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楊南郡手寫遺言:台灣山岳溪谷生態之美被忽略太久

發表於2016/08/28
9,50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古道學者楊南郡27日凌晨病逝,享壽86歲。作家劉克襄27日在臉書上發文表示,「楊南郡回去巡山了」。

劉克襄說,楊南郡從兩個多星期就預示著,自己將如櫻花般絢爛的綻放,如今已然完成心願,並決定要樹葬。上星期去台大醫院探訪時,他冒昧請示,能否給台灣登山界後進一些建言,楊南郡當下手寫一遺言。

「爬山多年,對台灣的山、台灣島有一種深刻的感懷。山爬得越多,越發感知對台灣的地理、歷史、文化知道得這麼淺薄!50年登山過程中,早就轉舵由地理的全面了解,進而發生在台灣素有山高谷深、歷史縱深也夠深的台灣,抱著越發需要探望、探勘的必要。台灣山岳溪谷生態之美被忽略太久,文化之美,我們山岳朋友應該有深入調查,推介的必要性與急迫性。」

劉克襄說,一般岳友論起登山的重要事蹟,咸認有「百岳」、「會師」、「縱走」等,但當年楊南郡最被人肯定的卻是較不受到重視的「踏查」。除了新路線的探勘,楊南郡也進行原住民抗日事件的查訪,包括民國61年10月,攀登南投馬海僕富士山,踏查霧社事件時,泰雅族首領莫那魯道和族人300名,最後死守與集體自殺的岩窟,以及民國60年起,率隊陸續走訪大分事件的戰跡地。

劉克襄說,他相信,當時的原住民查訪,對楊南郡後來走向另一個「踏查」高峰:古道,有直接關係。

楊南郡多半在南部活動,自組隊伍,也自己計畫路徑,很少與所熟知的登山界人士往來。當然更有趣而重要的是,山爬愈多,楊南郡跟傳統登山界在理念上的差異也加大。他並未拘限於登山的「小天地」裡,反而經由開拓新路線和實訪原住民,展開更寬廣的視野,在強烈抱持著本土信念,以及充滿對早期台灣登山、古道與原住民歷史的求知精神下,他「遠離」了大部分的登山人,走向了殊途也不同歸的另一條路去。

劉克襄說,楊南郡的登山性格,10年來如一日,謹守老一輩本省人嚴格的生活規範;豐富的野外經驗,更使他的登山哲學充滿道德感。「在山裡,在山的險峻與荒涼裡,他卻像是永遠溯河回鄉的鮭魚,快樂而滿足。」

資料來源:udn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