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9奇萊主山-未竟之路

發表於2016/10/10
79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喝完杯中最後一口咖啡,沒空清洗的杯盤就放置水槽中,好像森林中因為秋瑟而飄零的落葉。隊友們開車駛離自宅,或關上我的車門下車一一離開,彼此匆忙的許諾下一個更美麗的約定,還來不及細細品味幾絲別後的離愁,車子已經駛上橫越大都會東西方向的快速道路。

在風雨中樓宇房屋的燈火一顆一顆在車窗外快速流掠而過,彷彿開的不是車而是太空船,在億萬光點的銀河中前進。宇宙之大,窮盡我短促的一生也無法盡興,或許,一如人生。那流逝的光點好像身邊來來去去的人兒,在那閃瞬而過的光影之中,泰半是陌生的臉孔,以及少數的我們曾經深深努力記住過珍藏在記憶深處不想輕易被遺忘的容顏。

電話鈴響,切換倒到車內擴音。『下山了嗎?要不要來我這喝杯熱的黑咖啡?』她問。

咖啡液體氤氳飄冉的香氣已經在眼前擴散了般,何等的誘惑?於是我在下一個交流道出口迴轉再往城市的另一端前進。

走出電梯穿上室內脫鞋找了長長的玻璃水瓶把我帶來的野薑花束放入,頓時室內充滿著野薑花香獨有的濃馥郁。那是屬於夏天的味道,也是屬於我和她之間的符號。

斜躺在沙發上,『我知道山上不危險,對你就像回到家一樣,差別只是伴手禮準備的足不足夠而已。這次天氣不好你還是執意上去,這是登山者的偏執嗎?或者你是偏執的登山者?』她把熱可可放在我前面的桌上。

下意識想伸出手去拿那杯想像中冒著裊裊蒸氣、喝下瞬間那道瀑布奔流般衝洩入喉的香甜的熱可可,但我努力睜開雙眼依然徒勞無功,身子無力的癱軟著。

『你睡吧,』她說,『累了吼?我的肩膀讓你靠一下。』

於是,我把頭柔柔地放在她的肩膀上,心跳降為緩慢的節拍、呼吸吐納變深變長,唯有意識,還在山上恣意放蕩地奔跑著……

好不容易申請到奇萊主山單攻,但輕颱艾利帶來的外圍環流讓很多縣市下著相當的雨量,即使明知機會渺茫,看著天氣預報當日降雨機率會低一點,所以懷抱著想到登山口看幾眼山容、聞嗅山林氣息以及和朋友出遊的心情,我們還是在10月8日出發了。

傍晚先到台中東海藝術街和Adam、小馬碰面吃晚餐,晚間8點於高鐵站接到Sando後就前往埔里,在6號道下的7-11會合Amanda與國贊。

直奔上山,路經合歡山莊,慕士塔格峰一期(我是二期)的香港隊友Janet已經在滑雪山莊熟睡中,先前已經約好明天一起往奇萊山路線。她今天在附近攀登了幾座山頭,在山下用餐時手機上隨時可以看見她的直播影音。約好明天碰面,我們兩台車直接前往預定的地點宿營。

一切整理好躺平熄燈準備入睡,但我卻忍不住和睡在身邊的Sando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聊天,說話聲好像有個大破洞的沉船,海水逐漸的升高,說話的句子間隔距離逐漸的拉長,最後沉默之海終於將我們淹沒,把我們吞入無聲短暫的睡眠裡。

10月9日凌晨4點,煮水沖咖啡泡熱可可,大夥吃完早餐收拾妥當就上路。清早抵達合歡山莊旁的停車場,風雨暫歇,原本說好走走附近步道就回到平地玩耍,但忽然散開的雲層露出了幾塊不規則的湛藍晴空,頓時大夥又充滿信心,國贊和Amanda熱力四射,慫恿我是否維持單攻計畫?

其實我無需慫恿,對爬山我一向毫無抵抗力。通知其他人裝填單攻所需裝備,但同時內心盤算著因應天氣狀況規劃出幾個折返點。有些人以為爬山就是一鼓作氣登頂然後下山,是這樣嗎?當然,只要所有的條件都接近完美的配合~天氣、裝備、食物飲水、體力、隊伍士氣、隊員節奏協調……。

氣候因素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以今天的天氣來說,除非出現奇蹟,要登頂實在是機會渺茫。不登頂,主因除了天氣不佳容易出現更難掌握的狀況,比如身體失溫、摔跤滑墜意外等等,另一個原因是登山時欣賞風景才是最大的誘因,這種天氣要我攻頂,我可以克服上稜線前溪谷上游的崩坍點、我的裝備可以抵抗稜線上強風低溫的威脅、我的體能可以保證走回停車場……但,我就是無法忍受風雨雲霧中登頂視野等於零,這樣爬山對我來說毫無意義,我已經不是學生時代汲汲營營於收集山頭、累積社團勳章的年輕人啦,一個活動如何創造內容質量、尋找旅行樂趣,才是現階段我最在乎的目標。

在滑雪山莊旁讓員警以及太管處人員核對完入山、入園証之後,心中自有定數,出發吧!我說。國贊和Amanda走過這路線(到小奇萊),他倆在前速度相當快,就跟著他們的節奏前進。

時而雲霧散開,山林遠景瞭然在目,秋季的蕭瑟已經降臨大地,夏季繽紛的杜鵑已經收斂落幕,鮮活的翠綠已經逐漸褪色。秋天的氣息漸濃,雨珠帶來的不是落寞和惆悵,雨水滋潤了山林,讓花草樹木豐盈了生命,等待來年花季時奔放的燦爛和盎然。

 


數小時候抵達黑水塘山屋,雨勢增大,風雨雲霧繚繞。下了決定停止前進。國贊和Amanda即使士氣如虹,也不得不對天候惡劣產生警覺,我和Sando以及Adam、小馬早有共識。於是稍微吃點東西,然後回撤。

撤退,是遺憾的、是惋惜的;但,我們還可以下次再來。小馬說:『哎呀你這個人一定會說~你愛爬山,但你更愛一起爬山的人!對不對?!』我回頭看著她,沒錯呀,當然。當你走過萬水千山、當你換過無數雙登山靴,你會發現那些大自然景象可能都還存在,甚至幾乎不曾改變,可是當初一起冒險、一起說好勇往直前的夥伴,還會始終在我們身邊嗎?

答案很明顯對吧?我知道,你也知道。

所以,我深愛爬山,獨攀也沒問題,出門我不會主動邀人參加。但只要我們有緣並肩同行,在那條路上,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最佳的夥伴。彼此信任、彼此砥礪。我們會共享登頂睥睨群山的虛榮、我們會品嚐不得不撤退的遺憾惆悵;我們會陶醉在山林之美的靈魂震撼、我們會感受道別時的離散迷惘。

慢慢的走呀走啊~在一路上不間斷的快樂活潑的談話中,我常常偷偷地默默地回望向山稜、一瞥那宛如女體誘惑的山峰肌理。真美!我這樣想著,能夠這樣走入山林、山林能夠無差別的接受我,心底深處的悸動一陣陣起伏,像翻湧的海浪般襲捲全身。強勁的季風一波波吹掠大地,我想~就這樣化如嵐霧,隨風而去。


『你醒了啊?有睡飽吧?』她說。『我看見你卸下心防的微笑呢!在那裡面,你夢見了什麼?』

我……

夢見

南雙頭山稜線上奔跑的山羌驚逃,

夢見

拉庫拉庫溪源我喝咖啡牠喝溪水的水鹿大角。

夢見

陽光下夥伴迎著我的燦爛微笑,

夢見

嘉明湖水上倒映著我的青春風貌。

我……

夢見

雪地上迤邐的足跡通往天堂,

夢見

雪花飄零時千山獨行的惆悵。

夢見

雪水溶煮沖泡咖啡一杯的滾燙,

夢見

雪峰登頂後沉的迷惘和浮的希望。

我……

夢見

妳會在我出發的時候沉默的牽掛、

夢見

妳會在我疲憊的時候說我讓你依靠一下。

我……夢見

當我睜開眼之後~

~用清醒的我的微笑,調和妳我那無擾的年華。



※感謝Sando提供圖2、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