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溪縱走:甘德亞山谷之歌

發表於2017/08/03
5,810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7/03/19
  • 回程日期
    2017/03/20
  • 相關路線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閉起眼睛,穿過樹蔭的風輕輕拂過臉頰,聽見生氣活潑的聲響在每一個角落裡微微私語,卻寧靜的心裡一點起伏都沒有。你似乎可以為了那些鳥兒熱絡的交談聲而感覺到這裡的平靜與和諧。有時你慌張的問起了幾點?在這個世界裡卻一點都不重要,所有生命都顧自綻放著此刻的模樣。睜開眼睛,有稜有角的建築物上覆蓋著一層綠意或落葉般的枯黃。那摸起來還有些潮濕,但仔細點瞧,交錯的縫隙裡都是一個個微觀的世界。露水也變得晶瑩剔透,像吊燈似的垂掛在枝葉的末梢。你將雙手自然的托放在後腦勺的位置,大字般的躺在巍巍樹下的庇護,在那些交疊的葉片裡窺看著清澈的藍天。若是飛鳥掠過,你也能感覺到牠的自由;若是雲朵飄移,你也能感覺到它的愜意。此時,遠方的落葉堆裡輕巧的窸窣聲,頭也不需要抬的,你知道牠今天又來翻動著老樹根旁剛探出嫩綠身軀的小樹苗。突然一陣騷動,所有休憩在毛茸茸圍牆上的都振翅遠離躡手躡腳的小山貓。牠看似無奈的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恰巧一陣風弄的樹葉颯颯作響的搖曳,這讓我想起了現在也許是午後驕陽的時分。

能想像當我們的建築物與大自然整密結合時會成什麼樣?又或者說我們所居住的地方若與自然萬物相處的融洽會是什麼樣貌?而這正是我所想像的天空之城。在那裡只要走出門外,隨時都可以感受到生命蓬勃的熱鬧,即使是夜晚也能在一處小水池中聽聞蛙鳴合唱著樂章。當眼睛閉起,躺在些許冰涼的榻榻米上,想像著自己身在一片柳杉林裡,松針葉下仰望筆直的樹幹直達天頂,凝視著樹稍微微的搖擺。放鬆的,任憑感官自由接收週遭的風吹或草動,允許自己安住在那,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想…。而我總會在一處遼闊的林子裡,有著怦然心動的期許,期待著有天能攜帶頂個人帳便能滿足小小的心願。然而這樣的嚮往卻與我們目前的處境有著一段遙遠的距離,僅能奢侈的匆匆走過留下幾張反應心境的畫面。我納悶不能理解的,為什麼我們會因為夜鶯的響亮,與倖存城市裡的蟋蟀拉奏的聲響感到煩躁與吵雜?當聽見他們久未出現的聲音時,我是如此的感動與感傷,感傷著我們的內心是多麼的掙扎、焦慮,卻從未明白是自己的感受反應了整個世界的美好與醜陋。

天空之城裡,希達感嘆的說著「我現在才明白拉普達為什麼會滅亡。甘德亞山谷之歌裡寫著『根要紮在土壤裡,和風兒一同生存,與種子一同過冬,與鳥兒一起歌頌春天。』就算有多驚人的武器,就算有再多可憐的機器人,沒有土地是活不了的。」人與自然的相處一直以來都是佔據居多,我們很少允許其他生命共同享用著大地。當一塊石磚鋪在地面後,便排斥了所有自然生命接觸著賴以維生的陽光與水源。我們佔據著土地,我們用水泥與柏油劃清界限,我們築起了圍牆、灑上了毒藥、限縮了河床…,一切一切都將自己隔絕於自然之外,好似死後不再需要回歸到塵土裡…。我們佔據著,即便好不容易驅車前往了令人幽靜的自然,心卻老是遺留在建築物裡的待辦事項,憂擾的無法真正作為地球上的一株花草,安住在那。

鐵軌間鋪上一層茂密的植披,在兩條平行線上延伸出去靠得相近。站在架高的橋墩,遠看著,像是曾經有過文明的地方閒置著允許自然進駐的美。我想起天空之城那樣的畫面與此相似,好似躺在自然裡睡著了一般安詳。當建築物再度與自然結合,使得自然的色調揮灑在冰冷的水泥墩上,多過得是舒適溫暖的感覺。世界上最美的,是自然普遍存在的一切,是扎根踏實的順應著自然的運作,用心地渡過每一天。現在,我們與大自然分離了,必須得行駛一段路程才能置身於嚮往的樹林裡臥看雲起或日落幕色的輾轉,卻依舊匆忙的無法處在一個安定的狀態迎接更深刻的體會。倘若我們允許大自然進駐在我們生活裡的周遭,那會是什麼樣子?你會不會嫌棄泥土的芬芳?還是會在那些弄髒的衣褲上感覺到自己存在的美麗,感覺自己與大自然是密不可分的緊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