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狗岩。相見不恨晚

發表於2017/03/21
4,707次點閱
  • 出發日期
    2017/03/16
  • 回程日期
    2017/03/17
  • 相關路線
    太魯閣合流步道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無意中,一張網路上的黑白照片,引起我的注意

一位原住民站在一顆凸出山壁的大石頭上,看向遠方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550771

照片文字:在日治時期大正年間(1912至1926年)出刊的繪葉書中,有一張名為《斷崖上的蕃人》註記「花蓮港廳下名物天狗岩」

在這之前,我並不知道天狗岩的存在,關於台灣古道的歷史文獻我閱讀的很少

我只是很有興趣,讀過幾本相關的書,大多是楊南郡與徐如林兩位老師的著作

對於那個充滿冒險與未知的年代,原住民、漢人、客家人、日本人...

是先到後到、是移民開墾、是野蠻還是祖靈文化、是侵略佔領還是強權統治,都很吸引我

每一張黑白照片,都生動的敘述著先人們篳路藍縷的輝煌歲月

然後透過各個專家學者的文字闡述,讓我在字裡行間時光倒流

所以,雖然我從來就不知道天狗岩,但看到這篇新聞也是莫名其妙的興奮

只是我當時以為,要見上它一面可能很難甚至沒機會

直到上個月,有一個意外的邀約...海鼠山祭

活動時間是3/17~3/19,但是3/16必須自行到花蓮新城集合

更榮幸的是,這次由伍元和老師帶領的高手雲集團隊,真是夢寐以求啊!

於是我選擇3/16下午兩點多的太魯閣自強號,出發前先來一張

不到兩個半小時,我已經抵達新城火車站,車站已經煥然一新

拖楊大的福,我可以請民宿老闆娘來載我一程,因為時間還早,所以免不了要先解渴打發時間

晚上,所有同伴陸續抵達民宿,大家似乎很關心《行程》

不過伍老師一副滿不在乎的回答:沒有行程。

呵呵~我是無所謂啦!反正走就對了,到了山上,愛去哪去哪、愛怎樣怎樣唄!

好像跟楊大見面就一定要喝上兩杯,到底是誰說爬山不喝酒的?!XD(照片由楊大提供)

題外話:這蘋果拍起來也不怎麼樣啊啊啊!XD

3/17早上民宿吃完早餐,伍老師要大家直接到太魯閣的合流步道口集合

途中超商補給來一張,天空陰陰的,我只祈求不要下雨就好

合流步道口整裝

山巒雲霧繚繞,彷彿老天爺淡淡又神祕的微笑

第一站先到弔靈碑,離步道口很近,這是為了悼念因公殉職的四名日警人員

繼續前進

聽說是感冒藥水的瓶子,瓶身旁邊有刻度,可知道一次喝多少CC

還有當時的瓷器碗?

蕃童教育所大門

接下來就要進入本日最精彩,開始一路陡上八百

很特別的樹幹,聽說是蟲咬的?也有人說是啄木鳥?或者松鼠?

望坡興嘆?

天空漸漸晴朗,視野很好,天氣很好,老天爺對我們真好

山高谷深的太魯閣地形,絕對有媲美國際的條件

此趟因為要重裝而且怕下雨,所以將大相機擺在家裡休息,只有小白隨行

小白的鏡頭只有3.8倍光學變焦,免強湊合

休息片刻,繼續陡上

邊陡上邊撥芒草

本次小隊長:天才正妹(坐在石頭上那位,不要問我為什麼他叫天才正妹)

沿路很多山羊排遺,好像巧克力豆

大日本麥酒株式會社,伍老師說,當年的日本軍警們走到這片空地,會停留休息喝酒所遺留

大家都在拍,好忙

午餐時間,這是新城鎮上一間很好吃的早餐店的飯糰,大家一致推薦

純粹亂拍

繼續芒草五行八卦陣

不到12點,抵達牧水社山三角點

謝謝楊大幫我留影

忠魂碑,在牧水社山三角點不遠處,當年為紀念太魯閣戰役戰死病歿的將士們,會在此舉行的招魂祭

忠魂碑往下走,出現一大片駁坎牆

老師決定在這裡休息吃午餐,但是我在午餐上一次的休息就吃完了(誤)

沒完沒了的陡上

連綿不絕的陡上

不離不棄的陡上

永無止盡的陡上

又是芒草五行八卦陣

回首芒芒來時路

猶蓋芒草半遮面

純粹亂拍

接近80度的坡

加油!

經歷了一連串的陡上,還有芒草的洗禮

是的,天狗岩...就在我的眼前

彷彿一百年前的那張黑白照片出現在我眼前,又仿佛我走入時光隧道回到過去

突然覺得戴這帽子有日本兵的FU,我是來應景的嗎?!XD(感謝曾根先生幫我拍照)

天狗岩,見證了幾百年來台灣歷史的變遷,景物依舊,人是已非(感謝楊大攝影師)

蕃人已經遷徙,日人已經離去,常駐也好、過客也罷,當年征討剿伐,如今風清雲淡

現在的我站在這岩上,眺望遠方,縱然感慨萬千也無法文思泉湧,畢竟才華有限啊!

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只能遙想過去...

當年的太魯閣族人在這深山裡神出鬼沒,安份的生活了好幾年,卻無端的遭到討伐

憤怒與無奈都必須強迫自己接受,幾代傳承之後子孫們可還記得祖靈的叮嚀與教誨?

當年的日本軍警接受國家與命運的安排,離鄉背井來到有鬼魅傳說的原始山林工作

雖然算不上遠渡重洋,但面對一個陌生又可怕的環境,是否可以安然無恙的勝任?

身為現代人的我,沒機會面對這些事情,我想大多數人都剩下現實生活與工作壓力的問題

或許我已經沒有純樸乾淨的靈魂,但希望天狗岩上的風能帶給我幾分寧靜

伍老師在附近找到山羌的牙齒

天狗岩上很多猴子的大便,而且臭味與人類的很像 XD

這裡海拔1644公尺,已經是稜線上,所以接下來的路都是康莊大道

山豬傑作

草海茫茫,撥不完、理還亂

再經過一大片汪洋蕨海

突然一陣刺鼻味,印入眼簾的竟然是一隻水牛的遺體

伍老師說,日本戰敗後國民政府來台,當初開闢中橫公路時安置很多榮民在這裡農耕畜牧定居

當時有幾位榮民在海鼠山上放養水牛,後來成立太魯閣國家公園之後,榮民們又把水牛趕下山變賣

但是有一隻漏網小牛被孤獨的遺留在山上至少十幾年了

伍老師這十年來每次上山都有看到新鮮的牛糞,但是一直不見牠的蹤影

他尋尋覓覓牠已經十年了,沒想到今日一見,竟是天〝牛〞永隔,突然覺得這種緣份很特別

根據牙齒磨損程度與外皮毫無外傷判斷,應該是自然老死的

這是我們要連住兩晚的營地,就在牛附近而已,還好風向是對的,不然...>_<"

夜神降臨,準備吃晚餐

晚餐過後,老師簡單宣佈明天的行程

大概就是睡到自然醒,然後在附近走走尋找遺跡與紀念碑

今晚的星星很多,感覺明天一定是好天氣,感謝山神沒讓我們淋雨

今天的路況,如果下雨了恐怕是寸步難行...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