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的聖稜線上-雪山北峰

發表於2017/12/25
75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雪山北峰,屬雪山山脈,泰雅族語稱作「塔拉庫霞山(Babo Tarakusya)」,位於聖稜線上的中段,地形變化起伏大,上頭有一顆三等三角點,為百岳之一,而且是顆遠的要命的百岳。


話說之前踏上雪北之時還是懵懂少年大叔,只記得聖稜線上風景無限美好,比起一般百岳登山只是在腰繞的景觀落差甚大,是一個360度無死角的絕妙登山路線。


提到雪山北峰就不得不提到著名的聖稜線,這條過往號稱男生走完就能結婚的縱走路線(或許是嚇到膀胱變比較好吧),地勢不僅險峻,沿途更是要走過許多手腳並用的危險斷崖,這也是雪霸公園山難發生率最高的地方。


聖稜線總共包括31顆山頭,其中入列百岳的有13座,因沿途百岳數目不多故不為完百者熱衷的路線,但她獨特的路線與沿途的稜線景觀造就著不斷有人夢寐站上他一睹風采。

著名的走法有I聖、O聖(大O)以及Y聖,是一條少見都在稜線上行走的登山路線,也因為在稜線上行進,風大雨大太陽大是免不了的。


原本這次雪北行只是單純的稜線攀登之旅,並沒有預料下雪的情況,所以報名踴躍熱絡,一聽到聖稜線每個人都像嗑藥了一樣都喊著我要我要,原來當藥頭是這樣的感覺啊。

而今年許多國家公園管理處都勇敢踏著改變的步伐前進,繼新竹取消登山證的申請後,雪霸也取消了雪季需要相關證明的限制,因為『風險自負』,自己要為自己的安全負全部的責任,雖然現階段尚不知成果為何,但勇於改變就是站在時代的前端,只有不斷的嘗試與改變才能造就最完美的狀態。


完美的制度本來就是一個時時刻刻變動的過程,因地制宜才是最佳的方式。


從攀登日的前2周開始,新聞與雪霸國家公園就不斷的報導山上雪已經積了多厚,到前一周雪霸管理處還特別寄出一封信,大叔非常讚賞,裡面沒有繁文縟節的公文,取而代之的是極度白話的說明與勸導,包括山上非常寒冷、裝備準備好了嗎、山永遠都在等等,撰寫這封信的小編很用心啊,懂得以大家最理解的方式來溝通。


攀登前一周

這時雪山上積雪已達20 cm以上,且冷氣團再度即將南下,太陽再烈也不會融冰了,踏雪尋山勢必是免不了了,雪攀三寶這時就得準備了。

雪攀三寶就是:冰爪、冰斧與頭盔。

相關功能大叔就不敘述了,畢竟這不是雪攀教學文啊。

看看大叔自己三寶,在去年幾乎沒雪的時候上山根本沒用到,現在看起來就跟新的一樣,今年總算有你們發揮的空間了。


一聽到需要三寶,團內也開始議論紛紛。

雖然聽到雪是一件很爽的事,但畢竟關乎著生命安全以及裝備添購的問題,大夥不由得猶豫了起來。

在台灣因為大山海拔未超過4000m,要看到降雪除了季節因素外還得搭配水氣、寒流等因素,週期也不長,所以即便受過訓練、有裝備都不見得能熟悉操作,何況這次雪季攀登的目的地還是C級雪北,人類很厲害的一點就是,當危及到生命安全的風險可能來臨時,你的大腦會不斷的警告你:


乾,大哥/大姊,這我一聽就TMD的危險ㄟ,真的要去???


登山風險管控第一要點,隨時懷疑自己的攀登能力。

正常人畢竟占多數,瞬間一半的人就決定先行退出。

山永遠都在,果斷撤退絕對是成功登山者的必備要件。

瞬間7人團減少3人,而其中2人還在天人交戰。


唯一一位腦波跟大叔一樣弱的毫不猶豫的秒答應,先民開拓精神在她身上嶄露無遺,爬山就是要找這種的,遇到熊躲她背後就好了。


當領隊很怕遇到的問題之一就是:

『你覺得我可以嗎?』

隊員詢問這問題原本無口厚非,但這問題的內涵非常深奧,大概與宇宙生成差不多等級。

其層面包括了物理、精神、宗教、政治、宇宙大爆炸、相對論等等,建議各大專院校可以開設此門課程。


面對這樣的問題大叔深吸了一口氣,感受她從訊息傳遞過來的認真眼神,本想回答:

『人類所強悍的不是肉體層面的強壯,先民之所以開疆闢土,是由於他們的勇氣,勇氣不在乎你肉體上多強壯,而是你精神有多堅強,精神支配著意志,意志支撐著大腦,有看過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嗎?如果你的大腦以為你死了你就真的會死,但如果你的潛意志有認為可以,那身體就有可能辦得到』。

但打完這一串屁話後細看了一陣感覺自己不曉得在講三小,又默默的把它刪掉。

站在領隊的立場,也不想唬爛她說:

『X,超簡單得好不好!』

『多簡單??』

『依你的狀況,大概就像.....一天工作16小時,然後連續一周那種fu』

.......................那簡單個屁啊。

領隊這時心中的糾結不亞於婆媳兩人都問你要挺誰那種狀況。

如果說他一定可以,山上走到沒力之後不免被幹譙。

如果說他可能不行,又怕讓他喪失一次攻頂機會。

實在是想不出婉轉的形容,不如就來句『浪漫廢話』吧。

於是乎,大叔跟隊員說:

『我覺得可以,但你會非常痛苦!!』


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這種黑白兩面通吃的話術,怎麼看都非常適切。

既說明我覺得你可以,但肉體上又會很痛苦這件事。

說穿了就是交由隊員的自由意志,簡單說就是:你自己決定吧!


無論想去與否都需要個理由,但理由是甚麼其實不重要。

內心早有一個想法,這個想法需要冒險的心去推動他。

果不其然,答案是『Yes!』

當冒險的心被燃起,是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擋的。


12/16(六),輕鬆首攀日

這一天大家晚晚集合緩緩出發,因為這天只需從雪山登山口走到七卡,僅有2km的路程,雖是重裝但僅爬升350m,非常輕鬆愜意。


但或許是真的太輕鬆了,我們直到PM 5:00才開始起攀。


管制口對於裝備並沒有檢查,完全落實了安全自負的原則,大叔非常欣賞。

或許大家預料到之後的行程,故意趁此練習摸黑吧,我們就在這少見早出發卻還摸黑的情況下摸到了七卡山莊。

七卡山莊因為位置較為尷尬,所以現今成為初學者或是登山者攀登前日住宿的前哨站,一般來說都不會住滿,人數也不會太多。

抵達七卡山莊後,發現有一群新竹光武國中的小朋友們跟著老師來爬雪東,頓時讓山屋生氣蓬勃了起來,聽著他們熱烈討論著上東峰後可以堆雪人,大叔不免露出最燦爛的微笑對著他們說:

『是啊!聽說雪山東峰那邊積了不少雪,今天早早睡,明天早早起床去東峰堆雪人!』

看著他們心滿意足的笑容的收拾行曩,心想著,這群孩子們真好啊!明天就能一睹白雪遍地,一圓他們的夢想呢!


晚間,因為不是所有人都有雪訓過,所以請各位成員務必要先試穿冰爪,你絕對不會希望發生在稜線上吹著風打著哆嗦,或是冰爪莫名的脫落,然後冰爪卻一直穿不上去的狀況。


山上最能保障自己安全的就是你自己。


12/17(日) 前往那格林童話的小屋-雪北山屋

凌晨2點起床,在簡易的用過早餐後,大夥3點準時從七卡出發。

這一天的行程是最硬的,因為要從七卡走到雪北山屋,沿途得經過哭坡、雪東、369、水源路(黑森林)、碎石坡然後經聖稜線到雪北山屋,總爬升約1200m,距離9.5K,是一段挑戰你髒話行為藝術的行程。


當然有人會問,幹嘛不先住369山莊呢?

如果是外人講這種話領隊就笑笑,但如果是隊員的話麻煩頭殼過來給大叔敲一下。


啊就是抽不到啊!!!!!


這樣問題跟問阿宅說:外面女生那麼多幹嘛看A片??

靠,如果追得到誰還要選自己雙手當女朋友?!


團內訊息發了要看一下啊各位大大。


摸早黑其實是一件很累人的事。

畢竟大家生理時鐘早習慣了一般的那種有太陽的早上,登山摸早黑等於是硬把你從睡最香甜的時刻挖起來然後要你趕路,你不僅覺得很累,還會覺得很幹。


人的睡意無限強大,而人的幹意更是無遠弗屆。


當你又愛睏又不爽時,哪怕台灣黑熊忽然出現也會變成你的排骨便當。

這時的你萬夫莫敵,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當然,領隊也不例外。


看著頭燈照亮著的那一塊,循著光圈踏著前進的步伐,在太陽沒升起前伴隨著你的都只有夥伴們的腳步聲,這時除了走路還是走路,沒有風景的相伴更沒有煦煦的朝陽,坦白講真的很累人。


出了林間看到遠方的中央尖與南湖群峰,即便是朦朧的光影也聊以安慰。


踏過了哭坡到了雪山東峰正式日出東方的時刻,太陽快速的從地平線上的雲海跳出,雲海也染成了一片金黃色,看著腳底下的細雪,感受這近似重生的一刻。


這薄如細紗的白雪啊..............

嗯嗯嗯???????!!!!!不對啊!!!

這雪怎麼這麼淺????????????????


這不要說堆雪人,連雪人的LP都堆不起來啊!!

..............小朋友們對不起,大叔叔對不起你們。

雪人甚麼的是沒辦法了,不如堆個奈米G吧。


抵達369時間約8點多一點,但隊員受睡意侵襲,隨處找了一張空床就沉沉睡去。




看著山友的溫度計,369此時正在0度上下徘徊,是一個正好曬著太陽的時刻,屋內反比屋外寒冷許多。

這一次369的休息足足休了將近2小時,看一看時間接近10點,離日落還有8小時,只剩最後的4.5K應該是綽綽有餘吧。


雖然大家睡得意猶未盡,但大叔還是不得不當黑臉王子,硬生把大家從睡夢中叫醒,這一刻大家的臉一副就是領隊欠錢不還的樣子,生怕一不小心就觸怒了大家命喪雪山山屋,大叔先行到門外等待。


在百般不情願之下仍是整裝完畢,好在天空的湛藍與之字路的遍紅消弭了大夥的肅殺之氣。


黑森林水源路比起主峰的路線難走許多,不僅倒木較多且路線也較不清晰,這裡迷路的案件當然也就層出不窮。


但較於主線的黑森林,大叔到覺得這邊保留了最原始的山味,前1K很常看到一根倒木就破壞了正常道路,讓登山者得自行尋找高繞路線或是踏木而過,別於主峰的大眾路線,這邊到是一個與山對話的寧靜空間。


從1K之後開始向上陡升,撐到了1.8K平台休息處大叔看大家也累了,在此大休。

午睡的午睡,吃東西的吃東西。


看著夥伴平靜的睡容,大叔想著:好好睡吧,這是你今天最後一場美夢。

過了2K之後道路開始積雪,但因還未融雪平面還不會滑,但來到2.3K處的大魔王-仰天長嘯碎石坡,一段讓人需把下巴抬高30度才能件著天際線的地方,通常來到這邊的人不免都會開始懷疑人生,回想著自己到底是頭撞到還是ㄎㄧㄤ掉了,怎麼會來到這樣的地方。


男生來到這邊該縮的都縮起來了,大叔說的是身子,因為是風口所以風切非常大,不縮著身子會讓人感到寒風刺骨。

女生該露的都也露了,大叔說的是腿肌,這邊不展現腿部肌肉是爬不上去的,這邊腿部沒力的人連站著都會累。

碎石坡前段是沒有拉繩的,走兩步退一步,覆蓋在斜坡碎石的白雪也不再可愛,處處讓人不得不腳底施力才能穩定住不下滑。


咬著牙上攀300m才見著拉繩,這時的拉繩就像上帝之手般,握住他的那一刻除了感動還是感動,比大叔第一次牽著女生的手還來得悸動,多想就這樣牽著不放啊,那緊實的安全感讓人無法忘卻他的溫柔。


大多能走上碎石坡上得了聖稜線的人等於是完成了這個行程,因為聖稜線上並不算特別難走,但這是大叔在沒下雪時的記憶。

好不容易爬上了2.5K處的鞍部,正式宣告大家站上聖稜線,望向雪山主峰的圈谷與二號圈谷覆蓋著白紗,另一邊的遠處更能見著於迷霧中探頭的大小霸與桃山,大夥讚嘆著這遠勝林志玲的360度無死角美景時,大叔也見著了稜線上的白雪比預期的還多,冰爪正式開始著裝。


但沒料到冰爪穿上後,大家行動力瞬間掉一半,或許是不太習慣冰爪的八字型走法,走路很容易自己拐自己導致走路一跛一跛的,另外一點就是套上冰爪的重量會讓人抬的腳步不由得降低,前踢爪很容易在下坡成為第一接觸雪面的位置,這不由得又要表演一次凌波微步或來個飛躍龍門。


稜線上永遠不缺神風,白天的谷風陣陣從下方竄升上來給大家迎頭痛擊,最大風速已不可考,只知道拎杯快被吹跑,不抓著石頭根本動不了。


行進速度遠比預期的慢上許多,稜線上唯一的好處就是方向明確,迷路是不太可能,但這不代表不需要找路,稜線上正確的道路代表的意義就是你不會成為墜崖的那一位。

冬季下雪的聖稜線真的很美,但身處在當下那種又累又冷又幹的心情,真的也只有當事人才能言喻。

這時,夥伴大聲喊著:『看哪!圈谷的夕陽耶!!』


另外一位夥伴問大叔道:『好美的夕陽啊!真沒想過我能在聖稜線上看到這麼美的雪主夕陽,你覺得呢?』

真是風景無限美好啊。

這時大叔認真的覺得:『看到這麼美的夕陽,大叔不由得濕了眼眶呢!』

這麼感動??

屁啦!!
聖稜線上看到夕陽代表我們要摸黑了啊啊啊啊啊啊!!!


眾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大夥驚呼之中,所有人仍是很有事的在驚呼中把夕陽照拍了個夠才走。

以前大叔還不能理解那些出了車禍還要開直播的人,這一刻忽然覺得一切都是那麼合理了。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覆蓋著白雪的路面讓大叔找路變得困難許多,尤其是腰繞路段,原本明顯的路跡被白雪覆蓋後都形成斜坡,加上天黑視線不良,無法很快速地確認遠處的綁帶路標,這時隊伍氣氛也開始凝重,大家的笑容也逐漸消失。


雖然途中大叔很想講個笑話,但一開口就吃風,且看看大家的表情,還是覺得啥都不要講好了,我實在不想當有史以來第一位因為笑話不好笑被推下山谷的領隊。

背上的背包和腳下沉重的冰爪讓人疲累。

山上帶隊大叔最怕聽到的1句話就是:


『我走不動了..... 』


摸黑其實不可怕,只要有頭燈,慢慢走都走得到,且在稜線上並不會像林間那樣黑暗,只要有月光,稜線上並不會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


但如果是走不動就GG了,稜線上是非常難背負人員的,在大多數人都非常累的情況之下,這句話激起的漣漪就會形成驚天的駭浪,你走不動我也走不動,你好累我也好累,不如大家一起休息一下。

在越低的氣溫人身體越難重新暖機,所以不能像白天那樣坐著大休。

所以只要你沒受傷,我一定會拉你起來強迫你繼續走,哪怕走再慢都要走。


越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山頭,大叔感受到有人快要把領隊殺了的fu,只能說著皎潔的月色搭配著稜線上的我們,何等浪漫!

總算,在晚上7點安全抵達到雪北山屋。


這座號稱格林童話的浪漫小屋,可惜位於樹林間的雪北山屋光線不佳,暫無法一睹他的完整風采。

山屋外的人看到我們4人驚訝得睜大了眼睛問:你們挑晚上摸黑走聖稜線??


大叔這時雖然很想用很屌的口氣耍帥說:是啊!聖稜線上的夕陽超美的呢!

但無奈我們扭曲的表情實在無法與這句話正確連結,還是裝孬趕快進山屋吃飯吧。


山屋內的山友熱情的讓大家先喝了熱水暖暖身,並好心的將2F讓給我們睡。

換下裝備卸下裝備,大夥又是一條活龍,笑著說著自己剛剛走過聖稜線的心情。

一掃剛剛的沉重陰霾,這一段摸黑聖稜線上反倒成為最難忘的經驗與回憶。


讓人成長蛻變的永遠都是你走過的那段路,而不是抵達的目的地。


晚上大夥一致決議(除了領隊沒意見外),隔天放棄北稜角前往主峰的行程,改原路回369山莊,並希望要睡到爽為止。

行行行~~~~都行!!

反正都到了雪北山屋,回程摸黑也不會再像這天這樣驚險,哪怕大家要睡到12點,歷史共業大家一起承擔。

領隊唯一也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把大家平安帶回家,其他的~~~隨意吧。


12/18(一) 一覽童話小屋&雪北攻頂

隔天一早先行起床看看這間童話小屋。


比起其他的山屋,雪北山屋的造型確實比較不同,兩邊幾乎貼地的屋簷,聳立入天的屋頂,加上門前一片的白雪,搭配著從樹間透入的陽光,這是目前大叔來過最美的山屋,沒有之一。


7點後大夥陸續起床,在與其他山友道別後,我們也開始重新整裝準備攻頂雪北。

不過聽山友說雪北沿途上積雪不多,冰攀裝備不用帶沒關係。

我們這群人一聽直囔說這怎麼可以!!這些裝備本來就是拿虛華的啊啊啊啊!!!

哪怕山頂只有1mm的雪我們都要帶上山頂的啦!!


就這樣,我們很虛華的把全套雪攀裝備帶上了。

雪山北峰離雪北山屋很近,幾乎就是在你家後山的概念。


踏過了倒木上的積雪,之後爬升一路無雪,直到雪北與素密達的岔路口才開始重見雪貌。


越接近雪北頂峰,聖稜線越一覽無遺,大多人大概一輩子都難親眼見到這樣遼闊的美景,現在正在我們的面前。


AM 8:30,大家順利攻頂,每個人都驚呼著四周的美景,不斷的喊著下次我TMD的再也不要來了。

嗯,根據大叔個人的經驗,這種話說越多的人下次再來的機率越高。


山頂的美景難以用話語言喻,不如直接看照片吧。


在裝備全上身虛華完畢後開始走回到雪北山屋。


雪北山屋真的是越看越美。


大夥回到山屋時興致來了,說不做個雪人似乎說不過去。


此藝術品命名為: 受到核汙染的雪人,從雪人的哀怨眼神我們可以深刻的感受他對這世界的控訴。


整裝後開始打道回府,回程又是一個新的挑戰。

但大叔相信這已經難不倒、嚇不了我們這些昨日接受過最嚴厲試煉的勇士們。


回程的路也是很長,面對那一個又一個峰峰相連的山頭,不覺得有點驕傲,我們一起站上了這條美麗的聖稜線。


我們直到晚上8點半才回到登山口。

每個人再度累到不要不到的。


大叔就問了其中一個隊員:『你覺得,這次會不會成為你其中一個難忘的回憶?』

他斬釘截鐵地說:『不是其中一個,這就是我今生最難忘的回憶!』


或許有些登山者追求的是那登頂的快感,超越其他人時間的成就感。

但大叔認為,登山就是一段克服困難,經歷過程、體驗過程、忍受過程最後享受過程的結果。


這不就跟人生一樣?

讓你津津樂道的是那些你得到的獎牌,還是得到獎牌的過程呢?


讓每一段回憶都有著他獨屬你位置的一部分,讓這些部分不斷累積起來繽紛你的人生吧。


你說說,你怎麼能不愛山?


===============附註================

行動影片紀錄:記錄器為OMI

1.雪山東峰日出-->聖稜線上

2.雪北回登山口

3.雪山登峰日出

4.登頂雪山北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