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124.大霸北稜五日愜意行D1:鎮西堡神木群登山口-大霸北稜第一營地

發表於2014/12/21
1,62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行走里程數:8.2公里

爬升總落差:上升1230公尺/下降154公尺

10月底我曾經花了兩天的時間來到鎮西堡,除了來確定進出車道的路況之外,也充分領略了鎮西堡神木群AB兩區以及神祕的毒龍潭等地的美麗風光。這回相隔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再度回到鎮西堡,則是準備要行走大霸北稜的登山行程。說起這條登山路線,放在心裡其實也已經很久了,大霸群峰山區無論是從秀霸線、大鹿林道東線,或是從聖稜線進入,我都已經來過很多次了,唯獨是這條一般人較少嘗試的北稜線,反而一直因為種種的原因沒能成行。這回趁著道路狀況還可以,天候狀況也還不錯,就決定前來一圓這個放在心中許久的夢,然後順道看看曾經陪伴我度過好些個晨昏時日的中霸山屋,到底改建成了甚麼模樣?

我在前一晚的11點鐘之前來到秀巒檢查哨,員警對於我想從鎮西堡原路來回大霸尖山的行程計畫,好像覺得很難理解?後來我跟他說有跟雪管處辦妥了入園申請,總共是五天來回,他才開始幫我辦理入山證,拿到入山證時也沒有細觀看,後來下山時看到入山證上面寫的目的地,還是只有鎮西堡,而且時間也變成是當日來回,心中納悶之餘,我真的很想問問員警說:你累了嗎?

摸黑將車子開進鎮西堡,再小心慢行開到神木區停車場前方不遠處的空地旁停車。神木區登山口停車場屬於私人土地,只有在周休假日開放收費停車,其他時間,地主都會用鐵鍊將停車場圍住,禁止遊客將車停放。時間晚了,也沒力氣搭帳了,座椅橋一下,睡袋上身,就模模糊糊地在滿天星斗的陪伴之下,進入了夢鄉。

冬季日照時間大量縮短,我在0615才踏著稀微的晨光,揹起不輕的重裝開始動身出發。神木區當中的路徑清楚又好走,過了神木AB區的叉路口取左續行B區神木群路徑,然後在B區神木群O行路徑的入口處取右以逆時針方向前進,之後在最後水源地卸下重裝大休息,順便補充待會兒行程中所需要的飲用水。

今年的秋冬季節相當的乾旱,雨量偏少,剛剛一路之上看到的許多小溪溝不是已經乾涸了,就是水線下撤好遠的距離。本來也很擔心最後水源地的水況,還好只是水量變小了,但是還足敷大家方便取用。休息了15分鐘,離開了最後水源地,繼續循著神木區的步道前進,0810到達馬洋山的指示牌處,從這裡要開始脫離神木區的路徑,取右陡上而去。走沒幾步路,就看到新竹縣政府消防局所設立的防迷警告號碼牌,警告大家此處已經脫離神木區的範圍,一般遊客請不要誤入行走。自從去年有遊客在B區神木群步道走失,至今仍然下落不明之後,這邊就設立了許多面的警告號碼牌,希望能夠減少類似不幸事件再度發生的機率。0905到達帆布獵寮營地,這處獵寮頗具規模,而且看起來還是常常有人在使用,看來鎮西堡地區,樹木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護,但是野生動物可就難逃變成桌上美味野食的厄運了。

我在帆布獵寮區卸下大背包之時才發現到背包套的彈性繩竟然斷掉了,少了彈性繩的加持,原本"立體"的背包套,瞬間變成了一張"平面"的地布!還好此次出發前觀看最新一報的氣象預報,只有一波微弱的鋒面通過,速度很快,雨也量相當的有限,要不然少了背包套的保護,若是碰到了潮濕箭竹林的路段,那可就會是相當悽慘的狀況了。

0925離開帆布獵寮續行,沿途巨木非常的多,整座森林的植物生態維持得相當的好,不像有些沒人管理的中級山山區,到處都可以看到盜伐的痕跡,讓人愈看愈覺得心痛!時序入秋冬,山上的楓葉或是紅榨槭也已經幾乎全數變裝完畢,準備落葉,雖然早晨的光線不佳,難以充分展現這一樹金黃艷紅的動人姿態,但是,也已經頗令人陶醉了。1015到達了馬望海山三叉路口,這裡有小空地可以紮營。卸下了重裝,坐在營地之上,稍微欣賞了四周圍美麗的林相之後,決定在這邊吃完午餐後再續行。

開爐燒水煮麵,原本我還認為今日最"硬"的路段已經走完了,就是剛才的那段連續陡上約500公尺的路徑,後來我才知道,其實真正的挑戰還在後面等著我。

1105離開了馬望海山三叉路口續行,一開始就覺得箭竹林變密了,路跡和路況也不像剛剛走過的路段那樣的明顯好走,感覺起來從這個地方開始,才正式進入了傳統中級山蠻荒隱密的不同世界。山徑上的倒木增多了,常常需要行走巨大的倒木樹身通過乾溪溝。窄稜上布滿岩石或是高低錯落的樹根,有時候稍微離開稜線,就要面對踩點其實非常窄小的邊坡路徑。有一棵巨木,身上有一顆體積頗為可觀的樹瘤存在,我一面看一面想著,若不是當地泰雅族原住民有意識地加以保護,這顆巨大的樹瘤應該早就慘遭毒手了。

路徑坡度都不大,但是因為障礙物很多,所以行走速度頗慢。腰繞2640峰的路徑,原本想像應該是坡度和緩的康莊大道,沒想到路況實在不好,揹著重裝,一路走來,爬上爬下、手腳並用,再加上有時候卡到背包,行走起來不僅費時也頗為累人。

從腰繞路徑接上稜線之後,路況好上一些些。但是從鞍部再轉入2620峰西側續行,障礙物就又變多了。這段山徑的岩壁之上有多處滲水的地方,感覺上有點潮濕,很有水源地的味道,不過水量都很細小,難以取用。1318到達傾斜獵寮營地,時間上真是大DELAY!

這個獵寮營地腹地不大,而且地勢傾斜,帆布以及其他的垃圾都位於下方地勢更傾斜之處,相信除了緊急避難,沒有登山客會想要在此處宿營。現在正值大枯水期,往前走一小段路的岩壁溪溝,只剩下很小很小的水量,只有在下方處還有一個非常迷你的水塘,可以用過濾的方式克難地慢慢取用,再不下雨,這個水源地就會乾涸了。事實上,在我回程之時,這個水源地連同那個小水塘就已經完全乾涸,沒有任何流水的跡象了。

1318離開獵寮續行,從溪溝上切的路徑角度很大,還有倒木阻擋,不太好走。濃密箭竹林當中的倒木還是不少,1405才終於到達了大霸北稜第一營地。

幾乎所有行走大霸北稜行程的隊伍,第一天都會進駐第二營地,很少住在第一營地,除了時間上的安排之外,主要就是水源的因素。其實當天要走到第二營地也是可以,但是因為取水路徑沒走過,現在日落時間很早,不知道摸黑取水是不是有危險性,再加上第一營地現場有一個大鍋子當中儲存的雨水顯然還蠻乾淨的,所以就決定在此處紮營,而且說實在的,揹著重裝,穿越路程中數也數不清的各式障礙物走到了這裡,我也真的覺得有些累了。

第一營地被箭竹林所包圍,分成上下兩塊,大約可以各搭一頂四人帳,下面這塊營地比起上面的營地要大上一些些。我將營帳搭在上面那一塊營地,不過因為營地位置其實也是路徑的一部份,所以前後庭就不再拉出去固定了,以免這樣把步行的通道都封死了。雖然我知道看起來今天不會有人再經過這裡,但是若用自己的帳篷將"整條路"都佔滿了,我晚上也會覺得睡不安穩。營務處理完畢,也順利地過濾了3L的水備用,因為時間充裕,就想要來探探看第一營地的水源在何處?結果原先曾經在早期遊記中看到的水源方向指示木牌,如今已經不見蹤影,而且試著往營地西方箭竹林當中探一下,除了發現一些垃圾之外,也沒有發現到路條或是明顯的路徑,看來應該是已經很久沒有人循此路徑去取水了。

營地旁邊有一棵巨大的鐵杉,身形偉岸粗壯,分枝眾多,像是一位守護神一般,俯瞰著整座營地。附近的枯木相當的多,如果有其中一棵枯木應聲倒下,相信都會造成營地不同程度的損害。天候佳,氣溫不低,我在營帳旁邊燒水泡茶泡咖啡,享受一個人的優閒午後時光。這個營地位於2606峰的西北鞍,四周圍的箭竹林高聳茂密,所以算是一個很避風的營地。我注意到頭頂上方的樹冠層都不時有陣風吹拂而過,颯颯作響,但是我的帳篷,就算是前後庭沒有拉出固定,也只有稍微的隨風飄動而已,看來今晚風平浪靜,將會有一夜好眠了。

時間充足就煮白米飯,晚間熱騰騰、香噴噴的白米飯,照顧了胃,也安慰了心。夜晚溫度下降快速,躲在帳篷之中,吃飽喝足,再研究一下明天的行程,就準備就寢了。白面鼯鼠的叫聲忽遠忽近,西北方喧鬧城市當中的"光害"嚴重,透過樹林看起來彷彿是夜裡永不消滅的日落雲彩。入睡前探頭出帳外,看看被台灣鐵杉包圍住的一方夜空,黑暗中星光閃爍耀眼,明天應該依然是一個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山行照片:

http://blog.xuite.net/kenneth.teng/twblog/270711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