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幼坑山越嶺古道

發表於2016/11/21
93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搭乘平溪線小火車到大華站,下車後沿鐵路旁水泥小路往後走,不久就看見三貂嶺幼坑步道新製指標,5年前我曾與Fuli走過這條步道,今天二人再度同遊,當時是從三貂嶺彼端走過來,這次改從大華這頭走過去。



水泥階梯爬上,經綠竹林山坡再穿過大華產業道路,對面水泥小路續走一小段,有一土地公廟,產道至此結束,取左土產道下行。



續接小水泥路經過「粗坑2號」民宅,是一座翻修過的石頭厝,看起來還有人居住,ㄧ座小鐵橋過溪後,古樸石階爬上來盡是農村菜園景色。


四月的山月桃花盛開在步道旁,還有濃郁的柚仔花香飄散在空氣中,滿覆青苔的石頭路是歷經多年歲月的痕跡,引人發思古幽情。



古道又鑽入林中,續有幾處古早的石頭厝遺址,僅餘斷壁殘牆,漸往上爬至鞍部,稍有涼風吹來,於此短暫休息一下。



離開鞍部後往前轉為下坡,不久到達一處叉路,新製的指標直行是魚寮路/2.08K,右往大坪林山(未標里程),大華車站至此1.05K。二人決定探ㄧ下大坪林山路況(錯誤的開始),從簡易木橋過來,竟是寬大土路,經過竹欉,以前似有聚落群居。



冥冥之中不知何來的召喚,吾二人的腳步ㄧ前一後沿溪而行,只覺古道悠悠,遇蜘蛛絲網迎面來,便折竹枝沿路揮灑,經過ㄧ座廢棄磚塊水泥房,內有早期廢棄鼓風機,原來此處以前是「碩仁礦場機電房」。



又經過一小水泥橋,有一段稍長的古樸寬大石頭路,可以想像以前碩仁煤礦繁榮興盛時,礦工在古道上熙來攘往的情形。



再過第二小水泥橋,接著鑽過芒草路到達「風孔遺址」叉路,見藍天隊指標左往幼坑山、大平林山,右往三間厝、內平林山,於是取左下(覺得毛毛der,但心想有伴,不以為意)。強烈建議,探訪古道至此足矣,切莫再進,否則ㄧ錯再錯,後悔莫及。



越溪後,路況愈來愈差,冷青草及蕨類植物茂盛,路徑難辨,須尋找路條才能確認方向,又第二處越溪,先短暫休息一下,取水擦汗、擦臉,清涼解熱,接下來沿著溪旁挺進,路況絲毫未見好轉。



欣喜發現叉路指標,左上是「越嶺新路尾 土地公」「幼坑山~大平林山鞍部(採勘路)」,直行是「越嶺后番子坑 大平林山~內平林山鞍部」,因見左上路況很糟,且直行路段登山條較多,豈料跟著路條再過溪上爬之後,遍尋不見路條,氣氛十分詭異,於是毅然決定原路撤退。



返回叉路左上往「越嶺新路尾 土地公」「幼坑山~大平林山鞍部(採勘路)」,途經一處百年古墓,再往上爬,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約20分鐘奮戰不懈,終於爬上鞍部十字叉路,此處指標右往大平林山、后番子坑,左往幼坑南鞍、幼坑山、魚寮山。



午後山上漸有雲霧籠罩,且似欲變天,再稍作休息後,趕緊動身往幼坑南鞍方向,山徑久無人走,荒煙蔓草不打緊,更是方向難辨,二人仔細尋找路條,與山林投搏鬥,在芒萁海中苦戰,未戴手套,手無寸鐵,猶有刺藤攔路,不慎跌跤掛彩,在所難免,真是吃足苦頭呀。(此時斷無可能再度撤退,唯有義無反顧,勇往直前,硬闖,咬緊牙根硬闖)



爬山十餘年,此役我二人被搞得人仰馬翻,仍須憑藉著不屈不撓的意志浴血奮戰,爬過幾座不知名的山頭之後,最後攻上金毛杜鵑林,然後要越過大片的芒萁海,有些路條破損或褪色,更添難度,亦擔心腳下會不會冒犯到冬眠甦醒的蛇老大,讓人提心吊膽。



山上的刺藤(黃藤)尖銳,若身體不慎碰觸,包準皮開肉綻,血流如注,這條路線看看就好,若是無伴,絕不可獨行,以免迷路或意外,早上9點50分啟程,來到幼坑山南鞍已經下午2點了,此處海拔230M,有鑛務課289號基石ㄧ顆,四周林木遮蔽無展望。



續往前行至十字叉路,欲取右往魚寮、三貂嶺方向,但走沒多久竟無路,於是返回轉往幼坑山(海拔240M,建設廳礦補第2028號基石)然後取大華越嶺保甲路(三貂隧道口方向)下山。


山徑下來過橋後已至隧道口,小水泥路是往三清宮方向,從邊坡的泥土路上來,然後依指標往魚寮路方向續走,雖已擺脫叢林野戰,歷劫歸來,但此時已是又累又餓,還是要拖著疲憊的身軀,踩著蹣跚的步伐,繼續前進。



翻過鞍部處有叉路往頂坑山,看起來路況還不錯,有清理過,Fuli還說可擇日來走走,我似驚魂未定,一笑置之。


幼坑古道三貂嶺端的登山口位於魚寮路172號民宅旁,Fuli進入屋內,請阿婆煮2碗什錦麵來吃,阿婆說現在沒賣了,前面不遠有吃的。


午後3點,走到隧道口旁邊魚寮路154號「阿珠姐肉羹」,二人簡單點了魯肉飯+燙青菜+油豆腐,先填飽肚子,然後饗用清涼的鳳梨剉冰,此行心得:爬山是戶外休閒活動,不是要去拼命相殺,以後遇路況不佳、路條不明、久無人走的,老子不玩了,哈哈...  105.4.5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