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來山:而它就在那⋯

發表於2016/12/31
41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你蹲在那在拍什麼?」
「嗯…我在拍樹根…」我遲疑了一下回答了她
「樹根?樹根有什麼好拍的?」她像是充滿疑惑的問著
「嗯…我覺得滿美的。」其實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這樹根很美?我都沒有發現到,你們的眼睛果然不太一樣!」
「其實拍照拍久了,就會發現很多很美的畫面。」

回到家後,我將那天鳶嘴稍來的照片輸入電腦裡瀏覽時,看到了這張「樹根」的照片,想起了這段對話。不知道為什麼的,突然覺得她出現在畫面裡,完完全全的干涉了這張照片的美感,像是突兀的不相容在這個環境裡。大概是她插著腰吧?衝突的感到一種不搭的詼諧感,很想修圖把整個人抹滅掉,但同時又想著「我怎麼不耐心的等她離開再按下快門?」

想起她問著「樹根有什麼好拍的?」當時的回答也挺好的,就是覺得美!對我來說美就是美了,不需要任何理由,那是一個結果。或許在那個當下,還沒釐清潛意識為何會選擇注意到這面樹根,但現在放慢了時間仔細端看,由心而生一種挺拔的樹木牢牢抓住大地的生命感。想起一位藝術領域的朋友,他對美的詮釋恰到好處:

「美無法構成美。一切有其需要。為什麼是這樣?聯結是什麼?你不能因為美所以做美的事,美的事不是做出來的。美是結果,不是目的」張桐。

大自然裡每一處畫面,從來都不是為了美而存在,它是別有目的。而在緊緊抓穩土壤的結果時,被我認為那是很美的!楓紅,有其原因。在攝影的過程裡,像是活絡了部分神經迴路,先是留心再來留意,然後不自覺的發現更多美麗的事物,而它就在那…。

「你不要浪費時間拍這個,這沒什麼好拍的,前面的楓葉才值得拍!」
「是喔,紅得很茂盛嗎?」

對向來了一個看似四五十歲的朋友,好意和我建議「要拍要到前面拍才美!」但我固執的只想將眼前落在苔石上的三片黃葉記錄下來。撒落的陽光剛好打照在葉面上,金黃色澤一整個抓住了我的視線。隨便敷衍了一句話後,繼續調整相機裡的曝光補償與光圈大小的設定。而它就在那…因為我們不曾留意過,便不自覺自己錯過了什麼,自然也不會有什麼遺憾。

樹稍上初生新芽的葉子,迎面擁抱著陽光的燦爛,那頂多是代表延續生命的一個開始,可以說那是朝氣有活力的!特別是在一整棵茂密的樹下,感受樹蔭之外的光線,從綠葉穿透出的清晰葉脈。而當落於塵土時,便算是完成了一生嶄露綠意的凋零…相較而來暗淡了許多,也多了些皺折與蟲咬的傷痕,或褐或黃或紅的柔軟色調,卻相對讓人感到溫暖。它不需要再多做什麼,也無力再做些什麼,就讓它待在那,總是會有人因為滿地的落葉而感到屬於這個季節的美好,就像是老奶奶那一抹充滿皺紋的和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