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百岳】重返世紀奇峰.于願足矣的大霸行旅【1/2】

發表於2017/08/30
45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2004年6月,在友人帶領之下,僅僅兩天一夜的時間,帶秉謙登上加利山之後折返。那是秉謙的第一座百岳,也是他第一次自己背上背包登山過夜的體驗。當時我們父子相約,來年我們要一起把這未完的行程給完成,做為他的小學畢業禮物。卻沒想到同一年的8月,艾利颱風來襲,竹苗地區降下2000mm的總雨量,位在大鹿林道起點的土場檢查站整個被沖入溪裡,山區受創相當嚴重,大鹿林道觀霧以東(東線)長期封閉,跟秉謙的約定一直擱到他大學畢業都沒能實現。

其實秉謙大學畢業當時,玲玲車禍已經過了將近5年,大鹿林道東線儘管已經開放步行,卻總是沒能排出父子倆都有空的時間前來。對我來說秉謙沒來,自己走這一趟,感覺上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2004年6月,秉謙的小小身影,但其實已經小學五年級。
 

今年5月山友Mandy在線上吆喝,我自己覺得氣力大不如前,這趟再不上去,往後只怕沒辦法再跟秉謙前往大霸圓夢。我們預定的行程是在8月,有足夠的時間安排我們的工作。一直以來自己雖然每週會上郊山走走,體能的表現上卻沒有太大的起色。行程在即,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食衣住行乃登山大事,感謝行者大哥代為聯繫「食」與「行」的部分,「行」的部分感謝王大哥的接駁,「食」的部分三天的晚餐與早餐則由梁俊銘大哥與黃文辰大哥為我們打理,在此一併感謝。

Day1:台北→觀霧→大鹿林道東線→15.2K工寮

一早6點從台北出發,到了中壢接阿康上車後一路往觀霧而去。卻沒想到在途中便利商店休息,車子的行車電腦發出警訊,無論如何就是不讓車子發動,還好駕駛王大哥緊急調派另一輛車,一個小時後繼續出發,到觀霧繳交入園與入山證之後,開始在遠到不行的大鹿林道東線漫步。

1.通過入口準備踢林道。
 20170812001.jpg

2.對了,我們還沒吃午餐,吃飽再上。
 20170812002.jpg

3.身為網路當紅攝影師的阿康,要如何自拍最帥是有很多學問的。
 20170812003.jpg

4.林道踢沒多久,我們沿路看山看雲,但其實是想看有沒有便車可搭。
 20170812004.jpg

5.話說當年我們是自己開車進入大鹿林道東線,沿途景觀沒能細細欣賞,重返之路倒是給了我們一個欣賞沿途景觀與生態的機會。
 20170812005.jpg

6.沿途我們拍了不少植物生態,這部分會另外寫成手札。而整個行程我跟秉謙大約從林道6K之後才開始維持每小時3公里含休息的步伐前進,抵達東線瀑布附近,距離15.2K工寮已經不遠。
 20170812006.jpg

7.東線瀑布,我記得2004年造訪時,這瀑布好像還沒有名字。
 20170812007.jpg

8.抵達15.2K工寮,可以休息了。
 20170812008.jpg

這一晚的晚餐以及第二天早餐由梁俊銘大哥為我們打理。對我而言梁俊銘大哥是偶像級的人物,多年前在台灣全記錄就常看到他。聽他說著山中的見聞,越發覺得行者大哥此行因為身體的因素無法前來,只怕是此行唯一的遺憾。

9.工寮的星空,此行我也只有在工寮拍拍星空,第二天到了九九山莊就因為有些高山反應,只想休息而已。
 20170812009.jpg

10.左邊不知道衛星還是流星。
 20170812010.jpg

11.玲玲是天蠍座,此行的夜晚也不斷看到天蠍座,以及中間那顆紅色的心臟,我即使不在家,也彷彿能每天看到玲玲……不知道誰說我這已經是放閃的最高境界。
 20170812011.jpg

Day2:15.2K工寮→17K下切點→馬達拉溪登山口(海拔1750M)→九九山莊(海拔2699M)

第2天是四天行程當中,行走距離唯一不到10公里的路段,我們不趕著早起摸黑,在工寮睡得十分盡興香甜,也在晨光中享用早餐,說真的應該要再來杯咖啡……

12.還是出發吧,上午8點出發,對這天的行程來說其實是綽綽有餘的。
 20170813001.jpg

13.雖然此行免背公糧睡袋,阿光這一大包我想應該不少於30公斤。此行阿光沒帶數位單眼,光是8X10相機與那些單張價值1000元的大片幅底片,無論重量或是價值就十分驚人,林道上使用拖車也只是剛好而已。
 20170813002.jpg

14.抵達17K下切點的合照。看得出來此行的男生除了我跟阿光之外,都是屬於玉樹臨風型。
 20170813003.jpg

15.稍做休息……其實是看阿光鎖他的拖車。他大推這款好市多的拖車,雖然耐操好用,背包與拖車之間一定要用繩子捆牢固定,當然也別忘了帶鎖,免得回程拖車就不見了。不是怕被偷,而是怕被巡山人員當作廢棄物處理。
 20170813004.jpg

16.一路下切到大約19K還是20K處,這裡距離馬達拉溪登山口僅幾步之遙,原以為這裡是大鹿林道東線的舊檢查哨,但建築與我印象中的不同。
 20170813005.jpg

2004年的大鹿林道東線檢查哨,當年的入山證是在土場檢查站申辦,然後到這裡繳交入山證以及入園證。
 

17.上了新建的鐵橋,隔著馬達拉溪看著相片右上方的建築物,似乎就是當年的舊檢查哨。
 20170813006.jpg

18.崩毀了的馬達拉溪吊橋。當年的馬達拉溪登山口有著相當寬廣的腹地,就連中巴都能停得進來,可惜當時拍的相片所剩不多,盛況只能遙想。
 20170813007.jpg

19.舊路標。
 20170813008.jpg

20.吊橋門柱。
 20170813009.jpg

21.我們當年曾走過的吊橋。
 20170813010.jpg

22.吊橋石碑。
 20170813011.jpg

23.之後就是直上950公尺的山徑,時間還早,就慢慢走吧。
 20170813012.jpg

24.本日最後一次追上隊員,之後到了九九山莊才會合。
 20170813013.jpg

25.抵達1.6K的松鼠平台,我們在這裡午餐。但對我跟秉謙來說,松鼠平台與2004年幾乎一般無異,這一點才神奇。
 20170813015.jpg

松鼠平台當然是我們起的暱稱,緣由不多說,看相片就知道。
 

26.此行無論如何,秉謙都不願意拍復刻版,那只好我來了。
 20170813016.jpg

27.進入森林區。網路上有人說是黑森林,但這裡林相混生,跟黑森林的定義並不相同。
 20170813017.jpg

28.當年的我們對山林的認識相當淺薄,如今一看就知道這裡是昔日伐木的林場。大鹿林道原本就是因為伐木而開設,我們停留的地方有著為數可觀的紅檜與扁柏,秉謙眼前的這兩株就是紅檜,我們猜想這裡應該就是林場終點,大約在里程2.5K附近。
 20170813018.jpg

29.紅檜的綠葉光影。
 20170813019.jpg

30.山徑上的棧橋,整條山徑的維護狀況相當不錯。
 20170813020.jpg

31.抵達九九山莊,右邊第一間成功堡就是我們這兩晚的住所,右邊穿紅色衣服的就是打理我們這兩天早晚餐的黃文辰大哥。
 20170813021.jpg

2004年6月,我們離開九九山莊前幫秉謙拍的相片,與現在的九九山莊沒有什麼差異。
 

32.大概太久沒上高山,到了九九山莊出現了輕微的高山反應,補充了水分之後趕著去拍九九夕照。
 20170813022.jpg

33.跟2004年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樹長高了許多。
 20170813023.jpg

34.真虧阿光能把整個8X10相機與重到不行的腳架搬上來,期待能看到阿光的精彩相片。
 20170813024.jpg

35.夕陽餘暉。
 20170813025.jpg

36.完美的Ending。
 20170813026.jpg

此行在九九山莊,又與7年登南湖大山的協作小松巧遇,雖然沒有聊得太多,也只留了三包咖啡,但總覺得台灣的山說小不小,說大似乎又不大,這番的巧遇相見歡,不知怎的有股強烈的感覺,跟大家的相見,在高山上這或許是最後一次。

也因此,對於第3天的重頭戲,我很想花一整天的時間把山上的景色一次看個夠,雖然這跟因為高山反應導致速度緩慢也有關係。

待續……

需仁.2017/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