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感交集的天空步道—錐麓古道漫、慢、走(上)

發表於2014/11/26
57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的太魯閣

太魯閣在我的人生中,佔有比重極高的位置。
在我還是小蘿莉的時候……


好…是乾黑瘦矮小蘿莉…的時候……

我的第一次旅行,就是到太魯閣。
不得不說,那可真是威猛先生級的潔淨回憶……
因為,除了暈車,我什麼事也記不得了…

接踵而來的國中、高中畢旅,
也逃不了太魯閣走馬看花似的洗禮


相較於後來對太魯閣的驚艷,我著實好奇一件事兒……
是說,台灣的畢旅怎麼有辦法把這麼迷人的地方,
搞得這麼索然無味??

前些年,遇上些旅行同好,花蓮、太魯閣也走跳多回,
從不生膩,也不覺倦。
唯一讓我對太魯閣產生『咒罵』情緒的,
竟是我的第一場馬拉松——太魯閣馬拉松。

緩上緩下的坡道,讓累到直想放棄的我,
~~國罵到得內傷…

所謂的峽谷風情,在當時的我看來,
成了九曲心腸的迷樣女子,
讓我好像看到了希望(折返點),卻又不停的失望

我第二次沮喪到直掉淚…(第一次是上嘉明湖的時候)

也許是太累了…當我在時間內完賽時,竟沒有一絲喜悅。
終點前的照片裡,我的臉像剛在糞坑打滾過似的。

記得我的第一顆大山—嘉明湖,
本人也苦著張像被倒會似的臉…

後來我告訴自己,以後,再怎麼累,『都、要、笑』

路跑也是如此!!

我實在無法再忍受辛辛苦苦上了那麼高的山,
跑了那麼遠的路,卻留下匪夷所思的臭臉照……

到底給誰擺譜來著!?
(莫名奇妙對自己生氣了!!)



又拉太遠了><

太魯閣有幾條步道,是出了名的美…
其中,平易近人的砂咔噹
跟有天堂路美稱的錐麓古道
是我的夢想景點之一。

夢想不大,實現的機會就高些。

砂咔噹,我走過三回,幸福有時就是這樣時時來敲門。

錐麓古道……拜我最敬愛的蔡老師之賜,
我終於有機會拼湊夢想藍圖。


103.01.19  快變照咖的合歡山

這個小標,完全沒有不敬之意。 純粹是因為走好多回
對她,從陌生到熟悉~
以前
你以為她很難搞,後來發現難搞的是自己
(因為爬到很喘時還是很想靠夭)

蔡老師說『走個東峰暖暖身』,頓時,向來有默契的隊友們
果然堅守著默契原則………

菜鳥去爬就好,老鳥在山下喇賽!


霞女姐姐說『這個…走不盡興…

有點像孫云云在精品店,
嫌棄『五十萬一顆的鑽石~太小顆了』…這樣。

雖說東峰我走過一回,
但,我是菜鳥,
我敢說一句不走,蔡老師他老人家就敢放我鴿子…

都說是暖身了唄!!還賴著不成!?



上回來東峰,天氣跟這回一樣好。
不過,當時是夏季,而這回~是冬未春初
還有些雪積在路旁,襯著暖陽灑落的光線,
有種恬適自怡的風景。

殘雪壓枝猶有橘,凍雷驚笋欲抽芽

雖然我不是健腳型的山人,但東峰實在不是太困難的大山,
理論上我應該仍可蹣跚而上的。
但…沒來由的無力,倒讓自己有點驚訝…?
是說~好歹我也一直挺認真的運動好保持體力,怎麼著…??

仔細想,…原來是我餓了!!
早上出發得匆忙,早餐沒怎麼好好吃。
有人說,不吃早餐,易老!!想來是至理名言丫…
光腳力就老邁了起來了!!


反正攻頂不是我的目標,暖暖身、順順壓力,
倒樂得我可以拍照慢遊。



其實,在山上我是沒什麼拍照的興趣
一來,技術差,總拍不出群山的壯闊感。
二來,我覺得,眼睛就是最好的相機,
 ~~讚嘆是最合時宜的快門


緩步而上,來到了一小處的開闊地,我決定不上去了…
我像隻貓~綣在箭竹叢旁,
滿足的享受著~暖陽伴著山風徐徐的慵懶



適合給情侶走的『白楊步道』

跟隨蔡老師爬過幾座山後,我算是悟出個道理來了…

『但凡花不到三小時以上的登山活動,
在他老人家的眼裡,都不叫爬山』

所以離開東峰這道爽口的開胃菜後,我們一路向東,
準備品嚐色香味俱全,賣相極佳的『白楊步道』

記得之前在太魯閣遊客中心聽解說志工提起過這條步道,
她說,這是一條非常適合情侶走的步道。

走過一遭後,總算知道她意有所指的是什麼。

它沿途有壯麗的峽谷風情可供情侶拍照,
又有幽暗隧道旳神秘感
可讓情侶有『攜手邁向光明』的澎湃感,
果然是極好的路徑。


別有洞天『水濂洞』


穿過白楊步道上數個隧道後,
來到『因水利發電開發影響生態水資源平衡』的衝擊下,
而幸運保留下來的小天堂-水濂洞

只見洞內幽黯,水聲澕然,一時倒讓我卻步

正張望想著要如何進入…
一位美女剛好步出洞口,對著猶豫的我說,
你不穿雨衣會一身濕哦!
說著便把身上的雨衣脫下來給我!


既然有人傾衣相送,我豈有不去探探的道理?


跟在隊友的光線後頭,亦步亦趨,水濂似的湧泉隱約可見。

~雖然看不到希望(盡頭)在那裡,
但一旁泉水興高采烈的奔流樣,
讓人不由自主的跟著雀躍起來。

盡頭是個什麼樣的光景~不重要,反正早晚走到
但活在當下,過得盡興,才不白走一遭…

好個人生風景的縮影啊!(是說~不過就走個小隧道,我也要這麼假氣質的感嘆一番嗎?)

在適應了黑暗後,我發現,其實水濂洞內不全然是暗的
因隧道不長,所以兩頭的光影透進來,
這才看清泉水的樣貌。

當下,少了點任性,多了點團體出遊的壓力,
否則我應該會赤足濯水一番。

在洞口另一端,立霧溪切割出峽谷地貌,讓我有一種,
離對面岩壁很近的錯覺。

在巨大的石頭旁,
我覺得我不存在的尾巴,對著這座峽谷,使勁的搖著。

我剛剛從它身體穿洞而出,神往它沁涼的湧泉,
它非不覺得我粗魯無禮,還賞了一彎令人屏息的峽谷仙境,
給我這個凡夫俗子

我…何、其、有、幸…得此厚愛!?


落腳天祥天主堂

對於大山大谷走慣了的山人而言,
天祥天主堂的住宿品質,真的有帶你上天堂的FU
窩一晚三百大洋,有床有熱水,夫復何求?

晚餐過後,大家紛紛像小叮噹似的,從袋子裡變出好多零食



還有酒!!

這真是我無敵崇拜的部份!

先不說酒那麼重,背在身上是要為難誰?

就那些液體灌進身體裡的濃度,都可以無痛分娩了!!

但個個山人隔天還是生龍活虎、健步如飛

…每次,我都有喬下巴的衝動……
(因為,驚到下巴掉了)




天祥的夜晚很安靜,鑽進被窩,我仍一如往常的認床
卻已沒有半點不安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
我對戶外活動如此熱衷


也許,

是從窗外不遠的蛙鳴聲開始

也許,

是隔壁床那~一秒變奧蘿拉~的神奇睡功,
激起我『學習快速入眠』的慾望開始。


晚安,認床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