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攀百岳 - 畢祿羊頭縱走二天二夜

發表於2014/10/30
13,49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無止境的垂直陡上,

雙腳如同綁了石頭般抬不起來,

肩上的背包隨著時間拉長變得重不可耐,

好累,好累,

攻畢祿山這段重裝陡上,讓我們吃足了苦頭。



無止境的垂直陡下,

雙腳無聲地痛苦吶喊,

膝蓋眼看就在崩潰邊緣,

日漸西下,要沒有光線了,寶特瓶裡空空如也,

到底還要下坡多久?

到達羊頭山0公里處,才發現惡魔般的登山口正虎視眈眈嘲笑著我們……





    記得是秋節連假的某天,夜晚去跑步,不知怎地一個念頭湧上來:不如今年生日也上高山過吧!

    自助登山者們都知道,「搶床位」是件數一數二的大事,決定後隔兩天就必須搶床位,但連要爬哪座山、隊友在哪裡都還沒揪耶~


    想當然爾,錯過了黃金搶床位時機。看了看網路上的登山活動,熱門的山岳早已連入山證入園證都額滿了,突然有一行字吸引了我的目光。



  「畢祿羊頭縱走」進階路線。



    就是這幾個字吸引了我。 進階路線聽起來好棒喔,趕緊多查了些資料,畢竟這兩座百岳不算熱門,多虧熱心的山友前輩們,路徑圖與時程表都很詳細。約了幾個夥伴,國慶連假一起上山露營吧!




    兩台車下班後直接驅車前往中部,早上六點在登山口集合。花了點時間分配裝備,拖到快七點才真正出發。


    畢祿山(3371m),山勢巍峨而脊瘦,如橫刃破天。南稜迤迺,北稜脊斷。被岳界選為「八瘦」之一。

    羊頭山(3035m),百岳老么,亦是八瘦之一,展望絶佳。雖是老么,仍是不折不扣的高山,上有顆三等三角點。山形險峻,西面與鋸山連稜,東面則地形險惡,崩崖處處。


   這次預定的畢祿羊頭縱走二天二夜,遠遠比我想像中的艱辛許多。



   『畢祿、羊頭縱走可說是集縱走地形的大全,有劍竹、芒草、倒木、陡上陡下坡、懸崖峭壁,還要重裝攀岩,且自林道盡頭後全程無水。重裝行程,需背水,限有重裝經驗健之健腳夥伴參加。』




【簡易行程記錄】

10/10

06:54 – 10:28  820林道口出發 最後水源處,開始重裝陡上

12:16              午餐

12:38 – 15:03  繼續陡上至稜線

16:04              畢祿山三叉口 – 紮營畢祿營地


10/11

07:15 - 12:50 畢祿營地 – 鋸齒連峰 - 羊頭山三叉口

13:07 - 13:51 羊頭山輕裝攻頂 - 登頂羊頭山3035m

14:07 - 14:59 下羊頭山回到羊頭山三叉口

15:14 - 17:55 重裝陡下羊頭山回到慈恩登山口



06:54 820林道重裝出發

    820林道,又長又平坦,大家一路閒聊拍照,絲毫沒有預料到前方即將面對的挑戰。

終於到了最後水源處,遇到一兩處攀繩地形,讓大夥覺得有點興奮。後來回想起來當時真是太天真了後面可是有無止盡的攀繩在等著我們啊!



10:28 最後水源地,重裝陡上


   從這裡開始,是垂直陡上,因為山中無水源,露營必需的用水要自己背上去,垂直距離上升800公尺,聽起來很短,但實際上水平距離完全不只。


   才剛開始沒多久,我就落後到隊伍最後面,不知道為什麼這陡坡我就是上不去,每一個步伐都舉步維艱,完全沒有多餘的力氣聊天拍照。


  「走不動了,我走不動了。」內心一直不斷吶喊。


   這是第一次爬山需要使用「狗爬式」上山,幾乎都是四肢著地用爬的上去,一方面是坡度太陡了,一方面是已經累到必須使用全身力氣。帶著工作手套,我們一路沿著最低60度的陡坡緩緩上升,每一次拉繩,每一次抬腿身體都在掙扎。




   午餐休息時,T居然坐著就睡著了?!可見有多累啊~~ ()


   嚼著冷硬如石塊的饅頭(不是個好選擇,以後上山不要帶饅頭),邊查看自己的行李,赫然發現居然裝了三罐水!!(3750ml) 加上公糧、爐頭、睡袋、衣物等,粗估15公斤吧!天啊完全超越了我的負重能力,難怪如此瀕臨崩潰……


   沿途我都仔細對照其他山友分享的行程時刻表,然而我們從啟程即落後,然後一路超級free style的休息方式,加上我們完全跟勇腳山友是兩個極端值,一路落後落後落後….


「現在幾點啊?


「ㄟ快下午一點了。那個…… 對照組已經攻頂畢祿了耶 XD 


  大夥自嘲了一翻,瞄了一眼記錄表,哇咧,我們還不知道在陡升800m的哪裡喔….


  這段重裝陡上,超級折騰,短短不到2公里,竟然花了約莫四小時?!除了無止盡的超級陡坡,逼著我們手腳並用,還有浮誇讓人傻眼的攀岩場景。




    來到著名的垂直岩壁,J的腳已經開始抽筋,望著眼前不合理的陡峭岩壁,默默的有點傻眼。A自告奮勇先攀上去,到了中段,他大叫:這裡沒有踩點啊!!然後就用手的力量把自己與背包硬撐上去,接下來C也是如此。然後隊伍中的三個女生,抬頭仰望峭壁默不作聲……


  「以後不要約我來這種登山行程了…….我有家庭要照顧……」我忘記是錯覺還是真有此事,當下Ru好似在我耳邊whisper了這句話。


   就在此時,去年生日也一起登山的P突然說:「我幫妳們背上去好了。」


   然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完全好像在走平地一般,身輕如燕地咻咻咻來回陡峭岩壁約莫五趟,幫女生們把裝備背上去!並且不斷說,「踩點很清楚啊~~


   Oh~當下真是太帥了,帥到無法檔,這樣的男子怎麼會單身呢??(意者內洽)




15:03 重裝陡上至稜線,攻頂畢祿山


    這恐怖的重裝垂直陡上,似乎沒完沒了,相較於前半段我的嚴重落後,心中那個「不好意思麻煩別人」的個性發揮了最大的作用,鞭策自己努力向前。為了不要麻煩別人讓別人等,我使盡的往上走,逼自己從一數到一百,為了把注意力轉移到別的地方,還逼自己用西班牙文或台語數,才能停下來喘口氣,幾次之後,往往都是數到兩百才喘氣。(此招超有用,誠心推薦給服用使人崩潰路段的山友使用。)






   「現在還在上山喔,要加快腳步囉。」沿途遇到許多下山的山友都這樣對我們說,看來我們是今日最後一組上山人馬了吧。


  「請問還要多久?」我們遇到人就問。


  「兩個小時吧。」、「四個小時左右。」、「差不多快到了。」、「還有一段路喔。」什麼回答都有!我們完全搞不清楚到底還要多久,只知道往上走就對了!


   終於,頭頂視野開了,快到稜線了。



   到了稜線,我們追趕著前方兩人的隊伍,到了一座山頭。


  「這裡就是畢祿山。」山友大哥對我們說。


   「蛤?!」把我們折騰不成人形的目的地畢祿山,居然就這樣突然出現在眼前。因為完全沒有心裡準備,山頂也沒有牌子,就一座山峰。當時雲霧裊繞毫無展望,一行人,錯愕的在畢祿山頂感到悵然若失。


    況且我們發現山頂搭了山友大哥一頂兩人帳後,已無空間給我們十人。


    Well, 也沒辦法,大夥兒乾脆在山頂聊起來,怎料此時突然撥雲見日。


   「開了!開了!」


    瞬間山頂展望極佳,四面景色全開,鋸齒連峰就在眼前,那是明天的挑戰了。眼前的重點是,趕緊找到營地吧!一行人收起行囊,抱著營地可能全被占滿的忐忑心情,速速前行。




明天要爬的鋸齒連峰就在眼前......



小辣羊頭山、中辣畢祿山、特辣白姑大山、超辣屏風山,人稱中橫四辣。


  這趟畢祿羊頭縱走,實在讓人崩潰,而居然只是中橫四辣的小辣&中辣?!

我想特辣和超辣,還是等有朝一日變成超勇腳山友系列再來挑戰吧!




16:04   畢祿山三叉口 – 紮營畢祿營地


  從畢祿山頂下來,我們扛起行囊速速前行,馬上就到了畢祿營地。營地位於稜線上,視野開闊,但平整營地早已被山友占據,我們趕緊找了其他幾塊地點盡速紮營。



  十月份三千公尺上已是寒風冷冽,我們抓緊落日殘陽,開始煮水做飯。  




  天色漸暗,這次露營由潮男團體擔任大廚,準備了義大利麵、咖哩飯、筊白筍、香腸、Xo、洋蔥、蘋果….etc當然還有泡麵。餓的時候,什麼都好吃。當晚的開胃泡麵應是近期內吃過最美味的食物了!稍晚,有人高山症開始發作,頭痛欲裂,等著晚飯的同時,就躺在稜線上的草堆裡睡著了。



  經歷九小時的重裝行走,大家都累癱了。夜裡,高山上寂靜無聲,今夜雲霧大起,沒有星空作伴,一行人七點就各自就寢。鑽進睡袋裡,聽著帳外呼嘯的風聲,有那麼一刻,唰唰強風似乎就要將帳篷連根拔起。


  「這真的不是動物在外面嗎……?」身旁人生第一次露營的好友Ru怯怯地問。

  「這是風喔這麼高沒有動物啦。」「睡吧。明天就下山了。」我為了讓她安心刻意保持冷靜的語調。

  


  在高山上露營,從來沒有睡好過。猶記去年此時嘉明湖露營,第一夜冷到快要發瘋,第二夜被夜半突來的雨驚醒。今晚畢祿羊頭的稜線上,紮營在不平斜坡上,縮在睡袋裡身體一直往下滑落。



  夜越來越深,就在迷迷糊糊之際,竟聽見隔壁帳篷外面有外國人在講話,聲音之近好像就在耳語般……




  等等,怎麼好像在說鬼故事。不是啦,原來有一對男女竟摸黑來到畢祿營地,天啊,想到要摸黑走那些懸崖峭壁就讓人發抖。



  每次在山中露營,都在心中默默盼望時間過快一點,想早點天亮。輾轉難眠了不知道多久,應該已經是隔天了吧,看了看時間,差點沒崩潰,居然才是同一天晚上的十點?!天啊漫漫長夜啊~~


  

    冬陽在雲層後匍伏著,清晨的露水與寒冷的空氣有種熟悉感,人們開始煮熱水暖身。天際線劈開一道光束,金黃色的朝陽灑滿了全身,稜線兩旁湧起片片雲海,轉瞬間,雲霧散去,視野大開,台灣山線的起伏連綿,遠近高低的層次,讓人無法不感動的大自然啊!



  生日的早晨,我跟A得到了杯子蛋糕慶生,早餐雖然是好難吃的義大利麵,還是要感謝潮男團體洗手作羹湯啊~()。收到媽媽傳來的生日簡訊,去年是去嘉明湖的路上收到的。在通訊軟體盛行的時代,生日只會收到一個人的簡訊了,媽媽真可愛。J


輕量化的背包真的太重要了,已哭。

 


07:15 - 12:50 畢祿營地 – 鋸齒連峰 - 羊頭山三叉口


   又是最後一隊出發的團體,今天要穿越鋸齒連峰,攻羊頭山後下山。



   有了昨天的經驗,鋸齒連峰的懸崖峭壁已經難不倒我們,這趟旅程完全就是攀岩訓練,還有無數劍竹、芒草、倒木、陡上和陡下坡,常常根本看不到腳下的路在哪裡,以及瘋狂被芒草打臉。只要稍微離前後的夥伴一段距離,就會宛若隻身處於山中般。

 


完全就是攀岩訓練場

   

    攀上鋸齒第一峰後,下切碎石坡溪溝路,繞腰第二峰。這趟下切有點太深,讓人不禁想到等等的上坡就害怕,就在大家膝蓋都開始默默抗議的同時,在此處,竟遇到了一個神人,穿著藍白夾腳拖,以蜻蜓點水輕功之姿,閃電般跑越我們一行人,看著他羚羊般的背影望塵莫及,只能傻眼。



    拉繩上第三峰、第四峰後,會遇到鋸山後有三處營地:箭竹林營地、樹林營地、箭竹林營地。在這裡因為搞錯營地,誤以為快到後發現還早,讓大家有點不知所措。又穿越了好多段起伏,終於到了羊頭山登山口。

 



13:07 - 13:51 羊頭山輕裝攻頂 - 登頂羊頭山3035m


  羊頭山登山口人聲鼎沸,許多單攻跟縱走的山友們都剛好在此聚集,終於可以卸下重裝備,我們吃了點東西,喘息一下趕緊出發。



  登山盡量不要摸黑,若得摸黑,請摸早黑勿摸晚黑。



  這段攻頂羊頭,我帶頭走得非常急,用最快的速度想趕緊攻頂下山,就是怕最後需要摸晚黑下山。由於是輕裝攻頂,路途中遇到的懸崖峭壁攀繩巨岩,好像都變得友善許多。我們一路衝,44分鐘就攻頂。



  山頂展望極佳,天空一片湛藍,連綿山峰360度環繞在身邊。



  山頂有羊頭山3035m立牌,排行百岳老么,但此趟攻頂可一點都不輕鬆啊。無論是縱走或單攻,都很硬很紮實啊~



14:07 - 14:59 下羊頭山回到羊頭山三叉口

 

  為了預留時間給重裝陡下羊頭山,在山頂沒有久留,又以最快的速度奔回三叉口。



15:14 - 17:55 重裝陡下羊頭山回到慈恩登山口


  這趟旅程最艱辛最可怕最崩潰的階段,現在才真正要開始。


  

   

    從羊頭山登山口垂直陡下到慈恩登山口,總長3公里,陡下1000公尺。其間有濃密樹林、碎石坡、倒木、重裝攀繩陡下等地形,最後這段路,一張照片都沒有,一˙張˙都˙沒˙有。可想而知知道大家有多崩潰。



  

    飛毛腿天生勇腳山神轉世的T率先下山,我緊追在後,雖說是緊追,但其實我根本沒看到她人影。只有偶爾聽見下方傳來溫柔的呼喚:「Ching~~~~~~~~?」的時候才能確定我是跟在T後面沒錯。下坡好一段路後,後面終於有人了,聽見P在後方呼喚我,原來他要衝下山先搶時間搭便車回820林道開車,他帥氣的丟下一句「後面的人還有一段路,妳自己小心走喔。」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在林木中。



    接下來痛苦的兩個小時,我大都跟J一路相伴,路上沒有人說話,因為膝蓋太折磨了。無止盡的垂直陡下,拉繩、陡下、拉繩、陡下、拉繩、陡下。天色漸漸暗下,路徑旁的公里標示縮減得好慢,腳趾跟膝蓋已經崩潰,寶特瓶中只剩三口水。



  「都給你喝吧。」我告訴J,因為內心抱持著無限愧疚。J的裝備比我重三倍之餘,下山後還要負責開車,簡直是惡魔般的考驗。



   林木間的光線越來越低,傍晚的深山中有種鬼魅的神祕感,搭配已經潰不成軍的身體,整座山林彷彿開始無限延伸。




  「加油,快到了,再1.6K。我們一起在陽光消失前下山吧!」我看著J痛苦的臉,努力想鼓勵士氣。



  終於車聲與水聲越來越靠近,看來文明世界已近,想像著P靠在車邊問我們怎麼那麼慢,T笑著歡迎我們回到平地的臉龐,我們忍不住加快腳步。然後,我們看到0公里的告示牌,然後,看到一落巨大無比的石塊。但,車呢?人呢??



  此時遙遠的對岸傳來T的聲音,「走~左~邊~~~拉~著~繩~子~下~來~~」



  「還 ˙ 要 ˙ 拉 ˙ 繩 ?!」心中的理智線徹底斷裂。




  羊頭山登山口完全就是惡魔的化身,在滿心期待回到平地的完整心理建設下,我彷彿聽到慈恩溪河口石塊們在仰天嘲笑我們的天真可憐,在最後一刻來記下馬威,把我們徹底擊潰。



  看著J極度崩潰臉色鐵青到不行的表情(其實看不太到,當時已經近乎日落),我按照著T在遙遠河對岸的指示,爬下石塊,走過溪谷,再爬上慈恩隧道133.1 K處。直到此時,才真正完成這趟畢祿羊頭之旅。


羊頭山慈恩登山口的溪口攀岩



天黑,陸續下山


  天色已暗下來,翠綠色的林木已轉成深邃的黑洞,我和T並肩坐著,J徹底崩潰癱在一旁不發一語。





「好渴,有水嗎?」


「沒有。」





  並肩坐了一會兒,山間閃燈出現,其他6位夥伴到了!我們趕緊拿出手電筒照向對岸。J的手電筒當晚拯救了至少數十人,聚光度超高射程又遠,為摸黑下山的山友們照亮一盞明燈,幫助大家面對邪惡的登山口。據說其他夥伴快回到0公里處時,看到照亮山口的亮燈一心以為是車燈,口乾舌燥的他們一心覺得我們早已準備好餅乾飲料要迎接他們,滿心歡喜的忍痛加快腳步。殊不知,居然要面對的是恐怖崩潰溪谷攀繩的最後一擊!



僅以此照片紀念當時摸黑攀岩的恐怖



根本招不到便車


  畢祿羊頭縱走,是不同的登山口。本想說下山後招便車回去開車,豈知天色暗下根本無車可招,只能靠天尚亮時衝刺下山的P了。



  在我們之後,陸續有三四批人馬摸黑下山,為大家照亮下坡路的同時,我們坐在隧道口邊閒聊。




「A,    你可以許生日願望了。」今天是我跟A的生日。


 「這次生日太難忘了,謝謝妳邀請我來。」被我說服來生日登山的A苦笑著對我說。





  今夜天空晴朗,繁星斗斗,湛藍色的天空充滿靈氣。我望向山線外的天際,感謝上天保佑這趟旅程平安順利,感謝身邊有一群可以一同上山下海的朋友。最重要的是,在生日前夕預支的願望,已經實現了:我高齡93歲的阿嬤已平安出院。J



























後記:


  本來預定兩天兩夜的畢祿羊頭之旅,其實變成兩天三夜,驅車回到台北時已是凌晨。

  非常感謝J把我們平安的帶回家。



  當下第一次被我抓上山的朋友們內心都是「以後絕對不要再來爬山」。



  但才回家兩天,馬上又想上山了



  山很難爬,但真的會上癮。



山友分享在網路上的圖。


















【畢祿羊頭縱走小建議】


這趟旅程有幾個重點要記錄下來:


1.      重裝縱走,因為沒有山屋,必須背露營裝備跟水。帳篷與背包務必盡量輕量化,這次潮男團體的Hanchor系列產品真是發揮了最大的輕量化功效,J居然說去年爬嘉明湖還比較累?!

2.      十月山上很冷,夜間保暖衣物不能少。

3.      因為有無止盡攀岩,我覺得工作手套是必須。

4.      沒有做好心理&生理準備,請勿輕易挑戰。此路線乃「進階路線」,不是亂說的!




                                                                                        {微型輕熟女人類誌 Les Femmes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