鳶嘴山:看風景閒聊

發表於2016/12/31
69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隱約聽見後方細碎的聲音,大概是說「前面那個人也爬的太輕巧了吧!」我的兩隻耳朵像是黏在後腦勺一般,只差沒有併起來像隻蝴蝶,聽到他們這麼形容自己的步伐,莫名的感到一種喜悅,又或者說沾沾自喜吧!

剛買單眼相機的那年,還不敢把將這麼貴重的機械背上鳶嘴山,深怕一個踉蹌或是往前一擺便會撞壞了鏡頭。於是在第二次與鳶嘴稍來碰面時,我是空手上去,連隨身的小相機也沒帶上。結果吃了個悶虧遇到了大景,惦記著為什麼不把單眼帶上?著實,現在回想起來,我也記不得當時是什麼景色如此讓我著迷,在欣喜與懊悔的情緒裡,攪和的產生了一個核心記憶「我錯過了什麼,然後我忘記了。」

在往鳶嘴的稜線上,已經是行走在斷岩峭壁的尖端,但雙手和雙腳可以感受到的是岩層的靠實,不會有一剝就碎的斷面讓人提心吊膽。雖說在視覺的畫面裡是有幾分驚險,卻意外的有安全感。在習慣了胸前晃著一台沉重的相機後,這是我第三次與鳶嘴稍來打聲招呼,幾乎是用著三個著力點在攀爬,唯一沒用上的是穩著相機晃動的那隻手。這也難怪在他們眼裡,是有點輕巧的。與其說膽識過人,更像是習慣了這樣爬山的方式與腳步,熟能生巧的,當然也會有些時候必須將相機斜背在背後,空出雙手來攀爬的地形。不枉冒著相機撞壞的風險,背上去了就得用心的留意。

雖然是個麻煩,偶爾也會想毫無顧慮的照著自己的步調不斷的往上爬,或靈敏的點踏在下坡的路徑,單純享受喘不過去的存在感,與無所拘束的奔放自由。但相機的重量暗示著自己走慢一些,像是多帶了顆眼睛在身上!你心裡明白拍到一張滿意的照片會讓自己開心個好幾天…。那時,我總是會開玩笑的說「好了,現在可以下山了,我已經拍到美景了」但可能還沒走完三分之一,隨之而來的是源源不絕的喜悅不曉得從哪冒出來。每次當相機沒電,或決定不拍了要收進背包時,總會有朋友提醒自己「下山時不要走太快。」對我來說那可是完全的解放,從攝影模式轉換成專心爬山的模式。

不出所料,假日時分想攀個鳶嘴稍來,必然會在近乎垂直的邊壁塞上一段時間,也不能太放鬆的跟著自己拍照的步調,後方總是有人在等你往前邁進。完全不能動彈時,就是「看風景閒聊」的時候,也不太需要趕著什麼。事實上,這時候急躁並不能讓你比較快通過須要排隊陡下斷崖的地方,只能耐心的等待。此刻就需要轉移注意力的美學了,看看遠處的風景,與許久不見的朋友閒聊,拍拍照也行,不知不覺很快就會輪到了。當然沒這個必要讓急躁毀了一整天的大好天氣。既然是無可避免的事情,就做現在可以做的事情!隨著注意力的轉換後,也不太需要多有「耐心」。而在那段等待的時間裡,我說了一個在斷壁上等候的山友意外掉出鋼製水壺砸傷人的事情。當我們五個人都依序下至岩壁下方的平坦處後,還真有個水壺從上面掉下來!還好,只是個瓶裝水…。

與三個新朋友和老朋友鳶嘴稍來敘舊,那真是可以一來再來的山!想當初開始爬山的時候,根本沒人想爬,路途太遙遠又累死人不償命…。但後來走著走著「爬山好朋友」的圈子也越來越大。慢慢的可以了解到有誰是真的喜歡爬山,有誰是可以爬且不會沿路抱怨,有誰是與你有默契的將焦點放在山林裡的每一個景色、每一棵參天巨樹,為之著迷與之瘋狂的。路途上也不用多想什麼話題,反正你我都正在做喜歡的事情「登山或攝影」。就算一段時間不說話也不覺得尷尬,不需要擔心對方會不會覺得無聊,一個人走在後頭也能自得其樂。還能閒聊些山的事情,聊些下次想去的山岳或湖泊,途中再與擦身而過的陌生朋友寒暄個幾句,用「你好」當作個開頭,交換一下登山的訊息。身在那些時刻,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感覺近上許多,就連一個不認識的笑容也能迅速渲染彼此的心情,那樣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