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禮山:還好有「還好」的眷顧

發表於2016/12/12
37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還好,在眾多不順遂的事件裡,仍有著「還好」的眷顧。那像是懸崖勒馬一般,還不足以掉進深谷,命定當前發生的所有都糟糕透頂。可見我們多愛說「還好」只因為我們善於給自己找點樂子:心情愉快的樂子,或是得以擺脫躁亂的樂子,又或者是一種免於禍害、僥倖的樂子。「還好,還能獨佔野溪溫泉…」

新竹境內,除去司馬庫斯、鎮西堡的神木群與西丘斯山,超過兩千公尺且需爬七到八小時的山,大概就只剩下虎禮山與芝生毛苔山的連走路線,也是最遠可及,沒有再更遠的了。為了避免回程摸黑下山,考量日落時間約在下午五點,一早天未亮五點二十就趕著出門。然而近登山口的路程,產業道路多岔路,又無法預覽街景,誤觸了一條這輩子深感最難騎的路!陡坡附著零星青苔,後輪拼命打滑空轉。終於抵達登山口後,卻大霧瀰漫下著毛毛細雨,登山口處還有幾台挖土機佔據,翻開的土壤伴隨著陰雨的天氣,才沒走幾步濕滑爛泥,鞋子就像是已經爬完山準備回家的狼狽。濃霧裡,評估了天氣後,便決定撤退了。雖然當時心裡有些留連不捨「都長途跋涉這麼久了,好不容易到了登山口…」但確實也想著「山,永遠都在那。」此時早上九點。

石磊部落折返後,我們決定前往秀巒部落,尋個泰崗野溪溫泉。但因為最初的目的不在此,所以需涉水的裝備並不齊全。遇到涉水段就脫鞋赤腳,石頭直接與腳底板接觸,很「健康」步道但又不想把鞋子弄濕。所以我們高繞河床又攀岩,遇到瓶頸處就涉水,鞋子脫了又穿,穿了又脫,終於到了第一池有野溪溫泉的地方。但人太多了…是昨天就紮營過夜的戶外團體。由於時間還早,我們便決定往第二池前進。第二池其實有段距離,但為了遺世獨立能獨享的野溪溫泉,真不畏辛勞。途中遇到看似從第二池折返、裝備齊全的朋友,以為可以打探消息卻告訴我們「前面只能走到瀑布,後面太深,水深及胸,昨天也有人去探過路了,目前無法走到第二池,但你們可以去走走玩玩。」

秉持著溯溪的樂趣與追本溯源的根性?正確來說只是想自己確認是不是真的無法再續前進?那樣的任性。到了瀑布後確實讓我們思考了一陣,但從高處望見溪底的淺灘沙洲後,便決定從此段涉水到對岸河床,繼續推進…。一直到遇到一個無法攀爬高繞也無法涉水的終點,才興起是否該放棄的念頭,於是在該處吃了點午餐喝了點水。當幾乎已經決定折返時,我突然想起一個朋友,想著「如果是他會怎麼做?他應該會再繼續找有沒有路吧?」於是我將裝著相機的背包放下,那確實是涉水時的一個隱憂…四處瞻望了一下周遭,評估可不可行,危不危險?有哪些路線是可以試試看?此時遠方看見了熱氣的泉霧,欣喜的就在前方不遠,遺憾的我們無法再邁進了。

在延長放棄的時間裡,終於找到了一條可行之路,但為了避免失去重心跌進水裡,我們將背包擱著。也見著了資料裡右岸河床的白色拉繩,順著繩子高攀應該就是二池了吧?但…今天就是一個不順的日子,第二池的野溪溫泉竟然是乾的?我們到了一個只剩下厚厚溫泉泥的乾池?真的是失望透頂,幾個人還看似沮喪的躺在一塊巨石上曬太陽,卻有些許逐漸強烈的成就感浮現。因為我們確實憑著自己的腳與選擇,走到了二池,特別是在他人決定放棄的位置,找到繼續前進卻不冒險的選擇。但回歸初衷,費盡了千辛萬苦,最後的目的竟然是回到一池,並盼望能有機會獨享?真是假日裡不切實際的奢望…

「還好,一整個不順的一天,最後竟然真獨佔了野溪溫泉。」一整天下來的疲憊與精神上一波三折的過程,全在浸到溫泉後得到紓解。仰頭看著藍色的天與幾朵白雲,在兩岸河床高聳的岩壁間緩緩流動,穿過不知是秋天染黃的葉,還是斜陽打照的光影…這或許就是野溪溫泉動人的地方吧?美景相伴、溪水聲絕響,不管多久都不會有想起身的厭膩,最後還好有一群相當熟識的朋友,…。說到底,在那個當下完全無所事事啊,就是一個與自然曠野連結起的感情,充滿空白又細膩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