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事情是,活著回來 ——【新康橫斷下華巴諾】

發表於2016/08/10
1,026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心得
本文為網友的心得,以下內容不代表健行筆記立場。

最重要的事情是,活著回來 ——【新康橫斷下華巴諾】(原Blog 圖多)

2016/06/05~12,新康橫斷下華巴諾(嘉明湖入,路經華巴諾探勘段,瓦拉米出),為期八天的橫斷縱走。

領隊:狐狸  /  嚮導:鈺翔 / 大廚 & 醫護:哲銘  /  成員:引寧  ,以上共四人。 


有拜有保佑,上山幸運就是最好的禮物。

最重要的事情是,活著回來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和墜落有任何掛勾,沒想過自己會成為祭品事件中的主角,沒想過有可能離山難這麼親近......

2016/06/10,新康橫斷下華巴諾的第六天,正從華巴諾下切溪谷前往大分山屋的路上,一路陡下邊坡,我因為雨大濕滑,腳下土石崩落閃避不及,墜落2m溪谷。跌下去的剎那,我雙腳還打弓字穩著上身,隨時等候土石停頓煞車的那一刻,樹枝和泥土快速的從我眼前掠過,持續等待滑落的第三步時......就飛出去了,一瞬間的騰空。

回過神,就像一塊破布娃娃,大字型躺在溪谷巨石間,身下是一片咬人貓,抬頭看,典型的溪谷地形,巨石疊磊形成一個陡峭岩壁——難怪我會飛出去,後面的路是連植被都無法生存的垂直崖壁,四肢全中咬人貓,但還是獨獨右手痛感最明顯,看到扭曲錯位的手肘,我的心靈瞬間沉了下去,不知道身體還有其他地方受傷嗎?還可以動嗎?走的出去嗎?

恐懼嗎?不,腦中只是一片空白又混亂,兩種情緒思維混雜著,依稀有個念頭,大背應該救了我,但也讓我的右手骨折 / 脫臼了。

 事後回想,摔下去有一瞬間是沒有意識的,各種可能翻滾的過程全部不記得,或許是太快,或許是人體的自我保護機制我猜想著,只能從身上四散的瘀血猜測可能的情境。其實我很感謝我不記得這一段,因為墜落和臥倒的畫面過程到現在仍會不斷的在我腦海中播放,不斷的來回播放..... 


「引寧,你還好嗎?」

「引寧!你還好嗎?」

此時此刻,同伴還在峭壁上呼叫,待他們尋到我再朝著未知之境出發,雨一束一束的下著,淋著我這傷患,也淋在焦急來尋我的同伴、我四散的水壺、登山包和登山杖上。

腦還在渾沌,思維仍舊混雜著各絲破碎的資訊,岩壁、咬人貓、右手可能骨折、東西四散……想說我都還沒搞清楚狀況了,現在是怎樣?!「引寧!你還好嗎?!」狐狸喊道第三聲,我才醒神——同伴需要確認我的意識跟生死。「我還OK!」腦中突然清楚了,我扶著右手臂,盡可能找個空隙坐正,夾著雨聲喊回去:「你們不要走這邊!」

 一切,才正要開始。

 我傷後還可以行走嗎?

多出來的17kg大背要怎麼辦?

墜落的溪谷中該如何接回正道?

墜落時間下午12:30,能在天黑之前抵達安全之地嗎?

雨勢依舊照著既有的步調下著,許多瑣碎的細節緊接在後,當下的我還無暇思及這麼遠。

山神是眷顧著我們,還是遺棄我們,尚且未知。 


準備好自己再上山一直都是我的圭臬,只是……登山,玩的是自己的性命。  

高山無與倫比的壯麗美景,體力耐力的消耗磨損,情勢地貌狀況的判斷,動植物野外求生知識的堆壘,心智意志的累積沉澱,同伴間長時間相處共患難之後的一起白癡化。 

登山,玩的是自己的性命,和別人的性命,它有著致命般的吸引力。所以要大膽又要小心翼翼,每次又多體驗學習了一分體悟,而這次更是收穫豐富、經驗滿點。 

新康橫斷之旅,我的第一次縱走啊…… 

(以下包含詳細時間紀錄,若要直接進入重點 - D6,第六天

2016/6/5,D1,雨,1600後微停

0800 台北集合出發

1645 向陽出發

1725 1.5k觀景台

1755 林道終點登山口

1840 向陽山屋(宿)(水源) 

上山前夥伴一直都有在觀察氣象預報,預報顯示80%的「午後雷陣雨」,判斷只要避開中午下雨時段,臨時扎個外帳,雨後繼續行走應該不是問題。 

向陽山屋真的是超高級的山屋,我就像鄉巴佬一樣瞠目結舌的看著大家使用水龍頭,廁所還能沖水,Magic~收這300元眞的是相當值得呢! 

而那天,下了整夜的雨。


2016/6/6,D2 ,午後雨

0400 起床

0530 出發

0610 黑水塘營地(休15)

0650 向陽大崩壁頂

0655 向陽名樹(休15)

0800 向陽三叉路口(休5)

0820 向陽山

0835 下山

0850 向陽三叉路口(休5)

0920 嘉明湖山屋(休20)(水源)

0940 出發

1025 向陽山北峰

1040 門神樹

1110 三叉山三叉路口

1140 三叉山(午休1hr20min)

1255 出發

1305 嘉明湖(迫降)(雨水) 

一早是個大晴天,沿路風光明媚,早餐又是costco牛排,豈一個爽字了得,好景不長,11:40登頂三叉山時起大風大霧,風好不容易停止,我還在感慨霧大沒風景,隨著狐狸一句呼喚:「不是下雨就好偷笑了。」大雨應聲驟下(靠北~),我們先是被迫在三叉山三角點旁扎帳躲雨,趁雨稍停,走到嘉明湖停機坪時因大雨再次迫降,再拔營時,已經是隔天清晨的事了。

 此行唯一的晴天離我們而去,13:05中午就扎營,行程Delay:半天。

【推坑】

這八天七夜陪伴我們的是兩頂外帳(Black diamond Beta light tent),僅只外帳防風又防雨,除了昆蟲動物和火(連星火都不行) 其他都可防,不誇張十秒搭帳完成,0.6kg,一帳可罩兩人+兩個大背,要價美金200元。

要我說的話,大推,值得。


2016/6/7,D3,1620雨

0300 起床

0605 出發

0635 新康叉路口

0742 布新營地(休28)(水源)

0840 出發

0950 3011後大枯木

1005 草原大窪地(休5)

1035 鐵片

1135 布拉克桑山(午休40min) (高山鼴鼠)(帝雉)(水晶蘭)(水鹿屁股)

1235 出發

1325 鐵片(休5)

1400 草原大窪地(休10)

1420 大枯木

1435 雙連黑水塘窪地(休10)

1545 布新營地(宿)(水源)

一起床就能看到嘉明湖成就Get!!

我感動的看著昨日都藏身在霧裡的嘉明湖,雲開霧散,羞怯的從天使的鼻屎(灰)快要變成眼淚(藍)時......6:05我們又要出發了,從迫降地點拔營,前往布新營地。

有在爬山的朋友都知道,下雨天就是個惡夢,背包濕透會變重,行進窒礙難行,視線難辨不清,泥土石階濕滑,箭竹林就是個雨水魔窟。

隨著兩日的夜雨,領隊狐狸和嚮導鈺翔整晚也討論不休,該撤該繼續走?雨會繼續下嗎?天氣預報如何?最後決議看明早天氣狀況,好的話代表白天還有行走時間,最少先推進到布拉克桑山,後續該撤退的話還是得撤。

7:42抵達布新營地時,天陰,哲銘不想雨濕登山鞋,決定留守營地,我們另外三人整裝遠征單攻布拉克桑山,一路上根本生態之旅,鈺翔也就是有名的雪羊大大,台大森林系出生,各種花草叢林信手拈來,甚至連動植物的介紹都不在話下,之前在看雪羊視界粉絲團時,我就在想平平都是上山,怎麼可以看到這麼多東西,還真的可以看到這麼多東西耶O_O,高山鼴鼠、帝雉、水晶蘭、水鹿屁股,太~~扯~~了~~,我們眼睛的構造應該不太一樣吧......

路上狐狸偶爾介紹幾個高山常見植物和岩理構造,中央地科系,雖然我現在只記得綠片岩,但跟高經驗值又願意分享的三位大大爬山(還有留守營地的裝備控哲銘XD),學習力滿點啊!

我記得爬山的路上還聊到226的心路歷程,我說我以為我會爆哭,但是我沒有,這讓我很意外。

又聊到爆哭是怎樣的心情,是一種強烈發洩後心靈充實的滿足感,為何而滿足?又為什麼是滿足?我卻一直想不明白,只是覺得,夠了,自己盡力了、也辦到了,就算結果在如何我都會接受,誠如我一直貫徹的理念——只要盡力去做,就不會後悔。 

感謝山神,15:45單攻回營地整頓一番後才下雨16:20,行程Delay:維持半天。


2016/6/8,D4,1610雨

0400 起床

0610 出發

0620 布新叉路口(休5)

0730 3055峰

0810 連理山西峰前營地(休15)

1020 三叉山事件遺跡(休30)

1050 出發1135 桃源營地(宿)

1155 出發取水

1215 崩壁水源(出森林遇到石瀑地形後,聽到水聲即延左側崩壁橫渡,即是水源)(阿里山山椒魚)

1240 出發1300 桃源營地(水源) 

清晨,我們偉大的大廚(感恩哲銘,讚嘆哲銘)驚叫聲響徹雲霄,還記得我們的外帳是不防昆蟲動物嗎,本該是今日早餐的松阪肉片被幹走了,還是大廚精挑細選的Costco雙頰松阪肉,包了兩層袋子!

「從此,我和黃鼠狼勢不兩立。」一邊聽到哲銘對天吶喊,鈺翔一邊讓我看他手機裡收藏的黃鼠狼相片(也眞Live.......=口=)

食物一定要好好收在大背裡(認真),還好我們的糧食有多估,不然事情就大條了。

天氣現在似乎都很穩定的呈現白天陰天,下午下雨的局勢,可行走時間尚夠,我們繼續往桃源營地推進,領隊狐狸和嚮導鈺翔持續討論,一切都取決於下雨機率,覺得再往前的時間距離都有點尷尬、危險,再加上後面的營地就沒有水源了,13:00決定在這待一天,明天摸早黑出發趕進度,這樣只需多背一天的水即可(約6L的公水,私水自行另背另計)

BTW今天的生態重點是國寶級阿里山山椒魚,大家快看看他可愛的小手~~~雪羊大大為之著迷了一兩小時跑不掉。

每日都在等風起雲湧雨灑的那一刻,忐忑啊,說到這,其實我們每天都在掙扎要不要撤退呢。

行程Delay:一天,唯一備用天消耗殆盡。


2016/6/9,D5,1600雨

0300 起床

0450 出發

0650 連理山(休15)

0705 出發

0755 連理新仙最低鞍(休10)

0835 新仙山前營地(休10)

0845 出發

0855 新仙山營地(休35)

0930 出發

1020 新仙新康最低鞍(休5)

1120 新康山(休75)

1235 出發

1320 新仙新康最低鞍

1400 新仙山營地(休30)

1430 出發

1510 松針營地(拍菊池氏龜殼花20min)

1530 出發

1600 下切點營地(宿)水源)


這天早上,抵達新仙山營地,準備整裝前往單攻新康山前,我和哲銘、鈺翔不約而同想要拉屎,我要說,縱走路線的營地周圍,處處都是大便路,切記小心地雷,一條支線岔路出去就有可能會是大便路,我和哲銘向著不同的方向,先行解決,回來後鈺翔才又出發尋找自己的大便之途。

邊等著鈺翔,我和狐狸、哲銘還在聊天,就聽到遠方有聲慘叫:「啊——!!」

哲銘說:「他該不會踩到我的大便吧?」

哈哈哈哈哈,我們一陣爆笑,邊等著鈺翔回來解答,結果還真的是XDDD,得到肯定的答案我們狂笑不已。

鈺翔還在念著未必要找植物遮蔽排泄物,應該赤裸裸警示眾人時,狐狸默默的在旁邊補一句:「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是啊,我們是隊友。XDDDD

連下了五天的雨,我們也認了這是鋒面雨,不在是當初得知的午後雷陣雨,雨水就著箭竹林,輕而意舉就能透進登山鞋,貴賤不分很公平,連帶的加上鞋襪終日的泡水效應,大家的臭味也日漸增益,人人都有鹹魚味,我的好室友雪羊大大在新康山頂峰,以休息曬襪子時吸引的蒼蠅數量,一舉拔得頭籌,榮登燻味寶座。

哈哈哈,不過好室友我們還是很合作無間的,謝謝他的超飽暖羽絨外套。

今天是端午節,我還特地把蛋背上新康山,在三角點上立蛋。

本日生態重點,菊池氏龜殼花 ,其實牠們很脆弱,可能登山鞋一踩就會死掉,是個美麗且需要愛護的動物們。

行程Delay:維持一天,唯一備用天消耗殆盡。


2016/6/10,D6,1200雨,1400雨停

0330 起床

0615 出發

0955 華巴諾駐在所 (水鹿角)

1115 出發

1135 馬斯博爾駐在所

1230 提早下切溪溝,引寧fall

1330 緊急處理完畢,出發

1710 大分吊橋

1730 大分駐在所(宿)(水源)

今天很重要,將決定是否撤退的最後抉擇點,往華巴諾探勘就確定要再三天跑不掉,往抱崖則直接往回程啟動,最遲兩天就能出山。

看看仍舊貌似穩定的陰天,就像前幾日一樣,還有人員狀況評估,狐狸阿基里斯腱炎纏身疼痛幾日,但評估認為慢走還不至於這麼嚴重,跟規劃已久的夢想路線相秤,最後決定繼續往原定下華巴諾路線前進。 

早上還開開心心的穿越原始森林探勘路線(簡直就是魔法森林的樣貌),還發現水鹿角,將華巴諾好好逛了好幾遍,下午就發生了永生難忘的事情——太衝了,判斷力不足,探勘路線自尋路跡,因為要下切溪谷而開始陡下邊坡,急遽陡坡接近65度,植被茂密難辨,加上大雨土石鬆散,踩了不該踩的踏點,所以在下切溪谷時煞車不了,一路滑落摔下了2m的溪溝大石頭上。

(以下開始有興趣可以參考朋友的視角,有針對本次案件作山難分析:雪羊視界) 

「引寧你還好嗎?」剛開始我腦中一片空白,直到狐狸叫我第三聲後回神,才回他我還醒著,並告訴他們要另外繞切下來,這邊只有峭壁懸崖,無路可走。

看著扭曲疼痛的右手,才意識到自己墜落了,身下一片咬人貓,隊友來尋我的空檔,我扶著右臂慢慢坐起身,四肢因咬人貓刺痛不已,但還是右手的痛感最盛,摸著左右手的骨骼做對照,手指頭還有知覺、反應,評估是手肘脫臼,不是斷掉,檢查後發現大傷似乎只有如此,眞的是不幸中的大幸,超級Lucky!

 腎上腺素眞的好強,還能讓我東摸西摸確認傷勢,從我們判斷地形決定下切溪谷的同時開始下雨,而現在雨勢仍舊唏哩嘩啦不斷,我用自由的左手拿起Gore-Tex帽子先戴上,靜靜的觀察傷勢邊等待著。指頭開始發麻,聯想到之前曾在網路上看過的案例,有人因為脫臼矯正的延遲,肌肉拉扯壞死的越發嚴重,復健也越辛苦,我默默思考等等萬一沒有人會脫臼復位該怎麼辦?不行,他們一定得會......

三位平安的前來我下方的溪谷處,先把各自的大背放下,由於我落在稍微上方的大石頭上,所以他們還需攀爬一小段才能來到我身旁,我鎮定的蹲坐著,鈺翔先是幫我把大背解下送出這濕滑石頭區,狐狸則帶著醫療包和哲銘一起來到我身邊。


 其實沒有想像中痛,冷靜的告訴他們我判斷為脫臼,判斷依據為兩手的骨骼相對照,之後只有手肘處明顯錯位,同時痛感也來自於該處,並詢問他們的意見。

畢竟手長在我身上,其他人表示不確定,而哲銘則回我他推測脫臼的可能性也比較大,同時狐狸餵我吃止痛藥,我跟他說我想吃兩顆,他就給我吃了兩顆。

重點來了,我問他們有人會脫臼復位嗎?挨著一個一個過問去,沒有人會,雖不出所料,我的心也沉了半分,這可不行,我再挨著一個一個問回來,還是沒有人會。

「我有上過相關登山救急課程,但僅止於知識層面,沒有實作經驗。」此時哲銘就是個救星。

我認真的看著他問:「你能夠幫我把脫臼拉回來嗎?」

「你確定嗎?現在嗎?」

「我確定。」我只知道拖越久,越危險,指頭麻得要沒知覺了,我把手遞給他,「對,快,就是現在。」

「你需要咬毛巾嗎?」這句話忘記是誰問的。

「不用,就是現在。」我扭頭看向後方,不敢正視即將發生在身上的事。

說時遲那時快,我的右手經過一番拉扯,但還沒復位!應該是拉的不夠開,我和哲銘對視一眼。

「再一次!」我再度扭頭看向後方,這次哲銘一拉,或許是這次拉得夠開吧,神奇的是手的兩截隨著自身肌肉拉回自動接上,喀的一聲,就復位了。

 我神奇的看著哲銘,超佩服他的勇敢,又看向手臂,猜測是腎上腺素還沒退吧,至此的痛感都還可以忍受,都能沉著的應對著,直到手肘復位,一股強烈的痛感襲來,突然有感而發:「我最強的不是什麼226,或什麼體力,我最強的是我的意志力。」

結果他們三個居然給我點頭如搗蒜= =""",有沒有這麼誇張......

我抓著最脆弱的受傷處,痛感不斷襲來,突然鼻頭一酸,終於哭了起來(喔對,好像還飆了一串髒話=口=,不良示範),大概哭了兩下吧,也不能解決問題,我默默說聲:「好了,不哭了。」便將眼淚收乾,看看時間,要一點了,問他們:「我可能還要坐一下,你們願意等我嗎?」

哲銘一邊用他斷掉的登山杖和鈺翔的長袖衣服幫我做固定,狐狸則說:「當然,你要等多久都行。」

接著,他們就開始逼我吃東西,其實後面過程有點好笑,我說我不想吃,他們說你一定要吃,哲銘表示腎上腺素爆發後會急速消耗肝醣,我一定需要補充糖分、熱量,看到鈺翔下去大背區拿了不知道什麼就要上來,我指著哲銘說我想吃他的超甜超好吃藍莓果乾(沒見過這麼ㄘㄟ歡的傷患吧XD),當然如我所願,還吃了涼涼的果乾,狐狸忘記手上剛擦完涼涼的藥膏,直接拿給我吃……

鈺翔一直用不可思議的臉說:「剛剛(哭得)那個人是誰?」 

等我覺得休息的差不多,13:30可以啟程時,一路慢慢下到石頭堆下面,我說我左邊口袋有手機,狐狸幫我拿了出來,我就說幫我拍照……要紀念一下……不蓋的,隊友們那時候的表情真的超精采。

邊拍照,哲銘在旁邊做怪,我則舉起完好的左手比讚,狐狸看到比讚的左手不禁說道:「你真的太誇張了……」

我無奈:「習慣了……」

過程真的是又蠢又好笑,我不知道哪個開關被打開,一直笑(可能全身咬人貓的刺感也有部分的影響……),所以其實氣氛緊急但又不至於嚴肅,正式再度開走前我說:「還笑得出來的傷患就好偷笑了。」大家又再度點頭。

雖說只有脫臼眞的是非常幸運的事,但也有種奇異感,平常果然沒白練身體......時時刻刻都要準備好自己再上山,果然才是正解。

新康橫斷下華巴諾再接上大分是個十足的探勘地形,先說我們這趟備妥了兩台GPS,包含指南針跟地圖都有兩份以上在運作,而同行的另外三位隊友更是都有探勘經驗,才選擇這條路線做縱走,一直到這時我才深刻體會到,一起出隊的隊友是何等的高高手: 

狐狸在前頭不斷地來回探路,爬高低繞、河的左岸右岸都去探路,再回來接應我們,去回探路的次數當真多到數不清了,相當消耗體力;

 哲銘貼身隨扈,幫我清石頭樹枝,詢問傷勢,找好踏點將我的負擔減到最輕(甚至把箭竹撈到一邊讓我過,沒有很專業,只有更專業!),偶爾也會放下大背,去幫忙探路; 

鈺翔完全駝獸,身前掛我的大背,身後背自己的大背,40公斤左右走在難走濕滑中級山溪谷地形裡,而且最困難的是身前掛大背踏點會被擋住,還是必須穩穩的前進。 

以上三者,加上幸運的傷患,缺一不可。

 我護著彎曲掛在胸前的右手,看著這般三人發揮極限奔波的景象,打從心底感到佩服,而且後面的路段就是典型的中級山,草木叢生、螞蝗四溢、窒礙難行,我超怕大家為此被我操爆,但是都沒有,真的太神了,我也很爭氣的頂著傷勢紮實的依循著,跟著大家一步一步往前推進。

華巴諾前往大分駐在所的路有兩條,一條走稜線最後接近大分時下切(事後推測可能相對安全),另一條則是走古道接溪谷路,也就是我們後來選擇的這條,網路各種參考紀錄顯示是正路沒錯,但古道年久失修,多處崩塌,不,是超多處崩塌,又不能全走溪谷,因為偶爾又會遇到瀑布需要高繞,短短三四公里,我們推進速度大大落後,一下溪谷有疊石,一下山上有布條,一下路跡線索又全部斷掉,探路的辛苦程度立現,也對領隊的經驗判斷有極高的要求,最後我們上到往抱崖駐在所(11km)的明確標示路跡上,驚喜中又抱持著疑惑,那大分(1km)呢? 


四處張望,是大分吊橋!

遠方對面的山上看到它的倩影,雖然因為看的到走不到而感到緊張,但同時也代表方向正確,我們要安全了。

下午17:30,天黑前正式抵達大分山屋,甚至還有一些白天時間可以拍照、拜拜、洗熱水澡(大分山屋超高級超OP),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明天的行程和重量背包分配一切等晚上吃完飯再說,最重要的是,我們安全了。 

從那天起,我胃口大開,睡眠時間大增,不過上山縱走最重要的也不過是吃得飽、睡的好,因為如此才有體力繼續備戰隔天連日的山路。

 一切,明天繼續觀望,行程Delay:維持一天,唯一備用天消耗殆盡。


2016/6/11,D7,1100

0500 起床

0710 出發

0720 大分吊橋39K

0730 上切點

0740 莫庫拉番

0800 過溪溝陡上開始(休20)

0905 大分展望點(休10)

1105 越稜點

1130 接回古道,抱崖6.8k

1155 多美麗駐在所


1245 出發

1330 新康山登山口

1340 石洞

1410 抱崖山屋27K(迫降,宿)(水源)

1615 被趕走,出發

1850 山陰駐在所獵寮20K(宿)(水源)

 昨日晚餐時我們說了各自的狀況,也開了檢討會,並將我的大背分給三人做了重量分配,我評估自己無法背大背,因為一手廢掉,危機狀況無法做平衡,會影響行進速度,但是可以自己背攻頂小包,裝行動糧跟水和防蚊液、防曬,傷後輕裝體力還可以負荷,應該不至於需要尋求外援,可以自己走出去沒問題,只是對於給其他隊友造成負擔感到抱歉。 

那天晚餐後我對他們說,「抱歉,謝謝,認識你們真好。」

他們居然就開始笑,我超認真的耶,居然笑QAQ。 


「我們是隊友啊。」 


真的很謝謝你們。:)


三位隊友一起背著我的行囊,我綴著越發腫脹的右手,我們正式打道回府。

大分39K,回程路比想像中辛苦,背包重量、傷勢都還在可控制範圍,但悶熱的天氣、陡上800m陡下600m的山路,和接著的雨勢確實造成困擾,加上今日出發時間稍晚7:10,原訂要一次推進到瓦拉米14K的計畫失敗(已申請營位),14:10抵達抱崖27K時,一致決定迫降,沒人想走了~~想睡山屋,不想紮營~~~

 之後,我們就被趕走了。

有一隊24人的登山隊,一來就說整個抱崖山屋他們都包了,床位算的剛剛好,一個不剩。

此時我們物資四散,鞋襪曬得曬,衣服換的換,正在開零食趴,把多的糧食吃一吃,聽到這消息,晴天霹靂,更何況已經近下午4點。

但對方有申請最大,我們還是乖乖打包繼續往前推進,要走到瓦拉米14K可能有點牽強,天黑時間7點,應該剛好足夠可以走到山陰駐在所獵寮20K(有水源),便以此目標開始前進。

第一次住獵寮,露天露營超開闊自由,一抵達就天黑,時間算的剛剛好,太陽下山的一剎那還看到了螢火蟲,酷。

那是個依然下雨,但舒服的夜晚,我吃了一顆止痛藥(白天不吃),安然入眠。


 2016/6/12,D8,毛雨、太陽交錯

0400 起床

0620 出發

0630 山陰橋

0700 多土滾(休20)

0720 出發

0830 瓦拉米駐在所14K(休30)

0915 出發

1130 鯊魚岩

1200 佳心(休20)

1220 出發

1320 山風步道口,行程結束,謝謝山神 

隔天手超腫的,一天比一天腫,其實不太痛,甚至還可以寫字畫畫,但就是整個腫起來了,難以行動、障礙萬分,從手掌到蝴蝶袖都……超 · 腫 · der

狐狸說:「一瞑大一吋。」靠北,還真的勒QAQ。

話說我超討厭雨天的八通關古道,神多螞蝗,被咬快十個洞吧,超噁的啊啊啊!!39K的螞蝗之路,神不推!爬到身上的絕對不只!FQ!! 

走到縱走的盡頭時,南安山風步道口的最後一公里,狐狸說他想吃麥當當,鈺翔想喝叮哥,哲銘想吃饗食天堂,摸了摸腫脹的右手,我說……我想吃消炎藥……ˊ_>ˋ。

下午1:20,我們正式出山,接著就是想辦法回台北之後去看醫生。 


山神讓我們在最少傷害的情況下,學到了寶貴的一課,謝謝每一個夥伴,謝謝山神,我們又平安的踩在地面上了。

(左起  領隊 / 狐狸,隊員 / 我,大廚 & 醫護 / 哲銘,嚮導 / 鈺翔)  


下山之後 

是阿,故事也走到了盡頭。

而復健才剛要開始…… 


我現在覺得縱走(五天以上)跟登山(三天以下)眞的可以算是兩碼子事了。

也不是說誰是誰的進階,而是可以歸類到兩碼子事這樣。 


近乎天天迫降紮營,再加上經驗豐富的神隊友相罩,無法想像這一路上可以學到多少東西,很感謝這次的上山,是各方面、身體機能、登山知識、心靈堅強、意志鍛鍊,各種層面全方位的學習(我沒有在蓋的啦@@,就是這麼多,這麼扯,山難超強)。 

脫臼後第三天,下山的隔天,上班還是請了一天假去看醫師,醫師說橫紋肌溶解、部分肌肉壞死,其中原因有很多,包含脫臼、些微脫水、蚊蟲叮咬都有可能,幸好沒骨折,說請按時吃藥、復健,若做不完全,未來會永遠彎不了伸不直。

(我媽超生氣的,幸好沒有骨折……,不然運動界掰掰……

是一個現在多努力,未來就會多Happy的事態,這週戴著三角巾還體驗了各種讓座、過馬路時汽車的絕對禮讓。

提外話醫生問說還有哪裡不舒服時,我愣了一下,便開始說多處瘀血、螞蝗叮咬,還有左邊太陽穴腫起來很痛,結果醫生馬上接那些一週就會好的不要講,可是我到現在吃飯嘴巴張太開還是會痛啊,崩潰QAQ。 


事後才知道手肘復位一般是不建議民眾自己來的,我去問了醫療相關業者的朋友,手肘脫臼是:

A. 當下馬上請隊友(非專業)復位

B. 情況只允許兩天後(要自行走出沒訊號的百岳山區),才能進醫院復位(專業)哪個比較好?

兩位朋友都說A,好吧……起碼是正確的,腫的正確QAQ。

八天來每一天都發生好多事,精彩不斷,每次下山後都會想念上山的一切。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回味無窮的山啊,不可思議。


 感謝山神,雖然每天都在想撤退迫降,但每天又依然可以繼續往前推進,加上豐富的高山生態饗宴、還可以控制的傷勢, 這趟的幸運已經說不完了(這次真的很幸運很幸運)


 如果說山難是一系列的失誤串連起來造成的,那只能說山神讓我們在最少損失的情況下,令我們學到了寶貴的一課。

傷會成為永遠的記憶,化作生命歷程之一。準備好自己再上山一直都是我的圭臬,遇到了只有正面解決它、消化它,之後替未來的登山之路,做更萬全的準備。



有拜有保佑,上山幸運就是最好的禮物。

最重要的事情是——活著回來啊。  


------------------------------

照片來自於:

Guan-Hao Peng 狐狸大大

黃鈺翔 雪羊大大

& Yin Ning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