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外百科】十一歲的壯遊

發表於2015/11/27
28,99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午夜一點,旁邊側躺著一位五年級的女孩。月光從山屋的窗口斜射進來,微微照亮她幼稚的臉龐。旁邊的孩子們也一樣窩在睡袋裡,熟睡著。

昨天從武陵登山口出發,他們在老師帶隊下,整裝上山。我們行程相近,因而一路伴隨。抵達七卡山莊時,屋內已暗黑,學生們魚貫進入,迅速鋪好床位,幾無任何聲響。

這一山行養成,讓我大吃一驚,彷彿走進了日本的登山小屋。在台灣的高山環境,一般登山客走進後,往往興奮的大聲喧嘩,儼然如自己住家,完全不顧其它人也在室內。

孩子們顯然受過嚴格的登山訓練,知道這是公共場合,必須尊重他人。在暗黑中,他們熟練地解開背包,處理自己的事情。一切安排就緒,完全不需要任何大人幫忙。老師只像教育班長那樣小心叮嚀,提醒不要干擾到其他登山客。

為了減輕負重,我們租了睡袋,孩子們連睡袋都是自己攜帶上山。除了食物僱請山青幫忙,每個人還得背負自己的用品。在登山前,老師業已教導許多雪山的知識。包括高山生態地形、地圖與指北針運用等等。當然,也包括走路技巧、跑步訓練,以及意志力的培養。

老師們毫不放鬆任何一點的教育機會,連到了山莊,都還在上課,而非玩耍。當我們在山莊休閒時,孩子們還有作業。用餐時,一位老師意外認出我,央請我晚上跟孩子分享故事,做為登山禮物。我也慨然應允,講了雪山黑森林的睡鼠傳說。在高山的旅途,能夠跟一群樂於學習的孩子分享山林知識,真是自己的福氣。

隔天一早出發前,他們各自整裝,攜出山屋外整齊地排列。接著,在山莊前面,由帶領的老師進行肅穆的登山儀式。感謝大山的包容,讓自己有此機會親近,感謝父母的支持,可以前來攀登。同時期望,能在山神的保佑下,平安的完成登山活動。

緊接著,出發了。我們一路跟隨,直到369山莊,繼續睡在大通鋪。這回幾個孩子被安排睡在我的旁邊,他們仍跟昨晚一樣,自己打理,完全不需要大人幫忙。

五年級的劉芊妤,看到我已躺下,整理行李時,不敢把燈打開,輕聲地折疊裝備。我注意到了,請她不用介意。但她很禮貌地跟我說,這樣可以完成,真的不需要。然後,安靜地鑽入背窩。

兩點時,她和其它同學都醒來了,快速地整理床位,取出昨晚已就定位的攻頂背包。一時找不到手帕,我幫忙照亮,她再次道謝。

一個小時前,一支大人隊伍,在山莊前亢奮的高喊加油後,熱烈的出發。暗夜下,他們沉默的用餐後,安靜離開。

一路摸黑,穿過黑森林,清晨抵達了圈谷。冬初的清早異常酷寒,瘦小的孩子們特別辛苦,後來躲在圈谷的杜鵑花叢下避寒,暫時落後給我們,但最後還是在老師的鼓舞下,攻上主峰。

他們來自新竹香山大湖國小,一所城市邊緣的學校,參與的十五六位孩子,大抵是高年級同學。學校已辦理三年的雪山行旅,邀請有自然信念又嫻熟登山的老師,長期到學校教學。此回山行,也有不少位家長伴隨,但和我一樣,默默在旁觀看。大湖是小校,能以登山為主題,委實不易。這一野外的集體壯遊,團隊合作的見學,卻更容易讓孩童深刻體驗。

在這些孩子們身上,我看到野外修學的斐然成果。他們只是在做好自己,但我很清楚,某一新的登山文化正在孕育。謝謝這些孩子的行旅,讓我見識此一自然教育的美好遠景。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