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主北獨行-看我、聽我、懂我

發表於2017/03/23
3,47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聽她帶唱完康輔歌曲後的休息時間,我走過去請教她關於剛才某一首歌的問題。那首歌的版本和我們登山社流傳下來的歌詞內容有點出入,旋律和弦倒是完全一致。我把剛才手寫的歌詞讓她核對,她拿出筆幫我在筆記本上修改。我趁機近距離觀察她。她的臂章上繡著花花綠綠的圖示,標明某大學的康輔社,而我除了救國團臨時發的領隊識別牌,也穿著所屬學校同樣繡上登山社標誌以及階級臂章的薄夾克。

我帶領著來自南北東西各大專院校的健行隊抵達整個路線最重要的住宿點,這裡素以清幽的山區溫泉受到許多遊客青睞,稍有規模的飯店讓整個健行路線最疲憊的今天恰好能夠好好休養身心。

隊伍到達之後,就由駐點的康輔團隊接手招待。他們安排了很多團康活動讓洗完溫泉、吃飽喝足的隊員們放鬆嬉鬧。基本上我的任務暫時告一段落,因此除了在部分節目裡被要求上到舞台耍寶逗樂觀眾之外,消失的時間裡我去當時仍然簡陋的湯屋裡泡著帶點琉璜味的溫泉。

回到廳堂時,恰好看見她正在舞台上帶唱團康歌曲,她低著頭撥弄吉他和弦,我從來都不曉得,原來吉他的鋼弦是如此禁不起誘惑,任由纖纖秀手撥弄出令人心軟的嬌柔。當她抬起頭同時甩開半邊的瀏海開口吟唱,我完全聽不出來她在唱哪一首歌,我呆呆的、失神的凝望著她,直到旁邊的人拉著我的袖子示意我坐下來為止。然後接下來我一直在思考要怎麼藉機和她搭訕。

然後我們聊一些社團間流傳的共同的~他們稱”團康歌曲”我們習慣稱”山歌”,吉他輪流交換著彈奏,從歡迎歌、洗手歌、飯桶歌、向陽、小星星,我們一起合唱了『沒有月亮的晚上』,最後聊到自己最喜歡的一首歌,她要我先唱。

我清了清喉嚨,輕輕的看了她一眼,有點害怕卻又期待她能讀出我眼神中早已醞釀的迷戀。

『當我遠颺不再回頭望,不要問我流連哪一個山上。
 今夜的星光塞滿我胸膛有太多的日子,值得一唱再唱。

當我遠颺掌聲不再響,嘆一口胸中氣,泛幾滴淚光。
 讓凝結的氤氳慢慢蘊釀,化為一室的馨香讓我泣不成行。

當我遠颺不再回頭望,或許我將從此遠渡重洋,
 年少你我也曾如此瘋狂,往往在深夜中醒來笑到天亮。

 而心已在一方,讓故鄉在他鄉,就讓烈酒淌過我整個心臟,
 總是不敢久留同一地方,因好景總不長。

 當我遠颺我有話要講,浪漫容易頹廢,多情會受傷。
 看看你們和我越來越像,當愛和欲望交織時,要學會堅強。』

『換妳囉~』我說,並把懷中已經火辣燃燒的吉他遞給她。

山谷裡溫泉區是如此靜謐,彷彿全世界只剩下我和她兩個人。微風吹來的時候也帶來她的髮香,一如今晨在高山草原上打滾時的芬芳。她的微笑,就像是森林中涓涓的小溪以掌心掬起水開喉喝下時的甘甜。


 副歌的部分我附和著拍手,可惜拍的零零落落,逗的她噗哧笑出來,但念在我一片真心的份上,相信原唱包美聖小姐也會體諒我的。

交換了聯絡訊息找了藉口約定在剩餘的暑假見面討論團康歌曲之後,人潮忽然又瞬間湧現,簡直像是臨時演員一樣稱職。幾位隊員找我去餐廳吃點心聊天、康輔團隊人員則找她回團本部開會。隔天我帶領健行隊伍繼續往下一站前進以完成活動,回到都市後,等到她那邊的活動告一段落並在約定好的日子相聚。


 她帶我到大都市邊緣的山區一遊,從山頂俯瞰盆地裡矗立的高樓大廈,直指天際的劍弩拔張之勢令我感到新奇,幸好我們都喜歡走入大自然,待在山林之中總能讓彼此感到安心和舒適。自此我們的約會總在某處山林之中遊走,她喜歡邊走邊哼哼唱唱,我則在起伏的山稜中像隻野猴子般自在奔竄。

隨著時間過去,我們升了更高年級,她在社團的任務漸重,假期都要各地舉辦活動。而我則接了登山社長一職,每週放假幾乎都在山上打轉,寒暑假則開隊前往百岳大山或探勘縱走等等活動。

彼此居住的兩縣市相鄰只隔著一道雪山山脈,彼時雪山隧道仍未鑿通,可對於愛情來說,距離這個因素不是真正的問題。即使我們有空相見,我對於她滔滔不絕地訴說著舉辦聯合北區大學康輔辦活動的野心逐漸感到不耐煩,她也對於我專心看等高線地圖以及登山行程記錄不再興致盎然的說也要隨我上山。

最後,在那個時間點來臨我們說好分別的時候,『我可以再聽妳唱一次歌嗎?』我問。

『好,你想聽哪一首?』她把頭髮撥到耳後,『就那時妳最喜歡的那一首。』

是我變了嗎?她開口唱著,空氣中那歌聲不再擁有謎樣般的感性以及渲染力。或許,歌依舊是歌,真相只是我們都變了。

而令我感到悲傷的是,年輕的我們竟然連心痛的滋味都還沒意識到就已經錯過。

當她轉身離開,我再也沒重聽一次這首歌,一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早晨,金黃的陽光燦爛了草原,也柔媚了我風塵僕僕、堅硬冰封的內心。在清晨的微風中,我踩著輕快的步伐,走向前方。在我四肢並用、拉著繩索上攀的過程中,開始飄落細細地的雨滴,那雨滴很小很細,根本無法潤蝕我的gore-tex雨衣。不過我的內心卻忘了穿上高科技布料,只能任由雨滴沾濕了它。等我走到最高點,卻發現…

妳就坐在那方凸出凌空的石塊上,我走向妳,雲霧中飄落的雨滴是妳心動的淚珠,我用一貫的矯捷的步履輕輕揭開妳委婉害羞的一片迷濛,讓明亮的視野和澄清的心靈去重溫這一份愛戀。

我們一起坐在石頭上看著遠方如一疋青翠的布幔披掛在山體上的迷人稜線,那兒是我們曾經約好要一起去的能高安東軍草原,那是中央山脈最美麗的勝地之一,那裡有傳說中的水鹿群在清晨奔跑著。

『咦~那黑熊呢?牠們會在稜線上嗎?』妳轉頭問我。

『吼~』我裝出吼叫聲,『你忘了我的名字啊?黑熊就是我啊!』我張開大大的雙臂作勢欲撲向她。

我們的笑聲迴盪在草原上,並隨風飄送至更遠之處,那微笑,就這麼溫柔了我的全世界。

我可以再聽妳唱一次那首歌嗎?趁她笑累的空檔我問。

『我從來都捨不得拒絕你的呀!』她拉了一下我的耳朵然後把一側的秀髮撥到耳後,那是我永遠也看不膩的動作。

我們肩靠著肩坐在天之一方的山頂之上,雙腿懸空擺盪著,俯瞰那廣袤又起伏峻刻的山水肌理。我一邊搖晃著頭打拍子一邊依然拍著凌亂跟不上節奏的掌聲,她頭髮的味道、中分的學生頭、熱戀時下公車對看第一眼當下的心悸、我幫她寫海報她買大亨堡給我、活動時色彩鮮豔的社服、陪她練習帶動唱時我故意裝出的笨拙、爬山時她故意裝傻問我什麼山怎麼爬裝備怎麼帶、她帶活動時的熱情俐落、她說分手的堅毅、彼此轉身後逐漸無聲的跫音以及冰冷的內心……一切的一切……再次於我的腦海中流轉。

她開口唱著她最愛的那一首歌:『看看我,聽聽我。
 我裝扮為了你,我歌唱為了你,朋友。

 手牽手,走向我,
 我歡樂為了你,我憂愁也為你。

 聽我唱,你也唱,不要害羞不要怕。
 拍拍手,微微笑,你我都是好歌手。

 看看我 你不會忘記我!

答應我,你永遠不會忘記我~』

我看著她,細細的品味著剛才最後一句她自己加上去的歌詞。

『我答應妳,我永遠不會忘記妳。而且……即使我歷經滄桑的心已經忘記了如何哭泣,但我仍願意為妳心痛一次。』我微笑著說。

她轉過頭來,帶著淺淺的笑容:『你,不怕痛嗎?』

『痛?……』我搖搖頭笑了出來,『痛,那是對於愛情錯誤期待的誤會。情感一直都在流轉著,也理所當然會隨著內外在各項因素而產生變化。仔細想想,我們能真正擁有的,終究還是自己罷了。我們不能去強求從來未曾附屬於我們的外在一切。

而是不是有了開始,就非要一個永恆來當做ok繃,貼住雙眼好安慰自己這就是真愛?可是什麼叫永恆呢?我們的生命在這世界上如此短促,又豈能幻想一個虛空?為什麼永恆才能稱為真愛?

真愛的意義應該是當下~真.心.的.愛!』

我說完後她把頭溫柔的靠在我肩膀上,我情不自禁摸著她如飄冉山嵐般輕柔靈秀的頭髮,然後握住她的手一起望向遠方,因為……

在那遠方有我們曾經擁有過的如璀璨明珠般的綺麗夢想~

3月18日

天仍未亮,坐在合歡山3158 café的階梯上,小口啜飲著保溫壺的黑咖啡。對面黑色的稜線宛如沈睡的巨龍背脊。當天光從東方乍現,黑色巨龍的身影更為清晰明白,那是我即將啟程前往的奇萊主北連稜,即使它看來如此巨大叫人不敢親近、面容崎嶇猙獰讓人心生畏懼。可在我心中,她的軀體線條是如此的性感,我總是遠觀而未曾涉足履險一親芳澤過。但我此刻即將出發,嘗試登臨那雲端之中,一揭她真實容貌的面紗。

06:45登山口出發。背包上肩,秤重是23.5公斤。今夜宿營地因奇萊山屋已滿故選擇附近主稜上自備帳篷紮營。另外多帶了冰斧冰爪,不過看樣子應該山區無積雪,待會山路上若遇下山的山友,再問清楚狀況,若無顧慮便把雪地裝備放置成功山屋。

途經小奇萊,去年10月欲單攻奇萊主山北峰,可惜遇大雨,和隊友在小奇萊賞景,當時路上的笑語迴盪,令人難忘。上山活動總難免遇到各種狀況,也許是身體恰好不適、或是氣候不佳,享受當下、下次再來,隨遇而安是我的基本心態。一個人獨行,少了喧鬧的交談,也不用刻意引導話題。腦子可以放鬆一些,把壓力分給雙腿以及忙碌活潑的心臟。路過里程3.7公里之黑水塘山屋,匆匆一瞥未想停留。

09:45過4.8K成功山屋,經詢問山屋人員確定排除積雪狀況,隨即續行山徑沿溪上溯,鑽進樹林找個地方放置雪地裝備,把冰斧冰爪岩盔收藏妥當,然後坐下來喝水飲食。

林間中的逕流孕育出一小片苔蘚叢林,半躺在其中,陣陣的山風送來了春天將臨的信息,而淙淙的水流聲則翻滾出屬於春天的清香。把水袋補滿,行囊再次裝填了重量。我的心,則收藏起這一小片苔蘚森林對我傾訴的美麗細語。

11:25,抵達5.7K處之主山北峰岔路口。因已走出森林故此處空曠視野良好。面山方向,路線左側為往主山北峰,距離約1.5K。右側往奇萊山屋,距離為1K。遇兩位山友下行,交談幾句後往左朝主山北峰路線上行。

路直陡而上,露岩處處,不過幾乎都有繩索可供支援。

心臟跳動太激烈的時候,就轉身看看遠方的山容谷貌,就算路途遙遠,一步一步跨出去,總會一點一點剪去圖紙上的里程距離。

抬頭仰望,主稜就像一面牆矗立在眼前,不過已經不再那麼高不可攀,我即將翻上稜線,探索雲端之上的神祕。

12:41到達主稜上叉路口(3400高地),左行距主山北峰1.2K,右行距奇萊山屋0.6K。忽然來到山後這面草原,和之前的景況相比,這裡簡直是讓人心醉的溫柔鄉。

12:50整理好小背包,出發前往主山北峰。時間固然尚可寬容,但奇萊稜線地形特殊,為東西幾條重要水系上游發源地區,太平洋的海風、西部的季風在此交會,種種因素讓山區氣候變得水氣充足而變化多端。3月的高山仍以冬季來看待,所以身上的禦寒衣著裝備全都帶足,沿路上行,視天氣變化時而陽光溫暖時而冷霧降溫來隨時調整穿脫。山區攀登,貼身衣褲尤應要求迅速排汗的品質,保暖層、防風層視經濟規畫來購置。

先繞過舒緩輕鬆的草原山徑抵達鞍部,正前方雲霧繚繞中的妖嬌身影就是主山北峰。毫不遲疑直接上攻,而登山杖越來越礙手,乾脆收進背包手腳並用上行比較方便。

13:33登頂四周霧茫茫的奇萊主山北峰,上攀時如同被雲霧追著跑,反正跑不過惡化天氣的速度早已經放棄抵抗直接投降了,不再奢望有奇蹟的出現。

13:54此時雲霧更濃而毫無展望,倉促拍照後下撤。下撤時直接面對岩石垂降,因為已經把今天行程中最在意的部分給完成了,所以心情特別輕鬆,下降時心細而膽大,極其暢快俐落,很快回到鞍部。

一回頭,卻發現…

是的,雲飄走了~霧也散了~我彷彿看見他們在偷笑……最後我看見奇萊主山北峰在晴空下叉腰爽朗的哈哈大笑著……我瞇著眼看著她,沒關係,下次我來走奇萊東稜時第一天就來這裡過夜,糾纏著妳和妳共渡一整晚的春宵,看誰先求饒。

14:40回到3400高地叉路口,連陽光都出來湊熱鬧,趁著風和日麗背起大背包往山屋前進,一邊走著一邊吃著半圈藍莓貝果,我特別喜愛走在高山稜線的草原上,草原上的一切每一分每一秒都如此美麗、每一次呼吸吐納都這麼可愛,所以懷著非常放鬆的心情、散漫的腳步走著,偶爾就下背包在草地上翻滾著伸懶腰,甚至耍賴不想起身,帶上墨鏡四肢開開仰躺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

從小山頭準備下坡,老遠就可以看見森林邊緣的白色山屋,一目了然的情況下迅速的做出紮營點的決定,打算在裸露處的碎石空地搭帳篷,因為空地邊緣上方有水塘可供取水。

15:20抵達叉路空地後,先到山屋探個究竟,較大間的山屋乃一般山客申請用,旁有小山屋提供山上公務人員使用。沒見半個人影與裝備,估計原先預定2天份的8人隊伍應該沒上山,不過我沒想住山屋,一個人住帳篷才愜意。山屋旁有招牌寫水源處取水約40分鐘來回。

回到空地於6.4K標樁處旁搭帳篷紮營,此處離三叉路口數十公尺,所以難免人來人往的。路過10餘人隊伍,剛攻完主山欲下撤,打聲招呼、閒談幾句,也是樂事一件。接著上來5人隊伍,前方2位女士告知8人隊伍未上山故山屋有空位不如一起睡吧?看著已經搭好的帳篷、想著一個人獨享的清幽……我第一次拒絕女性提議過夜的要求,而且還一次兩位。

坐在帳篷門口,面對著雲起霧湧的花蓮方向,煮了一大杯的熱可可,嘴唇一碰到滾燙的飲料~『啊,好燙!』

走到路徑另一側下方的水塘取水,走來約1分鐘左右,水質是看天池所以沒特別優,但近日氣候雨量多,池水量相當充沛。先裝了2公升回到帳篷用SAWTER濾水器過濾,這濾水器約137g重,造型迷你,除了原廠的水袋,市售一些寶特瓶口也能轉接上。

用附贈的水袋擠壓就能夠得到乾淨的水,我算了大約時間,擠出過濾的1公升水我個人大約需要一點力氣以及3分鐘左右。記得10幾年前去走南二段,當時學長帶了當時的濾水器,記得又大又重,過濾方式非常吃力,我額頭沁出滴落而下的汗水量都快比濾水器濾出的水量還多還快,卻只見學長翹著腳一派悠閒神情的在塔芬池畔拍照、講古……。

當然沒有濾水器也沒問題,過去縱走或探勘遇到死水源也都是用一塊方巾來做過濾飲用。現在產品多樣可供選擇,當體積重量已經不構成威脅時,帶著一組上山,在稜線上趕路時遇黑水塘或看天池隨時可裝一袋直接從濾嘴喝,方便也無衛生顧慮,這是我個人的考量。

把部分水加熱把保溫瓶裝滿,隨後想吃點東西,於是先把預備糧中的泡麵拿來煮。我不愛吃泡麵,加上這幾年飲食習慣改為簡單清淡,習慣從營養圖譜金字塔的底層吃起。家裡沒有類似的食品,於是去老媽的雜貨店隨便拿了包就走,晚餐預定內容是輕快風的沖泡飯,當下想說先把麵吃完再繼續吃飯。

煮好後一吃,實在很難下嚥,麵條沒有咬勁沒有麵香份量不夠~失敗,湯頭又辣又鹹又油~失敗中的失敗。非常勉強的吞下去之後,我竟然失去了食慾,開始反胃想吐,起初很擔心是高山反應,但又不是沒有相關的經驗,所以結論一定是這泡麵太難吃了。秉持著做人要心懷善良的原則,所以我絕對不會說出來這泡麵是維力的一度贊,而且是紅燒牛肉麵的口味哟。

身體狀況在吃到泡麵後急轉直下的惡化,只好把帳篷內的裝備都整理一下。整理的範圍是~稜線上可能有地形雨,就算沒有我也會把所有裝備都做好防水,分類好後裝入有用顏色區別的防水袋,並把明天出發攻頂的小背包都打包好,然後裹入睡袋休息。

此時此刻才傍晚5點多,旁邊稜線的小山丘上還有山友在嘻嘻哈哈的拍照呢。

漆黑中不知幾點,後面傳來話語聲,拉開帳篷拉鍊探出頭,原來是一早認識的山友Ean與隊友游小姐。當時在松雪樓Ean看我重裝上陣便和我搭訕問是否上山,我請他幫我在晨光中拍了張照片,然後我們在登山口道別。我和他打聲招呼順便提醒他水源資訊便鑽回帳篷繼續進入休眠模式。

3月19日

上半夜依然感到噁心想吐,迷糊時以為高山反應,警告自己一早若依舊不適立馬吞下藥丸然後下撤;而清醒時又覺得都是那碗泡麵惹的禍,決定恨它一輩子再也不要見到它。到下半夜逐漸好轉,在開始進入深眠前拉開拉鍊看了幾眼夜空,只見星子黯然失色,而月色皎潔明亮,把黝黑的山身谷體鋪蓋上一床半透明的銀毯,別有一番迷人的景致。

清晨5點起床後煮了熱可可搭配起司火腿貝果權充早餐,一吃完就穿上登山鞋離開帳篷,把背包甩到背上、抽走架在帳篷前的登山杖,踩在柔軟無聲的草原山徑中,往目標方向而去。

06:01出發,營地離奇萊主山3K。何其幸運,原本多雲的天空忽然裂開一角,好像童年時大力撕開零食的包裝袋讓裡面的餅乾嘩啦嘩啦落入瓷盤上一樣痛快,橘紅暈黃的晨光從裂開的雲層外大方的灑落在起伏蜿蜒的草原上,把枯黃焦綠的箭竹葉都細細的瞄上了數不清的燦爛,把中央山脈這一小段迷人的草原瞬間提昇成讓人目醉神迷的天堂之境。

我宛如赤深裸體般的走在這山徑上,絲毫感受不到背包的重量、抓握登山杖的力道、長筒登山鞋的拖重……愉快的哼著年少時代社團流傳的山歌,輕快的步履層層疊疊交織出屬於青春的曲調。

路上相逢昨日5人隊伍,前頭女山友問我睡的好嗎?我說不太好,『就叫你一起睡你就不聽吧~』她說。

『那,下次還有機會嗎?』我笑回。

她攤開手對我微笑~『嘿嘿~沒機會了!』

彼此大笑後擦身而過。

07:01,抵達主山登山口,稍事補充食物即刻上攻。

爬升中途,可見南側的奇萊南峰、卡羅樓斷崖以及能高山連綿的稜線延伸而去。主山不似北峰山頭山體較大,風化露岩地形直接仰攻略微棘手。相較之下,主山路線短,接近山頭時,山徑蜿蜒而上,令人有欲拒還迎的羞澀感。

07:42登頂奇萊主山。上攻山頂時,原本又是雲霧大作,甚至霧到濃時猶滴雨。登山多年心已如看天池的水,任憑氣候似女人心一樣難以預料、由她隨性擺佈。既不曲意討好也不轉身走人,我堅持不卑不亢的追求態度,沉穩以對。耐心的逗留數十分鐘之後,果真迷霧知趣的黯然隱遁,終於喜得雲開見天晴,趕緊錄影,把這美妙的短暫留存下來。

08:05回撤,天清氣爽,可以遙見將返的山路漫漫,像條纖細的腰帶鋪陳迤邐在這可愛柔順的草原胴體之上。

09:35回到帳篷,Ean和游小姐即將下撤,他們說小看了這兩座山,我回這兩座山會等你們的,等你們準備好的時候,就能享受的更盡興。

拍完合照後相約路上見,我迅速把營地收拾好,補充點飲食就下撤。

10:01回撤,走1K之山徑往下。路線陡下,主要是切過幾片比較破碎崩解的山壁。路線大約呈現急而陡,看似驚險,涉足其中只要精神集中、保持注意力,謹慎踏實而過並不困難。崩壁的上側方,即為昨天走過之往主山北峰的另一條路徑。

10:40抵達5.7K北峰叉路口。發了訊息依序回報山下的留守人員好朋友,朋友回覆:『是否覺得~孤單、寂寞、冷?』我大笑,任憑笑聲在山野中放肆的迴盪著。

11:20抵達成功山屋上游約100公尺處溪畔,找方溪畔的大石坐下休息,利用30分鐘的時間補充飲食後隨即續行。

14:00抵達1.5K之小奇萊,遇一遊客團。老遠就被拍照存證,彷彿我是林間竄出的稀有動物,幾位熱情的南部鄉親朋友央求合照,我當然照辦。

走在山徑上隨著遊客團一起往登山口前進,原本略帶疲憊的身心頓時神清氣爽,腳步也輕快許多。鄉親們見我身影總會開口讓路,我說沒關係,身在其中的氣氛特別好,感覺和你們一起來開同學會郊遊一樣。

鄉親們很和藹,也許和南部的天氣有關吧,熱情爽朗,讓我完全脫去了風塵僕僕的狼狽和憔悴。

14:50回到登山口,更多的遊客在此聚集,一位小姐問我哪裡來?我直覺回答新竹啊~

『蛤?!你從新竹一路爬山走到這裡喔~』她驚訝的說。不只我,惹得周圍的人哄堂大笑。

在遊客中心向親切的服務人員買了數顆清淡美味的肉粽和茶葉蛋以及一杯熱薑茶,就喜歡這樣簡單清淡卻營養的食物,走到外面桌椅上悠閒的吃著,看著對面的奇萊連稜,心中的情緒就如同山谷中翻湧的雲霧一樣,激烈而充滿生命力。

是什麼樣的心情讓我一再上山?我明白和初入門的心情絕對不一樣,每一個階段走入山林所懷抱的心情、所產生的激盪會隨著歷練不同而呈現出不同層次的光采和燦爛。

而,就是那迸射初的光采、燦爛所展現出的溫暖,又,再一次感染了我的靈魂我的生命。

那些撼動靈魂的震顫,就是讓我深深嚮往山林的原始熱力。

開著車駛往北方,流掠而過的車燈在黑夜的道路上閃逝而過,腦海同時也輪番上映著這兩天所經歷的一切。一個人獨行,我不用再分心去處理什麼事情、不用斟酌字句述說什麼反正根本沒有人和我對話,我可以用冷靜旁觀的角度去觀察自己。

而外在,山路上重重險障的完成,就像小孩子順利通過闖關遊戲一樣,順利完成關關挑戰讓我歡欣鼓舞、讓我雀躍開心!那竟是如此豐盈的快樂。

車內的音響播放著丘丘合唱團的『就在今夜』,金智娟的沙啞中又帶著甜美、嘶吼時帶著力道綿延不斷的獨特嗓音讓我自然而然的跟著搖擺了起來,甚至扯開喉嚨一起大聲歡唱。

今夜過後,明天的朝陽將從東方稜線那一端迸現,山路依舊迢迢漫漫,但我知道她會佇立在那個山頂上等著我。我會繼續努力砥礪鍛鍊,她所在的方向就是我的目標,而看見她的微笑,則是我永恆的理想。

因為,她的微笑,維持了我世界核心的運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