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島】 那些我們曾拜訪的樹

發表於2016/12/12
1,22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樹,真的會走路,百萬年前冰河時期,許多植物來到台灣,在台灣落地生根,慢慢拓展天地,樹,真的各有本領,為了要活下來,必須各自練就自己的獨門絕活。這些年,我們拜訪了很多樹,有長最高的、活最老的、站上山脈最頂端的…,祂們的生命故事,各個都很精彩,這些年來,我們陸續拜訪了這些樹。


台灣山毛櫸

山毛櫸的祖先可能早在四十萬年前,就已出現在台灣,是歷經冰河期殘存孑遺的植物,在植物演化上屬於最古老的一群,山毛櫸生活在終年雲霧繚繞的山區,會隨著四季變化換裝,秋天來看它,翠綠的葉子轉為黃褐色,然後接著葉子掉落,剩下枝幹,宛如一幅水墨畫,這是為了渡冬的準備,春天開花萌芽,夏天滿樹翠綠生意盎然,氣候變遷是它們最大的威脅,古老的族群,再度面臨存續的關鍵時刻。

台灣水青岡,又名山毛櫸,在冰河時期來到台灣,冰河退去之後,殘存在北台灣少數山頭。是受到文資法保護的珍稀有植物。

 
台灣杉

台灣杉是台灣最高的樹種,巨大、高聳入天,彷彿可以跟月亮打招呼,因此魯凱族人稱它為「撞到月亮的樹」,因為台灣杉又高又大,攀附在樹幹上的愛玉子,產量也特別多,所以魯凱族人會冒著生命危險,去摘「撞到月亮的愛玉子」。

台灣杉是針葉樹的帝王,居住在海拔1800到2500公尺的雲霧帶山區,它總是「樹」高一等的探出頭來,推估樹高可以達到一百公尺左右,到底為什麼它可以長這麼高呢?學術界很想知道答案。

1904年日本學者首次在海拔2000公尺的南投山區,採集到台灣杉標本。它主要分布在海拔1800到2500公尺的雲霧帶山區,是冰河孑遺植物,世界級的活化石,由於台灣杉經常與紅檜混生,在大伐木時期,部分族群同時遭到大量砍伐。

 

玉山圓柏

在三千公尺的高山,每種樹都是武林高手,但功夫最了得的,莫過於玉山圓柏。它可以擊退森林中的其它高手,站上台灣高山的最頂端,為了適應環境,抵抗強風霜雪,它會變身,從高大的喬木到低矮的灌叢,外型時而直立、時而盤虬曲張、張牙舞爪,讓你猜不透它的招式。而且玉山圓柏還是絕地武士,即使被火焚身,戰死沙場,它仍能挺立在高山絕頂三百年以上,展現睥睨天地的堅毅,它身上流著古老的基因,曾經紀錄到約五千歲的玉山圓柏,可能是台灣已知最高樹齡的樹種,存在台灣最高海拔的地區,是絕佳自然史的活見證。

它在兩百萬年前的冰河時期來到台灣,冰河退去之後,踞守台灣高山,成為分布海拔最高的樹種。1908年,日本人早田文藏以標本採集地點為依據,正式將它命名為「玉山圓柏」。在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在最嚴苛貧瘠的斷崖絕壁上,都能發現它的蹤影。

 

■紅檜與扁柏

泰雅族人稱紅檜為母親,扁柏為父親,百年千年巨木是祖靈留下的資產,是守護山林的神靈,走到台灣紅檜與扁柏林中,猶如進入亙古神殿般令人震懾。但是,在商人眼中,檜木是頂級木材,千年巨木因此紛紛倒下,歷經近百年的掠奪砍伐,目前僅剩下深山地區,還殘存著少數千年巨木林。從百萬年前來到台灣,現在紅檜與扁柏持續在刀下尋求生機。

「扁柏」與「紅檜」合稱「檜木」,全世界只有幾個區域有檜木的生長,如北美洲的東海岸、西海岸、日本,以及台灣,而台灣是檜木生長的最南界,也是唯一亞熱帶­氣候卻能擁有檜木生長的國家。


未來我們會拜訪更多的樹,探索森林中的每位高手。

陳玉峯:「一個動態時空交錯、編織起來的大地史詩,樂劇、歌劇,每一株都在唱歌,每一個山頭都在講著,我就是台灣。」



資料來源:我們的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