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陵溫泉:美的單純,快樂的極簡

發表於2017/12/25
2,94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這週假日會在台中嗎?我可能會去探勘馬陵溫泉。」訊息視窗裡留下幾個字,心裡卻明白過於倉促的臨時邀約,是很尋覓到一位當天沒事,並願意在天色未亮時掀開冬天裡的被窩,且體能相當、腳程與自己差不多、靈活的不必擔憂攀爬狀況的爬山好朋友,那可真是奢求⋯。但進入山林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往往是有很多臨時的,像是臨時的好天氣,臨時想「出門爬一下山」的心情,臨時想與哪個久未聯絡的朋友走訪⋯。當我們觸及了「人到,心到,天氣到。」恰巧所有的臨時都交織在同一個時空下,那刻感官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會深刻的讓我見識到美的單純,與快樂的極簡。然而,大概也只有眺望彼端的山峰時,能在太陽還沒清醒前就喚醒自己,準時且愉快的出門。「好啊!」那還真是夠乾脆的回應。

「美的單純,快樂的極簡。」抵達停車處時,山巒間還繚繞些清晨下降的雲霧,密實的像絲綢的緞帶。行駛在東關路上往往不自覺的驚嘆著「好美!」。冷鋒面來臨,下過雨的早晨清洗了整片烏霾的天空,遠方山脈清晰的卻伴隨著低沈的雲海,似水墨畫一般。雖不像好天氣時陽光撒落金黃的灑脫,使得色彩鮮豔,卻清艷脫俗的像是在低飽和色調裡,淡淡飄渺。著裝後翻過鐵柵門,時間差不多是十點,先後遇到兩隊折返的朋友提醒的與我們說著「今天水位有點高,我們剛剛過去探過了覺得應該是過不了,強行橫渡溪水會有些危險,而且現在還下著小雨。」前個晚上因為看過氣象,知道和平鄉下雨機率只有一成,就過去的經驗判斷應該清晨這點雨下完就不會下了,況且已經到了下去看看也無仿,便回應著「我們會下去評估一下,覺得不行就撤返。」只需看一下溪水呈現的顏色,大概就能明白山裡另一端目前的降雨狀況如何。當然,我們也不會因此就折返,畢竟清楚著彼此登山時的狀態及靈活性。

這讓自己想起去年探勘泰岡野溪溫泉,下至泰岡溪河床時也是遇到一行人建議我們回頭,提醒著前方水流的湍急。但當時腦袋裡卻想著「都到了,就走到哪算哪,沒有一定得到目的地。」正當我們遇到一處溪水險峻也沒有岩石可以橫跨準備要撤返時,突然想起一位朋友!想著「如果是他,應該不會輕易就決定要折返⋯。我是他的話會怎麼做?」隨後我將背包和相機放下,於一座岩石的高處俯瞰著溪水,判斷著該怎麼選擇路線,嘗試橫渡一條看起來可行的路徑⋯。而現在,那位朋友正與自己並肩著行走,實在沒有理由連嘗試都不嘗試就選擇放棄,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大概都不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我常開玩笑的說「今天這種路線,大概只有我跟你可以走吧⋯。」況且,若不在難以橫渡的情境下,怎麼會知道真正的狀況是什麼?怎麼會想到辦法?而憑據著當下的地勢去分析與選擇。面對風險,才有機會從風險裡經歷判斷與抉擇,當我們觀察的入微,大自然裡也往往透露著許多訊息,而這些都是經驗的累積與學習。我們可以聽著別人好心給自己的建議,他們確實是出於好意的,就他們的角度與經驗來看是對的!但是,不要忘了其實每個人因應不同的狀況都會有不一樣的反應與結果。就算結果是一樣的,也獲得了屬於自己的經驗。到那時即便是折返了,雖就結果而言並沒有兩樣,但不同的是,那是自己評估過的,而不是連嘗試都沒有過⋯。

我笑著和他說「每次遇到過不了的路段,都會想到你,如果是你的話一定會找到路。」始終無法忘記他那硬是要翻過岩壁的身影,在看似已經要另尋他路時⋯。我從未見過這般執著,但對他自己而言或許只是一個「認為可行」的自我證明。一下至溪床,崩壁下堆積著散亂的巨石,狂野的奪人眼目。更別說美麗的石壁,各種因礦物與結構的不同呈現出萬般姿態或斑駁絢麗的色澤,岩石層理的扭曲更彰顯著地殼變動的滂礡張力,高聳的矗立在河床兩岸!在平靜的水域下,又見實景與虛景的相互映照,彷若與內心裡的平靜與之呼應,又或者說寧靜的心讓大自然所打造的敬畏能夠如實的浮現眼前,不能言語的感官饗宴,屬實的在前往馬陵溫泉的路上體會著。心裡想著,好在有親自下來看,就算水流強勢的無法邁進目的地,單是雙眼觸及到地景的宏偉,那也心滿意足了⋯還有什麼能比得上此時此刻所撞見的壯闊美?看著遼闊的河床,似乎也能遙望的到夏季豐沛的雨量下,大概可以多洶湧氾濫。往前一探,水底清澈的靛藍,雖還有些零星小雨,卻能曉得源頭應該沒什麼雨勢。帶著與自然相處的判斷,堅定著繼續走讀大甲溪與馬崙溪的源頭。

經常與他背著背包的站在岩石的至高處,討論著該依循什麼路徑?評估安全性如何?適不適合背著相機行走?「從這裡下水,沿著沒有水面擾動的位置前進,再走到中間的沙洲上岸⋯。」手指比劃著眼前所見的蜿蜒溪谷。站在高處時,俯瞰著地勢的全局進行規劃,卻也提醒著自己在實踐的過程裡,必須因應每個當下的狀況做出最好的反應,允許每一刻都能改變或選擇撤退。在橫渡溪水時,不一定會按照著剛剛計畫的路線,過度執著往往會讓自身陷入危險或挺而走險,畢竟有些狀況不親臨現場就無法了解當刻的困境,然而這也是追本溯源最大的樂趣!回程時我們沈浸在豐富的感官記憶裡,當時他心滿意足,卻含糊的沒有將話說完「就一關接著一關,那要怎麼說?算了⋯。」關關難過關關過,那時候是想這樣表達的吧?遇到看似無法前進的處境時,就順勢停下腳步欣賞一下周遭正在美麗的風景,那是截至目前為止所積累的付出,理當用個愜意的姿勢好好享受一番,然後思索著還有沒有別的路徑可以繼續邁進?然而我們都堅信著「一定會有路可以走,只是有沒有找到罷了⋯。」至於是不是每個人都能走的自在坦然,心裡平靜無顧慮?就各憑本事與經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