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漾森林:要有本事才有餘力欣賞

發表於2016/11/20
3,66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有多少本事,決定可以走的多遠、爬的多高、待的多久,只為一個嚮往許久的地方或沿途的過程。那可能是很美麗的,又或者是渴望再次感受平靜而感動的景色…更多時候是喘的必須得停下腳步將汗水向後撥去,那種迫切呼吸似乎還活著的感覺。嚴格說起來,那不是很好的感受,卻令人感到過癮…大概就像是許久沒有活動的身體,突然衝刺百米,全身使勁的揮霍。會有那麼一瞬間,在拼命加快腳步到顛峰時感到身體的釋放,然後在衰退的時候明白體能逐漸下滑的事實。類似的,每次在一段陡坡呈現在眼前時,都會暗自告訴自己一定要一口氣到下一個平緩的落腳處再稍做休息。多過於將它看作是一件挑戰,當乳酸堆積在雙腳時,其實永遠都可以再多踏出一步。爬山是這樣,在開始行走之後,注意力放在每一個步伐,只需專注在下一步該踩在哪…。

有多少本事?這包含著每一個人的體能狀況,事前對路線的了解,以及如何避免風險:裝備是否齊全?對高山症明白與否?迷失方向時可以怎麼做?你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清楚嗎?對大自然的天氣變化是執著還是順應?我們爬山但不冒險,很多時候不需要跟山過不去,因為山永遠在那裡!這次天氣不好或狀況不好,要放在心上的是絕對有下一次機會。那是我們對自己,也是對大自然的尊敬,身處在荒野裡的一種態度。有多少本事,決定可以走的多遠、爬的多高、待的多久,當我們越有本事、越了解自己,就越有機會可以到達心之所嚮!跑馬拉松的大哥在終點時與癱在柏油路上的我們說著「你要有本事,才有餘力欣賞沿路的風景。」那年合歡山上的路跑,我只有感到疲憊和痛苦,雖然抵達終點時的感受是如此強烈。

爬山不難,難的是我們對山的無知而產生的畏懼與恐慌,難的是沒有保養好自己的身體,不了解身體的極限而過份自信,難的是缺乏對自然的尊重而輕視事前準備的重要性。對自己不夠負責任的情況下,意外經常就發生了,那是給我們的一個教訓…。在之中,我們學著和大自然相處,也學著和同行的爬山好朋友相處,更學著與自己相處。當見著了一個用體力與毅力換來的磅礡盛色時,或許會拐個彎感到那些困擾自己的瑣事可能一點都不重要,而真正重要的也會逐一浮現。這會是一件好事嗎?我想多了解自己一些總是一件好事,那不是片段的文字敘述與心理測驗可以斷定的膚淺。

水漾,為平靜的水面上有細微的波紋,水波緩緩起浮漂盪的樣子。上游的石鼓盤溪因九二一大地震後地形的變化,導致河道阻塞形成了堰塞湖。湖中圈養的原生柳杉林也因此長期浸泡在湖水裡而漸漸腐壞、枯萎、倒塌,意外塑造出枯木白蒼林立的孤寂與蕭瑟的美感,意為「水漾森林」是大自然無心插柳的幻化之作。在負重走了六個小時,陡下穿越迷霧叢林後,即將昏黃的陽光斜進了樹梢…卸下沉重的裝備,真沒什麼更甚此時心如止水了。想起高台山遇見的大哥說「只要到了,每一座山都值得!」更直白些就是「人到了、心到了、天氣到了,每座山都值得。」在宛如鏡面的靜謐處,只需感受著為此而觸動的心情,多說什麼其實都不合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