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臺北市內湖區] 最是橙黃橘綠時

發表於2018/01/03
37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旅行日期:17.12.10   閱讀時間:5min  

關鍵字:大湖公園、白鷺鷥山、老公廟

十二月初,歷經將近一個月每逢週末的陰雨,臺北難得嶄露陽光,柔亮光線從落地窗前撒下,烘得窗檯上的盆栽,腳下的地板都暖洋洋的,眼看時間已過中午,加上少有的天晴,城郊必定擁擠擾攘,選擇市區內一處幽靜的地方,稍稍健行也許是個不錯的方式,最後大湖公園成了父親和我的選擇。

儘管距離不遠,嘈雜車潮無所不在,甚至抵達之後一度找尋不到車位,幸好晴朗的天氣,使雨水洗滌多日的山光水色更加鮮明,而山光水色也洗去生活日常的枯燥乏味,水岸蘆葦綻放,連綿山丘襯托著平靜湖水,錦帶橋橋身高聳,橫越湖水兩濱。

1.

白鷺鷥山海拔143公尺,屬於五指山系的支稜,緊鄰大湖南岸,山中闢建一條登山步道連通大湖和康寧社區,高度比象山(海拔183公尺)矮一些,步道平緩易行,順著山腰緩緩迂迴爬升,所以也有山友稱之為「白鷺鷥山50彎」,山徑採用花崗岩和安山岩鋪陳,樸實自然許多,沿途林相豐富,也能和無患子、大葉釣樟巧遇。

大約花費25分鐘的時間抵達山頂,一路上有時和路人摩肩擦踵,山頂平台也十分熱鬧,畢竟是市區裡的小山,有些人攜帶塑膠椅到這裡賞景、閒聊,草皮周邊植栽許多花卉,像是七里香、聖誕紅等等,應該是社區居民所種植;至於視野,由於樹林茂密,只能從縫隙中窺見台北101,另一側展望較佳,和鯉魚山、五指山諸山相對,山頂立有土地調查局圖根點基石一座。

2.

大湖公園昔日為「十四份埤」,原本是一處山坳地,四周山崗環繞,溼地內水草、灌木叢生,動植物生態豐富,清乾隆5年(1741)何士蘭招募佃農開拓「內湖庄」,林秀俊則在乾隆中葉進入「新里族庄」,也就是今日大湖公園一帶,林氏後裔開鑿水圳灌溉農田,後來水圳在日據明治40年(1907)收歸臺北廳管理,臺灣光復後改由「七星農田水利協會」接管。

相傳清朝年間,漢人在埤塘附近修築十四份圳時,工程不太順利,所以有人建議用活人獻祭,讓工程早日竣工,於是居民到萬華乞丐寮購買一名年邁的乞丐,給予他數日錦衣玉食,之後將他活埋並建造祠堂祭祀,成為現今湖畔的「老公祠」。

民國68年(1979)埤塘被整建為「大湖公園」,水域深度加深成原有的兩倍,增強其蓄洪功能,除了比較著名的「錦帶橋」、「九曲橋」以及水榭之外,水面上還有三座人工浮島,依照解說牌的介紹,可以淨化水質,降低水中氮、磷的濃度,抑制植物性浮游生物的產生,吸附水中藻類,改善水棲生物生存環境;另外,浮島也可以提供鳥類、魚類以及昆蟲類更多棲息空間,讓大湖生態系統更健全。

3.

冬日的蓮花池,只剩一灘深褐色爛泥,看起來了無生機,爛泥上細水漫流,滿園綠意底下,彷彿又是一坯等待形塑的陶土,寧靜中沉思著下一季風華,一首蘇軾寫的古典詩或許更能巧妙地詮釋它:「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度過錦帶橋,涼亭裡,樹林間,處處是懂得珍惜美好時光的人們,有些人坐在公園椅上談天說笑,有些人沿著石板道漫步,國父銅像底下,有些孩童嬉笑追逐,更遠的草地上出現帳篷三兩座,飛盤、小狗奔馳人群之間,有些人窩在捷運站躲避寒風,透過玻璃窗,望著暮色降臨。

當我走過九曲橋進入水榭,發現樓房和山丘逐漸融匯成一面高低起伏的剪影,一帶晶瑩霞光依著錦帶橋閃爍,一行白鷺掠過水面,振動雙翼滑向山巔,倏忽即逝的景象來不及捕捉,對我而言,就和國小時校外教學曾經到這裡遊玩,大合照時攝影機閃光錯過的眼神一樣,存在相框之外,卻又無比真實。

延伸閱讀:內湖區附近景點

1. 第088章[臺北市信義區] 新陂舊陂 尋礦坑、訪古道(下)南港山縱走親山步道

2. 第087章[臺北市信義區] 新陂舊陂 尋礦坑、訪古道(上)糶米古道

3. 第078章[臺北市南港區] 城市漫遊) 願作四分溪的守護人

4. 第062章[臺北市信義區] 登象山而小臺北

5. 第022章[臺北市南港區] 欸乃一聲山水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