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頭山之煙雨濛濛

發表於2018/01/23
30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進台14甲,發現車行速度極慢,走了一會,發現龜速團的最前方原來是載著挖土機的大卡車,超車機會渺茫,只能認命地跟著慢慢走。就這樣跟了快一小時,在清境終於找到機會,趕緊超車,揚長而去。過了武嶺,看到有人在路旁挖冰,盛到桶子裡,不知做啥用,猜想是回去溶了泡茶吧。

到了全台海拔最高的加油站,到下方停車場用了廁所,決定以後來爬中橫的山,就在這個停車場過夜。加油站不只賣油,還兼賣肉粽。

時值黃昏,藍天點綴些白雲,僅較遠方的山頭起霧。暮鴉偶噪,並不寒冷,多待了一會,前前後後繞一繞。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準備夜爬羊頭山,希望上了山頭能等到日出雲海。前一晚到登山口與台8里程133k間的適當地方停車時,上弦月還跟我打招呼,雖然凌晨起來準備時天候不佳,仍抱著期盼,賭一把。山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我想。

才起登不久,過了0.1k的里程樁,就遇到這隻自慈恩溪側探出頭的山羌,他在我面前2m處,往前、往右、往左......磨咕了半天,才決定往前走,還好我不是獵人。

上次是白天走,遇不到山羌,這次是夜裡走,不但遇到,發現數量應該不少,因為一路上山羌吠聲不絕(類犬聲,故曰吠),一直到上了三角點,天都亮了,下方仍有山羌吠聲傳出。

一路下雨,行進速度比預期慢,到了山頂,早已天亮,卻不見太陽,只有一片白茫:

手凍僵了,趕緊用保溫瓶的熱水沖個咖啡,溫暖一下。又溼又冷,等了些時候,覺得太陽現身的機會不大,就下撤了。

沒有天天過年的。確實,山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結果是中性的,但就登山者的角度而言,卻有喜歡與不喜歡的情況。溼冷的夜獨攀,很容易有放棄的念頭,是山頂上可能的好風景提供繼續前行的力量。雖然失望,但也很快轉念,既然來了,苦中作樂一番,開始注意好天氣時不會注意的種種。至少在天光下,降低了不少夜行的緊張感,夜裡得常審視路徑,尋找登山團體綁的登山條,怕走偏了。

雨中穿越及腰的芒草叢或比人高的箭竹林中,像游泳。上山時,認分地穿上雨衣,下山時索性就不管了,反正下到車子,換上乾爽衣物就是。

下了雨,樹根、倒樹與石頭,全像抹油般濕滑,走來得特別小心,致下山的速度比上山快不了多少。

不是花開滿樹,而是滿樹披松蘿:

而綠油油滿眼的青苔覆蓋,提醒了我,前番第一次上來就遇到好天氣是多麼好的運氣,雲霧飄渺才是常態。

這個不是我疊的,只有這根有人疊石頭:

人笨不能笨第二次,上次來在下山途中,左腳一踏上梯子就滑,帶動右腳膝蓋往石尖招呼過去,痛得差點飆淚,這次當然特別小心。

下到0.4k時,遇到一隻豔裝的藍腹鷴,還看到牠身邊至少2隻幼仔,這個無法拍照。回到登山口,往車子走,意外無霧,得以一窺秀麗的慈恩溪,是她有氣勢的流水聲夜裡伴著我。

開了車往大禹嶺走,過了紅鐵橋,看到右方山壁,一顆半個房間大的白色大理石卡在那,隨時可能滾下來的樣子。經過,腦中浮出俄羅斯輪盤的字眼。下方停放有工作人員的廂型車,替他們捏把冷汗,他們應該是要放落那顆石頭吧!我不敢停車拍照,覺得離遠些才不會焦慮。還未到碧綠神木,見路旁有石桌、椅,車停了過去,12小時沒吃東西了,開煮。

旁邊的楓葉雖然都掉光了,不過石桌上、地上還有些楓樹的翅果,小巧可愛:

回頭一看,明白了為什麼羊頭山一直在下雨,基本上這附近的山,山腰以上都在雲霧中,山頂上也還是厚重的雲層。

在心裡道聲再會,我當然還會再來,不管天氣如何,能看到什麼是山神決定的,人嘛,有試有機會。全濕,回到家,刷刷洗洗,一字晾開:

一個世界,山上、山下兩樣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