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帶了一群孩子上雪山(一)

發表於2017/12/17
33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在此感謝所有幫忙的山友,與為所有被打擾的山友們致歉。


這真的是一次很大的冒險。八月底的時候,和同事在備課,中午吃飯時講到團體感的凝聚,脫離舒適圈之類的話題,講到校外教學,我就說,那乾脆去雪山好了,得到另一個也上過雪山的同事的附議,另三個對登山一點概念都沒有,如果他們當時有一點概念,也許就不會附議這個點子了。XD

之後找嚮導,本來想找老山羊,因為之前的種籽畢業挑戰和他合作過好幾次,但他剛好那段時間要去帶新加坡人,他建議我去找小黑,我跟小黑從來沒有爬過山,不過後來下山覺得也許這樣是最好的安排。

接下來是一連串的訓練,學校本來就有晨間體訓,覺察老師也特意的在課程中加入呼吸,還有鍛鍊下半身的瑜珈。本來想去北插天山,結果滿月圓封山。臨時改走大屯連峰,在大屯連峰,從來沒有走過需要攀繩的陡上陡下路線一年級新生表現出乎我的意料,體力、堅持力和耐心讓我驚艷,也稍微放心一些,後來排了猴山岳與二格山連峰,有一位孩子小安,他本來覺得體力不夠不想跟我們一起去爬山,我們鼓勵他去二格試試,在團體中,他發現自己的體力比想像的好,爸媽當天也跟我們一起去二格,放心之下,臨時再加他一名,在此全校學生都參加了。

上山前,看了一下氣象預報,狀況不好,降雨機率頗高,決定臨時去抱一下佛腳,去跟城隍爺求求看,順便買水潤餅當上山乾糧,意外的吃到剛做好的水潤餅。

上山的狀況比想像的多很多,真是太多了,族繁不及備載…家長們從沒登過山,所以擔心跟缺乏經驗,就反映在孩子帶的東西。我的兩位年輕男同事被迫當駄獸,一邊走一邊說:「我終於體驗到家長焦慮的重量。」真是具體!更別說兩位嚮導和協作更是背了超乎預期多的重量。

還有從沒搭過長程遊覽車的孩子,在路程中就吐了三次,第一次體會到暈車的感覺,有點慌,不過也被安撫下來了。本來帶第一次出門的孩子,就需要做行李的打點,在通舖、每日都需體力消耗、住宿環境不佳的狀況下,行李的打點更是困難,就是越級打怪吧?登山與初次離開父母旅行單處理一項都有點麻煩,兩項加起來就是大工程,我們兩個低年級的女老師都很厲害。

第一天上七卡其實就有點晚了,因為為了讓暈車的孩子能夠吐,中間停了一下。所以七卡的後段是摸黑的,但森林中居然有螢火蟲,我想應該是台灣山窗螢,小孩走得還蠻興奮的,到了山莊問他們摸黑走路怕不怕,他們說好好玩哦!

七卡的晚上其實就有一些狀況,暈車的孩子表示肚子痛,有個敏感的孩子因為緊張也覺得肚子痛,有趣的是,他問所有的大人,包括還不熟的嚮導們,大家都跟他說「你太緊張了」。好不容易處理了這些小孩,晚上睡覺有一個來表示鼻塞睡不著的,摸了他的額頭涼涼的,靈機一動拆了暖暖包,就像貼符咒一樣貼在他額頭上,居然也就醫好了,睡著了。還有冷到睡不著,把羽毛衣給他穿。

隔天從七卡上三六九,走沒多久,落後的就出現了,有肚子痛走不動的,有走兩三步就休息的,一公里落後群就花了三個小時。我先陪一個兩三步就休息的女孩,她剛好生理期來,我要求她走一百步才能停下來呼吸幾次,沒想到這樣做個數回後,她好像就復活了,之後走的十分勇猛開心。但此時下起雨來,這時候嚮導提議,要讓幾個狀況不好的孩子,下撤到七卡山莊,隔天帶去東峰再下七卡,因為他們擔心以這種速度,在下午五點前全體到不了三六九。他們用無線電確認山莊的原住民在不在,老師也要一個去陪。我們問小孩,跟他們分析利弊,正當所有人猶豫不決時,放晴了,這是個預兆,就決定我們還是全部人都上去好了,我和西瓜押落後的小安。剩下幾個經過這個刺激,再加上天氣放晴好像也就復活了…事後小黑跟我說,這些孩子需要一點刺激,他也覺得我們絕對不會輕易下撤。

那時候心裡的OS就是早知道當初就不要費麻煩把小安插進來,但人來了我們就得押。我走前面,西瓜走後面,把小安夾在中間,然後我們要求小安一定要走在看到我的地方,我來決定休息的點,每次休息時間都很短,但是可以吃一個小零食,就這樣連哄帶騙,哭坡沒花多久也就上去了。而且可以看到前面隊伍的車尾燈。

中間還發生一段令人哭笑不得的事:小安的東西有託協作背,但他自己背的量實在太大了,背包打開來居然媽媽一餐準備三個鹹光餅,共九個,更別提其他零食了。我們第一天就要求他要再打包,結果第二天東西比較少,休息時要喝水,一打開背包找不到水壺,只看到一個氧氣瓶,只見小安無辜的說,我以為那個是水壺…,當下馬上被打敗,但他太無辜了,讓人也發不了脾氣。還好我有多帶一個保特瓶的水。(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