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訊】Kulumah.內本鹿:尋根踏水回家路

發表於2017/01/23
156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書名:Kulumah.內本鹿:尋根踏水回家路

 作者:劉曼儀

 出版社:遠足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01月25日




內容簡介

我們連自己的家在哪裡都不知道,
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有一點點確定,很像在這個地方。
只希望跟祖先甜甜蜜蜜min-davus,ma-davus,
未來的布農,未來的子孫,
我們希望重新建立起一個我們自己想要的社區…
我們的心是布農族的,我們的心是屬於這塊土地的!
——tama Nabu,家屋前祭告,2002年

內本鹿,位於中央山脈卑南主山以南、鬼湖區以北,東側一帶的山區,這裡曾經是布農族分布的最南界。日治時期,族人被迫遷徙下山,離開了孕育傳統農耕與狩獵的山居生活,原本屬於布農的生活智慧與技能也漸漸疏離。Kulumah,布農族語「回家」的意思,不只是要回到七十年以前的maiasang(老家),更是要找回祖先、父執輩與大地相依的精神,重新學習作為一個Bunun,作為一個真正的人!


名人推薦

吳海音(生態學家.農人)
巴奈(內本鹿霍松安家屋重建工作隊.音樂人)
鄭安睎(台中教育大學區域與社會發展學系助理教授)
黃美秀(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副教授)
汪明輝(原住民族委員會副主主委)

一個女子……能有幾個九年?──巴奈(內本鹿霍松安家屋重建工作隊.歌手)

台灣主流社會對台灣的認識幾乎都局限於台灣四分之一的西岸平地、都會化漢人觀點,對於其他四分之三的台灣山區、離島的原住民族世界—─另一種台灣人觀點與知識,幾乎無從學習與認識,本書《Kulumah‧內本鹿》正是知識經驗之族群、性別邊界的跨越書寫,一種率真、忠於自我並勇於突破的學習歷程,這樣的學習絕對是身為台灣人所需要,這學習恰如作者的名字由劉曼儀轉換成langus,因為「登山」遇見熊,遇見了布農族,而進入內本鹿,主流的知識觀點轉換成布農族山林知識與歷史,而內本鹿成為langus經驗的家,最後登山變成回家了。──汪明輝(原民會副主委,國立師範大學地理系副教授)

一群人用生命跨越時空的斷裂,歸返重建和天地祖靈共生的家!這才是讓人羨慕、感動和尊敬的文化。──吳海音(國立東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半農)

保育不只談生物多樣性的保護,同時含括文化多樣性的保存。文化是一種生活,源自於族群與環境的互動關係,然如今耆老憂心「不要因為吃了漢堡,就忘記吃山肉的味道。」透過內本鹿的尋根之旅,被遷居山下的布農族人終得以拼湊出傳統的部落地圖,重建家屋。家鄉不再遙不可及,人與祖靈也得以對話,人與土地連結的記憶也鮮明了。透過langus的生動紀錄,我們也有機會一窺及體驗深邃而幽默的布農族傳統文化和生態智慧。uninang!──黃美秀(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副教授)

lumah(家)是維繫bunun基本單位,狩獵文化更是bunun之底蘊,langus以近十年光陰,陪伴內本鹿郡社群族人尋訪鹿野溪上游的maiasang,透過kulumah(家屋重建)讓家中之火重新點燃,過程中有歡笑、哀愁與省思,bunun與put(漢人)共譜出協調、美妙的樂章,毫無違合感!推薦之!──鄭安睎(國立臺中教育大學區域與社會發展學系助理教授)


作者簡介

劉曼儀

劉曼儀,langus,豐原人。大學參加淡江登山社,開始了山的啟蒙。就讀環境教育研究所期間,與愛山的夥伴共同成立台灣生態登山學校,推廣「山是一所學校」,論文主題以登山教育為主。畢業後,為滿足山上工作的浪漫幻想,開始從事野外調查工作,擔任黑熊研究助理期間進而認識內本鹿,跟著bunun長輩踏上回家,重建之路,二○○八創辦內本鹿pasnanavan,與部落共行至今。

近年以協助各種野生動物調查,野地教育課程為工作,山已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元素,成立「漫.移山林工作室」將對山的意念,延續在生活日常中。


目錄


路還長,慢慢地走   文/tama nabu
在不同的回家路上,相遇    文/趙聰義(salizan takisvilainan)

因熊相遇Pasikau

家鄉.內本鹿Asang Laipunuk
探險的民族
從尋根到回家Kilim maiasang-Kulumah
追尋鹿野溪上的記憶

回家.kalumah(蓋房子)
尋根踏水築夢去:第一次跟著回家
家屋落成,重現山居的文明
Nas tama biung離去

追隨獵人的腳步
山的啟蒙
Pasnanavan內本鹿小學
Bunun kasu ha?我是Bunun了嗎?

附錄  
內本鹿回家大事記
布農語檢索表

*本書書介由遠足文化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