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學者:轉型正義歷史不能簡化 立碑文字比立碑規格重要

發表於2017/08/15
13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2017-08-14 00:53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即時報導

花蓮拉庫拉庫溪流域這一帶,原是布農族世代居住之地。霧社事件後,日本積極推動理蕃政策中的「集團移住」,動用武裝警察將世居深山的原住民遷到容易管理的平地,在平靜山林引發慘烈的殺戮。

百年過去,拉庫拉庫溪流域重歸平靜。布農族遷居平地、日人結束統治離去,此地成為登山客挑戰腳力的古道,荒煙蔓草中偶見紀念「殉職」日本警察的紀念碑。然而,這是一塊等待書寫的歷史之地。

台博館展示企劃組副研究員副研究員林一宏,曾出版專書「八二粁一四五米:八通關越道路東段史話」研究這段歷史。長82公里145公尺的八通關越嶺道路東段,是上世紀初日本人為了控制布農族開鑿的警備道路,包含拉庫拉庫溪流域。沿途曾布滿駐在所(派出所)、砲台與「蕃童教育所」,如今只剩遺跡。

林一宏指出,日本的殖民政策,對待漢人與原住民截然不同。日人「理蕃」政策的後期,打算將原住民自山地遷徙到平地、再改造他們成為符合現代化生活的「國民」。此種手段將原住民「強行丟進現代國家的控制中」,造成極大衝擊。

他指出,布農族與日人長達幾十年的戰爭中,日警死亡的人數,不比布農族少。根據日本殖民政策,這些執行政府法令的警察是「殉職」,可向國家申請立紀念碑,紀念碑有一定的規格、經費。前幾年,還有日本警察後裔來此祭拜。

「了解這段歷史的過程,比建紀念碑重要;碑上文字怎麼寫,比立碑的規格還重要。」林一宏不反對卓溪鄉公所為布農族先人建紀念碑,但希望碑文講述的歷史「不能簡化」。他認為,紀念碑可為布農族祖先「平反」、「去汙名化」,但不該「挑起民族仇恨」,而是用多元觀點解讀歷史悲劇。

日本政府為紀念1915年5月12日喀西帕南事件衝突中,被布農族所殺的10名日本警察,1931年立碑。(圖/神童)

資料來源:udn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