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外百科】蛇吻之餘,被蛇咬了怎麼辦?

發表於2016/11/22
13,62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2016/11/21更新:首先,謝謝大家關心我的健康與分享這篇文章!

提醒大家,現在被蛇咬的標準流程應該是什麼都不要做,保持冷靜並盡速就醫,多喝水。切記勿劃開傷口,或是擠/吸蛇毒。另有大大建議也不需要綁繃帶等止血動作,會造成患部毒液累積增加截肢機率。另外碰到蛇請不要攻擊他,把他趕走就好,大多數蛇看到人的第一個反應是逃走,沒有蛇會特地跑過來咬人,也請千千萬萬不要放貓狗等寵物上前PK。另外如果你的寵物是老鼠或青蛙,也建議不要讓他上場,會被吃掉,而餵食野生動物是被禁止的。
********

上週六我一如往常去了田寮洋賞鳥,中午出發,看完下午場後與朋友吃個飯,便一行人四處找尋貓頭鷹和山鷸,在慘槓之下,我和H姐決定和朋友分開,到田寮洋裡面再賭一次短耳鴞,順便看能不能看到些哺乳動物,然後就乖乖回台北吃滷味。

田寮洋是我最熟悉的賞鳥地點,即便是晚上也進來過不少次,可說是熟門熟路了,加上又有穿雨鞋,多了層保護,走起來絲毫不覺得害怕。由於這是個生態非常豐富的地方,因此也很難預測接下來會看到什麼,我們就田裡、天空和前面的路都輪流照照,最期待的當然是看到閃閃發亮的哺乳動物眼睛,或是一團圓圓的毛球擋在路中間。當然這些都沒看到,因為機率真的太低了,好在空氣涼爽,水泥溝渠又輕鬆好走,一路上驚起不少睡覺的小水鴨和田鷸屬(真心覺得有點抱歉),偶爾天上有夜鷺飛過,配上不絕於耳的蟲鳴,倒也不會太過安靜。

正當我們輕鬆踏著步,享受這寧靜祥和的片刻,我突然感覺到左腳板一痛,那是一種像被燒得火燙的針扎到般的劇痛,那個瞬間還無法理解為什麼腳會痛,我不是穿著雨鞋嗎?怎樣都有保護吧!接著就聽到H姐說有蛇,我心中一驚,轉頭過去看,一條長約7.80公分的龜殼花就停在草叢上,頭向內觀察情況又準備逃走,我盯著他愣了幾秒鐘,他就鑽進了草叢消失無蹤。

這張圖是我幾年前在北橫用CANON SX50拍的龜殼花,其實是條美麗的生物,如果能保持距離的話其實也沒有危險,他不會衝過來咬你,只要遠遠等他走掉或是拿根比他身體長的棍子戳他兩下趕走就好。


此時我腳上的劇痛仍然還是在,我十分清楚剛剛被蛇咬了一下,還好我有穿雨鞋,可是為什麼劇痛可以一直持續不消退?只是隔著雨鞋被啄了一下而已……吧?看著雨鞋上沒有任何的破洞,心中抱持著無限的希望與僥倖,但稍稍遲疑了幾秒鐘後我還是坐了下來,很清楚要自己確認過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我脫下雨鞋,看到一個地方鼓鼓地腫成了貢丸,中心還有黑色瘀青,手輕輕一壓血就從一個小洞緩緩滲出。被毒蛇咬的危險性我是知道的,人在江湖不能沒有危機感,但是當自己真的遇到了,心中是一片慌亂的,天啊我在一個離公路非常遙遠的地方,即便是自己的車也在近兩百公尺之外,我能怎麼辦?

稍一鎮定後,我仔細思考,首先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一定是去醫院打抗蛇毒血清,而在那之前可以做什麼呢?我們兩個身上都沒有帶彈性繃帶之類的東西可以綁住腿減緩血液流速,且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綁或綁在哪裡才對。然後劃開傷口擠/吸蛇毒聽起來就是個糟主意,把傷口劃大增加感染風險,又一定會忙很久弄不出多少毒,平白損失掉打血清的寶貴時間,再說我壓根沒有刀子。

沒別的辦法,只能先往車子走,不管怎樣都要回到車上,否則僻野荒郊的根本沒人能進來救我,我一邊保持冷靜,覺得與其打119,不如在我回到車上前的這段時間,先打給哲安大大,聽聽看蛇經驗豐富的人有什麼建議。不得不說聽到林哲安緊張的聲音是個滿特別的經驗,他叫我不要慌張,千萬不能快走,保持心跳穩定,如果心跳加快、血壓升高的話,蛇毒會順著血液快速蔓延開來,務必慢慢先回到可以救援的地方,再讓救護車來把我載去醫院打血清,可以的話要喝大量的水。掛了電話後H姐幫我打給119,果然119根本不知道這是哪裡,我便跟他約在濱海公路和台二丙交界的台塑加油站。

一邊在極為熟悉但一片漆黑的田野中走著,一邊懷著隨時可能會倒下的心情,慢慢地往涵洞下的停車處移動,我試著忘掉腳上的痛,假裝這個遭遇危險的身體不是我,在面臨生死關頭保持冷靜,專心想著接下來該做的事情,對於求生絕對是有幫助的。

我們回到車上之後,H姐開車離開田寮洋,我在副駕駛座上把雨鞋脫掉檢視傷口,他看起來又更腫了,貢丸旁邊的地方也有大片浮腫,好在至少我上了車,而且還有救護車在外面等我,一邊想著我一邊喝了300CC的礦泉水。在加油站遇到救護車之後,他指示我們直接開車跟著他走,我們緊跟在後,一邊不忘注意路上的測速照相機,畢竟這被照到的話意外險可是不理賠的呢!

大約7分鐘後,我們到了貢寮衛生所,醫生和兩名護士已經準備好在等我,我上了擔架被推進急診室,先量血壓心跳,然後醫生問我被什麼樣的蛇咬傷?我想也不想就回答是龜殼花,但是醫生看起來很懷疑的樣子問我確定嗎?為什麼確定?他長什麼樣子?我很冷靜地跟他說我業餘興趣是做生態觀察,台灣的蛇我大多都會認,危險的毒蛇更是不可能認錯,在被咬了之後有看到他一眼,我百分之百確定就是龜殼花,但醫生還是很龜毛地上網google了圖片,再三確認。他們這麼謹慎是有道理的,血清有針對性,打錯的話完全沒有效果,白白延誤寶貴的施救時間,想想其實自己認出蛇還是不夠,最好還是能用手機或相機拍下來,這樣救護人員都不用囉嗦,有圖有真相。然後又問我在哪裡被咬傷的?田裡。為什麼被咬傷?我還真的不知道,可能是因為沒看好路踩到他吧。這麼晚在烏漆媽黑的田裡幹嘛?我在做生態觀察。好在他們問題雖多,施救的程序還是一直在跑,我一邊冷靜地回著話,一邊看我的腳,還好他看起來沒有我想像中可怕,我本來以為會腫個一倍,然後整隻發黑傷口還一直流血。接著醫生說我中毒不深,可能是有穿雨鞋的緣故。

在打血清之前護士先問我有沒有藥物過敏或是慢性疾病,然後幫我滴了幾滴藥水在眼睛裡面,檢驗我是否對血清過敏,一邊在左手背插入導管準備打點滴,準備就緒之後才開始施打,這個時候H姐看了一下哲安的電話紀錄確認時間,從被咬到打血清總共過了21分鐘,算是滿快的了。

這是打血清前的樣子,多處發紅發黑,中間有一個黑色的小洞。


醫生拿來血清之後,先跟我說打血清會很痛,我心想有比被蛇咬痛嗎?應該就一般打針吧~然後我立刻就知道我又錯了,每扎一下都跟被咬一樣痛!XX的!他總共扎了5針還6針,扎完之後,護士小姐開始按我的腳,一邊問我這樣按會痛嗎?一邊用油性筆畫出一條線,代表已經腫脹的部位,然後在上面寫下日期,藉此監控蛇毒是繼續蔓延呢,還是被遏止住了。然後又打了一劑血清,不過這次是打在點滴裡面,我才看到原來血清是透明無色的,等這劑血清滴完,就換成生理食鹽水,具醫生說那是為了讓我身體補充水分,以便有好的代謝,所以必須要一直打。

之後我又坐上救護車,被送往基隆長庚急診室觀察,H姐則是開我的車自行找路過去。在車上閒著沒事,問了一下隨車人員他們一年有收到幾個被蛇咬的,得到的答案居然是平均一年一個,天啊我該說自己幸運嗎?是說那邊的農夫都天色未亮就帶著一堆器具也不開手電筒在農田裡走來走去,也都沒事,為什麼我乖乖走在水泥溝渠上就會踩到蛇被咬!

打完血清的樣子,上面有許多小紅點,都是血清的針頭扎的,另外咬痕已經從黑色轉為紅色。


到了基隆長庚之後,先是到檢傷處測量血壓心跳,然後就丟進急診室的病床等醫生來看,因為血清已經打了,我也沒有很著急,就看著急診室的人來來去去,許多病人傷患都一邊露出痛苦的神情一邊呻吟,但是這家醫院的人力似乎非常吃緊,可見範圍內接近二十個病患,但是沒有看到醫生,護士數來數去最多同時看到五個,過了十幾分鐘,一個有著ABC口音的醫生總算跑來看我,他先問「被什麼蛇咬傷?」龜殼花。「你確定嗎?」我會認蛇。「打錯的話要另外再打喔~」說著邊按按我的腳問我痛不痛,然後又說「看起來有抑制住耶~應該是沒打錯。你會認蛇欸~」「那你在哪裡被咬的啊?」田裡。「他為什麼要咬你?」應該是因為我踩到他吧,沒看好路。「那你晚上在田裡做什麼,你是農夫嗎?」我說我在做夜間生物觀察,然後這位ABC醫生往後跳了一下,驚訝地說:「這麼偉大!」我心想有這麼誇張嗎?你戲劇系嗎?確定不去八點檔發展副業?好在他放棄繼續這個話題,又說了「這條蛇對你很友善欸。」嗯?Pardon?該不會你要說他親我是因為愛我吧。「他注毒量看起來相對非常地少,你的腳也沒有發黑,看起來復原的狀況滿不錯的,可能是因為有穿雨鞋的關係。但是為了安全起見,等等再打一支血清,然後繼續打著點滴就可以了。等到明天早上再觀察看看狀況。」他突然恢復專業了,讓我有點不知所措,我只好點點頭,然後就被送進了有十六個床位的觀察室。

我又開始無聊起來,只能東張西望,看著大家忙來忙去,一邊看看自己的腳,他已經腫到我都不認識他了,稍微動到腫脹的地方就會痛,所以我也只能躺著看路人滑手機,好在這時候H姐打來了,我心想,耶~終於有人要來陪我了,但是既然是這麼衰小的夜晚,又怎麼可能事事盡如人意呢?他說他跟著萬惡的google導航,跑到了基隆長庚的情人湖分院,嗯?是在暗示下次要去情人湖嗎?他問了那邊的藥劑師才知道那邊沒有急診室,才剛又回到車上準備過來。我在無聊之餘又想到打給哲安報個平安,他聽了我的傷勢轉述之後就鐵口直斷-我已經脫離危險了,但還是要好好養傷,畢竟被龜殼花咬,截肢的機率也是有一定的水準,不要掛了害他少個人陪他找褐貓。又在那邊拉哩拉雜說要我寫篇文章紀念一下,「被蛇咬是很獨特的經驗,你如果把他寫成一篇文章,就會是很珍貴的紀錄,畢竟也沒那麼多人會被毒蛇咬啊哈哈哈~反正往好處想,這件事可以讓你說嘴很久啦~科科。」好吧~什麼人交什麼朋友。我認。

好不容易H姐到了醫院附近,因為我沒有胃口,我就叫他先去買自己吃的,他倒是老實不客氣地買了滷味來讓全急診室的人聞香,而在這種充滿呻吟、談話與急躁的腳步聲的環境,還能自顧自地吃掉一整碗滷味,我也是滿佩服他的。折騰了一晚,我們都累了,但是夜間的急診室真天殺的難睡,不管多晚,總是有囈語聲、腳步聲和輪子推過來推過去的聲音,隔兩三個小時護士就會來幫我量血壓心跳,看看我的狀況,然後開始壓我的腳板,看看哪裡還腫還痛,然後在那外圍畫上一條線,藉此觀察腫脹有沒有消退或是蔓延。最可怕的是,我隔壁有個北北,不知道受了什麼重傷,從我進急診室到離開,他都不間斷地發出一種不知道是呻吟還是打呼的聲音,可能肺部受了傷或是真的很痛苦吧。我是在哪裡都能睡的人,但就苦了H姐,蓋著車上的小被子縮在椅子上睡覺,還差點被推過路的病床撞倒,還好沒事,不然就要直接從急診室送急診室了。

兩隻腳對照圖,黑線部分是護士畫的腫脹界線。

好不容易到了早上,八點多吃完早餐,就開始等醫師巡床,希望他看完之後會說一句康復狀況良好可以出院之類的,結果一直等等等等到快12點才巡到我,而護士說急診醫生從早上七點就開始巡了,我的天啊這間醫院的人力也太吃緊了吧!看完之後醫生說接下來就是觀察等腫再消退一些,就可以走了,但是最後我們還是決定轉院到確定有病床的台北榮總給醫生看看然後住院休養,否則基隆這麼遠,又一直卡在急診觀察室實在很不舒服,於是我又被包成粽子坐上救護車轉院了。

到了榮總之後,首先一個情緒豐富的女醫生來看我的傷口,問我「你真的被蛇咬喔?」我說真的。「啊什麼蛇?」龜殼花。「天啊好可憐喔~很痛吧?我最怕蛇了,連照片都無法看的那種怕,旁邊牆上掛的台灣六大毒蛇我連正眼都不敢看他一眼,你好勇敢喔!可憐的孩子。」我笑笑說是啊。然後他又開始你怎麼會被咬?為什麼晚上要去田裡?什麼科系啊為什麼要做生態觀察?種種既視感強烈的問題轟炸,早知道我在貢寮衛生所就該先擬好一份Q&A了,這故事告訴我們事前準備十分重要,最好隨身帶一份適用的Q&A行走急診室,至少拿出來照著念也方便。

然後又來了一個帥帥的毒物科醫生,他按捺不住自己豐沛的好奇心,又照著上面流程再問了一次(再度凸顯Q&A的重要性),我就被打了一劑破傷風然後推進病房,其實我是很不想住院的,住下去的話周一就是要請假,公司有事情要做,住在醫院又很麻煩,做什麼都不方便,但最後醫生堅持我不能離開,我就只好乖乖先住一天再說。當天晚上H姐回家梳洗之後做了一份晚餐帶來給我,他交代一定要提到這個超好吃愛心咖哩全餐,所以我只好犧牲色相貼一張被蛇咬住院的衰小病人樣。

這個真的很好吃!我只是住院很無聊心情不好!

好在隔天觀察,腳的腫脹消退地挺快的,於是周一下午就開開心心出院回家了。目前過了一週腳還是有些微浮腫,走路很正常,只是走多了腳還是會發腫不舒服,好像是因為出血性的蛇毒注入身體之後很多組織就開始破壞了,所以這種不適感會持續感一陣子,據醫生說要等到完全恢復可能得要三個禮拜以上。

經過這麼一遭,深刻了解到走進荒野或甚至是踩進草叢,最好得要有厚的鞋子或是雨鞋保護腳,我這次就是因為雨鞋擋住,蛇才只有一顆牙咬到我,甚至根據醫生所說注毒量也少了很多,所以才能復原得這麼快,也較沒有截肢的風險甚至危害到生命安全。另外在走的時候真的要隨時注意前面的路,尤其晚上視野很差,又是毒蛇活動力旺盛的時間,更要特別注意腳下,這次明明乖乖走在水泥路上,也還是不小心踩到毒蛇被咬,真的是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啊!然後被咬了請不要慌張,心跳加快血壓升高都只會加速蛇毒蔓延,第一件事情是確認蛇的種類,一般人不會認的話,用手機拍下來是最好的,否則就只能慢慢試血清了(其實分了出血和神經性毒之後,配上環境考量也能縮限可能的毒蛇種類,但真的是有圖有真相,手機很好用,希望每個人都記得遇到事情一定要用),然後盡快打119到醫院打血清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如果在荒郊野外也得要找人立刻把自己送到有衛生所或是大醫院的地方,醫護人員建議可以綁彈性繃帶在止血點止血,減緩血液流動,但如果沒有的話就算了,切記不要自己亂弄傷口,然後盡可能多喝水,增加代謝促進排毒。其實蛇真的很難遇到啦~不小心遇到了可以靜靜等他走開,或是拿根很長的棍子去戳他讓他離開道路就好,如果在家裡看到了又趕不走,記得打給農業局,請專業的人來抓。

突然想到H姐在我被咬了之後問了一個問題「他為什麼咬了你之後沒有纏上來?」(真的很用功好學,看到我被咬了之後第一個想到的仍是精進知識,值得鼓掌)這個問題問得很好,首先,毒蛇通常是咬一口之後等獵物死掉再吃,第二個我不是獵物,他只是防衛機制想保護自己而已,並不需要纏上來喔~

我大概暫時對徒步找貓頭鷹敬謝不敏了,一直抬頭找貓,有時候會忘了注意腳下,反而徒步找蛇都會很注意腳下根本不會被咬啊~最後田寮洋龜殼花數量應該有一定量,之前就在白天看過一次了,有去的人如果要踏田埂走草叢,請多注意自身安全,當然最好是不要踩啦。不過話說回來,這麼多年也沒聽過其他鳥友被毒蛇咬的,通常聽過被咬的也大多是自己手賤去弄蛇,所以大家多注意即可,不用太過擔心啦~算來算去,會衰到踩毒蛇的應該只有我了!

大白天在水泥溝渠旁的農田裡面休息。2013/12/06 攝於田寮洋

資料來源:蛇吻之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