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莫名其妙上了四天三夜的賊船─南湖大山

發表於2017/07/08
1,19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因為八月要去瑞典健行出差,深感不訓練一下不行,於是一個多月前朋友一句:「要不要去爬南湖大山?」「好啊!」在完全不知道南湖大山是圓是扁的情況下,希臘回來沒兩天我就又莫名其妙上了四天三夜的賊船。

後來才知道南湖大山素有「帝王之山」的威名(!?)


雖然之前在各國都爬過高山,但這是我第一次重裝爬台灣百岳,之前只有爬過合歡幾峰,對於「重裝」、「山屋過夜」、「自主登山」之類的玩意毫無概念。

所以當熬過了無止盡爬坡的第一天,當晚我躺在如猶太集中營般臭烘烘的山屋裡,被此起彼落的如雷鼾聲,跟不斷刺入眼簾的頭燈搞得十分火大以外,滿腦子想的是如何在隔日找藉口逃下山,哪怕被夥伴們認為不合群或不耐操。

這種滑陡坡佔了超過一半有

坡坡坡坡坡

看到右邊那個鋸齒山峰沒有!那就是超級靠北的五岩峰!我差點死在那上面!


最後還是在感冒復發又生理期的雙連發考驗下,咬牙撐過了超級靠北的第二天,沒完沒了的上坡,石坡、沙坡、草坡、滑坡、岩坡......能坡的都坡一輪了,等降到圈谷底的山屋時,我實在無法欣賞什麼美景,一心只想著靠北第三天我還要先爬出圈谷才能下山。

爬山這件事,你說著海拔、溫度、氣候、坡度,甚至放上山上美景的照片,對別人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不只是因為山就在那邊,更是因為,所走過的(陰間)路,實在只有自己心裡才懂。

所以我不多廢話了,四天沒洗澡已彌留。僅以幾張照片作紀錄,我相信經過這次訓練,八月去瑞典國王小徑我一定可以健步如飛、拔得頭籌,為壹週刊爭光。

真是作人苦,爬山更苦。

圈谷裡的美景與腫臉

說是這樣說,下次.....山等我!有那麼多山不爬白不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