道受到地震、風災的影響,許多地方已經崩塌或已成小徑,得手腳並用才能通過,所幸拉繩確保都算是相當完善,通過不太會是甚麼問題。


15K處是最後的水源處,如果錯過這邊就得去27.4K,不然就得去拿看天池的水了,建議大家趁還能喝到水源時給他喝到飽吧。


當大叔凡人隊一行人還在想說神人團不知道飛到哪邊去時,在廢棄摩托車處總算見著了他們的蹤跡,正一整個躺好躺滿在補眠呢。


看到我們抵達後,感覺他們等我們等到也睡飽了,我們到底是差到多少時間可以讓神人睡到打呼兼流涎呢…

之後神人團再度啟動『慢慢走的起飛模式』消失在那地平線的轉角處。


與神同行最大的好處就是,我們心中會產生一種反正追也追不上所以乾脆就給你豁出去拍照拍到爽的自暴自棄心態,所以回家後不愁沒有拍到好照片。


無明山叉路口營地


閂山之門


在跟神同行過太多次之後,大叔可是這種豁出去的翹楚呢。


一路享受著透射下來的陽光,享受著群花綻放的陪伴,林道雖長但也不覺得累,想著早早爬完閂山去25K工寮紮營,輕鬆地吃著午餐,靜靜地等著夕陽來到,晚間享受這裡星空,讓人走路都會笑。


但一山還有一山高,城門還有雞蛋糕。

神人的思考豈能被我們這群凡人所預見?


到了閂山登山口後,看見神人團們再度躺平補眠中,神都是有這麼愛睡覺就是。

神之頭宣布了行程更動的消息,簡言之就是Day 1改爬鈴鳴山,閂山改名日再來。


沿路營地都有人紮營


這不說還好,一說可是嚇掉了大叔的毛,因為這樣一改今天要多走個8K啊,雖然對於神人們這根本小菜一碟,但對於身為凡人的更年大叔,我不希望這次成為我登山生涯的最後一次旅程啊。


但大叔腦波實在是出了名的弱,在神人團雙手贊成,凡人團尚可接受之下,大叔也只能捨命陪君子,一塊與神同行了。


來到25K工寮,想著原本大叔會在這逍遙煮午餐聊是非的,不免有點悲從中來。



好消息是這次工寮沒多少人,我們至少不用在外面搭帳篷就是。

但人很奇妙,看著自己千辛萬苦背上來的帳篷和天幕在角落邊靜靜地躺著,總有點淡淡的惆悵感啊。


因時間有限,連工寮床鋪的溫暖我們都沒辦法感受一下,我們就得重新整裝往那鈴鳴山出發了。

在到大崩壁叉路口時,左邊是高繞,右邊是原傳統路線的大崩壁,採左邊高繞。


這時神人再度加碼,光是高繞怎麼夠看,決定再度加碼一顆人待山,一顆過去曾是百岳但被六順山排擠出局的山頭。


但既然是顆山頭,免不了就是要開始爬坡。


神人團仍保持著既有的風格,讓凡人團的我們連他們屁屁的車尾燈都看不見。

一路上箭竹叢生,讓大叔不得不與前面的隊友保持距離,就怕隊友兩旁的箭竹招呼著我的臉。


即便是這樣小心,高過人身的箭竹還是常常冷不防的就給我打臉。

這段就像沿路都有人拿著鞭子不斷的抽打著你全身上下,很適合作為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訓練場所,有著M屬性的你千萬不要錯過。


在大叔費盡洪荒之力到達人待山後,大叔不禁流下了中年男兒淚。

不是因為這邊的風景太壯麗,而是鈴鳴山待會還要爬上去啊…


往鈴鳴山的路看起來怎麼這麼遙遠啊。(就是左邊中間那顆尖尖的)


不免俗的,神人團再度啟動天外飛仙模式,直奔到鈴鳴山頭去了。

拖著疲累的步伐,踩著每一階的上升,踏著每一步的前進,這都讓大叔覺得

『甘,山頂那一群是在快甚麼的』


踏過稜線的草原,遙望陪伴的鋸齒連峰,凡人團終於在下午接近4點時順利抵達鈴鳴山頂。


鋸齒連峰以及畢祿山


遠眺中央尖與右邊的無明山


這真的是顆得來不易的山頭啊,在經過不斷的加碼加碼再加碼後,這顆山頭別於其他地方,有著特別讓大叔印象深刻的記憶呢。


這難忘的記憶,難以用言詞形容,真要說,只能以一句話

『真TM有夠累的』


在山頂欣賞完風景後就是回程了。


回程我們走回傳統路線,為的是要去27.4K活水源取水,工寮那邊可是甚麼水源都沒有的。

原以為辛苦的行程在此就告一個段落了,但回程裝滿10L的水袋讓你很難忘了它的存在。


撐著穿過樹林並越過大崩壁。


在天黑前最後一刻回到25K工寮,總算是能夠坐下來好好吃個晚餐休息一下了。


在25K工寮要小心黃鼠狼的拜訪,有味道的東西都得要掛起來,不然黃鼠狼哥可是會在晚上給你順手牽羊的喔。


【Day 2】

25K工寮-->閂山登山口-->閂山-->閂山登山口-->11.7K登山口

原以為第一天被操到不要不要的,第二天可以睡到自然醒為止。


但神人怎麼可能會允許凡人這樣做。


AM 4:00 起床,不過大家第一天可能走到太厭世,動作顯得較為緩慢,所以直到5點多才從工寮出發。

大約7點抵達閂山登山口,登山口一海票的登山包顯示已經有一群人率先起攀了,可以想像山頭上的熱鬧。


在前往閂山的路途上多是曝曬的稜線,一種抬頭隨處是風景,熱到脫水曬死你的概念。


路程並不算遠,神人團很快地就抵達到了山頭,大叔凡人團仍秉持著從一而終的自暴自棄且照片一定要拍好拍滿的精神,硬是要最後才登上閂山山頂享受那眾人夾道歡迎的感受。


從閂山上看見昨日登頂的鈴鳴山,不禁浮起『昨天真TM有夠累的』回憶。


另一邊可以看見白姑大山


本趟時時刻刻陪伴我們的中央尖以及南湖


左邊是聖稜線


路上會遇到周業鎮先生開的新路,可直通25K工寮


持續能看到北一段的中央尖與南湖


回到閂山登山口後,神人團告知先去外面搶接駁的位子,就這樣御風飛行去了。

神人團就是這樣神龍見首不見尾啊…


雖然凡人團們很努力的想在神人預定的時間內走回到登山口,但無奈實在是太累,等回到登山口後接駁車早就走了,就這樣,我們在林道一起等了2個多小時才被下一次的接駁車接回到環清宮。


爬完後,大叔只有一種感覺。


TMD我們到底是爬北一段還是北二段啊啊啊啊啊啊。

這二分之一的北二段感覺跟走完北一段一樣操的感覺。


這完全有賴神人加持啊!!

與神同行,拉爆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