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紀錄】驚險求生 三條魚冰河墜落記

發表於2015/11/12
2,19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從夏天醞釀到都過了立冬,11月11日光棍節這天晚上終於舉行了這場講座,不僅健行筆記期待,連講者本人三條魚也是相當興奮,她的母親、外婆都來到了現場,甚至還有神秘嘉賓─她到阿拉阿恰冰攀的夥伴,同時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小廣」,以及小廣的父母都一起參與了這天的活動。

三條魚在講座中,除了分享了她冰攀從興奮、受傷、害怕、期待的過程,其中也提到了不少值得我們省思的事情,健行筆記就她所分享的部分內容做了下列簡單的紀錄,沒有到場的朋友可以參考她的連載文章「三條魚冰河攀登歷險記」,雖然沒有現場聽來的生動,但閱讀起來仍是相當精彩。

三條魚在冰攀下降時墜落(圖/三條魚)
左腳整個向內扭曲,痛得無法動彈。(圖/三條魚)

 

從「搜救者」變成「被搜救者」......

三條魚一個人坐在冰河上,等待救援,在黑夜中坐在冰河上,寒氣不斷侵襲她的身體,冷得發抖不說,她的左腳每抖一下,就是錐心劇痛,每一秒都如同一小時般難熬。過了許久,突然間她看到遠遠有三個燈光,非常緩慢的移動,那是搜救者!但他們在接近的途中卻遇到了危險的冰河裂隙而無法繼續向她走來,她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離開。

三條魚一直以來都義務協助山區搜救,她非常了解搜救者的想法與行為,當看到他們在冰河裂隙前停下,她當下就明白他們不會過來了,因為搜救者即使越過裂隙,也無法將三條魚帶下山,更別說要越過如此危險的裂隙,身為搜救者,想到的是如何把目標對象帶下山,以及搜救時的安全性。所以三條魚完全沒有怪罪他們,也沒有一絲焦躁地看著他們轉身離去。

不過在山難事件中,三條魚的角色從搜救者變成了待救者,一個人受了傷躺在黑漆漆的冰河之中,她已經兩天沒有喝水,口乾到說不出一句話,她發現待救者的願望其實很小,只要有個人能到她身邊,給她一點水喝,或是陪她說說話,她就可以繼續再撐下去!這樣的經驗也讓她更明白待救者的心情,也讓她在目前的消防救難工作上更能體會需要被救者的心裡需求輿安慰。

遠遠看見三個燈光緩慢地移動,三條魚相當期待,即時她知道他們無法救她出去,但仍希望他們能到她旁邊,給她一點水喝、跟她說說話。(圖/三條魚)

 

神經痛,痛起來要人命!
靠「好友」與「運動」,才能度過這段艱難!

歷經千辛萬苦,終於回到台灣。雖然三條魚的左腳不需要開刀,但因神經受損,不僅不能隨意的動,甚至讓她痛到無法睡覺,也必須到醫院做復健。這段期間,她的朋友接送她去做復健、幫她買飯...,陪伴在她身邊,當朋友陪她聊天時,那神經痛好像就舒緩了很多,要不是有這些好友,她不知道該怎麼度過這些艱難。

為了可以暫時忘卻左腳的痛,她嘗試轉移注意力,仍想辦法去做她最愛的運動,攀岩、爬山,在朋友的陪伴下,即使只有一隻腳能動仍狼狽地去做,絕不放棄做自己最愛的事。此外,她用念力和她的腳說話,常常有那麼一刻,腳指就忽然動了一下呢。(目前她的左腳已大有進步,已經可以到處走來走去、攀來攀去了)

 

經歷一隻腳可能從此廢掉,仍樂觀看待未來

一整場講座聽下來,三條魚以樂觀、積極、冷靜的口吻敘述整件事以及他的心情,但是仔細想想若自己發生這種事,能夠如此樂觀看待嗎?

當在冰河上,一隻腳漸漸麻木,想到自己有可能從此腿廢;或看著搜救者中途折返不向自己走來;抑或當孤獨地躺在冷的刺骨的冰河上時,會不會開始怨嘆自己的命運?會不會開始怪罪這些搜救者怎麼不來救自己?

若每個登山者都能像三條魚能站在對方的角度設想,登山界是不是能夠少一些紛爭呢?

在講座最後的QA時間,大家都很熱烈地發問,但最後一位「週週來爬山」的麗麗安分享了他們的隊員曾經在奇萊被三條魚等救難人員救助的事情,並獻花表達了感謝之意,當下許多人都相當感動,當麥克風回到主持人老王的手上時,一時非常澎湃,能與在場的各位都可以擁有「山友」這樣的角色,真的非常幸福!

三條魚。她用照片、影片、自己畫的圖表達了此次的攀登與意外

三條魚與小廣。看到三條魚發生意外,小廣有甚麼感覺?「覺得好雖....」小廣無奈的說。
講座結束後,大家排隊和三條魚合照。
期待下次再見到各位「山友」