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松溫泉:你享受過冷嗎?

發表於2017/03/04
59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就這樣放鬆的躺著,望著溫泉水嘩啦啦沿碧綠色澄透的岩壁,喧然而下。熱鬧的澗水聲,與源源不絕的泉水聲和諧一致。熱氣與水氣的相遇,凝結成的白色煙霧,緩緩覆蓋了石壁上生氣枝展的蕨葉,像是一幅會動的水墨畫變化萬千。一切都直叫人捨不得離去,迷霧裡的栗松溫泉。當然,一部分原因是想拍張沒什麼人的地景;其次是溫泉太熱情,過腰的溪水太冷漠,沒特別來由真不會想涉水回到放背包的地方,那得歷經繃緊的精神抖擻。

他突然問我「你享受過美嗎?」其實,一路對話不算多,但我覺得那樣很好,自在沒有半句話挺好的。濺落的水聲不斷作響,若是從半夜裡廁所的水管噴出,那可說是一種影響睡眠品質的噪音吧?有趣的是,山裡自然的聲響總是讓人心情平靜…。顯然,這似乎取決於我們的心情,是抗拒還是享受,跟「聽到的是什麼」沒什麼太大關係。在落雨般的溫泉池底下,聽著似下雨般的聲音,想著「你享受過美嗎?」這句聽起來有些奇妙的問題。我說:

「嗯,算有吧!有時候看到的景色,讓人沒有任何思緒的感受。」
「嗯…」
「等等,你剛剛說什麼?」
「你享受過冷嗎?」
「喔!我聽錯了,我聽成你享受過美嗎。」
「所以你有過嗎?」
「不太清楚,那是一個怎樣的感覺?」
「就是感覺到很冷的時候,刻意讓自己放鬆,去接受那個冷的感覺。」
「喔喔喔!有有有!我好像可以了解你在說什麼了!」
「嗯?」
「就是很冷的時候會一直抖,牙齒撞在一起,然後…」我接著說,
「刻意不讓自己發抖,就會感覺不這麼冷了。你說的是這種感覺吧?」
「嗯,所以你剛剛跳下溪水時,是什麼感覺?」

事後回想起這段討論,覺得很有意思!回程的時候,原本只是濃霧的南橫公路下起了點點細雨,氣溫又變得更加冷峻。正當我手腳冰冷,面臨冷風又開始不自覺的顫抖起來時,意外的想起了「你享受過冷嗎?」這句話。就生物學的角度看待,肌肉反覆快速收縮,目的是產生熱能。但我總是有個疑問,發抖的時候並不會讓我感到「比較溫暖」。大概沒有一個人在劇烈顫抖後,能夠心滿意足的說出一句「好溫暖啊!」都是趕緊加件衣服居多。於是,我刻意讓緊繃、正在收縮的肌肉放鬆,去感覺現在身體所感受到的「冷」。不得不說,這奇妙的問題,讓我有意識的去享受「冷」而非不自覺的抗拒。那結果為何?真沒這麼冷了!更細膩一點的描述是,感覺到冷風吹在身上冰涼的感覺,但卻不覺得冷。

「嗯,所以你剛剛跳下溪水時,是什麼感覺?」他接著問我。我仔細的想了想,卻在回想的過程裡驚訝到「沒感覺…」我說「好像沒有感覺到很冷,大概是我急著趕快游到對岸的溫泉,急著浮出水面換氣,所以不覺得冷吧。上岸的時候,才感覺到冷得受不了。」那天恰巧寒流過境,因為不想慢慢沿著岩石旁的繩索,緩緩浸泡在湍急且「深到胸口」的溪水裡,所以便從較深的水域直接躍入,一口氣的痛快。對我來說,慢慢深進胸口的過程那才叫折磨吧?我不懷好意的笑著說「你想知道的話,你等下可以跳跳看!」若是要我再做個實驗「享受」在冰冷的溪水裡,真是完全沒這個意願!事實上,那得先經歷短暫的「劇烈抵抗」才能在隨後刻意放鬆去「享受」當下的感覺。然而,這似乎和「潛水反射」的開啟,有著相關的關係…。

等等!在探討之前,先用池底的砂石做個枕頭,再將部分的沙堆積在腰部的位置,然後什麼事情都不要做也不要想,就躺著就好!因為這是在當前,這個地方,最重要的目的「享受」。然後在過程裡奢侈的說出一聲「好像有點燙…」再滿足的說聲「有點膩了,要回去了嗎?」那才算是盡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