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風山一日單攻

發表於2017/07/03
5,33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兩波梅雨鋒面導致原本的雪山主東和畢羊縱走倒團被迫吃土(套用心中偶像語法,向翁神致敬xd),各地入山路況崩塌災情嚴重,乘著陽光露臉之際,就來衝一發吧,說時遲那時快,車已停妥大禹嶺登山口附近;叮、叮叮...,伴隨手機鬧鈴聲音響起,喚醒半夢半醒的我們;始終保持心存敬畏,一點也不敢輕忽怠慢,事前反覆仔細參考閱讀前輩們紀錄,再加上有向翁大神人請教路況,經其事前加持提點注意事項,因此心中踏實不少,整裝後漫步從公路旁下切步道,沿著樹上路標指示牌數字1方向行進,開始今日屏風超辣之旅。

一開始持續下坡,真是輕鬆愉快,披星載月摸黑徐行,只要小心步伐和避開為數不少的咬人貓,前行並不困難;隨著溪水聲越來越響亮,此時已下降三百公尺來到第一個過溪點,然而這時出現的景況讓我非常傻眼,水量大到不可想像,根本超乎預期,水流奔騰猶如千軍萬馬之勢,環顧四周漆黑一片,根本找不到過溪點的位置,這時的我萌生退意跟志哥提到是否折返改去畢羊單攻,但志哥篤定的眼神和語氣,訴說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決心,因此彼此討論過後立馬決定繼續前行;沿溪逆流往上走一段發覺無法高繞,又接著順流往下走,依舊找不著正確過溪位置,最後心一橫想說先過溪再找看看,結果來到對岸,發覺無法上切路徑只好折返,最後折騰一番浪費不少時間,才發覺正確路徑是在最初一開始頭燈照射的對岸崩壁上,費了好大功夫來回摸索再次過溪,水深超過小腿肚接近膝蓋,褲子、鞋襪全濕,這下可好了,不到2K距離就已經如此精彩,真不知後頭還藏著什麼怪物呢。

行經岩壁,雙手用力緊握拉繩,腳踩踏點絲毫不敢大意,經過兩段崩壁山溝,土石不斷持續崩落鬆動,儘管有架繩確保,奮力使出手腳併用,心裡依舊惶恐不安,身體還是會不自覺微微顫抖,幸好這時東方魚肚白,稍稍緩解不安的情緒。經過一番奮戰終於親眼目睹傳聞中的鐵線吊橋,橋下溪流水量之大,連和志哥交談的聲音都無法清楚分辨,山壁上和箭竹林中也有許多小水瀑匯入橋下溪底,過橋後就會來到鐵線營地,水源充足不虞匱乏,但震耳欲聾的水流聲,想必也會吵得令人難以安眠吧。

清晨六點左右,腳踩松針地墊,終於來到新舊路口營地,空間開闊至少有十來頂大小不一的營帳,雖然打從出發後沿途沒遇見任何山友,但看到此地紮營盛況,想必今日屏風山應該會是熱鬧非凡啊。志哥拿出新買的玩具,燒開水煮咖啡與我分享,周遭瀰漫咖啡香氣撲鼻四溢,金色陽光灑落林間樹梢,在晨光序曲中享用美味早餐;如此愜意暢快,人生幾何?夫復何求。

照原本預訂的屏風山新路前進,沿途箭竹林長伴左右,再次來到塔次基里溪支流上游,水質清澈見底,即便在暑熱六月天依舊冷洌,高山溪流獨有的特徵,過溪石頭踏點因水流量大已被淹蓋,鞋襪再次浸濕,一整個玩水的概念,要不是單攻趕路在即,有時間壓力,這裡的確是戲水游泳消暑的好地方,接下來分不清是陡上還是緩上,一直在中級山林相的樹林間行走,直到出現鋸齒連鋒、合歡群峰展望點,視野稍微開闊,下一秒又開始進入鐵杉林中和箭竹林繼續作伴,越過最後一段巨石岩壁拉繩區,就是走進屏風稜線上頭,樹上指示牌數字100編號出現在眼前,轉個身下一秒屏風三角點就到啦,終於在早上11點左右抵達朝思暮想的屏風山,四週無展望,在三角點拍照打卡後隨即準備下撤,不敢多作停留;這時面臨下撤路線的選擇,我考慮路程和時間因素傾向新路來回,志哥則表示嘗試舊路回程不失為好選擇,最後選擇往屏風山南峰方向,走舊路回程,繼續走在稜線上在接近舊路下切點前有一非常棒的的展望點,奇萊北峰和奇萊東稜就在正前方十分壯觀,開始下切不停拉繩幾近垂直陡下,確認踩穩踏點後才移動,絲毫不敢放鬆懈怠,高度從三千一百公尺左右下降到大約一千九百五十公尺的溪底,深深喘了好大一口氣,舒緩緊繃的情緒,再次過溪往金礦營地和松針營地前進,舊路垂直拉繩陡上根本是絕壁千仞真本事,若是重裝仰攻陡上稜線,絕非等閒之輩,十分令人折服。

在松針營地前終於趕上一大群山友,閒聊後才發覺原來他們就是在新舊路口營地搭帳篷的朋友,對於我們單攻屏風新上舊下,對於我們晚出發又早先他們回程,紛紛表示稱許讚賞,跟他們相約回頭營地帳篷見,告辭後繼續趕路去,終於在下午三點左右回到新舊路口營地,心裡放心不少,志哥煮食熱湯、泡麵與我分享,脫下鞋襪赤腳踩在松針林地上,真的好舒服捏,吃完一輪後,先前在路上聊天的山友也陸續抵達,一群人聚集吃吃喝喝,彼此分享著爬山的經歷和趣談,這時也有重裝抵達的山友,詢問我們新、舊路的狀況,志哥和我相識而笑,大力推薦屏風走新上舊下,保證精彩豐富印象深刻。

飽餐一頓後繼續踏上回程之路,來到鐵線吊橋此行最低點,最後剩下爬升六百公尺就可回抵大禹嶺登山口,預計不至於摸晚黑,心情也跟著輕鬆許多;這時遇到一位重裝山友大哥準備上山,同他閒聊提及危險崩壁山溝困難地形時,得知他在山溝崩壁滑石區,有帶繩子上山來重新架繩確保,得知我穿短褲被咬人貓咬傷,不吝於拿出消炎藥膏給我塗抹,真的非常非常感謝,雖然只有相識一面之緣,但心中充滿感恩。來到半夜小小迷航的過溪點-塔次基里溪,才終於一解原來面目是這樣啊,剩最後三百公尺爬升,想要一股作氣往上衝,然而心有餘而力不足啊,只能慢慢龜速回到大禹嶺登山口;此行,除了身體疲憊之外,內心更是充滿感動,感謝老天爺作美山神土地保佑,更要感謝志哥陪同大力幫忙鼎力相挺,才能順利完成一日屏風山單攻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