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o Papak-人行,山之形

發表於2017/11/01
91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我決定與迷途的泰雅靈魂

 橫亙世紀,穿越時空 

一起回到生命開始的地方

這是2010年電影『靈魂的旅程』海報上的標語。

電影內容敘述古泰雅靈魂誤入現代社會,藉著與現代泰雅族人對話帶出衝突的故事。


大霸尖山是泰雅族與賽夏族信仰祖先發祥地之處,並與中央尖山、達芬尖山並稱『三尖』。

大霸尖山,泰雅族語稱作Papa-Waqa,大小霸則是合稱為Babo Papak。


第一次踏上尋找Babo Papak時的大叔,完全不知道這座山背後的意義,也沒想過腳下所踏的路徑過往的歷史,那時的我就只是單純想看到那座大家都爭相探訪的世紀奇峰。


那時的人行就是為了征服,腳下所走的只不過為的是那張讓人按讚的美照,向大家炫耀著我來過了這處500元上的那座大山。


雖然沒甚麼不對也沒甚麼不好,但隨著登山的次數增加,漸漸地了解山不是拿來征服的。

這次再次踏上進入那條到Babo Papak的路上,重覽Babo Papak山之形。


【大鹿東線林道19K】

想見到Babo Papak首先要面對的是長達19K,名為大鹿林道東線的山徑。


雖然這條林道平緩,道路也算維持的不錯,但重裝走這麼長的距離,還是讓大多數人叫苦連天。

日治時代為了紅檜、台灣扁柏所設立鹿場山林場,這時是採鐵路運輸。

國民政府接管後,為了方便運輸樂山東稜線馬達拉溪流域的木材所以建設了大鹿林道。

大鹿林道從登山口管制站到大霸尖山登山口19K這段,目前都尚未開放一般的車輛通行,據說原因是生態保護、安全性考量之類的,關於這點各位聽聽就好,畢竟台灣的山大多封的理由也不外乎這兩點。


雖然一大早就出發,一路上也不乏有綠茵乘涼,但背上那一大包實在讓人走起來格外鬱悶。

更讓大叔氣結的,是沿路上那些隨手拋棄的垃圾。

惡劣的是,這些垃圾看起來還挺新鮮的,裡面的餅乾屑粒粒分明,不曉得是那位沒水準的登山客丟的。

常聞台灣保護山林,用的是封山讓山靜養這種方式。

沒有了人踩踏,山路就回復原貌,沒有了人隨意拋棄的垃圾,野生動物也不致改變了飲食習性。


但...

用以最原始的方式,就是最好保護山的方式嗎?

在這人山共存的時代,這樣保護山林的方式,最後會不會只方便了山老鼠和辦公室的官員呢?


雖然人類已經被視作山林間甚至是地球上最大毒瘤、寄生蟲,不過我們仍是有所選擇的,我們可以當隻愛山愛地球的益蟲,也能做一隻不顧山林的吸血蟲,這端看我們的登山教育。


極端的方式,對人對山都不會得到最好的結果。

全然性封山,只會圖利了不法的山老鼠,開心了那些不願管事的官員。

全然性的開放,只會慣壞了那些不愛山林的『觀光客』,為了他們的美照讓山林承受不必要之痛。


傳統與現代的觀念本就不斷的交戰,為了不是誰打贏誰,為的是找到那最適合的平衡點。

傳統原住民與山共存的習俗,是否才是值得我們效法借鏡的觀念?

現代科學管理的山林教育,是否才是我們登山客們需努力的方向?

p.s.大叔隨手都有撿走這些讓人『啊砸』的垃圾,此篇沒有任何垃圾受到傷害,他們都妥善的被回歸到了垃圾筒中。


一路上每隔一段都有石桌椅可以休息,算是重裝背負的一點慰藉。


不過這邊讓人發現到另一個問題,那就是公家單位做事的態度。

相信大家也能發現一路上散落的石材,而且為數還不少。

這次是大叔第三次造訪,之前大叔就已經看到這些石材,至今這些材料仍好好地躺在那邊。

不曉得是剛開始沒算好多出了這麼多,還是之後沒經費繼續執行。

閒置的石材就長時間的躺在那邊,沒有做妥善的運用。

但這些不也都是納稅人的錢嗎?


登山客需要教育,官員更需要整頓。

大鹿林道最大的優點就是不缺活水源,只要你願意暢飲那山泉涓流,享受那沁心涼的甘甜,水的部分真的是不必擔心。


14K附近的東線瀑布是大鹿林道最大的瀑布,不過取水較不容易,夏天這邊是最好避曬的地方。


16.6K左右是林道最大可取用的活水源處,再往前走300-400m就能到17K叉路口會有石桌石椅可供休息,大多數人都會在這兩處選一處吃中餐。


這邊山友已經開闢了新的捷徑,石桌旁小路可直接下切,能省2K的路程。

在取左捷徑下切至馬達拉溪後,大鹿林道19K才正式踢完。

不過接下來要面對的是4K上升約950m的正式挑戰。

【黯淡山色,踏石瀑而上】

站在馬達拉溪登山口前可以看到過往的歷史,受到蘇力颱風摧殘而斷落的吊橋,以及2016新建的便橋。

風雨無情,冀望人對山有情。

(此為舊圖,取自網路上,如有侵權請告知)


往99山莊的山路上,相信大家都會很有『陰涼』的感覺。

因這邊位於背光面,整座山的濕氣較重,苔蘚類植物也較旺盛,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路途上的倒木或是危木特別多吧。

這段純爬升的路程,讓我們這行人不免氣喘呼呼,而在這段特別要注意的就是休息時的保暖,陰冷溼氣重容易失溫。


2K開始進入石瀑區,這邊是這段最艱辛的路程,但想著每一步都離山莊更進一步,即便表情有點厭世,腳下仍是不停地向上爬升。


跨過石瀑再經過危木區後,剩下的就是較為好走的箭竹林步道了,比起過往,兩旁的箭竹林經過更多的人為修整,路徑開闊許多,未來即便濕氣稍重,也較不用擔心被朝露弄濕全身的狀況。

這段路徑其實並不難走,大多人之所以覺得疲累是因為之前19K消耗太多的體力,想著隔天迎接你的Babo Papak吧,我們都是這樣撐過來的。


【抵達99山莊】

入夜的99山莊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冷。

(此圖意義非凡,團員Nancy幾乎體力耗盡,用盡意志力才走到99山莊,另一位團員正Tracy給她大大的迎接擁抱)


或許這次是因為鋒面來襲,讓九九更添一分寒意。

正巧這天遇到MIT的人上山取景拍攝,大家與莊主、山青們聊了起來,聽著莊主8000m攀登的壯舉,說著山青們的體力,配著手中的美酒,山中的日子就是這樣,既簡單又豐富,既平靜且熱鬧。


【前往Babo Papak山之形】

隔天3點起床後,再吃過早餐4點便輕裝出發往Babo Papak。

首先又是2K爬升350m,較昨天前往99山莊已經輕鬆許多。


到了3050高地後,晨曦已經開始從對面的山頭透露出來,這邊是往加利山的叉路口,從這已經開始可以看得到Babo Papak的輪廓了。


為了看見三種Babo Papak不同的面貌,所以加利山等回來再撿,為的是光暈下的加利山與最強日照下的Babo Papak山脈。


在往伊澤山的路途上時,太陽已經從Babo Papak背後緩緩升起。


Papa-Waqa辨識度極高,從遠處已經能見到他那獨一無二的山形。

更讓人驚訝的,是那一望無際的雲海。


p.s. 下山後大叔才知道這是因為我們中央山脈把雲全擋住了的關係,這還上了英國氣象局的新聞:

(ref: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realtime/20171029/1231223/ )


在這左邊有雲海,右邊有Babo Papak的美景下,每個人不停的用相機與手機紀錄下這美景。

抵達到伊澤山的叉路口後,選擇先上伊澤山去看那一片白淨的雲海。

伊澤山是這次路途最輕鬆的山頭,也是百岳之一,建議白天經過先撿,避免下午起霧後無法看到遠景。


在往Babo Papak的路上會先經過中霸山屋,大多路途設計會於回程時在這邊休息吃中餐,不過這邊的解放處再度顯示了登山客欠缺教育的一環。


【排遺的處置】

排遺一直是山上的主要問題之一,尤其是熱門路徑。

山上大小便本來就不像山下那麼方便,所以就地隱蔽解決是常有的事。

而山上基本排遺的觀念大叔發現大多數人非常的糟糕。

小便基本上就是不要尿在路上就好,這一般人到還沒甚麼問題。


但大號在山上最基本要做的,就是要就地掩埋,且衛生紙帶下山。

如果你真的很難接受便便的衛生紙帶在身上,那就請一定要帶易於分解的衛生紙,而不要使用面紙、紙巾等不容易分解在土壤的衛生用品。


或許有人會問,怎麼埋?

很簡單,帶個小鏟子,一般我們稱作貓鏟,如果你家有養貓直接帶那支來也可以。

中霸山屋門口前過去的廁所實在非常的恐怖,恐怖到大叔不敢照相。

去年大叔就曾經幫當地所有的排遺掩埋過的經驗,但今年仍再度呈現這等壯觀的畫面。


這就是欠教育。


如果人行之處就留下汙染,那就是登山客的問題。

對於排遺是否帶下山這點大叔個人保持中立立場,但假使這種狀況持續,大叔會強力支持在熱門路線將排遺帶下山。

在山與人共存的環境下,你不尊重這個環境,那就不配享有這片淨地。


【看見Babo Papak的壯麗】

穿過中霸山屋後再行經約1k抵達中霸坪後,Papa-Waqa已經完全與我們相互對望了。

遠方的聖稜線在日照之下更顯遼闊。


穿過中霸坪下切後抵達霸基,Papa-Waqa由晨間的內斂轉為莊嚴磅礡。

Papa-Waqa為變質砂岩形成,並因沉積岩互相疊置而成這樣特殊的山形。


現今Papa-Waqa受到信仰的因素目前已經明文禁止攀登,真要攀登需以技術性攀登方式才行。

沿著霸基行進600m就能抵達小霸尖山的霸基,這邊可以先將裝備卸下,尤其是登山杖,完全用不上的。


小霸尖山偏向"climbing"而不是"hiking",最後一段需要抓繩向上攀爬,手腳並用是免不了的,有懼高症的人會有點壓力。

所幸小霸尖山手點、腳點都非常清晰,攀爬處也都非常好施力,爬上小霸尖山實際上真的不困難。


站上小霸尖山遙望著Papa-Waqa,我們似乎能理解為何泰雅族人為何會將此地認定為祖先的發祥地。


想想漢人過去常自詡文明,但思想總脫離不了佔有、征服。


過往將原住民視作落後的人種,殊不知他們敬山、共存的『傳統』,反而是現在登山人該存有的觀念。

不是傳統就一定守舊,也不是守舊就一定不合時宜,過往與現代的衝突,不僅出現在現今的泰雅族人,更存在於我們現存的社會之中。


衝突並非全然不妥,身為山行者的我們,是要思考如何在衝突點之下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案。

衝突為的不是輸贏,而是尋求最好的共存。


【Babo Papak最後的獻禮-夕陽的加利】

隨著腳步回到加利山的叉路口,時間也差不多來到了夕陽西下的時刻。

踏上加利山頂的那一刻,正好是夕陽最耀眼的時候。


光暈下的山谷,火紅的雲海,以及對面耀眼的Babo Papak,如果說時間會靜止,我想就是當下那環顧四周的一刻吧。


【回到登山口】

隔天仍是3點起床4點出發。

當然仍免不了大鹿林道19K的折磨,但看著這樣的林蔭,好吧,說是散步也是值得了。

每每跟路上的山友聊天,大家都嚷著說再也不來了,大叔想想自己過去也是這樣說的。

但那山的輪廓,那Babo Papak的山形,絕對會讓你踏出登山口後,想著明年再度造訪的時間。


大叔更相信,當你回家放下登山包的那天晚上,你仍能感受到踩著大鹿林道的感覺,閉上眼,你能感受到在你眼前的Babo Papak,抬起手,你能感受到那觸手可及的雲海。


如同剛開始所說的:

我決定與迷途的泰雅靈魂

 橫亙世紀,穿越時空 

一起回到生命開始的地方


你一定會再回到這傳說中的世紀奇峰-Babo Papak。

為了那山之形。


=====================以下是水源狀況====================

1.99山莊一直都是活水源,所以不會有缺水問題,付個100元還能洗熱水澡喔。

2.中霸山屋儲水槽8分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