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南三段--最遙遠的山域 丹大山

發表於2016/12/10
146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荒廢到快生菇的  部落格
最近又開始 按部就班的  活了起來
拜現代數位科技   可以無限儲存之賜
自個兒  曾經走過的山路
本想等著  老到走不動了  再行爬梳  慢慢書寫 

但是  生命無常
總擔心  突然某一天的良辰吉時     忽然得了  老人癡呆 失憶症
我想  失去的  不只是  你我在山上  曾經相逢一場的 良善美意
也辜負了 你我在山上  曾經擁有的 共同記憶~

回憶是旖美的......
因為有山友間   微笑的撫慰    
也有辛勞下   汗水的滋潤 

爬山是艱苦的     但拍照是愉悅的
用愉悅的心  拍下爬山的苦
若還能佐以  良辰美景的相伴
這般 心靈的體悟  最能代表  苦盡甘來後的 甜美感受    
因為    深掘心靈的體悟    才是最奢華的饗宴 ~   

2015年 3月30日    凌晨 5:15     32K工寮--    
因為昨晚在現成的天幕下裸睡      少了今晨  拆帳收帳的繁文縟節                      
帆布工寮下的  摸黑打包  格外顯得特別有效率~

凌晨 5:28   的效率   但在頭燈光 摸黑啟程的腳步下    還是掩不住   睡眼惺忪的蹣跚~

上午 5:51 路過林道上 隨時即將傾圮的 廢棄工寮後 山徑在此繞了一個小彎 往右續行~

在林道盡頭前的左側  34K處  看見布條後   開始上切~ 

上切至頂  眼前橫躺著一株倒木的這裡  就是地圖上  載名的   沙武巒山 下的大草原~

我們沿著舊有的布條   一路往右前行~ 

結果山徑又把我們帶到原來 舊有的林道上  只是這裡是林道的盡頭而已--    
家妤順手  拆下了繫在樹枝上的黃色布條  以免後來的山友  重蹈覆轍~

再次回到剛剛 林道左側34K處  綁著布條的上切路徑--    林道右側 可以看見 橫躺著登山前輩們    擺放的阻礙枯樹枝     這裡可以說是看起來  最不像登山口的登山口~

前後走了二遍的   上切路徑~ 

再次看見那一株橫躺的倒木   但不同的是  這回你得左轉   開始往左側行駛~

草原上 為數不多  看起來  像是剛剛才挖掘過的  看天池~ 

此行  我們選擇  不採傳統路線  也就是不走鐵線斷崖的走法~ 

而是改走一年前  登山前輩們  新探勘發現的路徑      沿著沙武巒山 下的大草原前行~

因為是新探勘的路線 人跡罕見  一路上只有稀疏的布條指引  而且還是隔了一大段山路之後 才會出現布條          所以找起路來 特別費神~

在高度及腰的芒草間  找路~ 

很多時候  是在完全相信  前方布條指引的情況下  往前去開路~  

因為看到了布條   不一定看的到路        這腳下的芒草坡   完全看起來不像路~

上午 8:09  在一塊沒有芒草的草地上  下背包   小憩~

小憩沒多久    繼續在芒草間   找路~ 

草原上 水少得可憐的 看天池~

妳瞧--  黃色布條下的芒草路徑   看起來  左右各一        最後在毫不思索之下   還是選了 左傾的路徑~

上午 9:12 山徑上的小憩--      
走著走著   會停下來小憩     多半都是在經過一連串的 陡上上坡路徑之後          
時間的間隔  則採每隔1個小時一次~ 

但是   陡上的路徑不會每隔一小時   就開始平坦下來    所以 呼吸的調適   心理的調適  至為重要~      

山上 3月的春天  似乎總是比山下來的要晚--      
記憶中在 4月份的時候   還可以在山上看到殘雪                                      
眼前乾枯的芒草   道盡了  春天遲來的蕭瑟景象~

山徑左側  乾到只剩下 石碩 & 枯枝的 看天池~

芒草依舊枯黃     路徑不明顯地  是在一條往  更高的山脊上攀行~

你瞧-- 在 4個小時之前  從林道盡頭 拆下來的黃色布條   還繫在畫面左側  家妤的 腰間上   成了醒目的 移動式布條~  

上午 10:14  在翻過了一個最高的 山脊草坡平台之後~ 

枯黃的山徑   開始往下續行~ 

中午 11:22 遁入林間之後  
在一片幽暗的針葉林裡  從此之後 就再也沒有發現任何布條                           
4個人在林間 選了一處地標聚集點 然後兵分四路 各自往 東西南北去找布條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  始終遍尋不著~ 

最後只好重回到  最後發現布條的地方  
現場打開GPS   發現原始航跡圖  在這裡也是路徑交錯混亂                             
只好把GPS當成指北針來用 方位選定後   用硬切的方式  朝選定的目的地前進~  

在硬切的山徑上  終於看到了比布條  還實用的東西   但這已經是 2個多小時以後的事了~

山徑上  曾經屬於文明過的遺物~ 

下午 1:38 下到了 乾溪床~

意外看見了 堆石的指引  更加深了 硬切的肯定~

這裡就是 地圖載明名的    太平溪 東西源營地~ 

下午  2:00   不分男女   大家在此  一樁挽髻梳理   用餐打理之後~

下午 2:45   在太平溪東源營地之前    大家在此  分別取了今明兩天  自己該用的水之後    開始 越溪出發~

下午 3:00    過了太平溪 西源營地後      山徑開始要 彎腰陡上了~  

至此   真的是 一連串的陡上   而且還是背了水之後   才開始陡上~

當你抬頭往上看  居然能看到  前方隊友背包下方的屁股    你大概就能領略這  山徑的陡峭程度~

當妳拍照的時候   居然能看到前方隊友  臉部轉頭後的下巴    你大概就能領略這   山徑的陡峭程度~ 

陡上當下的心理時間  總是煎熬的特別慢    但在部落格裡呈現的時間   可以用時間飛逝來形容    
傍晚 5:17    終於陡到了  今晚落腳睡覺的地方      杜鵑營地~

傍晚 6:02 的營地現況--
帳棚搭起後     所有跟 吃喝睡  有關的裝備   就此一覽無遺     全攤在月光下~

話說  從搭完帳篷   到躺平入睡        其實還有一大段 腦筋清醒的時刻
但在完全沒有 夜生活可言的山上    其實能處理的事情  畢竟還是有限  
所以 這 "吃"  
就成了  不醒人事前   做的最多的事~

2015年 3月 31日    上午 5:52--    就從  完全沒有杜鵑的營地後方    看得見布條的地方     開始重裝出發~

離營地出發後  7分鐘的路程 可以看到  看天池的池水  
看天池的水 只能看
此行  嘗試取流動的溪水生飲 目的就在於 不需要浪費瓦斯去煮開水
以便減輕瓦斯罐的 數量和重量~  

山徑  在林隙間 忽明忽暗   一下子斑斕  一下子隱晦   但是走勢  始終往上~ 

從 D0天出發至此  都已經過了第三個晚上了  
在原始況味十足的山林裡 躦進躦出  不要說登頂了              
就連一顆百岳山頭的影子 都還沒看到    
可以想見  南三段  地處台灣最遙遠的山域    其遙遠芒荒的程度~

都上午快 8:00 了   還在休息~ 

上午 8:33 就在躦出一片隱晦的樹林之後   
此行的第一顆百岳  丹大山 (右側最高處) 就這樣豁然開朗的出現在眼前~   

好不容易   看到此行第一顆百岳     大家的表情  倒是沒有太多的喜悅  還是一貫的在隱晦的亂石堆中   靜默前行            因為看到   不代表達到~

在亂石堆裡 其實是找不到路的  
妳反而要在亂石堆裡  眼明腳快的找  堆好的石  
偶而還要抬頭看看兩邊的樹叢   是否有懸掛布條   
這樣才不會走錯太多的冤枉路~    

上午 9:22 在眼前  堆好的石   指引之下  越溪而過    朝對岸  掛了布條的樹林裡前行~

上午 9:44 終於踏上了 傳說中的   太平溪西源營地~

大家就地取材  分別在此取了 今明兩天 需要飲用的水~

現在不過才上午 10點多  吃早餐太晚  吃午餐又太早   大家只好席地而坐 吃起簡餐~  

簡餐之後  在接近中午 11:05   輕裝前往此行以來的第一座百岳  丹大山 出發~

在山徑上 在林隙間 意外看到了一個 從山下飄到3000公尺山上 
之後就再也飄不上去的 魚形氣球~

你瞧-- 畫面左側這位 小豪先生  
就連輕裝 都是前掛後掛 外加機身和鏡頭  攝影人的執著  
在更換鏡頭的那一刻 就是最佳的見證~

中午 12:05  途經一座  名不經傳的  盧利拉駱山    但是只要有三角點的山頭   都是一份敬意~           

眼前拉了封鎖線的布條  山徑上  還擺了枯樹枝做阻擋  登山前輩的用心良苦  心領神會了~ 

走出林徑  眼前左側  沒有比這更高的山頭  就是丹大山 了~

看到山頭後    山徑開始   先下~

然後  後上

然後 再下~

然後  再上~

最後再  客氣的來一段 橫渡~

最最後   腰繞到山的後方   較為舒緩攀登的地方~

一連串攻頂  三部曲的戲碼  來到了 丹大山 頭~

下午 1:35  掐指算一算 從太平溪西源營地至此   總共花了 2個半小時的時間--    
從今天上午 8:33   林隙間 抬頭看到 丹大山 頭至此      總共花了 5 個小時的時間~  

好不容易  上到了山頂  大家反而閒不下來  要忙要做的事  可多了~

來到山頂上  每個人都有她自己 準備想做的事    
想做的這些事  相信也都對她自己  有著特殊的生命意義在~ 

無論是登頂的山頭告示牌  還是團隊香蕉大旗幟  
目的不外都是為了彰顯  我現在  就已經上到這座山頭的 臨場感~

經常要等到一陣忙完之後的 閒暇時刻  
你才能開始靜靜的坐下來    遠眺前方 舉目齊眉的山巒   想像這份  真切的山頭   正扶搖在妳的腳下--   

至此  沿著中央山脈的稜脊往北走    妳還可以走到 六順山 & 七彩湖    
但那也要花上 2天以上的額外時間了 

這輩子在山上 第一次看到 用金屬鋁片製成的 登頂告示牌  
就低調的懸掛在三角點後方  一處隱蔽的樹叢裡~ 

在山上  先動後靜   整整待了快 40 分鐘  於下午 2:10  開始下撤~

遠眺眼前   這又上又下的來時路 都已經開始要下山了  就給它輕鬆以對-- 
凡只要是回程 都已經算是  已知的過程~ 

回到營地  已經是 下午4:09  丹大山 一趟來回 輕車簡從     前後花了5個小時的時間~  

下午 5:18 大家在一陣梳妝打理  並再三確定  今明兩天的飲用水 使用無虞之後 再次啟程出發~

連續 2天  都在背水之後  才開始陡上  已經成了南三段的 司空見慣~

夕陽餘暉   從林隙間水平灑下    妳不會知曉  這遠方美麗的夕陽    最後會在那一顆無名的山頭    悄然落下~ 

但你會想坐在林隙間的草地上   目睹這夕陽餘暉前 最後一道晚霞      
從金黃活力的暖色調    瞬間轉換成冷峻的藍色調--    
這樣的等待   談不上奢侈    但真的 一天就只有這麼一次    而且還不見的   每天都有~

踩著最後夕陽餘暉的步伐   眼前抬頭看到了一處開闊的 山間草坡平台    今晚落腳睡覺的營地   就快到了~ 

傍晚 6:27  來到了  地圖上載明的   三岔路營地        背包下肩後    有一種 長日將盡的 嫣然感受    
今天不過是 入山以來的   第 3個晚上      9天行程的三分之一

但從明天開始    將是南三段此行的   重頭戲碼
單日行程   要在一天之內  累計重裝爬昇  將近 1500公尺   &   下降高度 將近 1200公尺

登上稜線   往往不代表苦日子  就要過去
因為永遠會有更高的稜線    等著妳去翻越~
( 待續~ )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