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駐在所探勘&Gregory Baltoro登山包體驗

發表於2017/09/07
4,47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台灣的中級山裡埋藏了許多故事,那些曾經輝煌、充滿人聲的聚落,有些因為政策被迫遷移,有些隨著人口流失,慢慢被世人遺忘於山裡。一時人馬踏雜的古道,隨著時光流轉,漸漸地被咬人貓和蕨類爬滿,只剩飛蟲晃悠悠的在荒煙漫草中巡邏,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

荒煙漫草,總覺得不小心就會走到蘭若寺啊。

佐藤駐在所就是一處這樣的地方,它坐落在霞喀羅大山內,在日治時期是一處頗具規模的大型駐在所。除了有官辦舍,還有日警的眷屬社區、練兵場、防禦基地,甚至還有酒保(供應社,功能類似雜貨店),儼然就是個自給自足的迷你社區。

應一群喜好古道踏查的朋友邀約,有幸在今年8月踏上佐藤駐在所的探勘之旅;原訂計劃第一日清晨由霞喀羅古道清泉端進,走稜線經佐藤山後下切乾溪溝,找尋駐在所的遺址,然後煮杯咖啡在駁坎上欣賞落日,隔日再輕裝至檜山一探,最後原路折返入山口。但實際行程究竟如何呢?只能說游箭竹海擔誤的時間比我們想像的久啊!讓我用照片帶大家實際走一遭吧!


在走入古道之前,要先謝謝健行筆記和Gregory舉辦的Baltoro 65L背包體驗活動,提交登山計劃後很快得到入選的消息,還蠻高興的。一開始猜想這種鑽箭竹、滾泥巴的行程可能很傷包包,申請到背包體驗的機會應該很小,沒想到主辦單位這麼大方!話不多說,拿到背包後就興奮地打包行李啦!

嗯…貓沒有要帶去…

一打開背包就看到有名的內層螢光黃水袋包,它是可拆式的,缷下後可單獨當攻頂包使用。隔天輕裝攻檜山的時候就打算背著它,省得把整個大背包裡的裝備都倒出來!

可拆式的水袋包,目測應有15-20升

二天一夜的行程,加上路況不佳,打包準則就是精簡、輕量化!除了必備的帳蓬、睡袋、睡墊、雨衣、頭燈跟替換衣物外,考量到部份路段可能很破碎,又塞了一條30米的扁帶,以備不時之需。飲水部份只準備了2公升,約個人1日水量,因為晚上到了駐在所旁,就有小溪溝可以取水了。

另外考量到鑽箭竹海應該很卡,決定蛋殼睡墊不要橫式綑綁,免得增加阻力。跟夥伴的二顆蛋殼一起用直式的方式固定在背包最外側,Gregory包有許多小扣環跟繩帶,拿來扣大D非常好用,兩三下就把睡墊搞定!

東西全塞完了,背包空間還很有餘裕手機塞這兒,隨時可以拿出來拍照

後頭插支保溫瓶

出發!霞喀羅古道清泉端進!

第一日先由霞喀羅的清泉端進入古道,上午8:44分啟程前進。這片山域在200多年前是泰雅族霞客羅群的領地,又名Syakaro群(音近似霞喀羅),Syakaro是泰雅語,指的是一種剛硬的烏心石木,因為當時的族人們可是以強悍聞名的啊!本次的探勘團裡也有二位泰雅朋友,後續的二天內,我果然領教到他們的各種厲害,無論是行進間的腳程、背負能力、俐落的步行技巧,皆令人五體投地!

是誰…把地上的阿比喝完了?還留個空瓶子給我?

走入魔幻的倒木之森

霞喀羅古道落葉舖地,樹木上爬滿地衣

在這兒下背包喝口水,背包側身有水袋的吸管固定扣,行進間管子不會晃動,很方便

行進間一直聽到遠處有土石崩落之響,隆隆聲好似打雷,從樹林間隙能望見漫起的煙塵,但一直看不到崩地在何處。結果過田村台後不久就遇上了!

超大片的崩地,每隔不到半小時,又會有一波新的土石往下崩落

崩地區域左側有路可繞行進林道,雖然草木雜亂,但比在裸露又不穩定的邊坡上行進安全多了!一行人很快轉進林道內,在濃密的草木裡鑽行一陣後,遇到可切上霞喀羅大山的叉路口,右切而上後,等著大家的就是無止盡的爬坡啦!


終於抵達霞喀羅大山!雖然我不是個集三角點的愛好者,但終於抵達第一座山,還是要做個紀錄!像這樣的森林三角點是當年臺灣總督府的殖產局所設立,方方的基座,南面刻「森林三角點」、北面刻「山」,我拍到的這側是南面。另外大家別以為我跑錯山了,霞喀羅大山為啥放個石鹿大山的牌子呢?因為霞喀羅大山又名石鹿大山,霞喀羅古道也叫石鹿古道喔!!


離開三角點,時間也已近中午1點,一行人在較為平坦的避風處吃飯。此時天氣忽然開始轉陰,霧氣濔漫,彷彿就要下雨,趕緊將背包套套上,抓緊時間出發。

方方正正,穩如泰山,看背影好像背了一顆冰箱爬山





一路上遇到非常多不知名的菇菌類

這顆更是大的驚人!

誰人在此埋鍋造飯?

離開霞喀羅大山後,往佐藤山的方向前進,行軍不到一刻鐘,立刻遇到我們這二天的趕路剋星-比人高的箭竹海!一邊走,一邊被箭竹無止盡的狂巴,我的臉頰業障重啊!這邊也是許多山友容易迷路的地方,同行的夥伴群裡有3台GPS,2位人體導航級的原民朋友,還是免不了有時在箭竹海裡走錯叉路,又折返原點重新找路的狀況。

走著走著,一個小時就過了。到底走到哪了?也沒哪,就走到箭竹海中央,繼續埋頭走第二個小時吧。

天色慢慢的暗下來了,當初領隊信心滿滿的說我們要下午3點坐在駐在所門口喝咖啡!看看手錶,已經下午4點了,我們在哪了?還是在箭竹海中央…一直還沒走出來過!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海綿綿無絕期

在箭竹海裡唯一的安慰,就是Gregory的背負系統跟穩定性很好,在沒完沒了的左右推擠下,重心維持的很不錯。像是箭竹海中不時會出現的攔路倒木,不管是要從上方跨越、還是要鑽洞,由於背包跟身體十分貼合,過地形不會造成重心失衡;另外背包套也非常耐操,整路竹枝不停的刮,我的臉上都掛彩了,晚上檢查背包套,發現完全沒有破損,有凍頭!給它一個讚!

但是,已經第三個小時了,我們怎麼還在海裡!!!


下午6點,估計大家都走到精神煥散了,這時佐藤山的三角點終於冒出來了!天都黑了,手都抖了,照片糊糊的,哈哈!大夥兒下背包,在這兒略作休整,把頭燈拿出來,也確認一下該從哪個方向下切溪溝,今天看來只能摸黑找佐藤駐在所了!

確認了一個方向,我們從寫有佐藤山的字牌右側切出一條路徑,戴上頭燈,又鑽進濃密的箭竹海中了。此處開始是一路陡降,埋在箭竹內的路徑也開始出現爛泥地形,而且多處極大的落差。大約鑽了20分鐘後脫離箭竹,眼前是一大片看不到盡頭的60度向下斜坡。坡面土石鬆軟、每踩一步都要往下滑落一段距離,斜坡上有零星樹木,一行人呈之字型左右橫移,想辦法往有樹木的地方跳點移動,免得一不小心就滑落過深。

步步為營的大約又走了30分鐘左右,終於,我們抵達佐藤駐在所的外圍了!趁天還不到全黑,生火的生火、搭帳的搭帳。領隊趕緊到旁邊的小溪溝確認一下水源狀況…太好了,有水!大夥兒鬆了一口氣,煮飯的姿態輕鬆了起來!

今天的晚餐,各人的主食自備,另外一人準備一道菜來交換。也許是因為白天太累了,大家的食慾不是很好,這些菜色9個人吃,竟然還剩下將近一半。

兩位泰雅朋友準備晚上再走一段根本古道去探路,而我實在太疲倦了,決定在火邊等他們回來。背包下午淋了雨,有些潮潮的,我把它搬到火邊當個靠背,邊烤火邊煮隔天要用的開水…不到40分鐘,背包已經烤乾(超快乾的!),今日累夠了,沒胃口再等朋友吃宵夜,我跟大家道晚安,鑽進營帳,明天早上再見囉!

清晨的營地,我多賴了會床,起來的時候夥伴已經在吃早餐了。邊煮早粥,邊討論了一下今日行程,根據昨天的路況和腳程推估,今日若是單攻檜山再折返,這樣鐵定又要走到天黑才能回到登山口,況且昨天以為會在駐在所悠哉的喝下午茶拍駁坎,結果根本連大門都還沒看見,現在還在外圍呢!

大老遠的來,應該要把時間多留一些給佐藤駐在所,達成共識的我們,吃過早餐就跨過乾溪溝,往此行的重點前進。埋在歷史與山林的深處,佐藤駐在所我們來了!

這左右夾道的駁坎和對稱的大樹,就是駐在所的大門口了!雖然來之前已做功課,知道它極具規模,但愈往裡走,愈是忍不住驚嘆,隨便數數就有四層的駁坎,每一層的活動空間都非常的大!可以想見過往這裡有多麼的熱鬧興盛!

走到較上層的駁坎,發現許多日治時期的1.8升醬油瓶,多數的玻璃瓶下緣印有「萬」字樣。這應該就是過往雜貨店(酒保)的所在區了!更可愛的是,竟然還發現了小小一區的庭園造景!早年的日人用玻璃瓶圍成小圈,想必以前在圓圈內是種有植栽的,太有趣了!



在一整片的荒煙漫草裡,發現許多先人的遺跡,遙想他們過往竟可在此過著自給自足的日子,多麼不可思議。我們也不過從登山口背個十來斤的背包,在箭竹林裡就快把體力給耗盡了,這裡的諸多物資,當年是如何運進偏遠的山裡,委實難以想像!

用照片很難形容這一區是多麼的大,來看支影片吧,凡鏡頭照到的地方,都是佐藤駐在所的範圍!更不用說我還沒有錄到全貌了!(背景音樂的蟬鳴也很悅耳喔!)

放眼望去,深林裡盡是濃淡不一的綠,潮溼草木特有的氣味配上喧嘩蟬鳴,不管是照片或是影片,都無法完整呈現身在其中的感覺,必須你親身在此才能體會。殘破路徑上幾支古老的玻璃瓶罐、幾處長滿青苔的駁坎,都令你好奇,過往它究竟是什麼樣貌?當歲月走過,不管你再顯赫騰達,一切終歸大地,後人是否惦念造訪,其實已與你無關。立於駐在所內,益發感受到生命是份限時的禮物,你的所思所感,有一天終會跟著你一同消逝,怎能不好好活在當下呢?

一行人興奮的在這兒消磨了許多時光,一直拖到上午10點,發現就算現在離開,仍然得要摸黑才可能走得回登山口,都還捨不得走!

依依不捨的步出大門口,荒野已經收回曾經的文明,駐在所的裡外都生滿蕨類,我是走進森林,還是走向聚落呢?


準備打包啟程了!我的背包倚在一叢茂密的蕨類旁,感覺悠然自得,跟我一樣不大想回家!


今日天公不作美,甫收拾完營地就開始起霧下雨,一行人默默無話,記得昨日下切的60度乾溪溝嗎?怎麼來的就得怎麼爬回去囉!馬不停蹄的走了一個半小時左右,才終於又切回佐藤山。

佐藤山後開始遇上暴雨,相機再也沒機會拿出來了!來時鑽的箭竹海加上澎湃的雨水,走在裡頭好似在洗車機裡健行,兩邊的刷子唰唰唰地不停拍打全身,一口氣洗了三四個小時,感覺臉部應該已完成百分百去角質,雨鞋跟背包也刷的發亮了吧!!

終於回到登霞喀羅山的叉路口!時間已是下午5點,雖然還未回到登山口,但艱難的路段都已走完,再來就是親民的霞喀羅古道了!大家拉起帆布吃點東西填肚子,我們的佐藤駐在所探勘之旅,也差不多到了尾聲了。


謝謝祖靈與山神,讓我們平安的完成這次的懷舊之旅,也謝謝同行的夥伴一路互相扶持、全程不停啦滴賽,振奮被大雨跟箭竹搞得筋疲力盡的彼此,還要謝謝Gregory出借的背包,在艱難地形發揮了超棒的穩定性!簡單整理二日來的體驗心得如下:

  • 容量:以二天一夜的行程來說,65升超級綽綽有餘,包體有許多分隔空間,連頂蓋都有左右分隔設計,讓分類取物更便利。包外有許多小掛圈跟繩帶,要做擴充或加掛也很方便!另外我個人很愛水袋包的吸管固定扣,鑽箭竹海時吸管就不會垂掛在側邊晃來晃去、卡到樹枝了!另外這次很可惜沒登檜山,所以沒背到可拆式的水袋包。
  • 背負系統:穩定性高,而且分力系統做的很好,腰扣非常舒服,跟身體的貼合度也高,登高蹲低都不會重心不穩。另外一提,雖然它是65升的容量,但空包重量只有2.3KG,很輕量喔!
  • 其它:背包套超耐刮,二日共計鑽7小時以上箭竹海,背包套毫髮無傷。

總結來說,Baltoro是一顆能讓山行更舒服的專業登山包,難怪它的稱號是「全世界最多嚮導使用的背包」,很高興這次終於有機會體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