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山中不可思議事件簿

發表於2013/08/14
43,61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編按:山中傳說聽聽看看就好,不要太過於迷信,保持一顆正直、敬畏的心上山,就不用太過擔心,將注意力放在享受山林及大自然的美好。


*本文轉載於推文社 玉山點滴:二十九年守山人的北峰歲月》

山中不可思議事件簿

關於發生在玉山上的諸多「靈異事件」,我是從第一次踏入排雲山莊的大門口,就深深體會到的。

一般來說,在臺灣的高山地區,只要設置有山莊、避難山屋……等,總難免要流傳些令人聽而生畏的「詭異故事」。一九八○年代,那時我還在阿里山服務,經常在茶餘飯後的時間裡,聽曾在玉山站服務的前輩們說故事。那時的我總不在意, 相信應該只是為寂寞生活增湊趣味的「鄉野奇譚」罷了。

但想到民國六十九年七月首次登玉山時,那時才要踏進山莊裡,就感到一陣莫名的壓迫感,從此我告訴自己:關於「信邪」這件事,真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

所以當後來我自願請調至玉山服務,又認識了排雲山莊的管理員前輩大哥,聽著他們口述親身經歷過的「不可思議事件」時,我真是早已做好心理建設,準備要照單全收。

比方說被稱之為「小飛俠事件」的奇遇。

奇遇講的是某天晚上,十點多,外頭正下著大雨,幾位身穿黃色雨衣的山友們急急敲響山莊的門,希望能留宿一晚。前輩們抱著「人溺己溺、人飢己飢」的精神,答應下來,轉身到廚房去拿了開水要先讓山友們喝點熱水暖暖身子時,都沒想到,再回過頭,人全都不見了。

「當時真是嚇出一身冷汗啊,拿著手電筒四處照,都是照不到半個人影,最後只好把大門重新關好,回寢室休息,整晚都輾轉難眠……」前輩這樣分享著。

學長傳承學弟,一代流傳一代,故事就成了傳奇。以下,就分享幾則我親身經歷的怪事吧。


(圖/123rf)
 

岔路前消失的割草男

記得是一九八四年的八月上旬,那時我正獨自回山,要勘察碎石坡的地形,選擇可供放置氣象儀器的最佳地點,以便後續的觀測方便。那時候,新開闢的中橫公路尚未正式通車,人員交接班的來回,仍是以徒步方式,行經新高口的運材林道。

每年的七、八、九月,是颱風的盛行季節,山區午後雷陣雨頻繁,幾乎是躲無可躲。一天,我結束了碎石坡的觀測地點會勘後,直接下山,大約下午兩點多,路過鹿林山測候所舊址,還記得抬頭就是一堆一堆又稱為花椰菜雲的濃積雲,挾著塔狀積雨雲聳立在鹿林山及玉山南峰附近,氣勢驚人。

果不其然,才沒多久,陣陣的雲霧就從山谷中湧上來,瞬間把天色遮暗。周身空氣積滯,我想著,要是雷雨忽然下來,那可就好玩了!

只好趕緊加快了腳程,走了大約半小時後,正準備切入分岔小路時,說也奇怪,明明都已經是走了三、四年的路,像在逛自家後院了,竟還是發生找不到入口處的情況。

心中直嘀咕著,不可能啊,再怎麼樣也得找到岔路口才行。

霧愈來愈濃了,瀰漫視野,能見度不到十公尺。沒有辦法,還是只能獨自孤伶伶地在崎嶇的山路裡繞,期待能柳暗花明。忽然,我看到一名頭戴斗笠的男子在路旁割草,遂走上前開口問路:「請問,您知不知道下新高口前,有幾處分岔路啊?」他沒直接回答,只說再走大約一百多公尺就會看到了,又說自己經常到這裡做工,像在為自己的指示提升說服力。

道過謝後,我繼續往下走,走了約五分鐘,仍未見到那人說的分岔路,愈想愈不對勁,趕緊回頭想重新確定,只是說也奇怪,直走了二十分鐘,就是沒再看見他的蹤影。

我整個背脊從下涼上來,心中有了不祥的預感:該不會是遇到好兄弟了吧?只好開始留意路旁較明顯的目標物,自己尋找出路。

遠處的雷聲已漸漸逼近,雨也開始下了。鎮定心神,穿上雨衣,邊走邊想這一路短短二、三十分鐘經過的物景,沒有頭緒,唯一只確定一事,就是不能再逞強了,只得用最麻煩但至少最安全的方式,繞著「之」字形路線一路崎嶇下山。

沒多久,閃電挾著大雨在山谷上方不停地暴走,彷彿正看著我隻身迷途,捨不得離開似的。終於,我不得不以跑步的方式,一路往新高口方向狂奔了。身上已分不清楚雨水汗水,一邊跑一邊回頭往中橫公路望向,希望能隨流觸緣遇一便車,能讓我招呼停下,逃離大雨追捕。

感謝老天,大約十多分鐘後,果然有一輛榮工處的公務車要到阿里山去,能給我一個空位安身,總算結束了這場山中的驚魂記。

後來,也不過一個月多時間後,十月一號,我和兩位工友又要回站接班,同樣從新高口切進岔路往上,奇怪的是,就再沒發生找不到入口處的窘境。十一月,我又獨自回山一趟,返程也是順著林道而下,岔路口仍是一目瞭然。

事後,我和同仁聊天時提到此事,他們一致認為在農曆七月時候,往返山中若遇到有霧的天候,總是容易遭遇這類難解事件。

一九八五年一月,上級終於核撥下來一輛公務車,供同仁們上、下班往返阿里山與塔塔加登山口搭乘。之後,我再也沒走過新高口至舊鹿林山測候所的山路,更別說,再遇到那名不知消失到哪去的割草男子了。

另一次,發生在一九八五年。那時我正陪著「局本部測政組管理科」的技士要回玉山北峰,早上七點多搭著公務車到登山口,八點出發。那是技士第一次爬玉山,天氣晴朗,我們一前一後,他甚至能一邊走,一邊覽閱玉山園景。

平常上班,我總是揹著重達二十五到三十公斤左右的重裝,但那次只是輕裝,所以步伐的負擔都還算輕鬆。

因為晚上要夜宿排雲山莊,路程不趕,我們就以踏青的心情沿途前進。一路上,我還忍不住提了一些山莊發生過的不可思議事,只記得當時他聽後只半信半疑,要我別亂編故事嚇他。我聽後只是笑笑,說:「是真是假,晚上就看咱們的運氣了!」午後,我們抵達排雲山莊,值班的大哥是北方河南人,特愛麵食,極親切地招待我們,立即滾水下麵。吃過香噴噴熱騰騰的麵條後,我和技士就躺到床鋪上暫打個盹,休息一下。

在山中,通常過了中午,雲霧就會自山谷湧上,蒙上萬物蒙一層白,形成茫茫的矇矓景色。午後,一批批的登山隊伍陸續抵達,人一多就熱鬧起來。我陪著技士到山莊附近蹓躂,直到雲霧散去,山谷間的雪海浮現,真彷彿仙境所在,接著再觀賞過令人心曠神怡的夕陽後,天色很快就暗下來。

回到管理員的休息室,大哥點了根蠟燭,微弱燭光與火爐裡的熊熊火焰,形成強烈對比。過了一會兒,晚餐做好,大夥兒邊吃邊聊,大哥打開話匝子,從他當兵、韓戰到來臺灣,經輔導就業後被派到排雲山莊工作……最後,幾乎是不免俗地,再度提到他在山莊值班時所遇過的無奇不有怪事。

那時講的,就是前面提到的「小飛俠事件」。此時,技士終於相信我所轉述的故事。

看過手錶已九點多了,由於大哥習慣早睡,明晨還得早起生火燒水,只好各自解散,到床鋪去培養睡意了。睡前,我低聲暗示技士,假如有尿意的話,最好趁現在趕快去上廁所,省得半夜起來,心裡會毛毛的。不知過了多久,睡夢中我彷彿聽見走道上有馬啼聲,本來以為是夢,後來我搖了搖技士,問他有沒有聽到?他輕聲回答:「有。」不敢再哼聲。大哥也一樣。那馬啼聲後來持續約一、兩分鐘,但我們三人早已睡意全消,看一下手錶,才十點多,都不知道馬啼聲會不會再來。

為了一探究竟,我披上雪衣,開門從走道往廚房走去,卻什麼也沒看見。回房間後,我再度問明技士,現在總該相信大哥和我所講的故事了吧,幾乎是如出一轍,只是小細節不一樣而已嘛!

時間又更晚了,因為談話的聲音會妨害其他房間裡山友們的睡夢,我們又安靜下來,只各自思考著方才所發生的事。只是,想著想著,馬啼聲竟然又再度響起來!我瞥了一眼手錶,已十一點了,雖然心裡掙扎,但基於好奇心的驅使,還是忍不住穿上雪衣及登山鞋,再到廚房巡視一遍,反正也睡不著了,乾脆就搬張椅子坐在角落,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足足坐在那裡四十分鐘之久,只可惜再未聽聞和看見異狀,只得躡手躡腳地回房間休息。折騰了許久,人也累了,三十分鐘過去,再沒有聽到馬啼聲後,半睡半醒的狀況下,總算又沉沉睡去。

次日,在上北峰的路途中,技士語重心長對我說,來玉山之前,只聽局本部爬過玉山的同仁們提醒,將不是一趟簡單的路程;但真的從沒聽他們說過這些難以置信的玄怪故事啊!如今倒是自己親身體會了,真是百聞不如一"聽"啊!

看來這趟玉山之行,在他的腦海中永久地駐留而難以忘懷了。


玉山主峰與東峰。(圖/123rf)

 

不存在的脫隊女登山客

想必只要是爬過玉山人,都會知道,能登上主峰看日出,可真是人生的大事一樁,畢竟主峰可不是任誰都能順利登頂的,要是遇上下雨起霧,可能得爬好幾次, 才能如願以償。

通常是清晨兩點就得準備出發,若登山隊伍人數太多的話,從七十公尺的步道處至風口,就會開始「塞車」。所以有經驗的領隊、嚮導,總知道要當「早起的鳥兒」,一來省得半途被人龍卡住,二來,早登頂也可先占好位置,觀賞旭日東昇的美景。

一九八六年十一月下旬,我結束碎石坡的觀測分析,將各氣象儀器打包揹回站上,放妥後就準備離站下山。路過排雲山莊,又是大哥駐守,有一陣子沒和他聚會了,那時已下午四點多,就算想趕回阿里山,也無公車可搭,便決定再借一宿,順便協助他整理環境,也可打發時間。

隨著山友們又一一抵達山莊,大哥又得開始忙著安排山友們的房間床位,到了吃晚餐時間,照樣是點根蠟燭,燒旺火爐木柴,兩人就邊吃邊聊。他說:「最近你們氣象局的人員來爬玉山,到了山莊後,總是提那晚馬啼聲的事,有的人還不敢睡西邊大通鋪及中間的小房間咧。」

我淡然一笑,說:「在我尚未來玉山工作之前,早聽過許多以前在玉山任職的老工友前輩們,講那些在山莊裡被壓床啦、抓腿之類的事。這也是昔日工友們每次回阿里山補給米糧、汽油,有時還寧可放棄夜宿山莊的主要原因。除非是睡管理員室或其他房間,否則都趕著當天回到北峰上。」這下大哥才恍然大悟,原來排雲山莊早已經「威名赫赫」啦!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尤其是去年的那一晚,我們三人都親耳聽到了馬啼聲,更增加了過往「鬼故事」的真實性。

我問大哥,沒有登山客來「湊熱鬧」時,一個人會不會怕?只聽他以河南口音笑笑地說,早已習慣這種工作環境囉,回想當年從軍效命沙場,死人都見過不知多少了,實在也沒理由好怕。

每天清晨,他都得很早起來燒水,不管睡前話匝子一開有多欲罷不能,也只得到此為止。臨睡之前我說,明早會一起幫忙。清晨剛過一點,山友們已經擾攘起來,起床吃早餐,準備集合就要去登主峰了。

整座山莊於是夜市一般,手電筒的燈光晃動不已,人聲蓋過腳步聲,要再等到山友們都離去後,山莊才會頓時重新,顯得寂靜非常。只是,到了快四點的時候,我因內急,從廁所回來經過廚房,竟仍看見一名疑似脫隊的女孩子矗立於火爐旁,不知在幹嘛。

只好好奇地出聲提問兼提醒:「都快四點了,怎麼還不去登主峰呢?太晚去, 可是會錯過日出的時間喔。」

結果卻聽她回答:「主峰上去過好幾次了,這次不想再爬。」

我「喔」了一聲虛應,就回到寢室休息。大哥好奇問我「剛才在和誰在說話啊」?我還不以為意,就照實回答:「一位女登山客,都四點多了還待著,就順便問問她怎麼還不快點出發去登主峰。」

大哥聽後,也許是感覺有異,立即到廚房查看,結果還真的找不到那位女孩子的身影。兩人馬上又拿著手電筒,檢查每個房間的床鋪上,看有沒有人還窩在棉被裡,找了十多幾分鐘,就是不見人影,心想,唉呀,大概又活見鬼囉!

忽然大哥猛然想起,去年的某個清晨,也是在廚房遇見一位女孩子,情節和我遇到的一模一樣!當初他沒多放心上,只認為不可能,所以約莫是錯覺吧,如今倒證實了還真有這麼回事。

只可惜在那年代,攝影機還不像如今這般普遍,無法錄影下來,使「答案」 「無可遁形」。

說也奇妙,過沒多久,民間團體就在排雲山莊的西側大通鋪房間,供奉了一尊玉觀世音像,藉以庇佑山友們在山上能平安無事。同時大哥也到了屆齡退休的年限了。自那時起,我就很少在排雲山莊過夜了。

也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長期在臺灣最高峰玉山工作的緣故,吸收了不少日月精華,直到我自己退休前,也再沒有遇過像當時那樣稀奇古怪的事件。

其實,在一九七○年代以前,北峰就曾有位技佐,因為在雪季下班時經過風口,不幸於七十公尺步道處墜崖殉職。除此之外,軍方駐守北峰報務電臺的幾位士官,也曾發生在返回電臺接班的路上,因冒雨涉險上山,結果不幸在北鞍至小風口之間的樹林裡,凍死的事件。

這些往事,都曾繪聲繪影地,為諸多的傳奇故事,再添上一層不可解的神祕色彩。只不過,自一九八二年十月,我經主任許可,請來一尊金身媽祖供奉後,雖然仍出過幾次驚險的事件,卻也都能化險為夷了。

俗話說:「有燒香,有保庇。」人哪!有時真是不要「死鴨子嘴硬」、堅持鐵齒不信邪得好!誰知道哪天輪到自己夜半撞黑影,只怕輕者嚇出一身冷汗,重者還要請人來收驚呢!

 

書籍相關資料

   

  •  書名:玉山點滴:29年守山人的北峰歲月

  •  作者:李臺軍

  •  出版社:推文社

  •  出版日期:2013年0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