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忘的登山健行】跨年攀雪山 (一) 上山

發表於2014/09/02
2,71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終於走出美麗卻魅惑人心的黑森林,

冬日閃耀在銀白雪地上,圈谷壯麗展開在眼前,

攻頂這段路陡而險峻,我們戰戰兢兢踏著冰爪前行,

20131231日,3886公尺的雪景,

那一刻,我感覺人生又向前跨了一步。






2013跨年夜,我們決定登上雪山。


登山是件讓人上癮的活動,十月份才攀上嘉明湖過生日,十二月朋友又找一起去雪山跨年。

雪山跨年?聽起來好冷喔!但好像很酷!天吶~  我完全無法拒絕這樣的邀約。

121日早上七點,守在電腦前準備搶雪山的山莊床位,由於床位有限而冬季又禁止紮營,這趟雪山跨年成不成行就看搶不搶得到床位了!拖著前一晚只睡三小時的疲憊身軀,無論如何都要起床搶位才可,快速緊張兼手抖的送出申請表,喀喀,喀喀。     序號70,成功了!


到出發為止,約莫連續工作了30天,密集的品酒會和品酒講座,加上年底繁忙的業務讓我身心俱疲。好不容易盼到了十二月底,終於可以休息了! (痾,登山好像也不算休息喔? ) lol,好吧就算是心靈上的放鬆吧!




這趟雪攻雪山跨年行,我們和別人的行程不太一樣。

第一天:登山口 – 七卡山莊

第二天:七卡山莊 – 哭坡 – 雪山東峰 – 三六九山莊 – 黑森林 - 圈谷 – 雪山主峰 – 三六九山莊

第三天:三六九山莊 – 哭坡 – 七卡山莊 – 登山口


因為想好好跨年,元旦睡飽輕鬆下山,所有路程都集中在第二天,呈現半單攻的狀態。


(備註:單攻指當天來回登山口,故可輕裝,通常乃強者所為。)





10:00am 台北重裝出發

原本一行應有七人,由於強烈冷氣團發威,最後出發時僅四人。路上和司機大哥談笑風生,一行人垃圾話不斷,台語樂曲一路伴隨,還引吭高歌,說實在司機大哥歌喉還真不錯,抖音抖的很有水準!大哥很認真的告訴我們,「偶很愛唱勾,最喜翻羅時豐和蔡小虎啦!」


行經宜蘭,停下吃五十年老店米粉湯當午餐,大家輕鬆愉快把這趟旅程當成郊遊。


14:45 雪山登山口 2140m

穿越武陵農場,來到登山口,風和日麗,有許多觀光客在此駐足拍照,只有我們一行人狀似登山客。

一般來說,登山團都是下班後才拉車到武陵,半夜才從登山口出發前往七卡。

和值勤的替代役閒聊一陣並看完雪山登山注意事項錄影帶後,暖身拉筋,整裝出發。


今天的行程只有2公里,比爬郊山還輕鬆,我們歡樂輕鬆邊走邊玩,不到兩小時就到了七卡山莊。



16:00 七卡山莊 2460m


第一眼看到七卡山莊,有點害怕,斑駁的白色外牆,空無一人的諾大山屋只有我們四人。

傍晚山間開始起霧,太陽下山後,寒意馬上襲來。


……現在要幹嘛?

來煮飯好了。




山間寒氣逼人,匆匆洗菜已足夠讓人凍紅雙手,我們在七卡山莊前的木桌上煮起火鍋。

看一看溫度計,已是攝氏1.5℃。


登山最好玩的行程之一,就是野炊。今晚小廚娘Y為大夥兒準備的是五星級高山火鍋

高麗菜、牛肉、豬肉、魚丸、燕餃、鳥蛋、豬血糕,加上溫暖的高湯真是奢華的享受呀!

我們在七卡門口的木桌旁,聽著西文音樂,隨著節奏起舞,在接近零度的環境下透過擺動取得一些身體的溫暖。

山裡夜深很快,雖才晚間六點,已是萬籟俱寂,我們收拾收拾,準備就寢。



此時,山間已是一片漆黑,靜悄悄地只有寒冷與無聲相伴,斑駁的牆面在微弱的頭燈照耀下更顯陰森,空無一人的山莊讓人不寒而慄,我們簡直是又寒又慄,完全不敢獨自行動。

但山莊冷清的讓我們連廁所都得四人結伴而行才不至嚇破膽。



無聲無息的屋裡, 各自鑽進睡袋,只剩窗外風聲透過門縫斯斯作響。

此時我腹絞難耐,估計是晚餐吃太多尚未消化即就寢,但我實在太害怕去廁所,就硬著頭皮忍著。

輾轉之間,半睡半醒之際,腦中一直期望其他山友趕緊抵達,無奈漆黑的窗外什麼都沒有,我戴上耳塞,迷迷糊糊又睡去。



夜裡,同伴忍不住尿意,勉強起身,山屋裡仍然冷清無人,壓著內心強烈的恐懼感打開斑駁的門廊,走到廁所的路途太驚悚了,決定在門口解決,此時山間寒風驟起,颯颯的寒意直撲,差點沒嚇破膽趕緊關門鑽回睡袋。



山間的第一晚,就在各自懷抱著自己嚇自己的恐懼和輾轉難眠間度過。



凌晨兩點多,鬧鐘響,起床。

此時其他山友已到達,頭燈和腳步聲交錯,讓人心安不少。



煮了熱水泡麥片,暖暖身軀準備啟程。





12/31 03:45am 七卡山莊 重裝出發


其他山友們才剛到達七卡,準備就寢,估計會睡到七八點再前往三六九山莊。

而我們計畫要直接攻頂,只得提早趕路。


頂著頭燈,隨著數不盡的之字形坡攀升,夜裡寒冷的空氣撲面而來,外套內的體溫隨著步伐漸漸升高,保暖的毛帽內開始冒汗。



突然一團黑物從眼前閃過。



我們驚喜地發現一隻狀似白鼻心或果子狸的野生動物,牠雙眼炯炯有神地直視我們頭燈探照出的光線,美麗的絨毛長尾從樹上垂下。好可愛!牠手腳俐落地盤旋在小徑邊的樹上長達一分鐘,接著擺動擺動那雪白蓬鬆的長尾,一溜煙消失在樹叢中。



受到夜間訪客的鼓舞,我們恢復配速,專注前行。



一陣鮮血的味道撲鼻而來,原來是嘴巴流血了。



猶記第一次凌晨摸黑登山的經驗,那也是人生中第一次登山,合歡北峰。當時嘴裡的血味加上身體的疲累讓我的寒冷和不安加劇,高山反應使人頭昏腦脹,走一走還跌倒圍巾也隨風而去。



那是第一次和山的親密接觸,也開始我離不開山巒的宿命。






摸黑登山,只有頭燈探照的視線,有限的眼界讓我更專注於步伐,也更容易陷入思考。


我想起這些年走過的幾座山頭:合歡北峰的登山初體驗、玉山頂的濃霧和腳的劇痛、庇底牛斯山的狂風、仰望喜馬拉雅山時的感動、閃耀的嘉明湖…… 想著這些旅途,內心湧起一陣陣感觸。



或許,每一次接觸大自然,都是讓自己重新省視生命的好機會。



又或許,我只是,想回味生命中那些美好的片刻時光。






月亮依然高掛,漆黑的天空已被即將出現的晨光染成寶藍色。

接著蒼穹將出現色譜中才有的層次豐富的藍,由深到淺,

再來,鵝黃色的朝霞提前一步到來,醞釀著即將劈開天際線的金黃色日出。




然而,在這一切發生之前,夥伴之一,吐倒在路邊。




我們皆有多次攀登三千以上高山的經驗,除了H。第一次登山就得跟著我們的超硬行程走,也真是難為他了。原來當我們正忙著讚嘆美麗星空的同時,H的高山症早已發作,頭暈加作嘔讓人頭昏腦脹,就在日出之際,他吐倒在路邊。



高山症,通常發生在快速上升海拔高度的登山活動,因此多可由較慢的提升高度來預防。

大部份的高山症病患,症狀常只是暫時性的而且常在身體適應後解除症狀。早期的症狀包括倦怠、全身無力,尤其是在費力登山時,更甚者開始出現頭痛失眠、持續的心跳加速、噁心嘔吐



稍做休息後,確認狀況無虞,重新分配背包重量,減慢上升速度,我們繼續前行。


表妹在11月底來爬雪山,提醒我夜間已是零下,必注意保暖。

12月底的雪山,尚未到哭坡,地面便已結霜,我們在微光中對於路徑上的霜雪感到陣陣興奮。



就在此時,天空飄下細微的雪花,輕飄飄地落在我們身上。



12/31 06:40am 日出


本想上東峰迎接日出,但考量到一行四人的行徑配速,決定緩步前行。

剛好行經一處開闊,便停下欣賞這2013年最後一天的日出。

遇到兩名山友下行,他們笑著說我們很幸運,今天的東峰視野很美。



雪山東峰,3150公尺。







能擁有一個願意陪你上山下海的專屬攝影師,真是太幸運了。


能在你氣喘如牛滿身大汗素顏到不行的時刻掌握最好的畫面,化腐朽為神奇。



感謝大自然的配合演出。



山巒,朝日,風和雲海呀少了你們萬萬不可!


這張就先放大以後留著當婚紗照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