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雲與海的彼岸-北大武(大叔心情抒發)

發表於2017/10/12
3,43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話說去年跨年時原定要拜訪這號稱有著台灣最美雲海之處,但無奈檜谷山莊一位難求,只能抱著棉被含著眼淚在夢中相見。


從年初就敲定的北大武山,中間雖也一波多折,但在熱愛登山人們的眼中,其實也不算甚麼阻礙。

北大武山,是排灣族與魯凱族的聖山,是有著南台灣最美雲海的地方。


【Day1】前往那雲海之處

前日在邵定國前輩所開設的登山故事館借宿一晚,這邊是大叔覺得本次除登山外最大的意外收穫,如果你自認是位登山客,真該來這邊看一看,人們的記憶或許會隨著時間逐漸褪去,但歷史的色彩不會,只要我們願意去翻閱他。


受到88風災的影響,舊登山口已經無法直接驅車進入,在坍崩道路前已有新的進入點,就是現在所稱的新登山口。


從新登山口需要多踢2.8K的高繞路線才能到舊登山口,再從舊登山口前往我們首日的休息點-檜谷山莊。

新聞報導很喜歡用柔腸寸斷這詞,但從新登山口高繞往舊登山口的路途上,著實看到不少風災後留下的痕跡,斷成兩截的道路,指向雜草叢生方向的指標,都訴說著當時的創傷有多大。


大叔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過往停車場的指標指向雜草叢生的位置時,心中有著淡淡的感傷啊。


到舊登山口的2.8K其實並不辛苦也不難走,多了這段路不會造成多大的額外負擔,沿路的電線桿反倒會讓人感覺走在時光的閘門上,值得人去感受。


舊登山口維持的狀況仍很好,腹地平坦空曠,是適合休息的好地方,很多一般健走的觀光客也是走到此處就折返。

穿過檢查哨後就踏上舊時前往檜谷山莊的路上了。


這天天氣其實不很好,越往上走霧氣越濃,在經過1.75K後更是由薄霧轉為霧雨,讓大夥不得不穿戴上雨具,石頭與樹根的爬階在這時就顯得相當危險,一個踏點沒站穩就要準備與大地親吻。


一路緩步往檜谷山莊前進,首先來到的是著名的喜多麗斷崖,這邊也是有名觀賞雲海的景點。

『騰雲駕霧』大叔認為很適合描述喜多麗上雲霧的變化。


前方一片雲海,但身旁雲霧也同時席捲而來,站在雲海之上我們也身處雲海之中。

一個不留神,眼前景象已截然不同。

這時大叔才了解,甚麼叫做瞬息萬變。

雲海變化的速度非常快速,滄海桑田,在這短時間就能看到。


喜多麗斷崖離檜谷山莊不過400m的距離,先將身上的重裝卸下後再返回,喜多麗已被即將西下的夕陽染成一片紅。


【晚間糜爛時間】

北大武山其實是個非常適合糜爛的地點,距離不長又不缺水源,不會對重裝者造成太大的負擔。

也因此,有著一名手藝精巧的大廚以及一頭能負重的駝獸,就成為是否能在檜谷山莊開趴的關鍵。


僅有大廚,大夥只能淺嘗則止,無法享受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豪爽。

僅有駝獸,大夥只能吃土吃到飽,無法享受在山上食物的美好。


很榮幸的,我們這團兩者都具備。

所以party time只是早晚的問題。

在移往莊主發哥的閨房後,就是大家話匣子打開的時刻。

聽著山中的歷史,知名人物的八卦,嘖嘖驚嘆的軼事。

下山後,大叔不敢說自己增添了多少文采,但唬爛技能肯定是增長不少的。

穿過下雨的長廊,讓人不免有點擔心這與事是否會影響到隔天的攻頂。


【Day2】前往那族人的聖山

一大早起床,雨勢已歇,甩著剛噓噓完畢的鳥鳥,看著遠方屏東的夜景,了解至少老天給了個沒下雨的天氣。

整裝完畢後,開始前往北大武。


檜谷山莊距離北大武5K,不算短也不算長,難度端看地形而定。


前2K都算好走,之後過了南北大武的三叉路口後上了稜線,逐漸惡劣的天候才是我們最大的挑戰。



失去了林間的庇護,站在稜線上面對大武山上的強風是一件苦差事,尤其是在穿上小飛俠雨衣後,更能體會到F16戰機凌空飛起的fu。



這邊大叔不得不建議大家,雨衣還是穿兩截式的比較好。


好不容易穿過了風刃到了大武山遺址,你會訝異一座紀念碑居然會蓋在這麼高的地方,想著前人一磚一瓦的搬運上來,再一階一階的砌上,成就了這座精神遺址,更讓人遙想著當年高砂義勇軍們長眠異鄉的哀愁。

一步一步踏著,也不記得穿過了多少要將人打落山谷的狂風,我們終於來到了北大武山三角點。


可惜的是四周仍雲霧環繞。


但細細一想,我們過往遙望那雲與海的彼岸時,是否想著我們也能站上那遙遠的岸上?

環顧四週,驚覺我們就在那彼岸之中。


回到大武山遺址的平台,正當大叔煮著香氣四溢的味味A雞汁麵時,老天似乎是覺得他也hold不住了,開始下起了雨。


雨勢有越來越大的趨勢,在讓大家吃完和著雨水的雞汁麵後,匆匆收起鍋具開始往檜谷山莊前進。


老天似乎是想把久未降臨的甘霖做一次灑向大武山,整座山頭都是大雨濃霧瀰漫。


撐著被雨水浸濕的衣服回到山莊後,快速地換上乾淨的衣物避免自己失溫,看著外頭的大雨,不禁讓人慶幸自己攻頂的好運氣。


晚上再度開始糜爛。

吃甚麼已經不重要,因為山上還能吃的比山下好,我也是跪了。

但大叔真的跪了,這麼好吃的瓜子肉、東坡肉、少女的眼淚、碧玉青菜.......

下山吃不到我該怎麼辦???


吃完後再度前往莊主發哥的閨房繼續練功。

大叔感受到自己辯才無礙與唬爛的技能上升了20個百分點。


【Day 3】回到那寂靜翻騰的雲海之下

雨到早上仍未停歇。

但這澆不熄我們下山慶功的決心。

在與這令人神往的檜谷山莊別過後,我們開始回程。

回程讓人心神蕩漾的上坡全都轉變成張牙舞爪的8+9。

一不留神就會往你屁股踢一腳,讓大叔不得不把每次腳步都踩穩才敢繼續下一步。

在回到腰繞的山徑上時,對面的山頭已經被太陽壟罩,在大家討論是誰人品有問題期間我們也悄悄地回到了舊登山口。


看著遠處的山頭仍被仙霧披掛著,前一日的攻頂有如一場夢。

最後前往新登山口的路程特別的短暫,或許是大家歸心似箭,也或許是慶功宴的魅力,讓這一段最後的旅程顯得異常輕鬆迅速。


再次回到山羊邵定國前輩的登山故事館,拿出冰箱內的一手啤酒,望著在那雲與海彼岸的山頭,舉起酒杯

那遙遠的彼岸啊,下次我還會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