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歌與爬山】當風劃過屏風山

發表於2016/06/14
6,18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你有聽過「中橫健行隊」嗎?還是你本身就曾經參加過中「中橫健行隊」?那麼你一定對這首歌不陌生。因為這首歌就是沿著中橫寫出來的。從花蓮開始,沿著立霧溪、一路經過觀雲、望著屏風山、然後上到海拔兩千公尺。中橫健行隊,不同的歲月有著不同的名稱,例如:東西橫貫公路徒步旅行隊,中橫徒步隊等。路線也不太一樣,有從霧社開始健行的,有從梨山開始健行的,有從大禹嶺開始走的。民國70年代,是中橫健行隊的黃金時期,每年八十梯次卻仍供不應求,還得通過面試,甄選搶名額;因為只有這個營隊,能在短短幾天內遍覽雪景,雲海,溪谷,大理石景觀,能從寒帶植被看到亞熱帶叢林,還能體驗住大通舖,躲落石的克難生活,更重要的是,對許多四,五年級生來說,還是第一次有機會牽到異性的手。這一段在"中橫健行隊"互相扶持的日子,絕對是一輩子難以忘懷。

當風劃過屏風山
作詞:黃凱文  作曲:黃凱文

從屏風山背後吹來的風 交織成雲煙
而輕輕劃過立霧溪水面 激浪花拍岸邊
負載著一身迷濛水氣 不捨的飛上了天
啊載得動的就是雲化的海 載不動的是思念

一過了海拔兩千公尺線 思鄉就更強烈
灑我的鄉愁讓群山白了頭 只剩屏風山綠依舊
從觀雲望向山浮在雲海中 隨雲影洶湧它一動也不動
萬般變化人說轉眼成空 我是山裡的孩堤什麼也不懂
當我不在山裡的時候 是否山也很寂寞

曾經在這崖邊看山的人 到處都尋不見
屏風山或許會不解的問 老泰雅在哪邊
曾經在這裡開路的人 已逐漸消逝人世間
屏風山低聲難過的問 老戰友在哪邊

一過了海拔兩千公尺線 觀雲就在眼前
灑我的鄉愁讓群山白了頭 不讓屏風山淚依舊

飲山中酒經我的口入我的喉
敬山中月有老故事有老朋友
聽雲中濤洗新的愁舊的憂
啊老朋友握我的手請用力握
讓淚流 流過眼角 流過喉頭
劃過胸口 一如風 劃過屏風山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