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山東西大縱走紀錄回顧

發表於2014/10/15
4,477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這幾天在健行筆記欣賞由『Sonia』作者,所發表的陽明山東西大縱走紀錄,勾起我許多的回憶。早期陽明山國家公園的這行程設計,實在真有創意。風光了好有一陣子,同時也帶動、興起不少登山族群的熱愛。那時候為了讓大家能有系統的認識陽明山國家公園,同時也設計一本可拓印的手冊,分多次或一次來健走完成。


這十座山頭分別為:頂山、石梯嶺、竹篙山、七星山東峰、七星山、大屯山、大屯南峰、大屯西峰、面天山、向天山。每一頁面都可拓印及素描或貼照片及寫些感言。我也趕上熱潮製作了一本,並被留在遊客中心作觀摩參考。那次的健走我最大的收穫是體會到,身體的健康是基本的需求而已,只有強健的體魄才能克服突發的環境,來經歷生命的奧祕。


陽明山東西大縱走的行程,可以作個試金石,每年來走一趟看看。

以下是我十座山頭的紀錄。


一、頂山


二、石梯嶺


三、竹篙山


四、七星山東峰


五、七星山


六、大屯山


七、大屯山南峰


八、大屯山西峰


九、面天山


十、向天山





一、心靈紀錄


這是我購買的第二本手冊,第一本手冊在去年的活動中,送給一位弱視,卻熱心於野外活動的女士劉小姐。記得那次活動,從聖人橋起步,看她手扶著鍾桂珍嚮導的背包,步履穩健的跟隨往前移動。我知道在體能上她不會有問題。但是她的出現,卻成為我帶隊時,該如何向她描述眼前景色、講解國家公園在行程設計上的用意和特色上的難題。


我想,把我的手冊送給她,扶著她的手,先去觸摸木樁上的字,再協助她把字拓在手冊上,應該是一個很好的方法。我一直在祝福她,雖然她只參加了,頂山、石梯嶺、竹篙山的行程。但我也從她學習到,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自然的人都得益處。



二、心靈紀錄


在以前石梯嶺附近,有一間斜面屋頂的木屋,每逢假日總吸引很多山友在木屋附近,遠眺七星山休息或午餐,也因此使得附近的草地上留下些小垃圾。這常使我想到『過客』兩個字,我很喜歡把路過一條山徑休息處的人,比喻為『過客』。這種『過客』很像人從出生到死亡過客地球一樣。


今天,因為是九三軍人節,在這條山徑上,只遇到迎面而來的一對情侶,我還是很歡欣的向她們問安說:『妳們從那裡來?要往何處去呢?』



三、心靈紀錄


在登山健行時,總會聽到許多山友讚嘆眼前的美景說:『哦!真美啊¡I』。由於我很喜歡拍照多年之後,我對於美的定義或多或少有了一些經驗。也因此在有機會聊天時,我總愛回問『是啊!很美,美在那裡?說說看?』。大部份山友都說不出那種美的感覺的因由。後來,我就去找書來研讀,我在一本叫『文藝心理學』的書中,學到甚麼叫美。


這本書從經驗美學說起,一直說到移情作用。我稍微描述一下美感產生時的心理現象。『景物透過眼波轉換成腦波時,活動的曲線如果順暢、有規律要比忽然中斷或逆轉感覺舒服,就容易有美感』。 想一想從風櫃嘴到向天池的山徑,不就像一首有旋律的曲子嗎?而我們行走其上,真的很像音符,你說美不美?



四、心靈紀錄


近幾年,溯溪活動非常受歡迎,我常對山友說,台灣有多少山頭,就有多少溪谷。很多人頗能領悟這個道理,所以台灣的美,應該不要忘記了溪谷的存在。


如果山頭是父,溪谷就是母。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內,就有許多美麗的溪谷。譬如:發源於擎天崗的雙溪,雖然這條溪從聖人瀑布以下均受到污染,然而從擎天崗到平等里附近卻是保護得很好。


在夏季裡,帶著溯溪裝備一路往上溯清涼有勁。尤其在出了溪谷,抵達擎天崗大草原時,那種感受真叫遊山玩水。只是水路要注意安全要不破壞動植物,不仿用素描或相機來拍些畫面,要不然情願獨坐溪石上,發呆做夢也好。


這雙溪的源頭,在有霧的秋冬季節,非常夢幻。我女兒小時候曾在溪石上睡了一覺,醒來時她希望把這條溪名叫夢想溪。如今她人已在紐約留學,人生有夢才美,不是嗎?



、心靈紀錄


天,從高速公路回台北時,總愛透過車窗細數一下大屯山脈的山頭,唯恐缺少了一顆山頭似的。很多同事會問我,在面天山上那兩塊板子,是做甚麼用途的?因我的工作和這方面稍有關係,因此我知道那是兩塊,用來做互相反射電波的金屬板。好使這邊山腳下的電波可傳送到山的那邊。


人類是何等聰明,常為某種目的不擇手段,在大自然中挖掉些甚麼?或加添些甚麼?其時我認為情非得宜,最好設計一下,盡量融入當地環境。面天山頂那兩塊金屬板,如果設計成一男一女的倩影相對(就用原住民的形影吧!)不知是否會不影響功能又兼顧美觀。有時候很想寫e-mail給陽管處,但總感力窮。小市民的話,又有多少人會採納呢?



、心靈紀錄


離開向天山時,天已完全暗黑了。拿出頭燈開始下到向天池,沒想到燈光使得一群在附近芒草叢中的山豬,發出驚吼。真的耶!向天池畔,立著警告牌說,此地有大型野生動物出沒,是真的耶。天啊!我多久沒有聽到這美妙的山豬吼叫聲了。


那是多年前到東部太麻里溪谷溯溪的事了!那晚和山友紮營在獸徑上,當營火慢慢熄滅後,山豬吼叫聲就出現,打開頭燈後一直亮著,也才慢慢平靜。一般在野外晚上最好能生營火,野生動物比較上會尊重人類。其實只要是生命,都該互相尊重。也因此,我邊快速遠離向天池,邊說對不起,心理頭真害怕,害怕那山豬獠牙撞上我屁股


陳英豪弟兄紀錄於西元2002年09月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