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晨的筆架連峰小探險

發表於2017/06/19
86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爬山前飲用水準備不足造成在山中缺水是一件大事,但爬山經驗已經勉強可算“豐富”的我們在今天還是犯了這個錯誤。

一向不喜歡夏天在低海拔郊山走跳,高溫、蚊蟲、螞蟥、蛇,應付它們都來不及,哪來欣賞沿途林相美景情致?但為了7月初的雪山之行,為了讓晨晨靠自己登頂,找些有難度的山自我訓練、以山養山又屬必要。

根據“健行筆記”的資料記載,「筆架山越嶺登山步道」海拔高度介於100-585公尺,上升將近500公尺,而且路程上上下下,若從石碇起登,中間會經過西帽子岩山、炙子頭山才到筆架山,一路上上下下,很適合練腳力。但網頁上說需時7小時的路程,和晨晨一起我們一定會走更久,還好摸黑近來已是我們家爬山不可少的過程,所以也沒太擔心。

也許是太久沒在炎炎夏日爬郊山,更應該是因為一日行程而輕忽,我們竟然只準備了2.5公升飲用水,就打算撐過一整天。9:10從登山口起登,烈日很快教訓了我們,事實上從停車場走到登山口,在抵達傳說中的三合院前,雖然一路平坦好走,但我們已汗如雨下,水壺中的水也去了快3分之1,還好三合院的老爺爺一聲「來呷茶喔!」的熱情招呼拯救了陷入乾渴困境的我們,不但請我們喝了茶,還讓我們把水壺填滿,真是感謝。

登山口

晨晨等不及我們,先衝了!

烈日當頭

謝謝阿公熱情的招待我們喝茶

雖然水壺重新裝滿,但路很長,太陽很大,我們認真考慮是否改天再訪。當然,也詢問了晨晨隊長的意見。既然她想爬,我們也不想白來,那就且戰且走吧!

過了三合院後,平坦路徑轉換為陡上爬升,但樹蔭也多了不少,到稜線段時,偶爾還有微風吹拂,雖然高溫依舊,舒適感卻提升不少,原本有點煩躁的心穩定下來後,山上美麗的林相、豐富的生態開始引起我們的注意。

最先吸引到晨晨的,是沿途翩翩飛舞的蝴蝶們,種類很多,看得眼花撩亂,晨晨還說「蝴蝶一直跟著我們爬山ㄟ!」,很開心有蝴蝶相伴,爬得更起勁了。這時水壺的水量仍然不斷減少,但大人省著喝,我們樂觀的希望這一點點水能撐完全程。

主稜岔路(1號救援摏)

既然有很多蝴蝶,各式各樣色彩鮮豔繽紛的毛毛蟲當然少不了,只要小心不要碰到,以欣賞的角度來觀察,就是很棒的視覺饗宴。晨晨看得開心,說:「假裝我是毛毛蟲baby,你當毛毛蟲媽媽好不好?」「ㄜ…毛毛蟲是蝴蝶的幼蟲,所以牠的媽媽應該是蝴蝶才對喔~毛毛蟲長大就變蝴蝶啦!」「那我們當長大不會變蝴蝶的毛毛蟲好不好?」「ㄜ…好吧!」於是毛毛蟲母女就這樣繼續前進,還把艾瑞卡爾的〈好餓的毛毛蟲〉故事拿來改編成爬山版,毛毛蟲邊爬山邊找東西吃,但最後沒有變成蝴蝶(因為我們是不會變蝴蝶的毛毛蟲XD)。

超多毛毛蟲

近午時分,我們才來到第一座「西帽子岩山」,正當我打開行動糧想補充能量時,媽媽發現本次行程除了水帶太少的第二個失誤點:帶巧克力。包裝一開,我們沒有看到”一塊”巧克力等媽媽吞下肚,而是”一灘”巧克力水。天氣太熱,所有巧克力都融化了,還好,還有餅乾果腹,但對飲水不足的我們而言,吃餅乾只會更加速飲水消耗,情況不妙阿。

Go!Go!筆架連峰~

只要危險性不高,我們都希望晨晨能自己完成。

再累還是要維持可愛的形象唷!

筆架山與五寮尖、皇帝殿並稱為「北部三大岩場」,途中需要攀爬的岩塊自然不少,但大部份都有架繩索,只要找好踩點,手扶好、腳踩穩即可安全通過。晨晨經過松蘿湖的洗禮,對這樣一路上攀下爬的地形反而爬得帶勁,有時忙著拍照的爸爸都快追不上她,但心臟強度較不足的媽媽還是不時提醒小傢伙「注意、踩穩再走下一步」,瘦稜還是要牽著手小心通過,畢竟再好走的地形若是大意也會出意外,危險地段當然要更謹慎才是。

許多岩石上有被鑿出階梯及繫上繩子,所以比想像中的簡單多了。

下這個岩坡要注意安全呀!

今天的第一個山頭  西帽子岩H480m

西帽子岩H480m

「山雨欲來風滿樓」。即將抵達筆架連峰的第二座「炙子頭山」前,悶熱不已的山徑起風了,遠方傳來悶雷聲,我們暗叫不妙,懷抱著忐忑的心情繼續前進,祈禱雨不要這麼快下來。

天色漸黑雨將至

這段旅程為了保留飲水,媽媽一直節制飲用,也許就是水喝太少天氣又太熱,人有點頭昏,似乎是中暑症狀,起風後好像有好一點,爸爸還說了「如果下雨你就用嘴去接,這樣就不會再缺水了。」這個不好笑的笑話,但當我們抵達炙子頭山正準備休息一下繼續再戰筆架山時,豆大的雨點落下,當場,沒有人笑得出來了。

炙子頭山(H525m)

炙子頭山 土地調查局圖根點

炙子頭山 5號救援摏

打開媽媽的背包,水壺已經見底;爸爸的也好不到哪裡去,大概只剩300cc;晨晨的剩最多(因為她都喝我的),也是400cc左右。這樣的水量夠我們撐到筆架山再下山嗎?答案是否定的。問晨晨,她說還想繼續走到筆架山,但缺水和看來只會愈來愈大的雨勢,配上輕微中暑的媽媽,下撤似乎是較為明智的抉擇,山永遠都在,不必逞一時之勇。於是我們告訴晨晨「你今天表現很棒,我們相信你可以完成,但爸爸媽媽的水快喝完了,媽媽還不舒服,所以我們決定要下山了。」小傢伙想想就答應一起下山了。

除了原路往回走,炙子頭山頂另有岔路可“較快”通往產業道路,雖然看來沒什麼人在走,芒草長得老高,但還看得到路徑,就決定這條路了。

除了陡下還是陡下,這點本來就有心理準備,誰叫我們想“較快”下山呢?但在大雨中陡下可不好玩,雨衣早已穿好,雨褲一開始懶得穿,眼見雨從豆大雨點轉變成水庫洩洪之勢,趕緊找了一個較不陡的地方慌忙套上,混亂中媽媽的手都被芒草劃破了,還是看到手指上的血痕才發現。不好玩的陡下持續著,還要不斷鑽芒草、把爬到身上的螞蟥挑走,大概1.5小時後,我們終於到了:昇高坑路。

下撤的路線都是芒草撲路

下撤最終為產業道路

就在我們猶豫應該「向左走」還是「向右走」時,一位老伯騎著機車經過,他告訴我們:往左可到深坑,往右可達石碇。深坑較近,大概要走半小時。經過前一段辛苦的旅程,我們也懶得再確認,就往深坑方向走去,沒想到經過1.5小時,我們才走到深坑的大馬路,看來老伯只騎車不走路的。(事後查證,到石碇的路程比往深坑少了2公里,這段產業道路走得冤枉)

走了一天的路,隨手招了計程車,20分鐘就把我們送回石碇國小了,180元車資花得值啊!一上我們家的小車,綁腿一脫,赫見媽媽褲角上的血跡,原來螞蟥來訪過,爬了這麼久的山才正式遭到“蟥吻”,算蠻幸運了。基本上螞蟥這種生物,見到本尊在你身上蠕動時會比較噁心,但傷口倒是還好,只要記得要幫傷口清潔消毒,就當是自己非自願捐血了。

沒想到的是:這次的筆架連峰之行螞蟥還真不少,上車前雖然檢查了一番,也揪出一隻卡在爸爸綁腿上的螞蟥,回家路上,爸爸喝可樂時發現一隻螞蝗在瓶子上跟他打招呼,搞得全車驚叫連連,還好沒造成交通事故;全家洗完澡在床上抬腿休息時,又一隻不知何時找上爸爸,嚇得我們立刻跳下床再度展開螞蟥搜查;隔天在暫放綁腿等裝備的袋子上又發現一隻…太驚嚇了,好在之後就沒有再發現跑到我們家的迷途螞蟥。

螞蝗咬傷

此次的筆架連峰之行雖然沒有完成,但練腿目的已達到,一路上賞蝶觀蟲也蠻開心,但就是螞蟥…拜託別再來呀!

此次的行程圖如下:(紅線為原訂路線,最後因下撤而未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