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訊】山豬.飛鼠.撒可努 2 走風的人

發表於2017/05/15
2,61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書名:山豬.飛鼠.撒可努 2 走風的人

 作者:亞榮隆.撒可努

 出版社:耶魯

 出版日期:2011年02月17日




內容簡介

《走風的人》是本另類的動植物百科大全。
閱讀它,讓我們心生喜悅,因為自己藉此直接與大自然相近。
學校裡的博物或生物課程,教授學生科學分類的生命現象,
而本書兩位老少獵人則以排灣人的角度出發,
為讀者傳授一套精練有趣的民族動植物學。
 ~ 謝世忠(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教授)

讓吹來的風流動、灌入,我們叫替風開路的人;
凡經過的地方,讓風跟進、追隨,我們叫走風的人……
我的獵人父親,部落的人稱他為「走風的人」!
走風的人除了是被土地和自然允許與接受的人;
也是大自然跟生命靈魂的溝通者和詮釋者!

「卡瑪!」整群數量超過個位數的山羌,讓我興奮驚訝的叫喊著。父親示意我將心跳的速度放慢,我大口大口的用力深呼吸,學著自然的節奏吐氣,待心跳合上自然的節奏時,父親說:「我們現在是別人的獵物,要不被別人發現的方法,就是盡量適應周遭的環境,隨著自然節奏起伏,否則你永遠會看不透隱藏在這大自然裡的生命脈動。」 霎時,樹下的山羌開始感覺到異樣,頭不時的張望……倒掛在樹上的雲豹,尾捲著樹枝平衡著,像是在平地行走般,身體貼近樹幹,緩緩的潛行,愈來愈接近樹下山羌的位置……

  我與父親停住呼吸,但心跳卻更跟著自然的節奏加速起伏,在雲豹選定他最好的位置後,雙眼穿透芒草,朝我和父親瞄了好幾秒,犀利的眼神像是在告訴我們,這是他的獵物……這時候,我們因被犀利有神的雙眼看得眼睛模糊起來,還來不及回神之際,樹下的山羌就被撲倒在地。「哇﹗」我正要尖叫的剎那,卻被父親的大手摀住,只剩下由手縫溜出的聲音,幾乎貼近土地的臉,讓我的視線不敢輕易的移動……


作者簡介

亞榮隆.撒可努

生於台東太麻里香蘭部落
喜歡外公的海,祖父的山
崇拜的人︰走風的人──我的父親
我的信仰︰排灣族
工作︰森林警察

2000年巫永福文學獎首獎得獎人
2000年台灣文學人
第一屆中華汽車原住民文學獎首獎得獎人
2009年十大傑出青年

牢勞蘭(部落名,太陽升起第一道光芒照射的地方)部落最後的獵人,擁有一雙祖先祖先留下的雙手;一對能走很遠的雙腳,以及與山共同生存的智慧。

小時候最喜歡看他帶著番刀的樣子。

希望有一天能與他──我的父親一樣英勇。


目錄

契子◆走風的人
我與父親停住呼吸心跳, 眼前的雲豹選定他最好的位置, 雙眼正穿透芒草,朝我和父親瞄了好幾秒, 犀利的眼神像是在告訴我們,這是他的獵物, 這時我們因被犀利有神的雙眼看得眼睛模糊起來, 還來不及回神之際,樹下的山羌就被撲倒在地。 哇,我正要尖叫的剎那卻被父親的大手摀住, 只剩下由手縫溜出的聲音, 幾乎貼近土地的臉,視線不敢輕易的移動……

第1章◆進入獵場
車子出發了, 我期待已久的心隨著車子的晃動而喜悅。 車子行駛在南迴路上, 父親一路上未曾說一句話, 但是生為他孩子的我, 總能猜到父親的心裡在想什麼。 那是他最終的期待, 把排灣獵人的東西教導給我。

第2章◆山豬與竹筍
「撒可努,我的兒子啊, 危險是能預知、感受和學習的, 在這裡,我跟大自然學習, 知道了掌握生命的方法和技能, 預知危險的能力是跟大自然要的, 是要用心感受而體悟的。」 這時候,我才知道父親的一舉一動, 都有著他的意義,在無形中,那是一種開示, 像是要我了解、進入獵人生命最重要的一個步驟。

第3章◆獵人的禱告
兒子呀!你那雙腳是用來專走文明的路, 眼睛是用來看紅綠燈和文明世界的事物。 你已經失去了踩在祖先之路的感覺, 如果你帶著文明的雙腳和視覺用在這裡、走在這裡, 你將永遠跟不上我的腳程。 走這裡的路如果只用眼睛來判斷, 而不是本身的直覺, 你將永遠無法體會自然與土地帶給你的感覺。

第4章◆進修的山羊
我們說我們是人,那是人說的話, 但在這裡, 我們只是動物眼中另一個不一樣的動物而已。 平常我都是對著大自然說話, 他們很習慣了, 他們把我當成另一種動物而平常化, 現在,我已經是自然的一部分了。

第5章◆收獵陷的黑熊
我們不能對自然絕望, 只能謙虛的反省、自問該改進的地方。 你的祖父說過: 『我們只能對自己失望, 因為我們的學習還不夠, 而失望是失去耐心和信心的潤滑劑, 當個獵人絕對沒有完全的絕望, 只有對自己經驗不夠的失望。』

第六章◆山豬博士與獵陷
父親將扶卡插在地上, 右手穩立著扶卡對著土地說話: 「我親愛的土地, 沒有經過您的允許,我擅自的決定, 我用謙卑的心向您祈求,希望能得到您的允許。」 我靜靜的聽著,想細聽土地的回應。 這時候父親抽出腰上的刀當做鏟子, 在地上挖出放置獵陷的凹洞。

第七章◆流淚的水鹿
在不是獵水鹿的季節裡獵到水鹿不必高興, 我們有足夠的糧食可以食用, 我們盡量減少食肉的機會, 休獵是自然復原的良藥, 禁忌卻是能維持自然生態平衡的藥劑, 禁區更是獵物永遠的避護所。 兒子,讓我們有打不完的獵物, 讓禁忌成為守護自然生態的信仰, 讓自然的生態能夠永遠平衡。

第八章◆遇見飛鼠樹
等黃昏來臨,兒子, 如果你聽見山羌在黃昏裡的聲音, 那就表示你已經被這裡所接受。 剛才我們停在獵場的入口休息時, 在陵線上我們聽見對面峭壁上山羊走過的落石聲, 那是你要被接納前的訊息, 也是開始學習的第一步。

第九章◆公山羊的鬥場
我們要走了,那是一個告知,是尊敬, 那種感受至今我一直沒忘, 要我形容,我只能說它很美麗。 離開可以沒有聲音, 沒有悲離的訴喊和泣聲, 但在我回望父親獵場的密林、矮灌木時, 我能感受離開是一種氣氛和感覺的延伸, 讓自己有一種深刻感觸, 去體會你的離開是自然回應給你的感受。

第十章◆鎖上獵場
樹枝葉被風吹動拉開的間隙中, 因斜射餘暉移動而變化著, 視覺所看到的美麗情景, 正直接告訴我的直覺要我停下腳步。 像失了魂的我佇立在原地, 那一幕極像天使下凡時的情景, 又加了一點鬼魅的氣氛。

第十一章◆猴子的游泳圈
我蹲坐著在灶火的旁邊取暖, 天開始漸冷, 燒打在乾柴上的火花 在逐漸變得深厚的夜,響得格外輕脆, 霹啪,啪,啪,霹霹啪,啪…… 我伸拉著頭, 朝著主林道轉彎處的地方看去, 心裡想著, 卡瑪去了一段時間應該快回來了吧!

第十二章◆穿雨衣的飛鼠
這個時候窗外的雨小了。 我貼著車窗朝外看去,問著父親: 「今天飛鼠會不會出來?」 「一定會出來的, 除了颱風、打雷或下大雨,飛鼠不會出來; 只要是飛鼠肚子餓了, 一定會出來, 今天你要注意哦, 今天的飛鼠可能穿雨衣出來……」

第十三章◆進入飛鼠大學
黑夜是每一個人都會經歷的, 黑夜的不同, 是依每個人面對恐懼、害怕的程度而不同, 當你認識且熟悉後, 你會瞭解黑夜是多麼美麗, 而恐懼和害怕只是讓你進入黑夜的門而已。 兒子,學習欣賞, 你會愛上黑夜的。

第十四章◆水神的指引
春天樹要發芽開花,樹的樹根會呼吸,眼睛會打開。 樹根呼吸後會變粗,土地因而鬆動, 當樹根和土地做愛後, 需要水的灌溉和滋潤, 這時候樹芽會開花, 由土地流出的水是最香、最甜的, 老人家曾說過:春天的水為什麼是甜的? 那是因為土地和樹根做愛, 所以水才會是最甜最香。

第十五章◆與獵人父親共枕
過去老人都會說, 男人結婚後,要有自己的獵場和耕地。 老人家也說, 當有一天自己有了小孩, 獵場和耕地就是教養他們的場所, 也是人格發展、智慧傳遞的地方。 獵場能讓他們知道文化和自然相互串連的關係, 耕地能啟發男人對土地的情感, 並延伸出對家和部落的維繫。

第十六章◆獵場的清晨
我用力吸著早上的空氣, 是冷的,是冰的,是乾淨的, 遠望著山的陵線, 被晨霧遮掩只露出三個頂點,隱約的曙光, 斑黃的透光在層層的雲海中。 父親說:﹁這就是我早上的獵場,很美喔! 有時候,我常一個人佇立在擴大視覺的位置, 等待清晨的曙光,接換大地,日復一日, 我總是在等待『又是一天的開始』的那個味道和感受。」

第十七章◆帶十字弓的獵人
我看著父親手握起地上的泥土, 揉搓在手上,輕輕的將泥土由手中吹出, 細小如泥灰般的散落在山羊的身上, 之後,山羊睜大眼睛, 短暫的抽慉幾下, 父親對著我說: 「山羊的生命被風帶走了, 在太陽下山前, 他會繼續在他熟悉的地域裡玩耍、奔走。」

第十八章◆紅谷的水鹿
我看著父親手握起地上的泥土, 揉搓在手上,輕輕的將泥土由手中吹出, 細小如泥灰般的散落在山羊的身上, 之後,山羊睜大眼睛, 短暫的抽慉幾下, 父親對著我說: 「山羊的生命被風帶走了, 在太陽下山前, 他會繼續在他熟悉的地域裡玩耍、奔走。」

第19章◆歸程的禮讚
年輕在這裡不是本錢, 獵人講的是經驗和過程, 不是以年齡和體力來證明自己的能力。 大自然是你的考試官, 試題無所不在,有學科和術科, 你常來父親的獵場報到, 用你的雙手和雙腳來創造經驗, 這些經驗就可以成為你的能力。

第20章◆老獵人的集會
獵人要獵到獵物, 相對的必須熟知動物的習性, 而熟知的那個過程, 就是獵人再學習、再進修的學問。 在大自然裡, 追蹤者往往可以嗅出死亡的氣氛, 被追蹤者也能感受到死亡的危機, 而獵人卻在追蹤者與被追蹤者中, 學習到經驗和對自然界生存的尊重。

*本書書介由耶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