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一定行 之三-只要留心腳步就可以走得更遠

發表於2017/05/26
29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凌晨1點多房間外已經開始有了講話聲,正常音量的對話聲在毫無隔音效果的走廊和房間迴盪。我趁機再度吞了藥丸後,試圖讓自己的身體可以多休息一些。

 

    兩點一到,隊友們咚、咚、咚的一個個毫不拖延、遲疑的起床收拾。吃完早早餐後,我們在凌晨三點前出發。

 

    我們低著頭看著自己頭燈所照射的有限範圍來踩踏,除了碎石之外就只有隊友的腳了。

 

    這時如果望西遠眺可見整個嘉義在睡夢中仍舊發著朦朧的橙光;這時如果往山的方向看去可見一個一個的頭燈扶搖直上,幾乎呈現之字型的光點緩慢的跟著前一個移動而移動,所以,還是盡量避免抬頭吧!

 

    里程數推進的速度比想像中來的快,我們甚至超越了比我們早出發的山友們,幾乎是沒有停歇的一路推進。

 

    在滿是大塊碎石,山壁側也出現鐵鍊後我收起了登山杖,開始用單手微含住鐵鍊的方式行走;困難的是一心想等待時機拍照的我仍舊背著相機,避免相機與山壁碰撞只好一路不停的幫相機換位置,更難過的事情是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讓我停留捕捉畫面;另一個困難的點也是為了拍照,為了能夠很快的轉動光圈和快門我雙手都戴著露指的手套,以為自己可以應付冰冷,暗。。。好冷。。。。

 

    然後我們走進了搭著岩壁而建,有著鐵件支架、頂篷的「長廊」中。我們在背風面的這頭稍事休息,放下了登山杖,補充了點行動糧,等待良辰吉時攻頂。

 

    轉過山壁迎面而來的是突如其來的強風,這就是傳說中的「風口」了,我們幾乎是趴在大而尖銳的碎石坡上抓著鐵鍊試著爬行,冷冽而狂暴的風拖著我們,一波波強風吹來,讓我們時不時的必須趴在碎石上等待風勢稍歇;聽別隊的領隊說我們登頂的這陣強風甚至比東北季風還強了,但也聽那領隊分享他曾經真的只靠著抓握鐵鍊好讓自己不讓風給吹走。

 

    我戴在頭上的防風帽老是像要被吹走,整也整不好;背包外掛著的鴨舌帽也不時拍打、干擾著我;毛帽上的頭燈壓著毛帽直往下滑,推了又滑,但頭燈又牢靠的箍著我的頭,無法輕易摘下;口罩隨著每次深吐的氣息也變得濕冷,但鼻涕仍舊不安分的流淌,急需空氣,又找不到時間擤清,只好隨著深吸試圖吞落,然後我的口罩更濕了;帶著露指手套的我更逐漸感到指尖的溫度隨著狂風、隨著每次抓握鐵鍊而逐漸消失。

 

    在我狼狽不堪應付這碎石坡時天色已經濛濛的亮了,抬頭仰望山頂的距離似乎還需要好些努力(不是說最後幾百公尺而已嗎?蛤?)我抓著冰冷鐵鍊回望,在陡峭碎石坡之外的是壯闊山色,雖然籠罩在迷濛之中,但仍舊可見這些山群的雄偉與氣度;我既是震懾於山色之美,更被來時路的陡峭給驚嚇。

 

    沿途小心自身安全之外,也要非常注意腳步的移動,避免碎石滑落影響了其他人。

 

    「攻頂了!」前方傳來聲響,而我抬頭仰望似乎真的只剩下那幾步之遙,幾個攀爬之後,我也站上了台灣的最高峰-玉山。

 

 

    翻過了堆在山頭的石堆後,終於可以好好的喘口氣,在這一側我們背著風,卸下了背包望著日出的方向。領隊擔心我手指頭會不小心留在山頂上,和我換過了手套。(但這樣子我真的好難拍照阿!極度欠打)

 

    站在台灣最高峰,看著似是綿延無盡的群山圍繞著我們,有的敦厚溫順、恭良謙卑,他們錯落交疊,猶如臣子一般跪拜其下;但也有氣勢非凡、傲氣難擋的峻山,就連已經站在玉山頂的我都覺其孤傲冷冽,難以親近。

 

    今日的雲層有些厚重,幸而太陽仍從夾縫中露了臉,我按著放在岩石塊上的相機拍著假日出。正苦著不知道如何拍攝、表達自己所見景色的我回過了頭,突然的被眼前美景所感動;在巨石後的山友們一致的望著太陽的方向,大夥全部被陽光執拗的灑上一身金黃、璀璨的發著光,而那綿延不止,被籠罩在薄霧底下的廣袤大地也逐漸的亮了起來,蹲坐在岩石上的我只能目瞪口呆的望著這眼前的景緻,被這片金黃所震撼著,我試著在心中刻畫那岩石的稜角、那山脈的曲度,然後再灑上金黃。

 

    領隊呼喊我們去拍登頂照嚕,這時我竟然可以腦袋清醒的記得穿越人群去拿媽媽當初的登頂照來和自己合照,但爬過石塊來到頂上真的是太冷了,團體照時趕緊和隊友抱在一起取暖。

 

    背起了背包準備回程,我站在頂上,望著急遽陡降的碎石坡和一臉認真、小心翼翼攀在岩石上的夥伴們,突然的覺得有點搞笑,登山這運動到底是誰發明的,然後還可以流行起來,竟在這麼險峻的環境設置鐵鍊,還一大堆人要排隊攀爬,到底人類是太過無聊還是過度的認真了。

 

    除了感到好笑之外,當然看著岩石、岩壁、碎石和我們,以及一路綿延到眼界之外的藍綠色群山也無不感動萬分,被這險峻的山色所折服;我知道為了能夠親眼所見、親身感受,在能夠許可的範圍下我也願意繼續去走、嘗試,去閱歷、學習。我時不時的停下來觀看這綿延山色,極我所能夠的去感受,我愛這一切,並且衷心的感謝這一切。

 

    不小心落隊的我,反而跟後面他隊領隊有了點交集,聽他提醒隊員也順道告訴我下山時讓路、踩踏、身體重心轉移的重點;然後他呼喊要我們觀看附近山頭那可愛的煙囪雲,絲狀的薄雲從山頭不斷的往後拋出了曲度,我們就蹲坐在那碎岩石上觀看、感受、分享。

 

    與夥伴們會合後,導遊-阿偉接過我的相機,讓我也有了無敵登山背影照,開心極了。我們兩側被玉山圓柏的灌木林相給包圍,他們團結而綿延,色彩鮮豔的我們行走其中真的美極了,開心得步伐都輕盈了起來。回到家後看到自己行進間的背影照真得很感動,為可以被那美麗山色包圍的自己感動,為可以行走在險峻碎石坡上的自己感動,為那當下感動。

 

    很快的我們回到了排雲山莊,大家開心的一起拍了合照(已經不是一廂子不認識的人啦!是一群很棒的夥伴們。)吃過早餐以後,下山。

 

    今天一樣艷陽高照,藍天襯得綠樹更加美麗,還有小徑勾著山腰的優美曲度,我遠望著鮮豔的夥伴們行走其中,依舊被這沿路風景給感動。

 

    然後落隊王-我本人,在下山過程中真得很努力的落隊,還好有凱今一起走阿。我會好好繼續練習,訓練我的大腿肌耐力的,真的!有好的膝蓋真的是太重要了,因為我還要繼續走、繼續看阿。

 

    因為落隊太多的我們也不小心被領隊給關切了,領隊後來看我行走時真的有點怪怪的,於是幫我背起了包包,怕走更慢的我也只好很不要臉的交過背包(掩面)。停下來拍照還挨了領隊的玩笑碎念「都落隊了還有時間拍照!」不是阿!這麼美!我無法久待、無法坐著發呆,只能試著用最短的時間、最簡單的方式記錄!我指著遠處的小徑說「你看,那麼美!如果是我們的隊友們走在那兒,是不是更美。」「你們過去阿!」所以,我和凱今又有了一起的行進照,走在巨石山壁下、枯死高挺的白冷樹幹下、高山箭竹林下,這些的那當下的照片,回家來看見這樣的行進照真得很感動(說幾次了?)。

 

    雖然膝蓋不是很舒服,但有凱今、導遊一起行走,後半段的路程就在輕鬆嘻笑聲和美景讚嘆聲中度過,我們到底慢大家多少沒有人告訴我,大家很貼心的說「沒有多久,三分鐘而已。」

 

    有這樣的機緣能夠一起去跨越、去互相支持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情,我真心的感到抱歉和感謝這群夥伴們。

 

    回到家以後,已經被自己臭味醺得快暈的我趕緊泡了熱水澡,晚上更是躺在椅子上抬腿放鬆,老爸還幫我兩腳拍打、舒緩(愛);呼叫哥哥帶筆電回來借我用照片,也好貼心的順道帶了低週波治療器借我(愛)。

 

    隔天,我已經想繼續上路去行走、去看,只要我能夠,我也會這麼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